玥君

【スタミュ】短篇小劇場

    
  #スタミュ
  #高校星歌劇

  本來以為最近會寫,結果有點事情擾人就都沒進度,只好先發文O<<

  ﹡OOC請自行防雷,不勝感激



  ①只是小劇場,超級短篇,大家隨便看看就好
  ②靈感來源取自官網special 一問一答
  ③アンシエ組嚴重缺糧(躺(已經變成抱怨←







  楪

  [日本に来たばかりの頃、よく『フランスから来たヤバい奴』って言われてマシタ。日本語で『ヤバい』は褒め言葉なんですヨネ? え、この場合は違う……? 日本語って難しいデース]


  「說起來,剛到日本那時候,很常被同學說是『從法國來的棘手的傢伙』。在日文裡這是稱讚對吧?」
  「楪君,並不是這樣的……」曉微弱地開口打算跟對方說明,但下一秒卻被鳳愉快的笑聲蓋過。
  「哈哈,挺好的不是嗎?」鳳笑著說道。
  「對吧!」楪開心地拍著手,對鳳的話語表示贊同。
  「喂……」曉像是想跳出來要鳳不要開口誤導外國人一般開了口。
  「鳳,請不要說這種誤導楪學習日文的話。很不謹慎哦。」柊推了推眼鏡,幫忙做了補充說明:「是的,這個詞視情況也會有作為負面的意思存在。」
  「誒?隨著情況意思會有所不同……?日文還真是困難啊。」楪困惑地說著。


=====



  はる(王子殿下)、魚住

  [好きな移動手段は?自分で運転する車。
  は? はると同じ? あんな不器用な奴に運転させんな、事故起こすぞっ。]


  「嗯?我最近開車通勤。」王子殿下微笑著回答。
  「真好,真希望有機會能坐在副駕駛座上。」早乙女開心地馬上說道。
  「我也要我也要!」雙葉跟著高舉手表達意願。孰不知他跟早乙女不去考駕照的原因,皆是希望彼此能快點取得駕照好讓自己能待在副駕駛座上。
  「遙,你不太擅長開車吧?當心引發事故啊。」魚住略微擔心地皺起眉頭。
  「能跟遙一起殉情也不錯。」早乙女發出如同遙病症末期般的話語。
  「早乙女,我怎麼捨得在你正值重要的時期帶你一起離開呢?」身為話題的當事人則是相當配合地把話接了下去。
  「遙斗……」
  「啊啊!你們兩個的小劇場真是夠了!」魚住率先支撐不住爆發了,他一直以來都是最先受不了小劇場的人。
  「嘛嘛。」雙葉無奈地打圓場,看上去對緩和氣氛已經相當熟練。




==============

沒了



  作者廢話:

  *ヤバイ:指危險的,不妙的。因為實在找不到偏向正面的翻譯,因此翻成棘手的XD 想表現出楪很努力學日文,只是不太能理解日文表示的含義,因此就沒有使用原意的翻譯。(不然若使用原意來翻譯,會顯得楪很傻XD 所以我不喜歡)
  沒事幹,針對官網一問一答衍生了一些對話,隨便寫寫,大家就 隨便看看 就好 ,一問一答的人設是真的,劇情與原作可能會有所出入,請留意。
  要是有時間可能會再寫(?



   
评论(1)
热度(16)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