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火影佐鳴】只是寵溺


這篇是第一次嘗試用火影的角色所寫的同人文,是一天前(9/2)的作品。

還算新文,歡迎各位點閱。


不過如果是寫耽美的話,我沒那功力。

光H就炸了,所以請各位別期待我寫耽美類型。

內為佐鳴配對,如有不適請無視本篇文章之存在。謝謝合作。


另外,本文禁止任何批評與攻擊的回應出現,謝謝。

請遵守一切規定。


﹡正文開始,也希望各位看文愉快。
 




只是寵溺


CP:佐鳴(S × N)

asuke  ×  aruto


【正文開始】



今天的第七小組也是一如往常的……平和(?)。

卡卡西老師依然愛遲到,鳴人依然愛抱怨。


「啊!熱死了!卡卡西老師為什麼可以偷懶啊?」

聽這抱怨,不用說也知道是誰了。

沒錯,就是你們現在心裡想的那位。

意外性第一名的忍者,有著金色短髮海藍眼睛的……

「鳴人,別再抱怨了。」

櫻髮女孩一拳往一直抱怨的金髮同伴頭上砸了下去。

而這位櫻髮女孩就是抱怨君……咳!是鳴人君一直喜歡的女孩,櫻。

雖然櫻表面上制止了同伴的抱怨,但其實她心裡也超想抱怨的。

『可惡的稻草人,都快熱死了。這種天氣還叫我們作拔草的任務,自己卻在樹下休息,有

沒有搞錯?』(裡櫻)

「欸欸,佐助你不熱嗎?」

櫻那邊沒抱怨到,鳴人只好把抱怨目標轉向旁邊的三黑(頭髮黑眼睛黑衣服黑)男孩抱怨。

那名叫佐助的男孩沒有理會他,只是看了他一眼,眼裡明顯的寫著『白癡』兩字,嘲諷的

意味居多。

「混蛋佐助,你那什麼眼神啊!」金髮男孩又如以往的被激怒了。

「好了好了,你們倆,別每天都這樣吵……」

稻草人……不對,卡卡西老師出現了。

「卡卡西老師你還好意思說!這麼熱的天氣你居然叫我們出這種拔草的任務!太過分了吧

!」金髮男孩—鳴人,率先爆發。

「嘛,任務今天就到這先結束好了。還有鳴人,你們別再吵架囉!掰。」

卡卡西一說完,直接用忍術逃走了。

「真是!算了。我要去一樂隔壁新開的刨冰店吃東西了!」

鳴人說,接著打算先行離開了。

「喂!我也要去。」佐助沉默了下,突然說。

「嗄?」有沒有搞錯?那個面攤也要去?該不會是要叫我請客吧?

鳴人停頓了下,開始陷入思考。

「我請客,不然就算了。」

看鳴人陷入沉思,佐助想他一定是在想誰付錢的問題,皺了下眉,佐助道。

「诶!好!」鳴人馬上就答應了,因為他最近錢又花得差不多了。

看來真的不能太去吃冰和拉麵,不然肯定沒錢。最近都吃泡麵好了。鳴人心想。


佐助從前一陣子就和鳴人變得很要好,有時候幾乎形影不離。

至於原因,沒有人清楚。


連井野問,佐助都只是沉默而不回答。

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大約在一年後,佐助離開了木葉,成為了叛忍。


而兩年後的鷹小隊……


「佐助,聽說你跟九尾人柱力之前很要好……」水月突然說。

「所以你認為佐助會因此而壞了計畫嗎?」

香磷有些生氣的反問,反應也有些激動的站起身。

「我只是問一下而已,又沒有說我認為!」水越也因香磷的指責而有些不滿。

「好了,你們別吵了。」勸架的工作自然就落到重吾身上。

佐助什麼都沒說,只是沉默著。


那抹燦金,太陽般的笑容,海洋般湛藍的瞳孔……都過去了。

鳴人,我不愛你了,那都只是寵溺……罷了。僅此而已。


「不重要了,都過去了。現在,毀滅木葉行動開始。」

佐助深呼吸了下,冷冷的說。黑膧閃著不滅的堅決。

「是。」

三年後,命運的兩人再次相遇將會……?







---------------------------------

 作者廢話:

其實一直很困擾到底要放在哪個文章分類那裡

因為這算是我第一次試寫同人,所以在想要不要另開分類還是怎樣

還是得再想想。不過我後來還是打算另開分類了。

最近想嘗試寫寫看同人文,不過難度還是有限的啊。

看文的麻煩給我點意見,喜歡本文的也歡迎留言,留言是本人的動力。(這句很老套)

不過很意外,居然可以這麼快就傳文……

我終於戰勝懶蟲了──(歡呼)

至於有沒有下篇……我看回應的狀況決定!(……)

總之,就是這樣了。(逃)




草稿最後編輯時間 9/2(四) 19:58p﹒m

   
评论
寂靜,沉默。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雖然有同人但打算以後以自創為主。
沒忘記的話同人也會更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