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革命機同人】後續


要跟之前的  【革命機同人】哈諾伊 X 伊克斯艾伊  接著看也可以



 有點混合CP


BL、BG皆可能有,請慎入。



另外,本文禁止任何批評與攻擊的回應出現,謝謝。  

請遵守一切規定。

 


﹡嚴禁批評及砲轟

 _違者黑單




﹡正文開始,也希望各位看文愉快。





 



阿德萊伊(アードライ(A-DREI),Ādorai,聲優:福山潤)
17歲,德爾西亞軍特務機關所屬特工,軍銜為特務大尉。
對艾魯艾魯弗有強烈的執著。在潛入Module 77 時被艾魯艾魯弗(實際上被春人附身)擊傷眼睛,因而對他充滿仇恨,但同時又無法忘記2人間的友誼。
以身為德爾西亞王族為榮,與莉澤露蒂公主為遠親關係,期待有朝一日艾魯艾魯弗能成為自己的副手,復興德爾西亞王族的威望。
第22集從咲的口中得知最初射傷自己的並不是艾魯艾魯弗,其後更私下釋放咲。
第23集發現潛入的艾魯艾魯弗,及後冰釋前嫌並宣佈艾魯艾魯弗歸隊,之後與伊克斯艾伊及艾魯艾魯弗一同前往會場刺殺阿瑪迪斯·K·德爾西亞。
伊克斯艾伊(イクスアイン(X-EINS),Ikusuain,聲優:細谷佳正)
19歲,德爾西亞軍特務機關所屬特工,軍銜為特務大尉,為人冷靜機智。
與哈諾伊同期受訓,且兩人為該期唯二的生存者。
對凱恩非常忠心,曾說過「沒有凱恩便沒有我們」。
 
庫費亞(古菲亞)(クーフィア(Q-VIER),Kūfia,聲優:梶裕貴)
14歲,德爾西亞軍特務機關所屬特工,軍銜為特務大尉。
為人殘酷,殺人不手軟,甚至有視殺人為娛樂的傾向。

哈諾伊(ハーノイン(H-NEUN),Hānoin,聲優:宮野真守)
19歲,德爾西亞軍特務機關所屬特工,軍銜為特務大尉,性格開朗,喜歡克琳希德。
與伊克斯艾伊同期受訓,且兩人為該期唯二的生存者。
在第12話目擊凱恩身體發出綠光的樣子,開始懷疑凱恩是否為人類。
在第17話與凱恩對話中,得知原本凱恩的人格已被現在凱恩體內的魔使所吞噬,最後被凱恩所殺。
 
時縞春人(晴人)(時縞 ハルト(ときしま-),Tokishima Haruto,聲優:逢坂良太)
本作主人公。咲森學園高中2年級生,田徑部成員,不擅長紛爭,心地和善的少年。暗戀著翔子,第一集打算在神社向翔子告白,後因德爾西亞入侵而被打斷。
第11集中出任內閣閣僚,官職為國防大臣。
因誤以為翔子在德爾西亞軍的攻擊中喪生,而在憤怒和衝動下登上Valvrave I(VVVI)並被選中,因此成為沒有「人類之身」的基因變異種,擁有如不死之身般的迅速復原肉體能力,可以像吸血鬼般咬下對方以交換身份(必須直接接觸到皮膚);偶爾會失控的強制發作,發作疑似是受到機體內的盧恩影響,臉上出現濃厚的血痕。
認為擁有這樣身體的自己沒有表達情感的資格,而隱瞞內心情感遲遲未向翔子表白心意。
在強制發作時曾強行與流木野咲發生關係,後為了負起責任而向其求婚。
第13集隨眾人前往地球。18話時與父親重逢,發現他為VVV計畫負責人時十分錯愕,最後表示自己一定會破壞掉全部的Valvrave。
在第21集被除翔子外的咲森學園學生騙回太空梭,其後被北川伊織以手槍射中心臟,但因強大的自癒能力而恢愎,及後被以翔子為首的咲森學園學生用作向聯合軍(ARUS及德爾西亞)投降的交易品,但被犬塚久間所救。22集中從艾爾埃爾夫口中得知自己殺死了指南隆治。

艾魯艾魯弗(艾爾埃爾夫)·卡爾斯泰因(エルエルフ・カルルスタイン(L-ELF Karlstein),Eruerufu Karurusutain,聲優:木村良平)
17歳的銀髮少年,真名為Michael。
德爾西亞軍特務機關所屬特工,軍銜為特務大尉。
頭腦清晰,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擁有瞬間將對手擊倒的強大戰鬥能力。
曾以一人之力將五千人的旅團打得寸步難移,因而有「單人旅團」的外號。
本來跟其他特工一同行動,並想先發制人打下鬆懈的春人,卻意外被強制發作的對方交換身份,並做出一連串被誤會為背叛的行為,最後只能停留在咲森學園。Module 77宣布獨立後,在地下發現了收容有Valvrave3號至6號機的機庫。
由於回不去德爾西亞及得知Valvrave的力量,於是決定提早五年進行「革命」,並以難民身份成為Module 77的作戰指揮和軍事顧問,並參與選舉的管理。
第13集隨眾人前往地球。
其真正目的為從德爾西亞手中拯救莉澤露蒂,故選擇借用Module 77的力量進行反抗德爾西亞現勢力的「革命」,並建造可以保護莉澤露蒂的唯一國家。
在莉澤露蒂死後,一度喪失戰意。
在第21集更被咲森學園的學生用作向聯合軍(ARUS及德爾西亞)投降的交易品,但其後被犬塚久間所救。於第22集於春人口中得知莉澤露蒂為魔使。
第23集潛入Module 77但被阿德萊伊發現,其後冰釋前嫌並因與阿德萊伊的目標一致而歸隊,之後更與阿德萊伊及伊克斯艾伊前往會場刺殺阿瑪迪斯·K·德爾西亞。

