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平凡的高中生活 - 第四章



劇透一下:女主角快要出現囉!

 先說一下,這一部作品的人物跟人物介紹的個性完全沒關係喔(雖然外型基本沒變

 因為這部會重新仔細描述每個角色的個性,跟其他部的個性是不同的設定喔




那麼,準備好了嗎各位大大?

 若是準備好了就點開往下看吧<燦


 歡迎進入玥君所開設的新小說世界——







﹡嚴禁批評及砲轟

 _違者黑單






第四章

 
  牆上的鐘指針準確的指在六點的方向,躺在床上的人也準時的睜開眼睛從床上坐起身,接著便起身到衛浴間梳洗,待一切都打理好他便穿上制服背上背包離開了自己所休息的房間。
   「早安,蓮。」一出房門便被穿著白大褂的藍湖打了招呼,看來她剛忙完正要回來休息。
  在這個藍燄集團的人幾乎都知道冷沐祈是『什麼』,所以他們都會喚他的晶片名稱『蓮』而非『冷沐祈』這個名字,因為他們都知道,那只不過是上層賦與這個軀殼在外活動專用的假名。
  當然也因為他是個成功的人工智慧,能幫忙集團很多忙,以至於他跟律都成為了這個集團的繼承人後補。雖然或多或少會有內部人員眼紅,但他們不會白目到去爆料他們不是人而是像機器人那樣之類的問題,因為這等於是爆公司的料是找死行為。
  「早安,藍湖。」蓮回以招呼並問道「工作結束了?」
  「那一群理論派的研究人員說想討論一些想法,所以我就先下班了。」
  「……你不跟他們一起討論?」
  「我對外是實驗派,可以不參與討論。」 
  「……」
  「上學前先做一下例行公事吧,報告狀況。」說到此,藍湖還揚了揚手上的紀錄表。
  「晶片無異常,軀殼內部電量99%,軀殼無受損,機械疲勞度0,體溫36.5,總體無異常變化。」眼鏡後方的暗紅色眼睛跑過一長串數字及符號,蓮此時就像個機器人一般聲音死板的進行匯報。雖然聲音還是跟原本一樣,也沒有刻意壓低聲線,但還是讓人覺得很詭異。
   「……你在外人面前不要用這麼死板的方式說話,這樣會暴露你不是人的身分,已經夠不像人了不要還穿幫。」盯著蓮看了好一會兒,藍湖在記錄板上寫了寫後才對他這麼說。
  「好。」
   「那麼路上小心。」
  對於藍湖說的話,他只是向她揮揮手後便轉身邁開腳步往電梯的位置去,他打算騎他的愛車去學校了。
 
