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閻王特助同人】遠距離の始まり

  看完閻王的特別助理外篇(同人誌)後的產物。因為被本子內容安利了,所以CP會偏向個人喜好,自爽成分偏高,能接受再往下閱讀,感謝。

  寫在開頭→為作者紫曜日所出版的『地獄の論理学』、『地獄の果てまで愛を語りましょう』的後續衍生。

 

 

CP:龍王敖潤x初江王貴蓮

 

 

﹡ OOC 請注意

﹡時間線在轉輪與明央復合之後(敖潤的熱烈追求則是從小時候就開始了)

﹡出場人物很少,短打。

 

 

  閱讀前的介紹(有點類似外篇設定上的說明):

  變成王有四個兒子(只有老么的母親是龍族,所以敖潤是純血),大哥敖廣,二哥敖欽,老三敖順,敖潤則是老么。在外篇中敖潤→初江到一種很恐怖的地步,就是個仗著自己的龍族魅力怎麼可能沒人喜歡自己的這種心態(其實正確來說龍族都是這樣子的自戀狀態),但遇到貴蓮就筆直撞壁(魅力完全失效意味),『一見鍾情』完全能夠形容老么的情況,但他完全把這個詞發揮得淋漓盡致(以病態的方向)。由於龍族獨佔欲超強,所以是以很恐怖的方向在追求,但由於搞不清威脅與利誘的差別,每次都讓貴蓮精神超緊繃就是了。(像是自殘拔自己的鱗片,或是揚言要自砍龍的角等,被貴蓮開口阻止就會回答「那是我的事。」這樣,有夠讓人備感壓力)

  前龍王/現在的變成王老大給貴蓮的忠告:「當我再也無法阻止他去接近你的時候……要不要想想會發生什麼事?」

  「一、好一點的狀況就是擄走你,然後嘗試用各種手段讓你屈服。二、如果你已經跟真正心儀的對象在一起,大概就會出人命。三、現在想辦法把潤騙去死的話,一切問題就此解決,但因為怎麼說我還是比較愛我兒子一點,所以只好對不起你了[註1]。」

  簡單來說,這對CP中老么就是個恐怖型跟蹤狂(欸)

  貴蓮則是,小時候明央老師帶他和新廣去水晶宮因此結識他們龍族兄弟,貴蓮被老么單方面纏著,後來聽變成王(瑞木當時還是龍王)的勸告,不告別打算直接回六司府,結果被攔截,本來他想好好道別,但敖潤一生氣,情緒沒控制住一出手就要了貴蓮整個左眼球,後來龍王切了老么左手腕熬湯藥給貴蓮灌下去,眼球才長回來(龍可以傷害/殺害神格擁有者),老么的手則無法長回來,貴蓮在後來給他做了義手(但老么其實不在意手沒了這件事,也不是那麼喜歡這個義手)。

*註1:對話取自『地獄の論理学』P.66

 

 

 

———以下開始正文。

 

遠距離の始まり

 

 

 

 

  今天的冥道依舊忙碌。

  初江則早已因工作疲憊不堪,正想著工作告一段落想去小睡一下好繼續後續的工作,一走出工作區域就察覺到周圍好像在騷動著什麼。

  說時遲那時快,下一秒在他眼前就掀起了一起大爆炸,雖然身為神格擁有者,但他仍因睏倦而停滯了一秒,只來得及抬手劃出一道防護,仍被爆炸的規模迫使往後退開幾步。

  他在內心皺眉想著「這是在搞什麼鬼……」的下一秒,有人從後方攬住他,在他落入懷抱的同時對方也一併接手了他的周遭安全問題。

  「我說,冥道是這麼危險的地方嗎?好像跟你幾百年前跟我說的不太一樣啊…………我要不要趁著這次機會把你帶回水晶宮呢。」冷冽的語氣傾瀉而出,不難聽出說話的人現在很明顯就是不太開心的狀態。

  「敖、潤……」他楞楞地開口喊出對方的名字。

  「很高興你還記得我,貴蓮。」男人露出食肉獸般的笑容。

 

  很快的其他人便趕來收拾殘局,在一樓秦廣廳的秦廣算是第一個趕來的,當他遠遠看到那蜜金色髮絲他就知道他晚來一步了。

  明明已經是龍王了怎麼行徑還是跟以前一樣啊?在內心替貴蓮默哀了三秒之後,新廣不禁這麼想道。

  他記得今天是因為過陣子又要舉辦技術研發的展場活動,水晶宮那邊身為協辦單位會派使者過來……………沒想到是貴為龍王的人跑來,想來絕對是假借工作名義行跟蹤狂之實。

  他邁開步伐走去,同時也聽見他們稀疏的對話。

 

