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特殊傳說 新年賀文


這是給 ㄊㄊ 的新年賀文

 因為是寄給對方的所以對方享有優先看的權利


 開放日期暫定為2/15喔

 雖然到時候就不能算是新年賀文了 OTZ

這依舊是給朋友的沙必死






另外,本文禁止任何批評與攻擊的回應出現,謝謝。  

請遵守一切規定。

 


﹡嚴禁批評及砲轟

 _違者黑單




﹡正文開始,也希望各位看文愉快。



 




新年賀文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當時亞里斯學院和Atlantis學院的來往還沒有現在來得頻繁。
聖地只有他們三個人,誰也無法進入,他們也沒有什麼能夠邀來這裡的朋友。
說不寂寞是騙人的,但他們努力地告訴自己,「我不寂寞。」
因為只要這麼想,似乎就能短暫的忘記這件事情。
能夠短暫的忘記,寂寞這件事。

「我不寂寞。」

今天,又一次的這麼告訴自己。
接著,水妖精三兄弟又在往常的早晨中開始了這一天。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雅多,我們出去玩吧!」

「不要。」比起興高采烈的雷多,雅多冷著張臉,「我要看書。」

「看書有什麼有趣的,出去玩嘛!」都晚上了還看書,多無聊啊!他都無聊整天了才不要再無聊下去!

一個人玩很寂寞。這樣的話他說不出口。

「雅多,雷多。」此時一個溫和的聲音適時的插了進來,是伊多。

「今天是除夕,我們也出去過節吧。」他帶著溫和的笑容提議。

「好。」立馬闔上手上的書,雅多答聲,接著就準備要出發。

「欸!太過分了吧!」雷多指著雅多直罵,「我剛剛說要出去玩你就否決我!過分!到底是不是兄弟!」

「我們跟伊多也是兄弟,而且伊多是大哥,我聽他的。」

「……。」雷多沒辦法對伊多生氣,只好果斷放棄。

對雅多來說,伊多很重要。比他還重要,這雷多都知道。
因為對雷多來說,伊多也很重要,甚至比他自己還重要。
 
即使夜色已經暗了下來,街上的人依舊只增不減,望著車水馬龍的街道,雷多興奮的四處張望。
一直待在聖地,已經很長時間不曾看過這麼熱鬧的景色了。

「伊多,怎麼突然想要過節了?」望著人來人往的人潮,雅多提出疑問。

「嗯……其實是前陣子翻書看到的。」沉吟了一下,伊多微笑著做出答覆。「『新年』好像是很重要的日子,在歷史上的不同朝代,新年的時間也不一樣。不覺得很有意思嗎?」

「……但今天是除夕?」沉默了一會兒,雅多皺眉對兄長提出疑問。

「嗯,今天要守歲喔。」伊多笑著解說著,「這好像是原世界那邊的習俗,在這一天,世界上的種族會一家團聚在一起,守歲可也祈求雙親長壽,守歲而無倦意,是預兆著來年的精力充沛。」

「誒~ 原來如此!」雷多讚嘆,他都不曉得有這個習俗。

「我只是照書上寫的說而已,還沒實際做過所以其實怎麼樣也不清楚呢。」伊多微笑著說。

「那我們今年就可以試試看啦!很有意思的樣子!」雷多生性就是喜好截然不同的事物,精力充沛往往是他的優點,他興奮的這麼說。

「嗯。」微笑著看著雙生子,伊多點點頭。
 
他們三人的外貌,即使將髮色改成黑色在原世界也依然很受注目,但他們絲毫不在意,走進一間看似很平常的小火鍋店裡,他們找到位置坐下後,便開始著手煮火鍋了。
原世界和守世界其實沒有太大的差異,只是習俗的不同總會讓人搞混以為這兩者有隔著太平洋一樣的差異。
店裡的燈光色調很溫暖,明明是普通的燈光,卻讓他們有種『家』的感覺,比起守世界絢麗奪目的各式燈光,他們更喜歡原世界的這種感覺。
心也跟著沉澱了下來,真不可思議。
店裡充斥著原世界一般的居民,有年長的一輩帶著家人來圍爐,也有年輕一輩的大人帶著朋友,或是大學生年紀的人們帶著同儕接連的走進店裡,店內一下子嘈雜了許多。
他們倒是不介意這樣的嘈雜,畢竟節日不熱鬧就沒意思了。
 