凱恩·德羅賽爾(カイン・ドレッセル(Kain Doresseru),Cain Dressel,聲優:小野大輔)
38歲,德爾西亞軍上校,現任德爾西亞總統的親信,亦是「紅色星期四」政變的中心人物。
艾魯艾魯弗的師父,本身的戰鬥能力遠在有著「一人旅團」稱號的艾魯艾魯弗之上。10年前原有人格遭「魔使」入侵替換,使用能力時身體不但會發出綠光,更可以擋卻子彈攻擊。
第8集末尾左頸出現魔使的紋章。
在第12集使用Prue啟動了未完成的Valvrave二號機並於第13集奪去,於第23集得知已將Valvrave二號機完成。在第17集哈諾伊與他對話中,哈諾伊得知原本凱恩的人格已被現在凱恩體內的魔使所吞噬。

指南翔子(指南ショーコ(さしなみ-),Sashinami Shōko,聲優:瀨戶麻沙美)
咲森學園高中2年級生,田徑部成員,是時縞春人的青梅竹馬。
實際上是吉奧爾總理的女兒。
第10集中贏得選舉後於第11集擔任內閣總理大臣。
除了感情事外都顯得十分主動和具有衝勁。
時刻想著如何協助他人,總會設法令人信服自己。
衣著品味奇特。遇到難題時習慣攥著裙角思考解決方法。
暗戀春人,打算在咲森學園舉辦學園祭時向春人告白,後因父親在戰爭中犧牲及戰事決定以身為總理的責任為重,而遲遲未向春人表白。
在時縞春人一行人離開Module 77之後,致力於為新吉奧爾宣傳,並向國際提出對德爾西亞違反公約入侵吉奧爾的制裁判決,於第20集獲得國際回應,各國首腦(除德爾西亞之外)於咲森學園體育館舉行高峰會議。
在第21集時發現春人被手槍射中心臟但不死的事實,再加上春人已遺忘小時候兩人重要的回憶,認為現在的春人已非原本的春人,稱其為「騙子」。
其後以交出春人為條件,向聯合軍(ARUS及德爾西亞)投降,但反被ARUS欺騙,在即將被德爾西亞軍攻擊之際,被犬塚久間所救。
在第22集打算駕駛Valvrave I時被Pino告知春人當初登上Valvrave的原因。
在Module 77奪還作戰後參加了聰見與高日的婚禮。
200年後成為魔使(神附體)和Valvrave I的駕駛員。

流木野咲(流木野 サキ(るきの-),Rukino Saki,聲優:戶松遙)
咲森學園高中1年級生,家政部成員,曾是當紅偶像,後被經紀公司解約而停止工作中。
第11集中出任內閣閣僚,官職為公關大臣。
年幼受家暴陰影,因此便急於離開家中獨立生活,並成功靠自己的才華成為人氣偶像。因為被VVV計劃選中而遭到解約,被解約後名氣大衰,開始對世界絕望,與春人發現咲森學園的地底所藏大量的Valvrave後趁春人不注意時自行登上Valvrave IV(VVVIV)並成功被選中為駕駛,一樣有迅速復原肉體和交換身份能力。
與強制發作的晴人發生關係。後又阻止了晴人的道歉,得知晴人的求婚是為了負起責任故而拒絕了他。
第13集隨眾人前往地球。第19集中被阿德萊伊俘虜。
第20集在電視鏡頭前被凱恩公開處刑,以刀捅穿身體,但其後因強大的自癒能力而令傷口消失,震驚全世界。
第22集時被阿德萊伊私下釋放,並駕駛Valvrave IV拯救在月球的春人和艾魯艾魯弗。在Module 77奪還作戰後參加了聰見與高日的婚禮。
兩百年後外貌沒變,左大腿的裙角出現魔使的紋章,並以身為黃金的七人的一員,為守護與某人(估計為春人)的約定而努力著。





人物資料源自於維基百科


---

 
阿德萊伊站在已經沒有人的空牢房內,望著已經被解開的手銬,等待著。
等待著屬於他的結果,等待著即將會來到此的人。
伊克斯艾伊,那個同樣屬於多爾西亞軍的同伴。
 
直到在後方響起了熟悉的,將槍上膛的聲音,對方將槍抵在他的後腦,阿德萊伊才停下思緒。
 
「艾爾埃爾夫,哈諾伊,甚至連你也……到底是怎麼了?」

異常平靜的詢問,回答他的,抑是同等平靜的話語。

「這並不是背叛,而是對我的……懲罰。」
 
「七號特定危險生物,就因為他們,將所有的事情都打亂了。」埋怨似的,阿德萊伊突然提道。

他的確是這樣想的,要不是因為他們的出現,現在同伴們也不會四分五裂,艾爾埃爾夫也不會……因為那樣的誤會而無法回到他身邊。
也導致他無法成為他的副手,和他一起復興王族。
 