  「放、開」貴蓮皺起眉頭,雖說把對方當成大型犬的話壓力可能會小一點………不,完全沒有變小,對方已經是龍王了,意識到這點他覺得胃彷彿都要痛起來了。

  對於他的話語男人只是將頭埋在他的後頸,然後將頭橫向擺動以示拒絕。

  「……別以為你不說話就可以不用放開。」真是,都過幾百年了怎麼腦袋還是沒什麼長進,還像個孩子似的。

  下一秒,他看到新廣走過來,忍不住就使力掙脫了對方的懷抱。

  「喂,你不是應該要在開會嗎?」新廣邊走到貴蓮身旁邊開口問道。嗚哇,貴蓮一掙脫開有沒有必要露出那麼失望的表情…………。

  從貴蓮的角度看過去,貴蓮只覺得敖潤像是沒抓緊氣球線讓氣球飛走的孩子,一臉懊惱與沮喪參雜著。

  ………明明好一陣子沒見面,他覺得自己好像更了解對方了。他不禁在心裡皺起眉頭,對不自覺陷落的自己感到苦惱。

  明明自己就是對方不幸的源頭,要不是喜歡自己喜歡得發狂,當時也不至於會奪走自己的左眼,也不用被瑞木切掉左手腕來彌補這件事。

敖潤說的對,他把所有心力都花在逃跑,也因此對方明知他在逃跑仍不斷追趕過來。

  「秦廣廳不是就在樓下嗎?既然離我的貴蓮那麼近就應該替我保護好他啊。」現任龍王一開口就是不合理要求,雖然知道敖潤對認識的人就會變得不懂得客氣,但新廣還是覺得對話內容很有問題,而且莫名被上對下的下指令還讓他有點不爽起來。

  他是笨蛋,他是笨蛋,不要跟笨蛋計較…………已經是秦廣王的新廣在內心自我喊話了下,好藉此平復不爽的心情。畢竟在冥道對龍王失禮,會給閻魔帶來麻煩……雖然讓混蛋哥哥苦惱也好,但多的是機會不一定得選在現在。

  「貴蓮才不是你的所有物吧?」冷靜下來之後新廣不免開口幫貴蓮平反一下。

  「他已經有點喜歡我了,之後就會變成我的了!」

  「……喂!」貴蓮扶著額,他覺得必須阻止這個笨蛋自以為感覺良好的發言。啊……好想睡覺啊…………

  「你不是在開會嗎?」貴蓮轉移話題似的發問,他還記得剛剛新廣有問但被無視了。

  沒有否認呢…………這是在場的新廣心裡的想法。

  又逃避問題了………敖潤眼底閃過一絲失落,但很快就消散了,像是從來沒出現過那樣的情緒。

  「嗯,水晶宮是作為協辦單位過來開會的。」邊乖乖說明,敖潤一臉『我有認真工作快誇誇我』的模樣,完全沒有自己貴為龍王該有的姿態。

  「……那你怎麼出現在這裡。」工作呢?會議呢?

  「………………」敖潤低下頭,由這反應看來,是擅自離席了吧。

  「那我就先幫忙大哥把迷路的龍王帶回去開會吧。」新廣邊說,邊抬手扯著敖潤準備離開,絲毫沒覺得龍王很尊貴的想法。

  在掙扎著不願離去的龍王說出任性話語之前,新廣蹙眉並開口:「貴蓮,你的臉色很差。」

  話一出口,敖潤瞬間變得老實,同時眼中帶著質詢直射而來,令貴蓮不禁迴避其視線。

  「我、我正要去補眠了。」邊說邊抬起手揮了下,接著轉身快步離開了。

  望著友人近乎落荒而逃的身影,新廣在心裡嘆了口氣。看來過了幾百年,敖潤帶來的壓力還是絲毫未減呢。還以為沒見面說話沒提到就沒事……不過聽說敖潤當上龍王之後,水晶宮時常不管有無節日都會寄信來,看來那也算是壓力來源之一吧。

  「貴蓮工作很辛苦,你都是龍王了,好歹體諒一下工作者的辛勞。」新廣現在能做的,也只有口頭規勸身邊這個不安份的龍王,以免等一下對方又跑去,害貴蓮沒得休息甚至是變得更累。

 

  ﹡

 

  不知道是睡了多久,他終於睜開雙眼。

  望著房間的天花板,他眨了眨眼,接著緩緩坐起身。

  身體輕鬆了不少,看來是有睡到足夠的時數,也可能是睡眠品質不錯的緣故。

  下一秒他就看見守在床沿的,堪稱好偉大卻讓他超有壓力的龍王敖潤。

  ——不過是趴在床沿睡著的龍王。

 

  他無聲地嘆了口氣。

  明明貴為龍王,何必如此為了喜歡的人低聲下氣呢?

