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平凡的高中生活 - 第七章

 

這邊是一直想寫配角帥氣的作者(你

 覺得邪這樣陰晴不定又深沉神秘的設定整個超帥(欸

 然後第六集出現會長要網羅的人才名單,之後人物才會陸續出場

 所以人物設定圖等人物成型時會再弄  現在先不急(欸




那麼,準備好了嗎各位大大?

 若是準備好了就點開往下看吧<燦


 歡迎進入玥君所開設的新小說世界——







﹡嚴禁批評及砲轟

 _違者黑單




第七章


  蓮領著玥在後門一台寶藍色的車子旁等待著。
  「抱歉來晚了。」金髮的人匆忙的小跑步過來,向蓮打了個招呼。
  「沒事。先回去覆命吧。」蓮揮了揮手表示不在意。「你跟我坐後座,不要企圖想逃走或是攻擊我們。」
  『我沒那麼無聊。都說是自願投降了,現在藍燄的AI智商都設定這麼低?』玥拿起觸控手機給蓮看。
  「……律你看啦她欺負我。」蓮轉向跟自家兄弟抗議。
  「好了快點上車。學生會的事情還沒整理完我之後還得加班的。」律有點無奈。
  偏偏長老安排的那些任人派遣的傢伙居然聯絡不上,真該跟上層反應一下這種狀況。
 
  在藍燄的分部,三人就這樣走著,蓮跟律各走一前一後領著她順便以防她逃走。
  「啊,蓮,你回來啦?」是緋,她揚了揚手當作是招呼。「兩位歡回。」
  「啊。」蓮應了聲。「我們先去覆命。」
  律靜靜的微笑點頭當作招呼,兩人就打算先領著玥走了。
  「你們等等,高層突然有其他的事情,交代我轉告讓你們三十分鐘後再過去。」緋突然說,「所以先到我的實驗室稍作休息吧。」
  「阿實,你旁邊那個量杯紀錄了沒?」帶著人回到研究室之後,緋率先向裡面的人搭話。
  「記了,話說你不是休息了嗎?怎麼又回來了啊?」虧他還想偷偷休息一下咧。
  誰叫緋是個在工作就認真到見鬼的人,雖然對工作以外的事情都很不在意。
  「來監工。」邊說緋邊招呼三人坐下。
  「哦這就是那個玥了?」實像是頗有興趣一樣,放下手上的工作就靠了過來。「你好,我是黎實宇,叫我阿實就可以了。」
   「你好。」玥禮貌上乖乖打招呼了。 
  「手上工作完成了才准休息。」緋終於皺著眉說了話。
   「那個差不多了,那,我們來休息聊天吧。」黎實宇揮揮手讓緋不要在意,接著就拉了把椅子下來開始隨意哈拉了,雖然玥不怎麼開口說話。
   之後三十分鐘過去了,長老又打電話通知讓蓮跟律帶著人過去司令室。
  於是三人就這樣前往司令室了。
  「我是蓮,和律帶玥過來了。」對著司令室旁邊的對講機發話,接著內部接收到後才開門。
  蓮領著他們進入內部,內部大都是電腦儀器和好幾個螢幕,一進去後門就又關上了。
  而好幾個螢幕中其中有一個螢幕是有一個男子坐在那邊的,看來已經等了一下子了。
  「你就是玥嗎?逃走的原因暫時不追究,從現在起你就待在藍燄,不用再出去了。」一進門他們就被眼前的大螢幕吸引了注意力,裡面有一個高層隱沒在黑暗中看不清臉孔,他如此說著,高傲的。
   「長老好。」蓮跟律微微躬身,而男子只是揮揮手,讓他們退下到一邊。
   「有人讓我替他傳話。」玥突然望著對方這麼說,「『屬於我的東西,不管被奪走幾次,都會再取回來,因為本來就是屬於我的。而你所擁有的,只是我不要,所以才讓給你的。』」
   「呵,真敢說呢。但你不就被蓮帶回來了嗎。」男子冷笑。
  「但是,你的內部系統很弱啊。」突然一個不屬於在場任何人的男聲淡淡的傳出,「我可是花了五秒就破解了。」
  「你、你是誰?」男子臉色似乎變得很難看。
  「讓玥幫忙傳話的人。」對方依舊是輕鬆的語調,玥認得那是邪的聲音。
  「我說,玥是我的,自然是有我的意思的。」
  「什、什麼?」男子臉色一變,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玥,這是命令,轉身,確認你的最高主人。」
但玥卻全然沒有動作。
  「玥,」邪笑了笑,接著代替男子又說了一次,「轉身,確認你的最高主人。」
  而此時,他們身後那道門卻自動開了,來的人,是緋和黎實宇。
  「最高主人,進行確認。」
  聽到玥吐出這句話,男子笑了笑,安心了。
  看來對方似乎在虛張聲勢呢。是他想多了。
   緋是晶片設計者,會將自己設為最高主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李玥音,確認為最高主人,無異常。」