「也包括你的『多爾西亞革命計畫』?」意外平靜的,是伊克斯艾伊平穩的嗓音。
 
  
「!」阿德萊伊瞪大了雙眼,他從沒想過這個計畫會被知曉。而在他出口詢問之前,對方便將話接著說了下去。

「之前曾經奉凱恩大佐的命令,查探過身為舊王族的你。」

說到此,伊克斯收起了槍,拿出了當時,在分哈諾伊遺物時他拿走的藍色耳環。
與他髮色相同的,藍色耳環。
而此時背對著他的阿德萊伊也轉過身來面對他。
伊克斯手指用力,讓夾式耳環的兩端的耳夾互相碰觸在一起,接著發出了聲響。
而阿德萊伊自然有注意到這個舉動,因而瞇起了眼。
他的同伴不會做無意義的事情。阿德萊伊如此認為。
而接下來的聲響,也印證了他的想法。

 
「高興吧,哈諾伊。」透過耳環,無機質的,凱恩的聲音傳了出來,在這個狹小的空間迴盪。
阿德萊伊的表情出現了一絲短暫的詫異,接著他望向伊克斯,後者則一臉嚴肅。
 
「伊克斯艾伊的肉體,不久就會成為我等同胞之物。」
 
「你這個混蛋!」是已經逝去的哈諾因,憤怒的低吼。
 
「接下來,不該放個禮炮慶祝嗎?」

接著槍聲響起,之後再也沒有了聲音。
 
「這是……難道說!」阿德萊伊臉色難看的以現有的資訊做出了推論。
 
「是的,」被壓抑的,異常平靜的聲線,伊克斯這麼說。「把哈諾因殺死的人,是凱恩大佐。」

像是不敢置信一般的,相較於伊克斯的平靜,阿德萊伊瞪大了雙眼。
 
不敢相信嗎?我當初聽到這段聲音的時候,也是如此啊。
 但是,哈諾是不會對我說謊的。
 我一直都知道的。
 所以,我選擇相信,並且……
 
「我要為哈諾伊,」將耳環戴到自已的左耳上,力道之大,使得耳垂滴下了鮮紅的血液,但這樣的疼痛,比起心裡不斷發疼的傷口,根本不值得一提。「為我的摯友報仇雪恨。」
 
吶,哈諾伊。
 你是不是一開始就知道,我盲目的忠誠會讓我失去重要的事物呢?
 但即使如此,還是執意地要保護我,該說你是死心眼嗎……
真是個笨蛋啊。
 
  


「我想,創造一個人類和神附之體能夠共同生活的國度。」春人說出自己的想法。

「為了這個目標需要領土,是這樣嗎?」貴生川巧,名義上算是學校物理科老師的他邊思索著邊這樣得出結論。
 
「不不……也不光是有領土就萬事大吉了吧?」身為咲森學園高中2年級生的靈屋佑介這麼發言道。

「不過,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只能一步一腳印的這樣下去了!」流木野咲這樣解釋。

「太勉強了,只有四台Valvrave能做什麼?」

「77模組可是被四十萬聯合軍守衛著呢!」
 
「一定能行的,」春人自信的這麼說,「艾爾埃爾夫已經潛入進去了。」

「我們和艾爾埃爾夫協力,作戰一定能成功的。」
 
「真的有希望嗎?」咲森學園高中3年級生的二宮高日不安地問。

「恩,交給我吧。絕對,會把它奪回來。」這麼說著的春人,話語中帶著的信念與沉重,外人是無法得知的。
 


  
偽裝成傷兵替換輕易混進來的艾爾埃爾夫,在打昏了看守的士兵之後,拾起地上的槍枝確認子彈及槍體狀況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這個空間內響起。

「偽裝替換成傷兵,從而侵入內部,」緩步走進來的,是持著槍的阿德萊伊。「是在新幾內亞紛爭中你用過的手段。」

說到此阿德萊伊頓了頓,伸出沒有持槍的左手撥開覆在左眼上的髮,露出了被射傷的左眼。
 
「射傷我的人並不是你,為什麼不明說。」
 
「說了,你就會相信嗎?」閉上眼再睜開,艾爾埃爾夫平靜的回答。
宛如嘆息一般的,阿德萊伊將左手放下,任由左眼再度被髮覆蓋遮掩視線。
接著他邁開步伐往前走了幾步,持槍對準了艾爾埃爾夫。
與此同時的,對方也持槍對上他。
 