「雅多,麻煩幫我拿一下醬汁好嗎?」伊多帶著溫和笑容說。

「好。」雅多將離他很近的醬汁遞給伊多。

「雅多,幫我把你手邊的那個菇類加進鍋裡,我想吃那個!」雷多指著雅多手邊一盤菇類這麼說。

他們沒有像有些客人各自點一個鍋然後各自煮各自的,他們選擇三人煮一個大鍋,因為伊多說書上有說,原世界裡好像小家庭裡都是這樣煮的,對於這樣的想法雷多舉雙手贊成,他表示「各煮各的多孤僻啊,團圓就應該一起煮!」,雅多則是持無意見的中立票。
雅多使用器具,準備夾一些菇類進鍋裡,下一秒卻被雷多嫌棄了。

「雅多你這樣太慢了啦!吃火鍋就應該這樣!」接著雷多劈手奪過雅多手上的菇類食材,下一秒通通倒進火鍋裡貢獻給鍋具了,雅多連讓對方住手的機會都沒有。

「……。」沉默之後的下一秒,雅多怒了。

「吃火鍋才不是這樣!食材要慢慢地放才對!」

「你不覺得整盤倒下去才是藝術嗎?」

「很遺憾的,完全不覺得。」

「好了好了,你們別吵了。」伊多只好無奈地扮演起打圓場的角色,這種事他從前就很常做,所以已經很習慣了。他執起舀子撈起菇類,一人一湯匙,剛好平分掉大半菇類。「已經熟了喔,不夠再點就好了,先吃吧。」
雅多此時才放下情緒乖乖吃飯,雷多見狀也暫時放下爭吵藝術不藝術的問題,乖乖低頭吃著自己的食物。

「還有雷多, 等等煮火鍋不要再整盤倒進去鍋裡了,可以答應我嗎?」伊多帶著跟往常沒兩樣的溫和笑容這麼說,接著也跟著往鍋裡撈了一些料和菇類放進自己的碗裡,然後又添加了些火鍋料進去鍋裡。

「……嗯。」吞了吞唾液,雷多慎重的點點頭。
伊多說話的時候雖然跟往常一樣,但威懾力明顯不是同一個等級的啊。雷多感覺能看到伊多背後的那團黑氣。

「嗯。」伊多微笑。
接下來的吃飯時間很和平,雷多沒再發展出奇怪的藝術論,可能跟伊多溫和的『警告』有點關係,他們就這樣平和的吃完一頓飯,時間也過得很快,兩個半小時就這樣被消磨掉了。
 
「守歲是要守到幾點啊?」在回到聖地後,雷多提問。

「嗯……不曉得呢,好像是越晚雙親可以越長壽。」伊多思考了下,回答道。

「那我要一直不睡覺!」

「……雷多,畢竟只是原世界的習俗而已,還是別太勉強比較好。」伊多無奈地這麼說。要是為了習俗而失眠可是件很讓人心情複雜的事情,還是別讓雷多對此太認真比較好。

「好——」
……有沒有聽進去大概只有雷多自己曉得。
 

  
聽說後來雷多守到凌晨三點多,終於因為一天下來的疲勞而睡了過去。


希望雅多和伊多能夠長命百歲。


即使知道水妖精的壽命能夠很長,雷多依舊在內心許下了這樣的願望。
 
  
  
  
  
  
  


  
  
  
  
THE END
  
  
  


  
  
作者廢話:
 
好吧煮火鍋的部分我只記得菇類很快就熟了,但這篇裡面讓它非科學的超快熟了希望別介意啊QQ
我們只要認為他們開最高溫煮就好了<認真臉(欸
然後其實我不太清楚店家的煮鍋方式,只知道好像可以共煮一個鍋所以就這樣寫了(?
雅多崩掉了對不起(哭
最後結尾很混我知道(被揍
除夕夜靈感大神外出去吃火鍋了沒來啦QAQ
  
  


  
  
後記:
 
  
  

