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濱虎同人 第六集衍生


這次是選擇2014年的1月 冬季新番

 濱虎  作為CP的練習





 若是角色崩壞不要攻擊我(掩面




濱虎同人 第六集衍生
 
CP:
 
バースデイ(Birthday) xレシオ(Ratio) 
微 ナイス(Nice) xアート(Art)







﹡嚴禁批評及砲轟

 _違者黑單






 


濱虎同人 第六集衍生
 
CP:
 
バースデイ(Birthday) xレシオ(Ratio) 
微 ナイス(Nice) xアート(Art)


  
(アート(Art) 視角)


  我雖然是駿才(Facultas)學園畢業的學生,但是我卻沒有極小奇跡(Minimum),我是名警官,只能靠著自己的聰明來努力破案,不讓更多無辜受害著出現。
  但比我聰明的,非我的朋友—ナイス(Nice)莫屬了。
  駿才學園的第一名,擁有極小奇蹟的他。
  我的確是無比羨慕,就如同Moral所言。
  若是我有這股力量的話,就能保護更多人了吧。我不禁這麼想。
                   
      
(レシオ(Ratio)視角)

 
  「附近對醫生您醫術的評價都很高呢!」
  「就像有透視眼一樣。」
  「簡直就像是親眼看見了身體的異常一般。」
 
  各種各種的稱讚,都是我成為醫生以來不斷得到的話語。
  我對於自己的醫術擁有絕對的自信,但我卻沒有能治好你的自信。
  バースデイ(Birthday)是我的第一個朋友,剛開始看見他,我就知道他活不久了。
  即使後來活下來了,但也不知道何時病情會復發突然死去。
 
  我承認我害怕他的離開。
  我害怕他在下一秒就會死去,因為那不治之症。
  我會去當醫生,或許有一半的原因都是因為他吧。
  我希望能治好他。
  但那也只是個奢侈的冀望,根本遙遠得無法接近。
 
  「若是有這種魔法般的力量的話,肯定會很便利的吧!」我笑著這麼回答病患對我的稱讚。
  若是這樣的話,我是不是就能治好你的病了呢?
  是不是,你就不會再被這個病不斷的威脅著生命,直到現在了呢?
 
  在結束看診工作之後,我離開工作的空間去友人接受診察的樓層找人,那抹金黃髮色帶著墨鏡的人正閒適地坐在舒適的椅子上休息。
  「診察結束了嗎?」我隨口問著,但著擔憂。
  「嗯,檢查結果沒有異常,沒突出症狀。」Birthday說得異常歡快,像是對這樣的結果習以為常。
 
  要是能一直這樣就好了。我不禁這麼想。
 

  
(第三人稱視角)
 
  
  「能請你告訴我一件事嗎?Art.」ハニー(Honey)盯著警局前的案發現場,突然這麼問。
  「什麼事?」
  「為什麼沒有將Moral的事情告訴Nice他們?」
  「總不能將搜查情報告訴給一般市民,如此而已。」Art迴避了這個問題。
  「明明都已經將目標是極小奇跡持有者(Minimum Holder)這件事告訴他們了。」Honey不免質疑,「你的標準看起來非常曖昧,是我的錯覺嗎?」
  這讓Art回想起,當時Moral所說過的話。
  這更讓他堅信,絕對不能讓Nice跟Moral見面。
 
  「你想多了吧。」Art不打算多做解釋。
  「有什麼不願意告訴他的理由嗎?」
  「話太多了!」Art低吼遏止了Honey的疑問。
  他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
  因為Nice太聰明,只要隨便一個小小的線索都會讓他有跡可循,然後跟Moral對上。
  這不是他想看見的。
 
  
  
  
  Art帶著一束白百合來到墓地,而看到Nice帶著一朵紅花倚著樹幹時,他頗感意外。
  望著墓碑上的貢品,大家還是一如既往喜歡單獨過來嗎。
  將花束放下,雙手合掌默拜一陣子後,Art起身。
  Nice將紅色康乃馨放在墓碑前,然後雙手合掌默拜了一陣子。
  紅色的康乃馨,象徵著溫馨的祝福,以及思念。
  其實Art是知道的,墓碑只是人們的一種信仰,跟宗教很類似,卻不完全相同。
   墓碑下什麼也沒有,只有對著那個已逝的人,深深的思念,僅此而已。
  跟天堂地獄是同一個概念,相信的人就會說有,不信的人就會說沒有,也就只是這樣而已。
 
  
  「這附近有家店的薄烤餅很好吃,要是有時間要去坐一坐嗎?」Art難得的提出了邀約。
  「不了,我還有點事。」但沒想到會被拒絕。
  「而且,要是跟我在一起,有些話不能說不也挺難受的吧?」
  「嗯?」
  「看你對我有所隱瞞。」
  「Nice,我……」他其實還沒有下定決心,要不要告訴Nice這件事。關於Moral的事情。
  「沒事,任誰都有不願說的事情。」他也只是不想,讓友人獨自煩惱罷了。
 