「對你,我已經毫無怨恨。」阿德萊伊這麼說。「但是,你仍是我國的敵人。」對方也因此提高了警覺。
 
「而現今,我深愛的祖國,正在被怪物偷偷的蠶食著。」

艾爾埃爾夫露出訝異的神色,不知道是因為對方突然轉到這個話題上,還是因為他已經知曉的,魔使的事情。
 
「所以艾爾埃爾夫,來幫我做任務吧。」

「作戰目標是?」瞇起眼,艾爾埃爾夫反問。

「排除掉凱恩大佐,以及其相關者。」

「利害得失一致呢。」放下指著對方的槍,艾爾埃爾夫說, 
見對方放下槍,阿德萊伊也跟著放下。

「承認你,艾爾埃爾夫特務大尉的歸隊。」阿德萊伊這麼說。

「閃電之劍(Blitzen Degen)。」艾爾埃爾夫眼神堅定地回答。



 
「吶,你還記得多少?」在取飲料的機艙裡,流木野咲突然望著正在喝飲品的春人這麼詢問。
「誒?」

「向貴生川老師問過了有關符文的事情,」帶著擔憂的語氣,流木野咲向本人確認。「記憶不是會逐漸消失的嗎?到最後就會……」像是說不下去似的,接著她將視線移開。
 
「沒問題的啦!我還記得好好的。沒有什麼最後不最後的。」春人微笑著安慰對方。

「在我面前就不要再勉強硬撐了,剛才你說的,『絕對能贏』的話,也是為了讓大家安心的對吧?」

「『逞強』,有時候也是需要的。」春人只是帶著平靜的微笑這麼回答。「為了大家,也為了鼓舞自己。」

「春人……」流木野咲不喜歡春人為了大家這樣子逞強,這樣子,她不喜歡。

「說好了,絕不放棄,直到最後一刻。」說到此,春人伸出小指。
 
「只要不放棄,思念就能傳達到嗎?」

我心裡的想法,也能傳達給你嗎? 流木野咲不禁這麼想。
 
「什麼?」眨眨眼,春人問。

「沒什麼,」搖搖頭,流木野咲露出微笑,「雖然不知道能有什麼樣的結果,但若是中途放棄的話,任何結果就都絕對不會實現。」

「約好了。」接著,流木野咲伸出手與對方拉勾。
即使現在還看不到未來,但堅持下去的話,就一定會有結果的,對嗎?春人。
只要是你所希望的,我都會支持你並且去努力。




在指南翔子照顧因保護學生而負傷的,在校內負責保健和體育的實習老師,七海里音的時候,艙門被打開,女同學匆忙地跑進來通知了。

「時縞春人來了!」

「正在徵求著艦許可,怎麼辦?」另一名女同學隨後板來,邊喘邊補充著內容。

聽到此,學生們都騷動了。

「是來復仇的!」

「我們做得那麼過分!」

「把他趕回去,翔子!」

「但是要是沒有Valvrave的保護的話,我們就……」

「你可要有點擔當啊,指南!」

「你可是總理大臣啊!」

聽著大家所說出的話語,飽含著恐懼的,不斷地推動著指南翔子,使得她不得不做出會傷害春人的決定。
 


春人從機體上下來,輕輕的著陸在地面上,沒有情緒的,平靜的望著大家。

「是春人!」

「他還活著呢!」

「果然是怪物!」

「來幹什麼的!」

「這邊可是人類的船!」

「殺人犯!」
 
跟以前不同的,是排斥的話語,無情的砸在春人的心上。
不是人類,就不行嗎?
是怪物,就這麼不能被接受嗎?
我們明明、明明就這樣一起挺過來的……!
不行,我不能動搖。得冷靜的、處理好所有的事情才行。
這是為了,跨出第一步。
 
「翔子,我……」算是私心,春人只想優先跟他的青梅竹馬先解釋清楚。
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我,只要你……肯相信我、接受我的話,那我……

「不久之前,承蒙您在聯合軍手中相救,感激不盡。」客套而疏遠的,翔子微微鞠躬這麼說。

「誒?」為什麼?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

「不過,還請止步於這個機庫別再前進。」抬起頭,翔子眼神冷漠而堅定的,「我作為總理,尚無法接受你等,無法確認安全之人的進入。」
 
「——」錯愕,連同受傷的心情一起湧上,春人不敢相信,自己的青梅竹馬,會說出這樣的話。
 
為什麼,不能相信我。
春人的腦內不斷重複著。
我們的友誼是假的嗎?
 還是因為我是你的殺父仇人……又是個怪物,所以才……不再相信我?
 
與此同時的,連坊小路晶操作著Valvrave重重的將機體的手捶在地上,留下了滿室短時間的震動和曾經是同伴的人們的恐慌以及深深的凹洞。
連坊小路晶生氣地顫抖著,緊咬著下唇。
但在外面的大家,是看不見她這樣的表情的,更別說是察覺到這樣的情緒。
 
不是朋友嗎?
我們是朋友,不是你說的嗎?
為什麼因為身分立場的不同,就可以全部推翻?
我們就這麼不重要嗎?可以讓你就這樣輕易地捨棄掉?
那我們之間的友情……又算什麼呢?
這裡,是不是也沒有我的容身之處呢?
翔子醬,我的容身之處裡面,也沒有你嗎?
你的容身之處裡,也沒有把我算進去嗎?
你也把我,排除在外嗎?



春人想起了艾爾埃爾夫曾對他說過的話。

「你可是被他們丟棄了,就連指南翔子都。」
「呃?」
「吸食人命的怪物,明明只有你們對吧?」女同學曾經說過的話。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別碰我,你這個騙子!」拍開春人的手,翔子帶著眼淚地,這麼說道。 
不是的、聽我解釋。
「至今為止,一直都在騙我。」連翔子也……這麼說過了。

「時縞春人,事到如今已經無法復原了。」
「你是怪物,是人類的敵人。」
不對。
「是指南翔子的敵人。」
不對!

「哪裡不對了,認清楚現實吧。」

「自顧自期待什麼美好的明天,別指望得到諒解。」

「已經沒可能了,事到如今。」

是你把指南翔子的父親殺死的。

「抵達月球之前的那次戰鬥中你把敵方艦隊全滅了吧。在那個敵陣裡,當時有翔子的父親。」



「我,確實是不該說謊的。」後悔的、懊惱的、悔恨的、難過的,帶著各種情緒的春人,艱難的這麼開口。

「若能誠懇對話,就算一時受傷,也或許能夠同心協力找到解決方法呢。」

「那麼請至少,讓我,揭開這個世界的謊言。」
 


「真搞不懂這幫人類。」Pino這麼說。

「是嗎。」已經登上機座的春人隨意的回答著。
不管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那個人類,在這裡哭個沒完。」
在春人不解的同時,Pino接著說了下去。
「嘮叨著『對不起,春人,對不起』。」
一時之間,春人說不出話來。
春人藉著機體的視野望向翔子,清楚的看見了對方微紅的眼睛,然後春人低下頭,不讓誰看清他的表情。
「『逞強』有時候也是需要的。」他抬起頭,掩住臉,眼淚隨著空氣中的壓力往上飄。「為什麼……我們要……」
為什麼,我們要遭受這樣的命運?
為什麼,我們總是錯過?
總是交錯著同樣的心情?
 
