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革命機同人】哈諾伊 X 伊克斯艾伊


因為看了第17集之後終於想寫寫看所以誕生了這篇文章

 文筆拙劣希望大家別介意







另外,本文禁止任何批評與攻擊的回應出現,謝謝。  

請遵守一切規定。

 


﹡嚴禁批評及砲轟

 _違者黑單




﹡正文開始,也希望各位看文愉快。





 



哈諾伊(ハーノイン(H-NEUN),Hānoin,聲優:宮野真守)
19歲,德爾西亞軍特務機關所屬特工,軍銜為特務大尉,性格開朗,喜歡克琳希德。
 與伊克斯艾伊同期受訓,且兩人為該期唯二的生存者。
 在第12話目擊凱恩身體發出綠光的樣子,開始懷疑凱恩是否為人類。
 在第17話與凱恩對話中,得知原本凱恩的人格已被現在凱恩體內的魔使所吞噬,最後被凱恩所殺。
 
伊克斯艾伊(イクスアイン(X-EINS),Ikusuain,聲優:細谷佳正)
19歲,德爾西亞軍特務機關所屬特工,軍銜為特務大尉,為人冷靜機智。
 與哈諾伊同期受訓,且兩人為該期唯二的生存者。
 對凱恩非常忠心,曾說過「沒有凱恩便沒有我們」。
 
庫費亞(クーフィア(Q-VIER),Kūfia,聲優:梶裕貴)
14歲,德爾西亞軍特務機關所屬特工,軍銜為特務大尉。
 為人殘酷,殺人不手軟,甚至有視殺人為娛樂的傾向。
 

克琳希德(クリムヒルト(KRIEMHILD),Kurimuhiruto,聲優:水樹奈奈)
26歲,德爾西亞軍少校。凱恩的副官。
開始在懷疑凱恩是否為人類。

 
人物資料源自於維基百科
 


---
 
  
我一直看著你,從認識的時候開始。
即使被認為為人輕浮,態度散漫,但那都是我隱藏心情的一種偽裝。
我一直看著你,所以知道你的為人,也因此很信任你。
也很擔心你的忠誠會蒙蔽你的雙眼。
但即使如此,我仍默默的守護著你。
 
  
即使,你不曾發現,也不曾回頭看我。
 
  
「辛苦了。」哈諾伊悠然自得的踏進休息室內,一臉對什麼都興致缺缺的樣子,維持著雙手插在運動外套口袋的動作就這樣邁向了他的友人—伊克斯艾伊。
 
「挺快的嘛!」對於習慣他遲到的伊克斯艾伊不免出言調侃他。
 
「偶爾啦,這種事情也是有的。」而哈諾伊也只是隨意的回話,對於現在這樣難得的平靜生活他一直都很喜歡,也希望能一直持續下去。
 
「阿德萊伊,聽說找到了。」此時伊克斯提起了那個暫時行蹤不明的同伴的名字,他也只是興致缺缺的聽著。

哈諾伊對於那個同伴的印象,最深的大概只有他對於艾魯艾魯夫那強烈的執著這一點吧。
 
「聽說了,負傷似乎也不重。」
 
「萬幸。」「那傢伙也夠命大的。」
他們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直到聊到了過去。
 
  
「12年前的那次,你忘了嗎?」
 
「有過呢,切身感受到死亡威脅,那時是第一次。」
 
「那可真是災難。」伊克斯這麼說,回想起當時他就覺得當時能活下來真是謝天謝地呢。「明明是去殲滅恐怖組織,你準備的卻只有手槍,沒備好武器就衝出去的是哈諾你吧!我當時本來要做好萬全準備的。」

