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梵諦岡奇蹟調查官 同人 ドキめく

  梵諦岡奇蹟調查官 同人 

  CP:羅貝多x平賀(CP感不明顯)

 

 

  閱讀前注意事項:

  ①人物OOC可能有(有參照人物設定上的MEMO

  ②基本上按照動畫走向,盡可能避開劇透(印象中)

  ③羅貝多很會說話 設定有 ○(誒

  ④開頭跟結尾都有點莫名(誒

  ⑤作者廢話依舊特別長

 

  標題會跟後記一起補上,應該還會拖個幾天。(結果隔天就產出了

 

  能接受以上幾點者再閱讀,感謝。

 



 

 ドキめく


 

 

  在沒有工作的時間,他偶爾也會閱讀一些非工作的讀物,像他現在在看的書本,是關於人際方面的書,他覺得還挺有意思的。

  『人際距離(Interpersonal Distance; PersonalSpace)包括空間距離與心理距離。[1] 為了保持人際關係心理上的安全感,會不自覺地與別人保持相當空間距離。人與人之間因為親疏遠近不同,會不自覺保持談話互動的空間距離。

  人類學家Edward T. Hall認為人會因時間與地點,有四個不同人際空間距離:

  1. 親密的人際空間距離(15-45cm):最親密的人,親密距離只允許最親密的人(愛人、至親)進入,並進行擁抱、親吻等私密的互動。

  2. 個人空間距離(45-120cm):私交朋友間的距離大概是好友或夫妻在公共場合維持的距離。維持這個距離,代表你願意與對方建立溝通關係。

  3. 社會關係的人際空間距離(120-350cm):這種距離的溝通通常發生在職場的商業或社會行為上,通常是銷售員與顧客或是同學、同事之間的距離。

  4. 公共場合的人際空間距離(超過350cm):這是最遠的一種人際距離,可能是教授和學生在課堂上的距離。』

  他覺得書上的內容也算是貼合現實,他不太明白世上符合常理的事情,現在偶爾也會透過書本來理解。雖然他不像友人羅貝多那般世故,懂得很多世間大都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也覺得沒必要理解,畢竟不懂的話問羅貝多就能得到解答。但隨著那看慣的臉上揚起無奈的神情逐漸增多,他發現自己並不喜歡那樣神情不斷增加的感覺,因此他開始嘗試理解一些他本該理解的事情。

  雖然他還是不太能理解人們衝動下的情緒,甚至是嫉妒、反感等負面情緒,但羅貝多不只一次笑著表示自己只要維持本來的樣子就好,因此他也不急著讓自己去理解。

  說起來很久以前有次見羅倫時,對方語氣不善地表示「幸福只不過是腦內荷爾蒙作用下的錯覺,人類的感情只是一種化學反應[2]」,他有時候會覺得對方那時說的話在某些意義上算是正確的。幸福與否取決於個人,那是旁人無法說指手畫腳的,或許旁人看來一切如常,但只有置身於那之中的當事人才能夠明白其感受。而人類的感情說起來就像是化學物質,會隨著生活中的瑣事有所變化,變得溫和,抑或是變得激烈,也因此他無法理解。

  人類真的是很難懂呢。他闔上書本,這麼在內心想道。

  他理解喜歡跟討厭,像他自己喜歡羅貝多所做的料理,喜歡這位朋友,喜歡自己的工作,喜歡真誠看待生命的人,喜歡弟弟良太,喜歡自己的信仰,喜歡由信仰所鞏固的這美麗的世界;討厭的事物倒是相較之下少得多,像是對背地裡說人壞話的人感到困擾,對工作上對自己產生比較心態而暗自較勁的同事感到棘手,對弟弟良太的病情感到不安,對奇蹟調查時體認到的世界黑暗面感到擔憂等。

  接下來他仍會繼續思考直到明白為止吧。

 

  ﹡

 

  他喜歡將所學學以致用,因此在後來看到兩兩聚在一起的人們,他也會去觀察他們,並發現曾經看過的人際空間距離,對人們而言是受用的。

  但他未曾思考過自己與友人的距離。

  也從未覺得需要去思考。

  畢竟那對他而言如同呼吸般稀疏平常,早已不足為奇。

 