  或許是因為被自己拒絕得多了,也變得膽小起來了吧。

  等一下、再等一下、等這份工作結束之後……。一直以來,在記憶中總是不斷讓對方等待,但自己的工作總是源源不絕,就連睡覺時間都很難抽出來,更何況是陪對方玩。

  會感到寂寞才是正常的。

  不能陪在自己喜歡的人身邊,會感到寂寞很正常。

  自己是不是……也變得有點喜歡對方了呢?貴蓮不禁望著對方的睡顏這麼想著。

  從什麼時候開始,會有點期待水晶宮寄來的信件,不同於以往那焦躁不安的情緒,而是帶著些許迫不及待。

  從以前開始總把對方寄來的事物珍惜地收著,他喜歡願意付出努力的人,以及其努力的成果,也因此對方不管多笨拙、失敗了再多次才做出的物件,到了他的手上才會被他格外珍惜。

  沒有打擾他睡眠這件事看來,對方這幾百年也算是有些長進了,懂得體諒他人了。換作是以前,可是會二話不說把人搖醒逼人陪自己玩的任性孩子啊。

  見對方轉醒,他想今天的時間,還是久違的不提工作上的事情,只是單純地陪在彼此身邊吧。

 

  「久違的一起吃個飯吧。我推薦孟婆亭新推出的簡餐喔。」對醒來的敖潤,貴蓮勾起淺淺的笑紋,第一次向對方提出邀約。

  這次就由他來向前。

  不是後退亦不是逃走,而是前進。

  這樣小小的努力,在將來肯定能成為促進兩人關係的一大步吧。

  他由衷地如此希望著。

 

 

 

  THE END

 

 

 

  作者廢話:

 

  內文字數總計:2514

 

  騷動後來由趕來的冥道其他員工幫忙收拾了(想說沒交代到所以補充一下←)

  龍王沒有打擾睡眠只是趴在床邊是因為新廣口頭勸說的結果,不然的確還是會超不體貼的把人叫醒,或是爬床把人當抱枕(??)

 

  寫了在主軸故事裡不太露臉的兩位,個性不太好參考所以可能或多或少有點OOC吧(因為主軸裡初江正為了明央老師有點歇斯底里,同人本裡則是被龍王倒追得自己很心力交瘁)還請多多指教!

  事隔兩年半,很意外自己又寫出了紫曜日作品的同人(第一篇是2017/02/14的冥道組同人)雖然秉持著喜歡的CP自己寫,加上自己本來就是想寫就寫的性格,但到了現在還是沒有靈感寫凌駕x五官XD(過了兩年CP攻受倒是互換了←)

  喜歡國內小說的心酸大概是糧食很少這件事吧(苦笑) 希望大家有時間也能多看看國內小說喔(不明所以的呼籲

Title 遠距離の始まり,意指遠距離戀愛的初始(開始),本想表達他們終於站在起跑點上的那種感覺,後來是覺得用始まり,亦即簡單的開始,不太想把標題想得太複雜(?) 在此恭喜一下兩位終於開始有戀愛氛圍了wwwwwww(撐了破千年終於要追到了吧龍族果然厲害

  那麼,我們下次再見啦~

 

 

 

 

 

  後記:(簡單說明+下屬的小劇場)

 

  後來兩位愉快的去孟婆亭(印象中是位於十樓的咖啡廳,有獨立的包廂)共進一餐了。

 

  初江廳的部下們爆炸:「天啊初江王您去哪了??不是說好只是要去補眠的嗎?!!」

  嗯,凡事都是有意外的嘛。

 

  水晶宮的部下們:「唉……………龍王一到冥道就不見蹤影呢。明明預備審理的公文還這麼多……」然後很習慣地開始乖乖幫忙善後。

 

  變成廳的變成王下屬1:「我賭龍王大人還沒回水晶宮!」拍下一疊籌碼。

  變成王下屬2:「那我賭他回去了。」跟著拍下一疊籌碼。

  變成王下屬3:「我回來了~跟你們說,我剛剛從孟婆亭回來,看到初江王跟龍王大人一起進去吃飯呢。………你們怎麼了?」同事無意間的一句話造成同事們的一陣悲鳴。(不知道同事們正在打賭)

 

 

 

  感謝鍵閱。

 

 

 

 

========Memo用=======

 

一樓秦廣王,二樓初江王,三樓宋帝王,四樓五官王,五樓閻魔辦公室的所在地閻魔廳。

六樓 變成廳,七樓 泰山廳,八樓 平正廳,九樓 都市廳、十樓 轉輪廳。


   
评论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