  「什、什麼!?」男子臉色跟聲音同時變調,而緋跟黎實宇往旁邊讓開,他們後方是跟玥有著相同容貌的女孩,李玥音。而女孩手上則握著把短槍。
  「警備系統真是爆弱呢。」音笑了笑,接著轉向兩位研究人員道:「抱歉剛剛失禮了。」
  「沒事沒事。」緋還沒發話,實便無所謂的笑了笑擺擺手,接著被緋撞了一下。
  會不會看臉色啊,長老還在呢,你還跟敵人這麼友好。緋冷眼暗示著實。
  「明明晶片最高主人是設定死的……為什麼會?」男子有點愣掉,接著沒多久又恢復冷靜,「不過,藍燄的人工智慧在身上都固定刻有藍燄的符號,這是無法更動的。」
   所謂的藍燄的符號,也就是一般火焰的圖形,但火焰是藍色的,中間的核心則是黑色的。(如圖)
 
  「你是說本來刻在這裡的圖形嗎?」玥邊說邊微微撩起上衣,本來在肚臍的位置的
確是有個記號,但現在卻是什麼都沒有。
  因為邪之前說要幫她消掉,她也沒什麼意見。
   「——」男子幾乎快要失去語言的能力,「這是怎麼回事?你是誰?」
  「林轡勰。」律說出對方的名字,那是他要招攬進學生會中的其中一人。
   「啊啦,貴安,學生會長。」這次響起的聲音居然就在他們背後。
   「沒想到會有一天能這樣輕鬆的闖入藍燄呢。」邪語調依舊輕鬆,雙手插在口袋裡像是什麼武器都沒帶。
   「你就是林轡勰?」螢幕中的男子問,此時的他已經恢復成以往的冷靜沉穩。
   「可以的話請稱呼我為邪,字是邪惡的邪。」
   「你們這是在跟藍燄作對。」男子冷冷的道。
   「誰跟你作對啊!玥是我妹,現在是,以後也會是。」音冷冷頂回去。
   「我知道,藍燄的內部人員基本原則,不對無辜的民眾出手。對嗎。」邪這麼說,是肯定句的語氣。
   「我可不知道藍燄的原則會廣流傳到在一般民眾口中。」男子冷冷的望著邪。
  「他們的確不知道,但我知道。」
  「你是誰?」 
  「一般的學生,只是比他們多知道一點而已。」邪比了比音他們,接著又補了句,「所以有事請找我。」
   「敢跟世界第一大集團作對,真有勇氣。」男子冷笑一聲,「但是有勇無謀,居然敢直接過來分部。就不怕我滅你口?」
  「你不會。」是肯定句,邪很篤定「因為你得顧全大局,就算你殺光全員且下令部下封口,事情還是會流出去的。」
  「畢竟沒有什麼是密不透風的。」邪這麼結語。
  「我們是世界第一的大集團,你認為我們會怕你們幾個小孩?」雖然的確沒有要動手的意思,但男子還是這麼問。
  因為眼前這個人是個人才,他說的話很有道理,且也不笨。
   「你認為藍燄成為世界第一是理所當然?」邪笑了笑「我說過了,是我不要的,才會讓給你。」
   「……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世界上還有哪個集團能跟藍燄不相上下?」男子笑了。「不管是論生產上,還是技術上,甚至是人工智慧的開發,都沒有任何集團能比上。」
   「那麼,絳夜呢?」邪突然吐出一個名字。

