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盜墓同人】失忆 - 楔子(瓶邪)


這篇【盜墓同人】失忆(瓶邪)

如題目所設定,配對是悶瓶子小哥張起靈X吳家小三爺吳邪

因為有寫到失憶所以就設定名稱是失憶。

反正就是因為靈感起源是失憶才誕生這坑的。

沒錯,你沒聽錯,這是個坑。

因為被班上某曾經出過書的同學雷,

說我的文筆很差,所以說什麼也想挖個BL坑來著(方向好像不對

反正就是挖個坑,大家給些意見或想法。

真的爛我也就認了,擱筆不寫總行了唄?(什







另外,本文禁止任何批評與攻擊的回應出現,謝謝。

請遵守一切規定。


﹡正文開始,也希望各位看文愉快。


 



楔子



八月的杭州已經有些寒冷了,行人各個拉緊了寬大的外套穿梭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

在距離市區不遠處,有著一棟高聳的白色大樓,那是一棟醫院。

它在市區並不算是什麼特別顯眼的存在,但雖不是建在很顯眼的地方,但潔白的建築

外表在這高樓林立的市區卻是很少見的顏色。

而該建築的三樓,乾淨透亮的窗邊清楚的映出一名男子的身形。

男子穿著單薄的深藍色連帽外套及深藍色牛仔褲,微長的瀏海蓋到眼睛,遮住了他的

雙瞳,卻彷彿遮不住那精亮沉靜毫無波瀾的目光,儘管眼前的風景並沒有落入他的眼

裡。




在醫院三樓的一間單人房,站在窗邊望著窗外不發一語,身形纖長的男子—張起靈,

終於轉過身將目光放在躺在床上仍沒有轉醒的,另一個透著書生氣息的男子身上。

那名男子看來就像只是因為疲累而熟睡般,但仔細看就會發現,他的臉色比正常人蒼

白了些許,臉上也缺乏血色,右手腕上還打著點滴,床邊儀器的運作都顯現出這名男

子不是熟睡,而是遭遇了什麼事情。

吳邪。病床邊牆上的牌子寫了這名男子的名字。


這名男子叫做吳邪。

別人眼裡看到的只是一個具有書生氣息,聰明,固執,卻也有些天真的男子。

但在認識他的人眼裡,他並不單單是如此。

他是老九門之中其中的—吳家,吳老狗的孫子,吳三省的姪子,吳一窮的兒子。

後面那個或許讓人沒什麼印象,但前面兩個就不同了。

吳老狗跟同為老九門之一的霍家瓜葛先撇開不談,他是個土夫子。長沙狗王說的就是

他了。

或許他倒斗的事蹟有些人不放在眼裡,但吳家三叔吳三省,大家在道上就是曉得的了。

吳邪的背景夠硬,後台夠強大,周邊認識的人也都不是什麼小角色。

北京的王胖子,霍家的霍秀秀,解家的老九門當家解雨辰。

甚至是道上有名的黑眼鏡跟啞巴張,也跟他有所關聯。

而有那麼多面的他,都是張起靈眼前的這個他。

都只是個天真善良的傢伙。


半晌,,張起靈說了話。他的目光沒有離開病床上那名男子的臉,但他說話的對象卻不

是眼中唯一的對象,而是身在病房的另一個人。

「如果他忘了我,,不用讓他想起來沒關係。」

言下之意就是忘了就算了,不用勉強他再踏入這黑暗的世界。

他會這樣說,在病房裡聽著話的那人—王胖子,自然不會不知道緣由。

『雖然動了手術,但因之前腦部受到了撞擊,太晚送醫,延誤了治療的黃金時間,所以

可能會有失憶的風險。』

「之後多看著他,也別再讓他下斗了。」張起靈說的很輕,但胖子還是聽到了。

「天真和小哥,你們倆也算是我胖子過命的兄弟,天真我會顧好,那小哥你……」

張起靈擺擺手表示自己要走了,接著又看了床上那仍昏睡的男子一眼,然後頭也不回的

走了。

男子的背影十分單薄,他的影子很淡,很快便消失在了醫院長廊的盡頭。

窗外不合時宜所飄起的雪,下得更甚了。潔白的雪灑落大地,眾多色彩被掩蓋在這片寧

靜的純白背景裡,也從世上靜靜的抹去了一個淡如影的男子,他的存在。


今年八月的杭州,比以往都來得寒冷。






TBC

 

   
评论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