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休利 - 無題


又一篇休利。

只是純粹想描寫看看兩邊的感受(?




另外,本文禁止任何批評與攻擊的回應出現,謝謝。 

請遵守一切規定。


﹡正文開始,也希望各位看文愉快。
 




休狄


狩人一直以自由及開朗而被大家所喜愛。

燦爛的笑容,明亮的雙瞳,都與印象中的人十分相似。


妖精的個性多少有些古怪,雖然不是每個都這樣,但仍是有少數幾個是這樣的。

妖精族中的貴族更是如此,更別說是王族了,就算有人傳哪個貴族或王族個性古怪,

只要種族是妖精,都就都說得通了。(?


他一旦認定的人、事、物,一向不輕易改變。


所以在那個時候,他推開了他。

為了保護他,所以替他承受魔使者的攻擊。

「休狄!」被推開的人睜大了雙眼,眼看著以前的搭檔被魔使者冰冷的刀貫穿身體。

褐髮男子本想上前,卻被一邊的夜妖精一把架開。


「沒有人能從魔使者的刀上離開,我們只能將奇歐妖精放在這裡。」哈維恩吐出冰冷

的語句。卻足以令人動搖。

其實那時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了,但他不能拖累其他人。

所以他斥喝了靠過來的妖師男孩,想把對方斥開。

最後意識終於歸於黑暗。

阿斯利安應該安全的離開了吧。這是失去意識前,所惦記的唯一。




阿斯利安


看到使者的刀刺進那名銀灰髮的王子殿下的身體時,他覺得腦袋瞬間一片空白,無法

思考。

他只是想救那名夜妖精而已……他沒想到會有攻擊過來,而且也沒想到對方會幫自己

擋。

「休狄!」驚愕之餘,他喊了那個已經很長時間沒喊過的名字,帶著複雜的情緒。

不是王子殿下,是休狄。他沒有變,還是跟當年初次見面時一樣,不擅於表達情感,

卻仍會笨拙的表達給對方。

黑袍也是人,看到對方蒼白到接近死白的臉色,他知道再這樣下去會怎樣。


他會死。

休狄會死。


想上前查看對方的傷勢,想著至少先做簡單的止血再扛走,但他沒想到會被擋下來。

「沒有人能從魔使者的刀上離開,我們只能將奇歐妖精放在這裡。」哈維恩所說出的

話,讓自己的心整個被冰冷所籠罩。

小學弟上前想拖走他,卻被對方斥開,看小學弟的表情就可以猜到他其實想把人打昏

拖走。

之後我只能被無視抵抗的被架走。

……王子殿下那麼強,能活下來的吧?

以我席雷˙阿斯利安之名,祈禱休狄˙辛德森平安無事。



現在能做的,也只剩下祈禱了嗎。













THE END








作者廢話:


終於產出來了<鬆了口氣

題目取名無能還請大家不要介意OAO

只是想寫寫看兩人的心境,但休狄被我寫得好好(?),阿利反而被我寫得弱掉

了(掩面

發現每次阿利都要祈禱是哪招(哭了(((((不是因為沒梗嗎

……反正寫得不好大家看看就好(不要突然自暴自棄

   
评论
热度(4)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