   絳夜。男子當然知道那是什麼。
  世界排名第二的大集團,前幾年一直都是位居世界第一,直到藍燄突然興起之後才逐漸變為第二。
  本來兩公司一直在競爭,幾乎算是不相上下,但卻不知道為什麼對方會突然失去戰意,自願屈於第二。
  的確,不論比什麼,也只有絳夜集團才能接近於藍燄集團。其他的根本差得遠。
   「你跟絳夜是什麼關係?」男子冷冷的語氣,此刻卻顯得有幾分詫異與急切。
  「嗯……正確來說的話,我算是絳夜的人。但就現在來說,我不是。」邪邊說邊攤了攤手,「我朋友在那邊幫忙,我偶爾過去探班串門子的時候才會幫忙一點雜事。」
  絳夜集團的董事長其實是邪的養父母(邪和沁是長大才相認,之前邪是給別人領養,沁則由親生父母養),企業的下任繼承者似乎確定會是邪,但他只是抱著偶爾幫忙接手管一些事情的心態而已。
  因為邪對繼承這類事情也是興致缺缺,打算到正式接班之前都不打算買帳。
   而邪的個性他的養父母也是沒輒的,只好先放著不管了。 
  「南做事很有手段啊,而且我也很放心他,就把公司交給他了。」邪無所謂的說。
   男子知道邪在說誰,南泉柊,是個很有手段且辦事能力很高的人。
  「成為世界第一會成為『靶子』,所以我就跟南提議了,讓他低調,不用跟藍燄爭。他說這也算是我的公司,所以我說的話他會聽。」邪這麼說。
  「所以,就是這樣。我要帶玥走了。」話鋒突然一轉,邪這麼道。
   「什麼?」男子依舊冷冷的。
   「因為她現在的確不屬於你們的了,不是嗎。」邪仍是笑著。
   「藍燄豈是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男子道。
  接著,蓮便做出了備戰的準備動作。
  「要打?我也沒問題的喔。」邪只是將一直插在口袋的雙手抽離口袋,手上什麼也沒有,他悠閒的將手指交握靠在後腦上,「只是打壞的東西我們是不會賠償的。」
   「動手。」男子語落,門口立即湧入一群人,邪只是開心的笑著,然後一揚手,不知道對他們的方向灑了什麼出去,接著他一響指,那群人中突然接連傳來爆破聲。
   「蓮,上吧。」男子又下令。「給我把敵人拿下。」
  「是。」蓮微微低頭回答,接著他便近身和邪過招起來。
  因為來自總部高層的命令是絕對的,所以他只能接受。
  他知道對方很擅長遠距離攻擊,這樣就表示他不擅長近身戰。
  「你以為我不擅長近身?」突然邪的袖口飛出一串飛刀,飛刀上連著小型定時炸彈,邪一響指,就在蓮眼前紛紛爆裂開來,就算是戰鬥型的人工智慧也根本來不及避開。
  接著邪左手袖口又出現一把短刀,他反手握著便開始了近身戰。
  「通通住手!」發出低喊的,是緋。「在幹什麼?藍燄豈是你們撒野的地方?」
   聽到這句充滿威壓的聲音,大家都停下了動作。
  「你們都退下。」律瞇起了眼,冷冷的讓湧入的那群人通通離開。「受傷的都到醫務室去。」
   「你叫邪是麼?玥可以讓你們帶走,可是有條件。」緋揉了揉太陽穴,有點失去耐性的樣子。
  「藍湖,這件事豈是你能夠做主……」
  「你閉嘴!」緋低喝,接著看著邪,「沒意見的話我就繼續說了。」
  「請。」收起武器,邪依舊是悠閒的姿態。
  「交換條件由你來開,只要能讓長老滿意他自然會放人。你說說對現狀有幫助的條件吧。」
  邪當然明白緋的意思,畢竟他們現在的確是受制於人。因為這邊並不是他的主場。
  「那麼,放我們跟玥走,交換條件,可以跟絳夜合作,我會跟南轉達我的意思。絳夜跟藍燄能夠在產業和技術上互相交流來往,使其企業能夠更上層樓,穩固在世界以及市場上的地位。」
  「另外,我希望你和玥能夠找時間來我們藍燄,因為玥也算是出自我手的人工智慧,對於實驗上算是重要的數據。而且你也是能力很高的技術人員吧?來陪我討論聊聊天耽誤你生命中簡短的時間你應該OK吧?」緋提出條件。
   「當然可以,不過可以的話我希望能跟可以決定這件事情的人說話。」邪這麼道。
  「當然。」緋頷首。「『長老』,下決定吧。」
  「……我明白了,成交。」沉默了會,男子道。他不是聽不懂緋刻意加重的語氣。
  「我們需要簽訂契約嗎?」以求保險邪還是問了,因為他覺得集團的人都很神經質。
  「不用,你我都不是這種卑鄙無恥會毀約的人吧?」緋笑了笑。
  「當然。」
  「交涉成立,你們可以離開了。」男子道。「送客。」
  「我送你們。」緋道,接著一干人等便通通退出了司令室。
 