  他想起來今天與友人有約。

  最近才剛結束奇蹟調查,掃羅大主教讓他們倆先修整幾天,等過幾天再好繼續接下來的工作。

  休假時他常與羅貝多在一起,表面上羅貝多表示手藝不磨練也會變得遲緩,藉此邀請他共進每一餐,但他明白那是對方關心他的方式。藉由烹調美味的食物,同時也能確保他的正常作息,羅貝多總是很擔憂他一放假就停擺的生理時鐘,不管是為了天使與惡魔的遊戲廢寢忘食,抑或是把房間搞得像是廢棄房屋一般,總讓羅貝多每每擰起眉頭,也不只一次叮嚀過他別過這麼不健康的生活,但往往毫無成效,沒多久就打回原形。

  也因此不知從何時起,每當休假他們便一起吃飯,有時是在羅貝多家裡吃,有時則是羅貝多來到他家,順道幫他整理環境,然後兩人會一同去採買食材,並回到他家煮食,接著再把餘下的餐點冰至冰箱,好讓他能在之後幾天能加熱著吃。

  待他敲響羅貝多的家門時,友人早已開始著手餐點,背景音樂則是聽慣的聖歌,羅貝多邊微笑著請他先入座,並踏著輕快的步伐替他在手邊的高腳杯中倒入紅酒,同時邊哼著歌煮著義大利麵。

  接著他就這樣等著餐點完成上桌,等羅貝多就坐,兩人碰杯,然後邊吃著飯邊聊起最近發生的國際新聞,談論起一些對方可能感興趣的奇妙話題,並交換彼此對其的看法,一直就這麼暢談到傍晚。

  就如同他們熟識之後的每一天。

  共進晚餐後,羅貝多便送平賀返家。

  雖然起初平賀對於他這樣的舉動感到不滿,也提出過像是同樣身為男性,沒必要讓他護送返家這樣的意見,但羅貝多對此仍是有所解釋的。

  「最近治安不太好,而且天色也暗了,我實在不放心讓你一個人返家。」

  「而且若是送你回家,我們便能相處更長一段時間了,在路上我們也能接著聊一些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這樣你直到回家之前便能一直保持開心的心情了。」

  「我喜歡你的笑容,因此希望你能開心,這樣的做法你能夠接受嗎?平賀?」

  平賀被說得徹底沒了脾氣,不知道是否是羅貝多太過能言善道,抑或是他內心也有一絲被對方說動,之後他對這件事便沒再提出拒絕,就這麼由著他了。

  對他而言羅貝多就像是個值得人尊敬的兄長,他不知道其他人之間的友誼是否跟他們相同,也沒有人能給他當參考……畢竟他跟羅倫也沒有這麼長待在一起,沒得比照。而相較於不擅言詞也不擅長與人交談的他,羅貝多跟誰都能很快打成一片,很少看到對方落單,是很受歡迎的存在,尤其外表高挑又帶著好看的笑容,如湖泊般的藍眼睛也很漂亮,實在是沒有讓人不喜歡的道理。

  雖然熟了之後對於羅貝多對古書的熱愛程度有點沒輒,但他自己對於奇蹟研究的勢頭一上來也差不多是那樣一股腦栽進去的熱衷程度,所以在這方面彼此都算是很無奈卻還是包容下來。

  以羅貝多的角度來看,對此他大概會說出像「沒什麼好覺得不好意思的,因為那也是你的一部分,我覺得很有意思哦」這樣成熟真摯的應對話語吧。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這句話真是說得不錯。你家轉眼間便已經到啦。」羅貝多勾起唇角,故作幽默地這麼對他說道。

  「真的呢。」他不禁這麼回答。的確,一直進行一些雜學的專業討論,與羅貝多的交談總是讓人盡興,畢竟對方博學多聞,什麼都懂,有什麼問題都能得到解答,與對方的交談總讓他感到充實。

  「那麼,你今天就乖乖休息吧。別再熬夜玩遊戲了。」此時的友人像極了鄰家大哥哥,就這麼低下頭來伸手輕點了點他的額頭如此叮嚀。

  「誒——」他發出不太贊同的單音。

  下一秒,他像是忽然意識到自己與友人這樣普通交談的距離。異常靠近,卻是他所習慣的距離。

  30公分的距離。

  屬於親密的人際空間距離。

 