「真是個笨蛋。」雅多看了已經睡過去的雷多一眼,無奈的說道。居然為了一個習俗搞到這麼晚。
而此時的雅多卻沒有察覺到,自己的神情是多麼溫柔。

「雅多,我們合力搬他去床上睡好嗎?畢竟睡地板隔天起來會不太舒服。」伊多對此也很無奈,他帶著往常溫和的笑容詢問自己的兄弟。

「嗯。」
將雷多安置好之後,伊多便打算也去休息了。

「雅多,晚安。」溫和一笑,伊多這麼說。

「伊多,晚安。」雅多對他點點頭,答道。
 
「希望雅多跟伊多……都能長命百歲……」雷多在此時突然說了夢話,接著翻過身去繼續熟睡。

伊多和雅多愣了愣,接著伊多失笑。

「我想,我們都會長命百歲的。」伊多笑著說。

「託這個笨蛋的福。」
 
  
不管未來會經歷怎樣的事情,我想,我們都一定能夠走到最後的吧。
而現在的我們,是不是稍微的,沒有那麼的寂寞了呢?
伊多這麼想著。

 





  THE TRUE END
  




                          最後編輯時間          2014/01/31    00:21       
  
  
  
  


接龍文(?
 
  
「伊多、雅多,我們去那裡玩吧!」
興高采烈的雷多拖著自家的哥哥們衝到人群旁邊指著雲霄飛車,「玩這個!」
「好、好。」大雙子一歲的伊多有些無奈,看著遊樂設施旁的警告標語,提道:「雷多,上面寫著未滿十歲不可以玩。」
「我十歲了!」抗議似的跺了跺腳,雷多嘟起嘴,「再過兩天就十歲了。」
那也是未滿十歲啊……對方才不會理你差幾天呢。
這時雅多認真的轉過頭,緩緩地開口:
「放心,我們身高夠高。」
看著興奮地抓哥哥一起去排隊的雷多,走在後頭的伊多心裡其實是有些酸澀的。
現在的他們就像是一般的十歲小孩一樣啊。
他們也會哭、也會笑、也會想念、會聽話,那麼到底是為什麼注定是這種人生呢?
如果,他們不是禁忌的小孩就好了……
 
  
  
  
緩緩張開雙眼,視線從模糊漸漸轉為清晰。
 原來是夢到以前的事情了嗎?伊多眨了眨眼,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這才想起自己因為生病而被雙生兄弟強迫休息這件事情。

 「伊多,你醒了嗎?」雅多的聲音從一旁響起,他順著聲音看過去,是有著跟他有幾分相似的兄弟,雖然是面無表情,但他聽得出對方語氣中的擔心。「有好一點了嗎?」

 「嗯,稍微好一些了。」伊多手掌稍微施力,打算坐起身,發現他意圖的雅多馬上湊近過來幫忙。

 「看起來氣色還是很蒼白。」幫忙扶伊多坐起身之後,雅多將枕頭塞在伊多背後充當靠墊,接著盯著自家兄長的臉皺著眉這麼說。

 「真的有好一些了,別擔心。」伊多苦笑,雅多從小就比雷多冷靜,懂得克制和思考,和衝動莽撞的雷多個性上完全不同,但缺點就是總是會擔心太多。

 「可以的話我想出去走走——」

 「不行!」未竟的話就這樣被雅多截斷,雅多雙手環胸,一樣是面無表情地盯著他,緊蹦的面孔明白的透漏著不可妥協的信息。

 「雅多……」宛如嘆息一般的,伊多喚了他的名字。
 雅多一固執起來就是神仙大佛來說也幾乎不會改變主意的……這點伊多當然很清楚的,也深感無奈。

 「沒得商量就是沒得商量。」雅多完全沒有動搖,依舊冷著臉這麼說。
 接著誰也沒有說話,氣氛陷入一度的安靜。

 「怎麼了怎麼了!」此時雷多從外面奔進來打破了這個沉默的氣氛。

 「……伊多說他想出去外面走走。」雅多繃著臉望向奔進來的雙胞胎弟弟這麼說。

 「那就走啊!走吧走吧!我們出去玩吧!」雷多歡樂的提議。

 「 ╬ 」雅多成功被激怒。

 「你個白癡你是真的什麼都沒想吧?伊多現在不適合出去你也不看看他的臉色是有多蒼白!」

 「什麼嘛!伊多想出去就讓他出去啊!我們也陪著不就行了?」雷多完全忽略雅多的怒氣,這麼說道,「他應該沒說他要獨自出去吧?所以我們也跟去不就沒問題了?」

 「……」雅多陷入了沉思。

 「可以喔,」伊多露出往常溫和的笑容,「一起去哪邊走走吧。」

 「……身體一有不舒服我們馬上就回來,可以吧。」雅多盯著伊多,做出了退讓。

 「嗯。」依舊是帶著溫和的笑容,伊多做出了答覆。

 「那就走吧。」

 「走吧走吧走吧!」

 「嗯。」

 
  