  「實你跟出來幹嘛?」緋突然問著仍是保持著笑容的同事。 
  「好奇啊,有趣啊。別在意,別在意。」燦笑。
  「不過剛剛那個人影居然會聽你的話,是熟人?」音突然插話。
   「其實他是我爸。」
  「……真的假的?」律和身上在剛剛的打鬥中有點掛彩的蓮都有點錯愕。
  「我亂講的。」緋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我爸媽是藍燄的高層沒錯,但剛剛那個人是他們的同事,辦事能力差又沒腦袋,只是剛好握有權力就亂來,我想看他下台很久了。」說到後來還有點咬牙切齒。「蓮和律,你們給我爭氣點,一有權力就把那個人給我弄下來,以免礙我的眼。」
   「……」兩人默。
   「回答呢?」冷眼詢問。
  「……是!」兩人只能屈服於威脅,畢竟緋可是負責『照顧』他們的人。
  「對了,邪,重新介紹一下,我是藍湖,你叫我緋就可以了。另外這是我的名片。」邊說緋邊遞出了名片,「告訴我你的手機號碼吧?」
  「這是搭訕?」看著眼前這個二十幾歲的大人,他似笑緋笑。
  「你要這樣理解我也沒意見,不過難得遇到厲害的研究人員,當然需要你的電話啦!」緋擺擺手。「有了電話我也好通知你什麼時候帶玥過來,另外研究上有疑問也能找你討論不是麼?」
  「好吧,我沒意見。」邊說邊伸手接過對方的手機,然後輸入號碼。直到送人到門口之後
   「送到這邊就可以了,我是開車過來的。」邪這麼說,然後晃了晃手上的車鑰匙。
  「你未成年吧?」實不免詢問。
  「嗯啊我高二,基本開車是學理論跟看別人開過就會了。」攤手。
  「等一下,邪!」律突然叫住他。
  「學生會長,有事情?」邪挑眉。
  「當然。叫我律就好了。」律勾起微笑,「蓮都給你打成重傷了,作為交煥,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邀請,在學校裡至少在學生會能幫上我的忙。」
  「我OK啊,不過先說,我有空才會去。」邪在這件事情上倒是很隨意。
  「感謝你。」
  「不會,畢竟未來也需要你們的幫助呢。算是互利吧。」接著他揚揚手表示道別,就帶著玥和音走了。
   「好了,看完戲了,可以走了吧?蓮你得跟我回去做身體上的修復,又得『修理』了啊……」見三人遠去,緋先是對實翻了翻白眼,接著對蓮這麼交代。
   「我要跟去看看,可以嗎。」律開口,但卻只是告知的意思,不是詢問。
   「你在外對別人說話可別這麼不客氣。」緋皺了皺眉,糾正他。畢竟對人用命令句
  可不是每個人都好脾氣不會翻臉的,「人家又不是上輩子欠你。知道嗎。」
「知道。」律露出人性化的微笑「不過我是跟你學的,因為你這句也是命令句。」
「……」死小鬼。緋暗自腹誹。