之後上了戰場,意外總是不斷在發生。
戰爭總是免不了有人犧牲,犬塚前輩在上次的作戰中犧牲了,為了保護捨棄他們神附之體的人們,他留下了機體僅剩的盾牌,最後與敵人一同散落在宇宙。
這次,犧牲的是,一向不擅長防禦但配有犬塚前輩機體盾牌的山田。
他將盾牌留給了負責駭進對方系統的連坊小路晶。
 
所以當晶成功將系統入侵之後,看見了對方所乘坐的機體變成支離破碎在宇宙間漂流時,她頓時反應不過來。
「山田!!!」
 
當艾爾埃爾夫成功將魔使的真相揭開在世人的面前時,晶負責死守住系統。

「擴散出去!給我擴散出去!」

讓更多人知道,這個國家的人都是騙子!
都是因為他們,我們才會到現在這個地步!
若不是他們的存在,我不會失去我的容身之處!
若沒有他們,山田也不會、因為要掩護我,而死了……
都是你們不好!
去死、去死、去死!
消息快點擴散出去、快點擴散出去!
讓更多人知道,不對的是他們!才不是我們!
 
但這樣的局面很快就被凱恩打破。
即使符文的消耗越來越快速,不想忘記的回憶不斷的破碎然後消逝,春人依舊不想放棄,努力的戰鬥著。
但機體戰力懸殊是不爭的事實。
 
而被仇恨沖昏頭的伊克斯則是筆直地衝進了戰場。

「伊克斯,別獨自冒進!」阿德萊伊開口示警,但接下來他便自顧不暇了。
因為另一個同伴,古菲亞 出現了。

「王子大人也背叛了呀。」

「古菲亞!」

「又是Valvrave又是完美軍隊(Perfektum Armee),今天真是滿漢全席啊。」

接著便是一陣猛攻。

「住手,古菲亞!」阿德萊伊邊防守對方的攻擊邊大喊,「凱恩是殺死哈諾伊的兇手!」

「那又怎樣?殺死背叛者有什麼不好的?」

「仔細聽我說的話啊!」

「給背叛者賜予死亡,不是這樣發過誓的嗎?雖然我是純粹追求跟高手過招的快感的!」

很好,看來完全沒辦法好好溝通了。
只好先打倒對方才能說話了。
阿德萊伊當下只能這麼打算。
 
而另一邊的發展,在追著春人打算給予致命一擊的凱恩之後,跟著緊追的還有伊克斯。
 
「凱恩!」機體狠狠的直劈,卻被對方直接擋下,「決不饒恕。」
 
「你背叛了哈諾,也背叛了我的心!」

背叛了我對你盲目的信任,也背叛了如此信任你的哈諾伊!
 
「為友殉志這等高尚品德,我是不討厭的。」凱恩倒是游刃有餘。
 
「在零距離……」伊克斯看著儀量表,能量數值從八十幾逐漸增高九十幾,甚至是臨界在100%。「就算同歸於盡,也只有你,絕對不原諒。」

機體在高密度的熱能之下快速的熔解,伊克斯在最後仍能感受到那股炙熱焚燒軀殼的痛苦,但他並不知曉,凱恩是魔使,沒有那麼容易就死亡。
接著伊克斯的機體在空中因為過熱而爆裂成碎片,而伊克斯也墜進海中。
 
「捨身攻擊,真是太精彩了,伊克斯艾伊。」凱恩的機體只有些微的損傷,在駕駛座上的本人則絲毫未損。「給你A評價。」

而艾克斯艾伊則跟著支離破碎的機體一同沉進水中,無力也無法脫離。

「哈諾,真是的。」頭盔的護目鏡已經完全碎裂,失去了保護的功能,面上的血跡十分怵目驚心。「你到了這個時候還……」

未竟的話,被海水殘酷的直接倒灌進機艙而覆蓋掉了,而伊克斯艾伊,也因此沉至海底,失去了最後的意識,就這樣耗盡了生命。

但最後,他還是沒辦法為摯友報仇。
真難看啊。
不知道哈諾你看到我這樣,會不會嘲笑我呢。


 

用手撫著頭,春人皺著眉,他無法確認自己還剩下多少記憶,符文消耗得太過快速,他沒有把握能拿下這場戰爭的勝利。
 
而這時,響起了艾爾埃爾夫喚他名字的聲音,他抬頭,便看見了對方。
 
「累積戰鬥訓練時日尚短的你是打不贏凱恩的,所以,我也一起上。」
「不得不打倒他的理由之深,我比你更勝。所以,用我吧。」
「用他親手灌輸了戰鬥技術的我的這個身體,加上你的詛咒。」

「我們兩人齊心。」
絕對不會輸的!
 
