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盜墓瓶邪】無題


第一次嘗試瓶邪,不過因為想不到名稱所以先用了無題。<苦笑

這是在9/2完成的文,雖然是太晚發上來。

不過有空大家就看看吧。




另外,本文禁止任何批評與攻擊的回應出現,謝謝。

請遵守一切規定。


﹡正文開始,也希望各位看文愉快。
 
 



張起靈的一切都是謎,三年前在三叔家樓下的初次見面,因為龍脊背被搶走所以有點討厭

他,七星魯王的第一次倒斗,因為他的出手相救有所改觀。甚至覺得下鬥只要有他在就能

安心。

在雲頂天宮的微笑和那句『再見』,在之後我才懂,那是道別。

再見,是不是也有再也不見的意思呢?

再次相遇是在療養院,和陌生的黑眼鏡一齊出現,也順便救我躲過禁婆。

在前往塔木托的路程我也參與了,但沒想到卻是一趟不歸路。


張起靈失憶了,陳文錦也不知去向。

或許未來在哪遇上的某隻禁婆,就可能是陳文錦。這可是誰也說不準的。

或許是基於被救過很多次,我便拉著胖子幫他找回記憶,所以我們前往巴乃,我曾以為這

會是最後一站。

可是,那時的我卻還不知道,我所追尋的真相,還要很久才會到終點。

盤馬老爹說過的話,我本身起初倒也不在意,更壓根沒想過另一個當事人會對這事兒留上

心。

可我沒想到,那悶油瓶子居然在意那句話,在意到差點把自己的命給搭了。


『你們兩個在一起,遲早有一個會被另一個人害死。』

 
在張家樓的『還好我沒有害死你。』和虛弱的微笑,讓我徹底懵了。

我才知道,他並不是神,不會每次都能化險為夷,不會每次都能確保自己的生命。

他也是人,會笑會哭,會痛會傷,也會死。

張起靈,你說你沒有害死我,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快被我害死了呢?

或許盤馬的那句話,才是導致我們走向毀滅的主因。我曾這麼想過。


直到現在我才查覺,我和他,已不如初次見面般疏遠。

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現在已經匯集在同一個點上。沒有再次平行的一天。

 


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他並不適合下斗,太天真了。

但卻讓人想保護著,希望他能繼續保有天真。

雲頂天宮那次的斗,算是個危險的大斗,按照著自己的想法,我進入了青銅大門,看見

了終極。

之後我和道上有些名氣及能耐的黑眼鏡合夥,前往療養院,卻在那裡再次遇見了他。

吳邪。

他會出現在那裡我其實有些意外,我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

「你回去吧。」

「我只要問你幾個問題,問完我就回去。」那般清澈的咖啡色瞳仁中依然充斥著率真。

這趟塔木托的路程比之前的斗都來的危險多,只能說吳邪每次下的斗都很危險,他的名

字顯然沒有回應取名者的期待,反而有招來更多事情的趨勢。


……

…………

………………

我失憶了,感覺遺忘了很多重要的東西,有個胖子和一個叫吳邪的男子自願打理我的起

居。

那個叫吳邪的男子給我的感覺很特別,很溫暖,很純粹,像是早晨的第一道曙光,照進

了我破碎的靈魂,救贖了在陰暗中的我。

之後他們帶我前往巴乃,打算去我過去住過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找回我記憶的蛛絲馬跡。


其實那個跟我有相同麒麟紋樣的盤馬,他給的那句『忠告』我很在意。

我和那胖子都是倒斗的內行,而吳邪不同。

他不適合這工作,我不只一次有這樣的想法,或許其他人也是。

所以總想,說什麼也不能讓他死了,尤其是在鬥裡。


在張家樓,看他安然無恙,我放心了。

「還好我沒有害死你。」露出釋然的淺淺微笑,接著因為實在太累了,我闔上了眼,昏

迷了過去。


即使不能恢復記憶,我也想繼續陪在你身邊。

即使無法活下來,我也想保護你。

 


 用自己一生,換你十年天真無邪。

 

 


THE END


 

                                   2011/9/2  11:20 a.m



---------------後記作者廢話分隔線---------------


很感謝大家看這篇文章,這是首先<鞠躬

接著其實主要在應該完結的部分補上最後一句標楷字體

是因為呢……

我就是因為在百度貼吧無意間看到這句才出現這篇文的靈感的。

所以想說無論怎樣都要把這句弄出來。




以上。

   
评论
寂靜,沉默。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雖然有同人但打算以後以自創為主。
沒忘記的話同人也會更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