    「嗡——嗡——」這是一般的下課時間,因為是上層打來的電話所以冷沐祈便拿著還在持續震動著的手機起身離開座位到了外面接電話。
  手機是自己選的,因為他不習慣上層給的東西,那會讓他有種被監視的錯覺。SIM卡裡存的電話都是藍燄內部人員的電話,他只有把律的號碼排在第一個,藍湖的號碼排在第二個,其他便沒有特別去設定了。
  基本上辦手機除了跟律和藍湖通電話和簡訊之外,對冷沐祈來說就沒別的功能了。
  噢,還有接藍燄總部高層打給他的電話。
  高層固定打給他的都幾乎同一個人,他們不會攀談聊天,對對方而言他只是個該聽命行事的機器人,再無其他,所以冷沐祈甚至連對方的名字他都不知道。雖然基本上還是認得聲音,但即使因為是繼承人後補而有特殊待遇,對他發號施令的高層還是沒有因此給他什麼好臉色。
   看了看手機螢幕上顯示的人物名稱,是『長老一號』。
  因為高層大多算是長老團,所以他才這樣命名的,之所以有一號是因為之前還有一個『二號』代替突然生病的『一號』打來給他,一樣是冷冷的語調,居高臨下的態度,冷沐祈想,應該整個長老團都是這種調調的人。
   「喂,這邊是蓮。」雖然很討厭,但他還是接起了電話。
   「接電話的速度太慢了,你以為我很有時間嗎?」一開頭對方就以十分不悅的態度開口了。
  「因為剛剛被同學包圍著呢,現在才剛逃出來。」
   「我沒空聽你解釋這些,現在開始對你說明任務內容。」電話那頭的人很不耐煩,甚至連解釋都沒打算搭理。
   基本上接這種電話冷沐祈的心情是不可能好得起來的,但他還是面帶微笑,像是在跟朋友說話一般。「已經有精確消息了,要找的人工智慧晶片名稱為『玥』,在你轉進去的職業科裡。推測應該有換掉原先的軀殼,是智力型的人工智慧而不是戰鬥型,所以找到直接打昏帶回來就可以了……」
  「冷殿下!」突然有個班上的同學走過來喚了喚冷沐祈。
   「請等一下,我馬上就好。」先對那位同學做出制止的手勢,然後他往旁邊走開了幾步。「是,我還在線,請繼續說。」
  「若是考慮不能隨時離校的問題,你能夠打給內部的人員,我記得我們長老有分配至少100人任你差遣,反正你自己打電話讓他們來帶就行了。」
  「是。」
   「還有,明天有一場記者會,藍燄集團打算公開介紹繼承人後補,你和律要記得出席。律那邊我們已經通知了。」
   「好的,我明白了。」
  聽到對方毫不停留馬上掛斷電話後,他微笑著邊步回那位仍在等待的同學面前,邊笑著對已經斷線的電話這麼道:「謝謝你通知我,掰掰。」
   說什麼也要營造出完美有禮的形象。冷沐祈默默的想。
   「殿下,班導有事情找你。」那位女同學見他打完電話,馬上開始傳達她本來要說的話。
  「恩?什麼事?」收起手機,他這麼問。
  「不清楚,好像是要你擔任整潔評分員的樣子,因為本來擔任這個職位的人之前轉走了,位置也不能一直空著……詳情你去問老師吧。」
  「好吧,我先走了。若我晚到教室幫我跟老師說一下。」語畢,蓮便轉身往導師辦公室去了。
  「殿下慢走。」冒愛心。
 
  班導大致上說了整潔評分員的工作項目,說是等學校的衛生組長廣播說要集合的時候再去集合就行了,詳細部分到時候組長會再做解釋。
  那是掃地時間才做的工作,所以班上的掃地工作老師會幫他取消掉,主要是去分配到的掃區進行整潔的評分,組長會幫忙請公假,所以上課可以晚到不會被記曠課或遲到,就算被記也會被衛生組長幫忙消掉。早自修時間也有幫忙請公假,所以晨禱跟升旗甚至是防震演習也可以不用去,聽起來算是挺方便的。
   走回班上向老師打過招呼後他便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坐好,開始拿出課本跟上進度。
  表面在思考著黑板上的問題,但冷沐祈實質上是在發呆的。
  從他轉來的隔天起,不知道為什麼同學對他的稱號會變成『冷殿下』、『阿祈殿下』、『祈殿下』還有『殿下』之類的詭異稱呼,他想應該八九不離十是從女生群裡發出來的,龍大居然沒阻止……想著想著,冷沐祈有點哀怨,但也不能說什麼。
  哀怨歸哀怨,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
  「不好意思,你知不知道最近我們職業科有誰新轉來,名字或稱呼有個『玥』字的同學,不論男女。」
  「呃?殿下,這你可能要去問老大,他比較清楚。」同學愣了一下這麼回答他。
  「阿大,你知不知道最近我們職業科有誰新轉來,名字或稱呼有個『玥』字的同學,不論男女。」冷沐祈轉向班上的龍頭詢問道。
   「……有,就我所知道的,資處科一年級一個叫陳玥的,國貿科三年級一個叫何柔玥的,應外科二年級一個叫李玥靜的。」
   從龍大那邊得到的消息,有這三個人:處一孝的陳玥、貿三忠的何柔玥還有應二忠的李玥靜。
  基本上只要看到人的樣子,只要注視著臉便能確認對方是不是人工智慧了。因為腦中晶片會自動做出讀取的行為,當然對方也可以鎖上不給讀,但光這樣就足夠確認對方不是人類了。
  除了陳玥是男生以外另外兩個都是女生,要怎麼使他們放鬆戒心好讓他接近確認是不是人工智慧呢?這可要好好想想了。冷沐祈暗暗的想。
 