「這個速度,和精確的刀路動作,」在接著迎擊的凱恩,馬上就發現了戰鬥力上的提升。「是艾爾埃爾夫嗎。」
 
「我們還活著,絕不會被你們抹消掉!」
 
  
  

「吶,春人,我呢,在得知你的記憶消失的時候,稍微心動了一下。」流木野咲自言自語著,「因為,『青梅竹馬』是最強情敵嘛!」

「我想你要是記憶消失了,我和她就能在對等的出發點上競爭了。」

說到此,流木野咲不禁微紅了眼,她苦笑。

「我真是個壞女人,對吧?」

即使我知道,就算你知道了,也只會笑笑的,什麼也不會責備我。
我啊,最討厭你的這個性格了。
笨蛋春人。
 
「春人會選擇翔子這點,我是明白的。」

「但是我,已經決定了永不放棄。」

但她思考自言自語的空閒就此終止,因為古菲亞發現了她的存在,並前往追擊。
她所發射出的炮擊完全沒有擊中對方,但很快的,對方就被同伴阻止了。

「停止戰鬥!」阿德萊伊操縱機體直接鉗住古菲亞的機體,強硬的阻止了古菲亞繼續進攻敵方的這個行動。
 
「等我打倒了Valvrave再跟你玩。」回應阿德萊伊的是古菲亞瘋狂的決定。

接著他們兩座機體分開了,而阿德萊伊預備發射的攻擊也已經準備發射。
古菲亞也以同樣的發射攻擊迎擊,但卻晚了一步。
阿德萊伊的攻擊為兩發,他只抵擋住了一發,另一發筆直的便往駕駛艙打去。
發現對方沒避開,也沒用另一手的機體砲台發射攻擊時,阿德萊伊就已經覺得不對勁。但當筆直的打中對方的駕駛座之後,他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他沒想過能成功擊中對方的。

砲擊直接將機殼轟飛了出來,碎片飄散在太空中,也因此他能清楚的看見,被擊中而身負重傷的古菲亞,以及右手機體已經無法使用的事實。
「右臂廢了……所以才用Waffe當作盾牌的嗎?」
 
「……不愧是阿德萊伊……好強啊……」逐漸微弱的聲線,都宣告了他的生命即將終止。

「古菲亞……」

他沒想過要殺他的。阿德萊伊內心在顫抖著。
沒想過要殺他的啊。
古菲亞……

「……你才是最棒的……帥極了……」古菲亞就這樣留下了最後的話語,然後閉上了雙眼。
接著阿德萊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機體逐漸向後漂流,然後悔恨的咬牙。
 
  
  
「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嗎?」女同學這麼說。

「沒看到嗎?時縞春人死不掉的那個樣子。」咲森學園高中2年級生的北川伊織這麼說。

「看到了,但我沒看到他殺死伊織父親的場面。」

聽到女同學這樣說,連伊織也開始動搖了。
這時艙門突然開了,是負傷的七海里音,她這麼提議。「我們去確認一下吧?」

「所謂的真相,是不親口詢問就不知道結果的。」

而此時,指南翔子也依然在動搖著。
相信與否的選擇。
但她不知道,在她猶豫的時候,就已經又和春人互相交錯而過。
再也沒有了交集。
 

  

而與凱恩的戰爭仍持續著。
而在一次兩架機體貼近時,兩架機體內的GUI互相見面並且對彼此說話了。
 
「快住手,哥哥!」Pino急忙這麼說,「我,不討厭這個人類。」

「不行,那傢伙是把我們關起來,當作動力源使用的那幫人的同夥!」Prue這麼回斥。
接著凱恩機體的武器突然銳利的追擊著春人的一號機體。

「不行,符文漏了!」隨著機體不斷外顯輸出的綠色,Pino低喊。

春人能清晰地感覺到,近期內的,和翔子的記憶,正不斷的破碎,然後消失。

不要消失。

不要消失!
 
「勝不了嗎……靠我們倆……」春人緊抱著頭,記憶不斷消失的痛苦,以及悔恨不斷湧上。

「我們同歷史一路艱難跋涉,經歷傷痛,而後覺悟。」

「能夠不產生爭端的系統,就是各自生活互不干涉。」

「差不多該結束這一切了。」凱恩這麼說,「把你們抹消於世,重新取回和平。」

 「不對!」睜開眼,眼神堅定的,春人開口反駁。

「你們也曾想過和人類一同生活?」

「但是,因為受到傷害就放棄了。」

「為避免互相傷害而製造了謊言的牆壁。」

說話的同時,符文依舊在流出,記憶依舊在消逝。
就像是水不斷的從指縫中流走一般,完全留不住。
 
「那傢伙、我的朋友,即使失去了照耀自己的光芒,還是為了實現她遺留的夢想,又振作了起來。」

「我最喜歡的女孩,即使失去了父親,也還是堅持作為總理大臣而努力不懈著。」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傷痛,也沒放棄的大家,為了他們我絕不能輸給你!」
 



同樣的,在101評議會也有了巨變。

「發生政變?在這個時刻?」

「光是有報告的就有七起,正在多爾西亞全境同時多發式事件頻起。」
 
  


而多爾西亞也同時有了動作。
 
「我們王黨派早就等待起義的機會了。」無機質的聲音透過機器傳了出來。「且不管艾爾埃爾夫提供的情報是真是假,作為藉口已經足夠。」
 
「是的,陛下。」身為凱恩的副官,同時也是王室派成員的克琳希德尊敬的回答。「這是王黨派逆轉的好機會。」
 
  
另外一邊,ARUS的總統也有了行動。

「行動為當務之急,在怪物們集結之前。」只要利用這麼勢頭,說不定能有可能把魔使排除掉。
 
  
  



