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八犬傳 聖誕節賀文




這是給 珣珣 的聖誕賀文

 因為是寄給對方的所以對方享有優先看的權利

 因此1/5才開放


 雖然到時候就不能算是聖誕節賀文了 OTZ

但因為是給朋友的沙必死所以就不特地更動題目或是另外寫了






另外,本文禁止任何批評與攻擊的回應出現,謝謝。  

請遵守一切規定。

 


﹡嚴禁批評及砲轟

 _違者黑單




﹡正文開始,也希望各位看文愉快。









八犬傳   小小小劇場(?
因為沒有CP指定這邊就不設定了

 

 
聖誕節
 
今年帝都的冬天特別冷,才剛入冬沒幾天便時有時無的會飄起雪。
而今天,也是個下著小雪的天氣。

「再過幾天就是聖誕節了,日子過得真快。」信乃坐在椅子上,隨意地望著窗外的雪景,這麼說道。

「是啊。」莊介停下手上的工作,跟著望向窗外的雪景。

時間的確過得很快,他們已經離開大塚村很多年了。
他已經長高長壯了,身形拉長到一個成年人該有的身高。而濱路也不再是以前那個會因為什麼事情就無助地哭泣的小女孩了,她已經是個亭亭玉立的少女,目前正往精明幹練的女人這個方向成長中。
唯一沒有改變的,只有信乃。
還維持著當時,多年前離開大塚村時的身形,以及稚氣的臉孔。
絲毫沒有成長的跡象。

 
「比起冬天的雪,還是雪姬的雪更漂亮啊。」望著窗外的雪,信乃撐著下巴這麼說。

「雪!雪!」烏鴉型態的村雨附和著。

盯著村雨一會兒,莊介又把注意力放回窗外。

「確實呢。」

有村雨在並不是沒有任何好處的,至少信乃能好好地存活下來,都是託它所賜。
只是因此信乃身體的成長也完全停滯了。
在他身上看不到時間所留下的痕跡。
這意味著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這代表信乃不容易死去,更不會老去。
在身邊的人一一逝去的那個時刻來臨時,他又會是怎麼想的呢?莊介無數次的想過這個問題,即使不會有答案。

而信乃也不會知道,當時莊介替他將長髮剪短時的心境吧。
 
「介、莊介!」

「嗯?」莊介下意識的回話,同時也回過神來。

「莊介,你剛剛發呆了吧!」信乃氣鼓鼓的看著他,「我剛剛說的話你還沒回答。」

「啊,抱歉,我沒聽到。」露出歉意的笑容,莊介這麼道。「能再說一次嗎?」

「我說,古那屋的老闆娘讓我們聖誕節那天去店裡吃飯。」信乃雙手環胸,沒好氣的再重複了一次剛剛說的話。「大角先生跟仁還有毛野他們好像都會到的樣子。」

「好的,我知道了。」莊介露出往常溫和的笑容。「我會把那天空出來的。」

「而且也得跟濱路說一下才行呢。」莊介又補上了一句。

光這句話就夠信乃惡寒了。
想到上次他們才一天沒回家而已,濱路氣得差點把宅邸給掀了,後來信乃還被揪著罵了一頓。
他可不想再來一次。

「也是,濱路生起氣來可真可怕。都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環境才會養成那樣可怕的個性。」信乃無奈的說。

聽到這句話,莊介望著信乃,然後微笑。

「什麼意思啊你!搞得好像是因為我似的!」某個小孩子炸毛。

「沒什麼,那我先去告知濱路好了。」露出往常的微笑,莊介放下正在擺弄的茶具,起身打算準備去找濱路。
快聖誕節的這段時間,莊介記得濱路的學校已經提早放假了,應該在宅邸就能找到人。

「喂!莊介、站住!把話說清楚!」

回應他的是莊介絲毫不停滯的步伐跟將門關上的動作。
很明顯的把小孩子鬧脾氣的聲音隔絕在後頭。

﹡                                       ﹡                                                 ﹡

很快的,到了聖誕節那天。

「快點快點!」信乃催促著莊介的步伐。

「是、是。」莊介無奈的應答著,「肉並不會跑掉的,而且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十分鐘,夠我們走過去的。」

「真是的,濱路不知道又在廚房煮什麼奇怪的東西了,不快點走遭殃的就是我們了。」信乃沒好氣地抱怨。「真希望我們回去的時候濱路的料理已經被用光了。」

他的鼻子可沒故障,不管做出來的東西是不是用來當補品吃下肚的,那麼恐怖又刺鼻的味道誰能夠忍受?要是待到濱路把成品做出來,要逃可就來不及了。

「不用擔心,要先生會幫忙處理掉的。」莊介露出以往溫和的微笑這麼說著。聽說要先生之前曾吃過濱路的毒藥咖哩昏倒過,真是辛苦了。希望這次也能順利撐過去啊。

而已經順利逃走的兩人,當然是不會知道在宅邸內尾崎要的心情有多複雜了。


 
「吶,莊介。」走了好一陣子,雖然步伐沒有停止,但信乃卻突然開口喚他。

「怎麼了嗎?」一樣繼續在對方身旁以同樣速度前進,莊介望向對方同時做出詢問。

「雖然不知道你在煩惱什麼,不過我想,應該是跟我有關的事情。」信乃突然這麼說。

「與其去想未來會怎麼樣,不如先看著現在。」信乃澄澈的目光對上他。「我在這裡,會一直在這裡,哪裡也不會去。」

莊介愣了愣,接著他露出了笑容。「恩,我知道。」

不知怎麼的,自己居然因為信乃的一句話而使一直懸著的心放下了。

「因為以前是你跟濱路在照顧我、保護我。所以現在,換我來保護你們。」望著他,信乃堅定地這樣說。「我不會再讓你們擔心害怕,所以不管未來怎麼樣,只要有你們在身邊,我就不會害怕。」

但若我們不在了呢?莊介不禁想到這一點。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信乃又接著說了。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想。不是有個說法叫……船到橋頭自然直?」

「你啊,試著讓自己不要像個老人一樣煩惱東煩惱西好嗎?」不像前面那樣的嚴肅認真,信乃又恢復了往常的無奈語氣。

「也是呢。」莊介露出無奈的笑容。「好了,我們快走吧。說不定大家都已經到了呢。」
 
信乃說的對。也試著讓自己別煩惱太多,『船到橋頭自然直』不也是一種做法嗎。
 

「莊介,雖然等等也還是會說,但我還是想先跟你說。」

「嗯?」聽到聲音,莊介望著信乃,對方並沒有看著他,只是直視著前方前進。
 
「メリークリスマス。」回應他的,是一句聖誕快樂。

「嗯,メリークリスマス。」他露出淺淺的笑意,也回應對方相同的話語。
 
未來,也能跟你一起度過無數個聖誕節吧。
 
而此時的兩人沒想到,他們當下在腦中所想的,居然是難得的雷同。
 
  
  
  
THE END

 
 
 
 
 
 
 
 
 
                   最後編輯時間          2013/12/23    00:45          

2014-04-04
/  标签: 八犬傳同人
   
评论
热度(5)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