「雷多你要是中途害我噴血我們就直接折返。」

 「雷多,請小˙心˙點˙喔。知道嗎。」

 「誒誒——」
 

﹡                                                     ﹡                                                     ﹡
 
望著充滿著遊樂設施的大廣場,雅多的神色複雜。其實剛剛看伊多笑著去買門票就覺得不對勁了……
沒錯,這裡是遊樂園。
 居然是遊樂園。
 
「遊樂園啊……自小時候以來真是好久沒來了呢!」雷多露出了懷念的表情。

 「居然是遊樂園……伊多你居然沒早說。」雅多覺得頭有點痛……不,或許不是有點,是很大點。

 「因為說了你肯定不會答應的啊。」伊多露出笑容。

 「……我下次絕對會問清楚的。」雅多默默的記取教訓。以後伊多說要出去走一走絕對要問清楚才行,首先遊樂園一定要先否決掉!他暗暗的這麼決定。

 「伊多伊多,我們要先玩什麼?」雷多雙眼放光。

 「笨蛋,」很順手的巴了對方的頭,然後自食惡果的等疼痛過去之後雅多撫著頭這麼說,「伊多是說來走走,不可以玩。」誰知道會不會惡化啊。

 深知自家弟弟在擔心什麼的伊多苦笑。

 「誒?都買票了那樣多可惜——」雷多放出抗議的話語。

 「你們去玩吧。」

 「「誒?」」雙胞胎異口同聲的疑惑了。

 「沒關係的,我看你們玩就好。」伊多露出微笑這麼說。

 「那我陪你,雷多你去玩吧。」雅多皺著眉這麼說,他不放心丟伊多一個人在這邊。

 「誒?一個人玩多無趣!」雷多湊了過去雅多旁邊,笑嘻嘻地說道,「那我們一起陪伊多吧,反正本來就是要陪伊多來走走的。」

 雅多點點頭。

 「來遊樂園,撇開遊樂設施,怎麼可以不嘗一下這邊的食物呢!」馬上話題三級跳的雷多突然這麼說,「伊多你要吃點什麼嗎?我可以幫忙去買來喔!」

 「也好,看你們要吃什麼,順便幫我帶一份吧,我在這邊等你們。」稍微思索了下,伊多做出答覆,接著順勢在附近的長椅上坐下。

 「嗯。」雅多應聲表示贊同。

 「那我去買果汁,食物就交給雅多!」

 「沒意見。」
 
在此時此刻,他們不是什麼禁忌的小孩,只是一般人、我的弟弟而已。
望著雙子的背影,伊多不禁這麼想著。
 
  
  







THE END
  






  

  





後記:

 
「伊多,我們回來了。」雙生子一個提著飲料,一個提著食物,一同回到了約定的地點。

雷多依舊是燦爛的笑容,一邊將飲料分給兄弟邊分享剛剛買飲料時看到的趣事。對他來說,他們都是他最重視的家人,無可取代。
雅多面上也掛著淺淺的笑容,他在長椅的一邊坐下,將伊多和雷多的食物遞給對方。他知道,這裡永遠是他的歸處。

「歡迎回來。」伊多帶著溫和的笑容回應兩人。

而在陽光的照耀下,他們三人的影子互相重疊到了一起。
果然,我們三人都是缺一不可呢。
水妖精的壽命很長,他們都知道,不管未來會經歷什麼,他們都會一直在一起,一直手牽著手走下去。
 











  
THE TRUE END



                          最後編輯時間          2014/01/30    00:30              

2014-04-04
/  标签: 特傳同人
   
评论
热度(2)
寂靜,沉默。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雖然有同人但打算以後以自創為主。
沒忘記的話同人也會更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