  ﹡
 
  「你這個笨蛋!」震耳欲聾的怒罵,出自平時看似溫文儒雅的沁口中。「說過幾次不要做危險的事情了我說的話你怎麼都不聽?」
  「其實也沒多危險……」音弱弱的想解釋。
  「音你也是!我等等再跟你算!」沁一句話就讓音閉嘴,接著他繼續跟邪算帳。
   「藍燄是多危險你難道不曉得?你……」
  「哥,我不做沒把握的事情,你不是不知道。」邪有點尷尬的抓抓臉這麼說。
  要死了居然做壞事還被抓包。他現在只有這個想法。
  本來在藍燄開車離開後,邪便打算直接送音回家,有什麼事情之後到學校再說就行了,誰知道一把人送到音家,人都還沒下車,音家的門就先開了。
  「邪,把車停好,全員都給我進來。」沁如同往常一樣微笑著,如果忽略背後那團黑氣的話。
  接著全員被領到客廳坐著說話……或者該說是訓話。
  「嘛嘛,反正平安不就沒事了?」一個亞麻髮色的女人步入客廳,從容的將放飲料的托盤放到茶几上,女子擁有如同紅寶石般的漂亮眼睛,帶著優雅的淺笑如此說著。
  「伯母好。」沁禮貌的打了招呼,邪只是微笑著揮揮手算是打過招呼。
  這個很漂亮的女子名為夏凜,是音的媽媽。
  「母親,我們回來了。」音聲音有些微弱,因為沁剛剛還在發飄以致於現在她還不太敢造次。而玥只是禮貌的點點頭便不再做出任何動作。
  「歡迎回來。」女子帶著一如往常的微笑,「大家要和和氣氣的啊,不是朋友嗎?雖然偶爾會吵點架但還是要好好相處才行。」
   接著女子望了望時鐘,已經晚間九點了。「時候不早了,你們也早早回家吧。現在治安有點亂,晚上也不太安全,早點回家比較好。」
   「好,伯母掰掰。」看著眼前的女子有些擔心的樣子,沁也只好先停止訓話了。
而邪本來想回的『其實我可以一個打十個,遇上我應該是他們比較危險。』也只能吞回去了。
 
  
  
  
  
  

  
  
  
  
  
作者廢話:
 
先說,有時候 黎實宇 會被我簡稱  喔
 
然後發現藍燄名字帥圖片卻帥不起來(哭
 
另外邪跟沁的設定依舊是長大才相認,父母跟養父母也依舊是之前說的那個設定
沒變化。
 
然後私心一下,既然貼了藍燄就貼一下絳夜
 
發現絳夜居然比藍燄帥啦OAQ  這樣不就被搶走主戲了嗎!!!

 可是又不能改,因為本來就設定好了改圖就很多部分又要在更動了會很麻煩(煩躁


 然後母親的部分還有南的部分可能晚點才會設定出來。

 發現越來越多人要出場可能人物會積一堆要設定<眼神死






 夏凜  女主角的媽媽,溫柔婉約,但穿著卻給人一點都不柔弱的感覺(?






 冰漠語,基本上平時是沒有戴眼鏡的,給人冷漠而難接近的感覺


 另外再說一次,衣服是隨意設定的,我不太懂現在人該穿什麼才算時尚(掩面



 戴眼鏡是在除非是上課時間或是在需要用眼的時候

 像是看電視、電腦,還有處理學校事務時(?

 給人很嚴謹的感覺(有嗎




   
评论
寂靜,沉默。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雖然有同人但打算以後以自創為主。
沒忘記的話同人也會更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