  
  
  
  「想必你是不會明白這種感情的吧?喜歡上了一個超越我這些無聊畫的人。」
  「不,我明白的。」望著他,Ratio這麼說。
  「我也有這樣一個人,殺死了我那無聊的過去的朋友。」說著這樣話語的他,帶著溫和的笑容,淺淺的,讓人不易察覺。
 
  與此同時,Birthday被人從後方遭鈍物擊中頭部,再討下的同時,面上的墨鏡碎落在地,額上的血汩汩的流下。
  然而,Birthday早在當下,便失去了意識,任由意識墜落在一片黑暗之中。
 
  
  
  因為Birthday離開太久而使Ratio有些在意出來查看,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景象。
  望著停車場滿地的血跡,以及碎裂被遺落在現場的墨鏡。
  「Birthday……」他也只是低念著友人的名字。
  我會想辦法救出你的,絕對不會讓你輕易死去!
 
  
  
  
  「停車場裡面有好多血,說不定……」女性這麼說,但著不安與恐懼。
  「絕對不可能!」Ratio握緊了方向盤。「那傢伙,Birthday絕對不可能會死!」
  「他答應過,絕對不會死。」
  「為了殺掉我的過去。」
  「當時,我只不過是把看到的東西說了出來而已,卻被大家漸漸疏遠了……」
  「第一次看到那傢伙,我吃了一驚。」平穩下情緒,Ratio繼續開車,然後陳述起往事。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那麼龐大的死亡氣息。」
  「當時那傢伙得了不治之症,正處於不久於人世的狀態。」
 
  
  
  「第一次看到Ratio時,他是個很不好相處的傢伙。」像是敘述過去般的,Birthday這麼說。
  「一臉自己是一個人生活的表情。」看了就讓人火大起來。
  「不過一看就是害怕受傷而保持與外界的距離。那種傢伙很煩的,所以……」他就向他搭話了。
  「你馬上就要死了哦。」當時Ratio這麼說。
  「嘿誒,這就是你的預言啊,太遜了!」
  「是真的啊!」
  「你覺得你說這些嚇人的話大家就會逃掉嗎?」Birthday紫色的眸子直視著他的淺藍色雙眼,「我可不會逃,因為我是不會死的!」
  「會死的。」
  「不會死的!」
  「會死!你會死的!」Ratio激動得離開了座位站起身。「這並非是我的語言,而是事實!」
  「那我們打個賭吧!如果我沒死的話你就去死吧!」如他所預料的,對方露出了詫異的神色。
 
  
  
  「那個時候,我一週後要做手術,整個都抑鬱了。」Birthday仰望著天花板,這麼說。
  在那件事情的後來,Birthday靠著強烈的意志力,創造了奇蹟。
  在手術後他活下來了。
  「那就按照賭約,你去死吧。」
  「騙子預言者已經死了,被我殺死了。」
  「曾經那個無聊的預言者,被他殺死了。」為故事畫下句點,Ratio這麼說。
 
  
  
  手術雖然成功了,但是他的病並沒有被根治。

  「但是我的病並沒有被根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復發。」什麼時候死去都不奇怪。
  「即使如此,我也不能輕易掛掉。」
  「因為如果我死了,那傢伙的預言就會成真。」
  「所以我,在那傢伙能自立前,絕不能死。」他也只是放不下那個傢伙而已。
  放不下那個,膽小、害怕受傷的友人。
 
  
  
  
  
  
  
  
  
  「我說,溫柔點啊!死了可怎麼辦啊!」在著手幫Birthday的頭部傷口綁上繃帶時,傳來了他的抱怨。
  「當然是不會原諒你了。」將繃帶綁好,Ratio這麼說。
  「要殺我就得徹底殺死。」帶著淺淺的笑容,Ratio看著他這麼說。「未來永遠,我都不允許你死。」

  還真是獨斷的說法啊。
 
  
  
  
  
THE END

  
  
作者廢話:
 
我看完第六集就曾經想過,會不會Moral 就是第五集那個假扮成Art部下的那位吧(?
要是只是那一段假扮還好說,要是整個人都是他假扮的,光想就會毛骨悚然呢!
對不起花的部分認識太少,我就拗說Nice的是康乃馨了(哭
然後花語請找『康乃馨花語』(不是知識+)謝謝,請不要糾正我,因為不是那個意思就無法寫了OTZ(欸
 
然後我只是想寫寫那個氛圍,有點短打真是抱歉QQ
因為在練分段(?)自己亂分的所以看起來很亂,別介意(汗
 
  

   
评论
热度(2)
寂靜,沉默。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雖然有同人但打算以後以自創為主。
沒忘記的話同人也會更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