而春人這邊的戰鬥,還未結束。
 
「從開始就放棄了的,緊閉的未來,我是不需要的!」

「因為、大家都沒有放棄,所以我也不放棄!」

「你這不明歷史的小鬼!」凱恩低吼。

 
勝負就在那一瞬間。
刀劍相擊的那一刻。

「就做給你看!」春人低喊。

而同時,符文、記憶仍是不斷的消逝。
已經、要到最後了。
已經……快要結束了。
 
在機體核心被取出的同時,Prue抱住了頭,發出疼痛的低鳴。
 
「Prue!」
而同時,機體上的符文也在逐漸消退。
在春人將最後一擊刺穿了凱恩的機體,而凱恩因此浴身於血之中時,他的樣子相當狼狽,意識也逐漸模糊。
而同時,春人的記憶仍持續消逝著。
 
  
「凱恩!凱恩!」Prue低喊著他的名字。
 
「P、Prue……」凱恩將手觸上機體駕駛座前的螢幕,但還未完全接觸到,Prue就消失在螢幕上,而凱恩也閉上了雙眼。
接著,凱恩所乘坐的機體便爆炸了。
 



在機體破碎四散的宇宙中,已經回到自己身體的艾爾埃爾夫先是看著還未轉醒的春人,接著才慢慢升起了獲勝的開心感。
 
「時縞春人,我們終於贏了。」他起身去搖醒對方。

但回應他的是,是無神空洞的雙眼,沒有任何的情感。

「春人?那是我的名字嗎?」

當下艾爾埃爾夫還沒反應過來,等他花幾秒會意過來時,臉色隨即變得相當難看。

他簡直不敢相信。
在獲勝了之後的當下,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
 
「符文,已經用盡了。」Pino補充說明。

「我,什麼……都不知道。」

「這裡……是哪?你……是誰?」

「什麼都不記得了嗎?任何事?」艾爾埃爾夫連忙追問。

內心有種不知名的情緒不斷的在擴散,他卻說不上來。
是恐懼嗎?
當初得知莉澤露蒂的死訊時,他還沒有過這樣的情緒。
 
「跟我訂契約的事情也是?」見春人呆滯的點頭,他連忙抓住對方的雙臂追問。
春人呆滯的點頭。
「在月球上打架的事情也是?」艾爾埃爾夫激動地抓著對方的肩膀詢問。

「對不起。」

「你和我……」站起身,艾爾埃爾夫望著幾乎已經是空殼的春人,眼淚不禁湧了上來。

「你……是知道的吧?我的事。」春人突然這麼詢問,而眼神依舊空洞。

「啊。你是,」艾爾埃爾夫眼眶中仍蓄著淚,他這麼回答,「我的朋友。」

接著春人展現了微笑,無神的眼睛恢復了生氣,艾爾埃爾夫有一瞬間的高興了起來。
 他以為春人恢復了。

但也到此為止。
因為下一秒,春人闔上了眼,再也沒有醒過來。
 
  


  
後來,晶將春人的頭盔帶回給了翔子。
翔子抱著頭盔哭得唏哩嘩啦,一直一直。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翔子又恢復成原來的她。
只是,偶爾……她會望著艙外的宇宙發呆,或是露出悲傷的神情。
 
對不起。
對不起,春人。這句話,一直沒有對你說。
也來不及對你說。
對不起,我不應該說你是騙子。
因為你直到最後,都幫我報仇了。幫我父親報仇了。
對不起,我不應該沒在第一時間相信你。
對不起,說了那麼傷人的話。
之後卻一直沒有好好地跟你交談過。
我一直在逃避,我太軟弱了,對不起,
這樣的我沒有資格對你說喜歡。
對不起。
 
  

  
而後來,連坊小路聰見和二宮高日結婚了。
而他們,也都有了棲身之處。
而在婚禮現場,丟捧花的時候,所有的女性都是興奮的想去接,但後來花卻是落在了阿德萊伊的手上。
阿德萊伊愣愣地看著手上的捧花。
克琳希德不滿的雙手環胸看著他,流木野咲則是錯愕這樣的結果,而指南翔子只是尷尬的笑笑,不打算插手這件事情。
阿德萊伊面對眼前的女人,就算是殺過無數人的他,也不禁滴汗,然後頗無奈地盯著手上的捧花,眼神微微抽搐。
 
  
之後,指南翔子替死去的人都建了雕像。
 
  在一次入侵者侵入到這個空間時,指南翔子剛好在這裡。
「以為藏有秘密兵器嗎?」成為一號機駕駛員的指南翔子這麼笑著對入侵者這麼說。
 
「這個啊,是被稱為『創始的騎士』的英雄雕像。在創造這個國家的過程中死去的,我最珍視的人。」

「讓我們握手言歡吧!」

「雖然我不敢說這能解決所有問題,只要這樣做,痛苦也好,歡喜也罷,都能夠對半分。」邊說,翔子邊伸出手,釋出友善。

吶,春人,要是你在的話,也會覺得我這樣做是對的吧?
也會支持我的吧?
 