  而隔天,很快便來臨了。
  蓮和律應藍燄集團的要求,穿上正裝,準備參加晚點要出席的記者會。
   在後台,藍燄集團的工作人員幫忙他們兩個人做著裝的動作,基本上髮型也沒什麼好需要改變的,就直接這樣上陣不做改變反而比較不做作,而且要用頭髮造型也要兩人同意,但兩人只要一想到每次出席這種場合都要做髮型就嫌麻煩,索性就拒絕掉了。理由是浪費時間又沒意義。
  總部高層對此沒什麼意見,畢竟只是造型,不願意就算了,本來的樣子又不是不能看。
  「到時候記者會我們登場需要說什麼嗎?還是閉嘴都讓別人講?」蓮邊讓工作人員整理服儀,邊詢問著。
   「嗯……上層沒特別交代,可能是想請兩位見機行事吧。」正在幫忙律將頭髮大致梳過的工作人員這麼回答。
  「我想,大概是別說多餘的話,有損藍燄的話都別說。」反正我們有利用晶片進行連結,可以直接在腦中互相說話,到時候我會跟你說該做什麼的。後段話律則是用他所說的方式傳給蓮。
  畢竟他們這種能力能越少人知道越好,可能除了藍湖之外,大多人都不清楚吧。
  不,可能高層那些長老是曉得的。
  被知道只會有麻煩,人類會覺得自己受到威脅,甚至會莫名懷疑他們這些人工智慧會做謀反胡亂突然攻擊之類的荒謬事情,所以只好盡量保密。
   「噢。」蓮妥協了,反正他腦袋本來就沒有律好。
  而很快,便輪到他們出場了,簡單的把外表打理好之後,他們兩便一前一後的走上了舞台。
  簡單來說,會場被排成了口字型(如圖),台上的是繼承人後補,兩邊則是總部高層人員跟負責人工智慧的技術研究人員藍湖等人,而繼承人後補的正對面則是記者群。


 
  在他們出場之前,總部高層大概已經說過什麼了,所以他們出場只要微笑點個頭就行了。
  先出場的是蓮,他向記者們露出微笑揮揮手,自然的走向台上他的位置上坐下。而之後出場的便是律,他向各位現場的人點頭致意,然後帶著溫和的笑容步上台,在蓮身邊的位置坐下。
  「他們兩位就是藍燄集團的繼承人後補,酒紅色髮色的是黎蒼浠,而另一位淺金髮的則是夏昕絮。」
  聽到總部那邊說出的名字,兩人只是笑了笑,沒多做什麼反應。他們都明白,總部的人是想讓他們在當繼承人後補出席的同時也能繼續平常人的生活,即使造型相同,但也能以『世界上相像的人很多』為理由矇混過去,看來他們得記好各自的的另一個假名了。
   而他們外表上也沒多做改變,也就只是蓮的眼鏡取下,律則需要戴上眼鏡這樣的差別。
    「大家好。」微微點頭,兩人一同向大家打了招呼。
  「請問一下,兩位繼承人後補幾歲呢?」
  「兩位都已經成年了。」負責回答記者問題的依舊是總部高層人員。
   ……看來似乎打算連年齡都謊報啊。蓮跟律默默心想。
  「那麼,請問為什麼突然決定了繼承人後補呢?是之前就決定的?還是突然就決定了?是以什麼樣的條件決定的呢?」
   「是之前就決定的了,只是因為未成年所以之前一直不方便公開,也不是突然就決定的,是之前就已經經過高層開會確定的。而決定的條件,當然是需要有忠誠心,以及能為了公司盡心盡力的付出。」高層人員扯了扯嘴角,做出笑容「當然不是說公司的員工不夠盡心盡力,而是我們需要找年輕的新血然後從年輕時開始培養。」
  越年輕就能撐越久,越年長就會越快退休,這就是高層的解釋。
   「那麼,想請問你們的公司致力於人工智慧的研究,那這兩位繼承人,有沒有可能是人工智慧的產物呢?」
   照理說記者這樣的問話是很失禮的,這樣當面質疑世界的大集團,不僅需要勇氣,還需要運氣,畢竟要是觸怒對方可是別想在世界上立足了。
  但此時台上在座的研究人員群中一個銀灰短髮淺藍眼面上帶著眼鏡的男研究人員卻打
破了這凝重的場面。
  「噗、哈哈哈……」他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笑話般突然笑出聲來,但不久接收到高層人員的皺眉臉色後他便收斂了情緒。「不好意思,因為身為研究人員,我是知道人工智慧研究的狀況的……」
   他本要接著說下去的,但此時高層人員卻略帶不悅的開口了。
   「黎實宇,身為研究人員是不能洩漏公司還未公開的研究成果的。」
   「我明白,雖然現在這是機密需要保密的,但……容我說明一下,」黎實宇仍是忍著笑,「我們的技術還沒有高超到讓機械代替我們成為繼承人這種荒謬的行為啊。」邊說黎實宇邊望向律和蓮,「兩位要不要為自己辯護一下啊?」
   「這是當然。」邊說,律……不,是夏昕絮便站起身說話了。「其實,我跟黎蒼浠是從小就認識的青梅竹馬,請問對你們來說,人工智慧是不是機器人,是不是完全無法進食呢?」
  見記者們紛紛點頭,他笑了笑,這跟他預料是相同的。「如何證明我跟黎蒼浠不是人工智慧?這很簡單。」邊說他邊拿起放在桌面上裝著白開水的杯子,然後當場喝了些水,然後又說話:「黎蒼浠,你能不能也喝些水給記者們看看呢?」
   「這當然可以。」語畢,蓮,也就是黎蒼浠便拿起面前的水喝了一些。 
  「那麼,還有什麼問題嗎?」夏昕絮笑了笑,然後從容的坐下。
   記者們都一致的搖頭了。以他們的認知來說,機器人喝水是會故障的,因為是機械,所以對他們這樣如同正常人的狀況他們完全無法反駁。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律和蓮是骨骼和皮膚比正常人堅固密度高的存在,他們不進食就能存活,當然仍是可以進食的,因為他們的身體仍是人類的,只是比一般的人類強壯堅固,能承受的也更多。
   而他們也擁有跟人類一致的情緒反應,會哭會笑會流淚,也跟人類一樣會受傷會流血,因為身上的血液都是參照人類的血液數據製作出的,類似假血漿的真血,而基本上他們不容易流血,除非記者們要求流血來做確認,不然他們是不會讓自己的軀殼受到傷害的。
   (因為皮膚比一般人類堅硬所以不容易流血,所以若要切開皮膚做手術都必須動用到特殊手術刀)
  「能請問一下黎先生,對於人工智慧的想法嗎?」記者又發問了。
 
