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一個人(冰漾)



突然來的靈感又來了(?

難得嘗試BE(不適者請記得迴避

也是第一次嘗試架空喔。


特傳冰漾。



稿子部分讓我覺得故事挺長的,可能打出來看起來會很少吧(?



另外,本文禁止任何批評與攻擊的回應出現,謝謝。 

請遵守一切規定。


﹡正文開始,也希望各位看文愉快。


 




他,冰炎,有著一頭顯眼的銀長髮及額前有一撮紅髮,漂亮的臉孔和眼睛總使人無

法輕易的移開目光。

他的職業是無法對任何人說的,他的職業是殺手。上司曾說過他很適合這個工作,

因為他對任何人都沒有情感,他很冷血,對一切都不感興趣。

所以當面對目標時,他不會有心軟手軟的問題存在。


在沒有工作的時間,他總會到他家附近的小咖啡廳點杯卡布奇諾,然後待上一天。

「歡迎光臨。」推開咖啡廳的門,一個青澀的聲音伴隨著掛在門上的風鈴一併傳入

他的耳中。

他肯定自己沒聽過這個服務生的聲音。

是新的工讀生?


「我是這間店的店長,歡迎蒞臨本店。」一邊用青澀的聲音自我介紹,男子邊遞出

自己的名片。

『褚冥漾』

「請往這邊走。」男子領著他到達坐位上,並詢問點餐。

「一杯卡布奇諾。」

「好的,一杯卡布奇諾。稍後為您送來。」寫下點餐項目,男子露出微笑,鞠躬後

離開前去準備飲品。

之後沒工作的時間,冰炎仍是去那間咖啡廳,選擇一樣的座位,一樣的飲品,久而

久之店裡的員工幾乎都認識他了。

金髮的女服務生是米可蕥,常常送餐送到隱形的淺藍髮男子是萊恩,和店長一樣是

黑髮卻帶著厚重眼鏡的男子則是千冬歲,當有人在店裡鬧事時,一個多種髮色且穿

著台客裝的男子會負責把對方『請』出去,而那位『保全服務生』名叫西瑞。


而到店次數多了以後,在店裡客人少的時候,店長—褚冥漾便會過來和他說話。

冰炎其實不喜歡別人找他搭話,但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感覺在面對這名咖啡店店

長的時候,居然消失無蹤。

但他沒想到,三個月後他們倆會走到了一起。

是的,他們交往了。


或許不是喜歡或愛那麼複雜的情緒,只是習慣對方在自己身邊,那種安心感。

雖然是同性,但在傳出交往的消息之後,朋友還是都有給予祝福。

對兩人來說,那段時間很幸福。

對冰炎來說,更是深深的刻進骨裡,幾乎從沒有這樣像溫暖的情緒盈滿胸口般的感

受,雖然陌生,卻不排斥。

但這樣的幸福卻無法持久,只因冰炎的職業。


即使交往很長時間,冰炎仍絕口不向褚冥漾提起他的工作,當對方問起他也避而不

談,不然則是隨口回答是上班族,不是什麼忙碌的工作之類的。

隨著與褚冥漾在一起的時間越長,他越抗拒自己的職業。

但在兩年後,一件任務擊碎了他的幸福。



「冰炎,這兩年以已經推掉了不少任務,這次可不能再推掉了。」他的上司皺眉著

,「這次任務結束之後,你就收手吧!」

他的上司自然不會察覺不到下屬的改變,於是他也只能沉痛的放對方回到本來光鮮

亮麗也屬於他的世界。

「這次的任務不准失敗。目標名稱是白稜企業的黑客,他在前陣子就一直駭進我們

內部。」上司說這話的時候看不見面孔,「雖然只是個年輕人……不過對敵人心軟

是不容許的。」



「名字目標,叫褚冥漾。」

冰炎身體明顯一震,但對方似乎沒注意到。

「我們一直以來都與白稜維持著敵對的關係,所以……」

「我們不能用談的嗎?」冰炎幾乎是脫口而出。

「呵呵呵……」對方笑了好一陣子,「冰炎,你真的變了。」

「但是很可惜的,對於你的提問,我的回答是『不行』的。」

有時候命運就是這麼該死的東西,你希望它來它反而不來,你希望它不來它反而來

得急且猛烈,令你無法承受。



這天,冰炎來找褚冥漾。

不是以戀人的身份,而是以殺手的身份。

「我知道了,你的身份。」他冷漠的開口。

「哦,」他眨了眨他黑色的雙瞳,不以為意。「真巧,我也是。」

「所以,你是來殺我的嗎?」那雙一塵不染的黑瞳還是跟最初見面時一樣,只是多

了點悲傷。

「……」

「沉默的話我就當你是默認了。」他扯出微笑,「吶,死前,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

擁抱。」邊說,褚冥漾邊張開雙臂。

冰炎點了點頭,迎上去擁住對方。這是最後一次,他想。

「我從不後悔遇見你,就跟不後悔能成為黑客幫助然表哥一樣。」

褚冥漾說至此,感覺擁住自己的力量又大了些,像是想將他揉進體內一般。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冰炎緩緩的張口說著,「我的真名,只告訴你一人

。」

「「來世再見。」」兩人同時說,接著皆閉上眼。這句話的語態輕鬆得像是往日的

打招呼。

只是,他們不像那時一樣,還有明天,還很幸福。

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們沒有未來了。



「蹦!」槍聲響起,即使緊閉雙眼仍能感受到,不管是那人體內流出的鮮血,刺鼻

且椎心的血腥味,以及逐漸冰冷的軀體。

「……亞,能遇見你,我很幸福。」


緩緩睜開的紅眼,流下了淚水。不止。

「蹦!」又是一聲槍聲響起,心臟被子彈高度灼熱至穿透的痛感,卻也比不上失去

生命中重要之人的心痛。


是不是我們的身份不同,就不會有這般的結局?

若是的話,只希望來世,我們能幸福。

能得到屬於自己或彼此的幸福。

意識至此,再無其他。



隔天,民眾發現一名黑髮男子與一名銀髮男子相擁而亡,致命傷皆是心臟遭受槍擊

,死法明顯。而一人微笑著,另一人則十分安詳。






































THE END


(想看悲文者到此就 END 了,想看好結局者則請繼續往下拉即可。)






































------------------------------------------------------------------------------------------



後記:



「漾漾,今天你的代導學長會過來喔!」名叫米可蕥的金髮女孩十分興奮的說著,

「是冰炎學長喔!」

……喵喵你這麼興奮真的沒問題嗎?聽說那個學長超可怕的……被稱為漾漾的男孩

囧。

「啊!來了來了!」

「漾漾,這是冰炎學長。學長,這是褚冥漾。我們都叫他漾漾。」喵喵開心的向兩

人互相介紹著。

「你好,褚。」「你好,學長。」



在相遇之後,離別之前,都不曾後悔與你相遇。















THE TRUE END



                                     2012/02/21






作者廢話:



這篇爆字數了?<愣

有被痛到(?)跟哭的歡迎留言讓我知道我悲文成功了

請大家踴躍留言喔!


   
评论
热度(3)
寂靜,沉默。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雖然有同人但打算以後以自創為主。
沒忘記的話同人也會更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