「誒?是這樣嗎?」哈諾伊不在意的撓撓頭。
 
「還大言不慚的說什麼操作手冊上全是紙上談兵。」伊克斯艾伊直接就揭了對方過去的瘡疤。

「你從小到大都是空談理論缺乏實踐,只怕是做準備太慢了吧?」哈諾伊不免反唇相譏。
 
對於這樣的爭吵,庫費亞像是習以為常的打了個哈欠。
 
「當時差一點就死了。」

「我們的運氣也不錯嘛!」因為是過去的事情,哈諾伊說起到倒是有點無所謂。
 
「不對,救了我們一命的是凱恩大佐。」伊克斯艾伊突然這麼說,「當時,大佐所說過的話,直到現在也在引導著我。」
 
對於伊克斯艾伊對於大佐的稱讚以及因那件事情而產生的忠誠,哈諾伊不禁微微皺起了眉頭。
 
「是嗎?」哈諾伊閉起了眼,而他當下的情緒沒有人察覺到。
 
「下午的會議我要缺席,之後把報告書發給我。」轉開了話題,伊克斯艾伊提起了另一件事情。
 
「有別的安排?」
 
「大佐有事情找我。」邊說伊克斯艾伊邊準備離開。「要去一趟格呂瑙地區的洋館。」
 
「格呂瑙?」不知怎麼的,內心突然覺得有股說不上來的異樣感。

「怎麼了嗎?」伊克斯艾伊回頭問道。
 
「不,沒什麼。」
 
「小心點。」

「當我是小孩子嗎?」伊克斯艾伊不免笑了笑,接著隨即離去。

「格呂瑙……」哈諾伊不免低喃著這個地名,內心的想法也已經清晰的浮現。
 


  
「那個地方通稱為『有去無回之館』,凱恩在任務之餘頻繁出入的洋館,確實是位於格呂瑙地區。」
 
  
「果然是。」不祥的預感成真了。「找姐姐真的是問對人了。」
 
「怪奇傳說不絕於耳的洋館,正如其外號。進去的人絕對沒有一個能出來,也因此而得名。」

「那麼危險的地方嗎?」哈諾伊故作輕鬆的這麼說,內心卻開始擔心那個名為伊克斯艾伊的同伴。
 
「現在我也想著手調查,卻有別的事情佔著。」克琳希德繼續說著。
 
「我說,把具體的位置告訴我吧。」哈諾伊帶著輕鬆的語調提出了要求。

「我們不能行動,不可以輕舉妄動。」克琳希德說,帶著提醒甚至是警告的意味。
 
「不是的啦,只是感覺能抓到有味道的消息,於是想把關鍵字存在腦子裡。」
 
而手上的銀色手槍,正因為燈光而發著銀色的反光,現在誰都還不知道,在格呂瑙等待著的,是一場沒有勝算的戰鬥。






 
輕易的打倒了守衛,哈諾伊進入了洋館。
 「來吧,讓我揭穿你的真面目,凱恩。」
 
  
  
因為學生們所引發的騷動,讓哈諾伊成功的潛入了洋館內部。
 
此時哈諾伊想起了還好出發前有在伊克斯的櫃子裡留下了一封信息。
 
『伊克斯,我明白尊敬大佐的那份心,我也明白,你沒理由聽我所說的一面之詞,但即使如此還是想跟你說清楚。

我看到了,那個人的身姿非同尋常,我確信了,大佐絕非人類。』
 
「哈諾伊你的嗅覺果然非比尋常。」大佐修長的身型出現在哈諾伊面前,「若是重要的作戰,就不該僅憑一己之力去執行。」
 
「話說,我可是受到了邀請的,結果似乎來得太早了呢。」邊說哈諾伊邊伸手觸了觸左耳的藍色耳環。

「是嗎。對一貫遲到的你來說還真是罕見。」邊說大佐邊拿出了打火機,「是一個人來的嗎?」

接著,凱恩優閒的把一封信放在打火機上,接著點燃了打火機,焚燒掉了那封信。
 

是他出發前放在伊克斯的櫃子裡的那封信。
 

看來是面臨大敵了啊。
可能會死在這裡也說不定。
 
  
「不論何時,都需要一個能夠託付後背的朋友,哈諾伊。」接著凱恩隨意的把快燒完的紙張灰燼棄置於地面。
 
「完全不像是您的說話語氣。」聽到大佐說出的話,哈諾伊不免詫異,接著臉色凝重的這麼說。
 
「12年前的那天,救了我們姓名的您明明這麼說過,」哈諾因覺得喉嚨有些乾澀,「『不要把後背要害託付給朋友,要變得強大,能夠同時保護後背和朋友。』」
 
「現在卻說出了相反的話。」哈諾伊接著說。「伊克斯要是聽到了他會哭的。」
 
明明是那麼信任的,因為那樣一句話而支持到了現在,結果現在卻是這樣的結果。

伊克斯要是知道了的話,怎麼可能承受的住?
 
「是嗎?這個人還說過這樣的話嗎?」『凱恩』笑了。

「這個人?」哈諾伊發現了異狀,或許比他所想像的遠超出太多。

對於哈諾伊的疑問,『凱恩』的回答是將手上的槍指向他,接著,開槍了。
 

他沒有勝算,負傷了的他此刻只能逃跑。
他幾乎能夠預想到他的終局。
唯一的遺憾,說不定是什麼情報都沒能傳達給同伴也說不定呢。
 
  


夜晚的格呂瑙地區,此時的伊克斯艾伊邁步走進了洋館,看見血跡斑斑的地面,他感覺這裡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他無從推測。
只要找到大佐,一切就能有解答。他是這麼想的。
 而當時的他還不知道,他的好友已經遇害了。
 

伊克斯艾伊邁開了步伐,言著血跡跑了起來。他擔心這是凱恩大佐的血跡,擔心大佐會有什麼不測。
殊不知,這是他最熟悉的友人的血跡。
 
即使在地上滴下血跡也要逃走,到底是什麼樣的心境,什麼樣的險境,伊克斯艾伊無從得知。
這麼大量的血跡,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到底受了多重的傷,伊克斯艾伊不敢肯定。
他只能知道,事情不單純。
 
「大佐,您無恙吧?火山噴發的影響……」好不容易看到大佐的身影,伊克斯艾伊跑過去詢問狀況,映入眼簾的卻是東倒西歪的椅子,而大佐則背對著他。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伊克斯艾伊的聲音至此戛然而止,因為他看見了,他的友人,哈諾伊的槍。
 
就在大佐的手上。
 
「他實在是太遺憾了,伊克斯艾伊」大佐突然開口道。

「誒?那是,怎麼……」詢問的話語還未組成,大佐卻緩緩的轉過身來,腥紅的血跡在當時就這樣明顯的濺在凱恩的臉上,這樣的狀況讓伊克斯艾伊愣住了,幾乎反應不過來。
 
此時唯獨不見友人的蹤跡,而按照大佐的說法,哈諾因的狀況,他幾乎不用推測就能明白……
 
「儀式要延後進行了。」大佐帶著笑,說著意味不明的話。「不得不準備新的食材了。」
 








TBC




作者廢話:

 憑著一時的衝動寫完了(躺

 大家慢用(?


 看18集看完會不會有後續(?

別太期待(欸


   
评论(5)
热度(4)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