  黎蒼浠微笑的點點頭,拍了拍身旁有些擔心望著他的夏昕絮,示意他別擔心。
  「我認為很多人都認為人工智慧是很接近人的存在,因為我跟夏昕絮都是藍燄的員工,我們都是負責這項工程的其中一員。其實人工智慧跟人類還是不太相同的,肢體動作跟說話方式經過協調的確可以跟人類做到很相似,但要完全分辨不出是人還是人工智慧,基本上我們公司還沒發展到這一步。」黎蒼浠仍是微笑著,自信的繼續說,「但我想未來,在我和藍燄集團的各位持續努力下,定能創造出一個高科技發展且使機械與人共同和諧生存的世界。我認為,即使機械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成為人類,但他們也擁有做夢的機會,即使不能成為人類,但他們可以成為接近像人類一樣的存在。」
 
    而之後,記者們又發問了幾個問題後,沒多久,他們便結束了這個記者會。
   「基本上我們大致露過臉就足夠了,還好回答上我們都沒出錯。」回住所的路上,在車上蓮鬆了口氣的說道。
   「我們都沒想到你那麼會說。」緋(藍湖)開口調侃著他。
  「真的。」黎實宇邊專注著開著車,邊說著「不過,我們也算是說謊呢。至少說我們公司的技術還沒到那一步是說謊的,畢竟你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只能慶幸還好藍燄集團對於人工智慧的技術這一部份還留有底牌呢。」律無奈的攤攤手說。
 
  ﹡

  『藍燄集團於今日召開記者會公開介紹他們公司內部未來的繼承人後補,對於藍燄集團的保密功夫實在讓人佩服,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年輕的優秀人員……』

  在一間離學校不太遠但也有段距離的速食店裡,人們來來往往的點餐,然後取餐到座位上坐下。這間速食店有著很多台電視,頻道被店家固定轉到新聞台,在速食店裡的客人大多喜歡在店裡邊吃東西邊聊著天,偶爾分神注意一下新聞內容。
  而藍燄集團算是世界的大集團,這個新聞著實使大家都認真的注視著電視,幾乎移不開目光。
  「嘿誒——不是跟我們差不多年紀嗎?看起來真年輕。」擁有紫色髮色的女孩一手撐著臉頰,一手隨意的攪了攪自己的飲料吸管,望著電視這麼說,話中沒什麼特別的情緒。
  女孩頗長的紫髮被整齊的束在腦後,她的臉孔長得清秀漂亮,使得店裡的男孩不免因她的美貌而屏息。對於這樣的視線,她很習慣,也不以為意。
  速食店的座位是一張桌子,兩邊各有兩個沙發坐位。(如圖)