 

THE END
  
  
  
 
作者廢話:
 
好吧影片的翻譯部分有很多問題,所以有的台詞我就照自己的意思翻了,
 希望不會變得太奇怪(掩面
對不起我日文破破的OTZ

另外主角的名字,雖然影片是晴人,但因為我不想改字(因為新注音所以會變成情人)所以就照維基的名字春人來使用了,請原諒我的懶惰(躺
還有德爾西亞我擅自依自己的意思翻成多爾西亞了(突然發現)因為是音譯大家看得懂就好請不要太計較(欸 


後段因為戰鬥描述我不擅長所以有點強制結束真是抱歉(哭
因為我想補HE後記啊QAQ(誰理你#
然後發現我『支離破碎』這個形容詞是否用太多次OAO
長篇真的很容易詞窮啊OTZ
 
其實只是參考著影片邊看邊打,然後配上一些情境和內心的想法之類的而已,
 希望大家會喜歡(掩面

 歡迎幫忙抓錯字喔。 

另外有幾對CP請自己猜(欸

 
  

  

  
  
  
後記:


 
伊克斯在失去意識之後,死亡之前,做了一個很短暫的夢。
 
「伊克斯。」哈諾伊,就這樣穿著屬於他們的白色軍服站在他的面前。
 
「哈諾……!」

「吶,伊克斯。」哈諾伊像是往常一樣喚著他的名字。「你啊,別老是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啦。」

「什、我哪有了?」不知道為什麼對方會突然這麼說,伊克斯下意識地反駁。
 
「不用為我復仇,也沒關係的。」

「我只要能保護你,就很開心啦。」

「不是不相信你的實力,也不是認為你很柔弱,只是,你是我最重視的朋友,如此而已。」

「所以不管復仇成功與否,我都欠你一句話。」

「謝謝你。」哈諾伊笑了,不同於往常輕浮的笑容。「能認識你真是太好了。」
 
聽到這句話的同時,伊克斯不自覺的,感到熱淚盈眶。
笨蛋,這是我該說的話啊。
耍什麼帥啊。

---


在得知春人的死訊時,有好一陣子翔子都睡不好覺,直到某一天,她夢見了春人。
 
  
「怎麼了?翔子。嚴重睡眠不足的樣子。」眼前的是穿著咲森制服的春人,帶著往常靦腆的笑容,一派輕鬆地站在她面前。

「春人……」翔子先是驚喜的望著他,接著又馬上露出了愧疚的神色。

「怎麼了?臉色變得這麼難看。」對方像是沒事人一樣的笑著,這麼詢問。

「對不起。一直想跟你道歉的,卻總是沒說出口。」翔子低著頭這麼說。

「誒誒?翔子是我的青梅竹馬,又是總理大臣,才沒做錯什麼事情呢!」先是這樣澄清著,春人又接著平靜的這麼說。「你做事有你的考量,我不會怪你的。」

「所以,別帶著愧疚的心情過日子,我看了也會難過的。」

「『對不起』應該是我對你說才對的。我殺了你的父親,還是個怪物……抱歉,很討厭的吧?有我這樣的青梅竹馬。」

「才不是這樣的!不要這樣說自己!討厭什麼的才沒有呢!」哽咽的,翔子這麼反駁。

她討厭這樣子自我厭惡的春人。

「你要、更加得有自信才行啊!這樣才是我所認識的春人啊!」

「我啊,最喜歡翔子了。所以,當時傷了你的心,讓你流眼淚,真的很抱歉。」伸手拭去翔子臉上的淚水,春人這麼說。

「不能繼續陪伴你,讓你傷心,抱歉。」

「但是呢,我最喜歡翔子了,笑起來的時候真的很漂亮。所以,希望你不要帶著悲傷活下去。」

「不管未來你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會支持你的。所以答應我,至少,帶著笑容過每一天,好嗎?」伸出小指,春人帶著溫和的笑容詢問。

「恩,約定好了。」她的夢境停留在,她伸出小指和春人拉勾,然後說出這句話之後。「吶,春人,我也,最喜歡你了。」

所以,我會開心的過每一天的。
 
  
---


艾爾埃爾夫在一片大草原中的一個陵墓前停下。
通常在這個時間是不會有人來的,他帶著一束圓錐石頭花放在墓碑上。
 
「吶,時縞春人,現在世界已經如你所願,神附之體已經和人類和平共存了,我們都找到了棲身之地。」

連坊小路聰見和二宮高日也成婚了。
接到捧花的居然是阿德萊伊,他還真沒看過阿德萊伊有那種表情,要是你在場肯定也會笑出聲來的吧。
指南翔子成為了你之後的,一號機的駕駛人。
她替你以及所有在這場漫長戰役中喪生的同伴都建了雕像,她總是會把自己關在那個滿是雕像的空間裡,雖然她自己不知道,但身邊的人都知道她還沒走出來。
我想,她會很快就走出來的。
要是時間能重來,你會後悔你的選擇所導致的,現在的結果嗎?
 
時縞春人,你在那邊好嗎?即使你會感到寂寞,我們這邊也是不會知曉的啊。
我們這邊大家都安好,只是大家都很想你,如此而已。
我啊,很高興能認識像你這樣的大傻瓜呢。
 
這樣的思念,真的能透過無機質的墓碑傳達到嗎?
 
  
  
  
  
  
  
  
  
  
  
  
  
  
  
  
  
  
  
  



  
  
  
  
  
  
  
  
  
艾爾埃爾夫,我可是確實收到了喔,不管是大家的想念,抑或是你的。
 
謝謝。我不寂寞,也不後悔。
 
還有,誰是大傻瓜了!
 
  
  
  
  
  







  
  
沒了。
 
  
  
---



圓錐石頭花,別名 滿天星。

 花語為:思念、清純、夢境、真心喜歡、配角

   
评论(1)
热度(5)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