  女孩的座位是靠走道的位子,左手邊則是另一個跟她臉孔相似的,文靜的女孩,而文靜的女孩面上帶著一副黑框眼鏡,短髮和周圍的氣氛能明顯的區分兩人,她幾乎沒什麼反應,只是靜靜聽著長髮女孩說話。她的位子是個靠窗邊的位子,往窗外看便能看到外面的景色。
   「跟我們學校最近轉來的轉學生樣子不是挺相似的嗎?」一個有著淺藍髮色帶著溫和笑容的男孩端著托盤走了過來,這麼回答長髮女孩的問題。
   「是同一個人喔,看就能明白,氣質跟給人的感覺是一致的。」另一個擁有海藍色髮色的男孩也走了過來這麼說著,淺藍髮色的男孩讓開了位子,讓對方先入坐,接著才在長髮女孩的對面位置坐下。
  「沁,你和你弟選餐也選太久了吧?」長髮女孩略帶不滿的抱怨,女孩名為李玥音,大家都稱她的暱稱『音』。是星晨學校應外二忠的學生,擔任著班長的職位。
  「沒辦法啊,邪一直無法決定想吃A餐還是B餐,我只好就跟他各點一種,一起分著吃。」淺藍色髮色的男孩名為方逸痕,大家都稱他的暱稱『沁』。看著女朋友似乎不太高興,他只是笑了笑,溫和的出言解釋。
  「玥都沒抱怨了,身為姊姊你應該更沉穩一點才行喔。」海藍色髮色的男孩全名為林轡勰,大家通常都稱他的暱稱『邪』。
  而玥則是他對面那個文靜的女孩,全名李玥靜。大家都稱她的暱稱『玥』。和音同班。
  她們四個人是同學校的學生,玥跟音兩姊妹在同一個班級,而沁是觀光二忠的學生兼班長。邪則是國貿二忠的學生。
  「唯獨不想被你說。」音朝邪扮了個鬼臉,接著便又繼續看新聞上持續播報的藍燄的記者會了。
   「是人工智慧呢,那兩人。」一直沉默的玥突然開口說話了。
   「如果沒意外的話你的晶片應該也是參照他們兩個做的呢。他們應該也開始找你了吧。」邪看了眼電視上的新聞後這麼說。
  「不排除他們會用強硬的手段呢。」沁苦笑著說。
   「誒,既然現在是我的妹妹了就沒理由還他們了。想搶,沒那麼容易。」音邊說邊瞇起了美目。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看來越來越有趣了呢。」邪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藍燄集團嗎。繼承人後補又是怎樣的人呢?真好奇。」

































 作者廢話:


在學校男主角的名稱會用冷沐祈跟辰稀聿,而在藍燄則會用蓮跟律來稱呼,這邊再提醒

 一下

 然後對外出席記者會之類以繼承人候補的身分出現的話,
 則是 黎蒼浠(蓮)  和  夏昕絮(律),要稍微記一下喔

 反正姓黎就是蓮,姓夏就是律啦


黎實宇的設定看下一集會不會貼出來

 然後示意圖是用小畫家畫的,因為很沒美工天分所以請大家將就(掩面


 最後,女主角這邊終於被我弄出來了——

還以為下一集才會寫到咧











 上圖為藍湖的人物設定狀態


 下圖則為蓮和律記者會出席時的正式裝扮設定
 畢竟繼承人候補是競爭關係,所以用黑白區分出來,因為如果穿同色感覺很像同黨(?)
而且黑白又是最常見的對比色,律這個角色給人的感覺就是白色,所以就這樣設定了。

      

然後這兩兄弟身高硬要說其實是還沒確定誰比較高……
所以先暫定差不多,看以後會不會確定下來


 補一下人物圖:(外貌設定基本沒變)


  李玥音(音)


  李玥靜(玥)


  方逸痕(沁)


  黃轡勰(邪)

   
评论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