  他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

  怦通、怦通。

  「?」他對自己的心跳莫名感到疑惑。

  「平賀,你怎麼了嗎?」羅貝多露出擔憂的神色,並湊近詢問,「有哪裡不舒服嗎?我看你突然按著胸口。」

  「心臟有些不適,我想或許需要找醫生檢查一下。」他這麼向友人說道,同時有些困惑地說出自己現在思考的可能性,「但我記得我們家沒有心臟相關的遺傳疾病……」

  「誒?平賀,不管怎麼樣,還是謹慎看待吧。」羅貝多的擔憂絲毫未減,同時對他如此建議,「果然你這陣子作息不正常還是有所影響吧。今天你就早點休息吧。」

  聽著友人的建議,他的腦袋此刻則不合時宜地閃過自己幼時曾看過的詞語注釋。

 

  『喜歡,是指主語被某件人事物吸引,並抱持好感[3]。』

 

 

 

  THE END

 

 

註1:http://www.dreamerpengh.com/news/1

  引用(1)人際空間距離內文,將其作為書面內容來呈現。

 

註2:動畫第五集時羅倫所說過的話。

 

註3:參考自維基百科(https://ja.m.wikipedia.org/wiki/%E6%84%9B%E5%A5%BD#.E5.A5.BD.E3.81.8D):『事物や人に対する好き主体が対象に心惹かれ、良い感じを抱くこと。』中文自行轉譯過來的內容。

 

 

 

  作者廢話:

  寫得很不明所以,我就只是突發靈感,然後我就開始寫了(遠目

  因為一開始『他們講話肯定很有深度』這樣的想法太根深蒂固,因此引用了人際空間距離的相關資料,但後來發現好像沒有怎麼用到(心情複雜

 

  劇情上:

  人物可能有點OOC,在我眼中羅貝多就是個具有紳士風度的鄰家大哥哥,既成熟又有風度,對朋友也有著肯定一定會要親自送對方回家的這種程度的體貼,對方若對此感到不樂意,也會說得像是他自己想跟對方待久一點……結論就是,義大利人真的都很厲害耶超會講話的(誒

  平賀是個不懂人情世故的人,不想讓人把他當小孩子,偏偏又說不贏羅貝多,想營造『對有一定熟識且信任的人才會如此表現』這樣的感覺,希望不會太過度

  平賀不明白怦然心動的感覺,跟他不懂人們非理性感情有點關聯,只是覺得若是平賀的話,雖然從理論上他能明白情、愛那類的事情,但實際上自己碰上了,卻也是懵懵懂懂的這種感覺(感覺平賀天然的地方就是這點可愛,同時也是令羅貝多覺得有趣,時而感到沒輒的地方

  把平賀形容的好像他沒朋友真是對不起XDDD 他個性那麼好應該還是有朋友的啦(?

  把他們形容得太會聊天對不起wwwww 居然暢談到傍晚wwwwww 這種高知識高水平的對話就放過我吧我寫不出來(掩面

  忘記說明一點,在小說中平賀是一個人住在外面的,在動畫裡則是很像住在宿舍裡的感覺,這邊採用的是小說的設定。當然現實中住外面還不鎖門真的超危險的啦。[這部份是因為監督判斷平賀可能不具備一個人住的生活能力而做的設定更動。]


 

  構思上:

  其實一開始構思的時候會偏向用日文來構思(平賀自稱用私,講話時是用禮貌體;羅貝多自稱用僕,講話時是用普通體),所以在說話時很難表現出平賀那謙和有禮的態度,對於羅貝多圓滑輕浮卻不失禮的說話方式也不太好表現,讓我苦惱了好一陣子

 

  在描寫時一直很努力維持平賀的天使屬性,因此對於『喜歡』這件事情讓他表現得很率直,『討厭』則表現得不那麼明顯,而是改用『困擾』跟『棘手』來表達,畢竟我覺得以他的個性來說,可能不太會用到『討厭』這個詞吧感覺就是個很博愛的角色

  在最後感覺就是留個懸念(?) 他有沒有更深刻地去意識到喜歡這件事,請大家自由思考,這次就不在後記做延伸解釋了/////////// (後記會再思考要寫什麼

  刻意從平賀的視角做出發點,呈現懵懂的感覺,因此沒特別想寫羅貝多的視角就沒寫了XD


  感覺開頭很莫名結尾也很莫名,很感謝願意看到最後的各位<鞠躬

  在動畫完結以前,大概也會每週準時鎖定動畫吧希望能有更多人喜歡這部作品小說真的很不錯!!!!!!!

  希望動畫完結後,糧食也能變多就好了(欸



  後記:

 

  翌日,平賀醒來時,先聞到的是早餐濃湯的香氣。

  「你醒啦?」

  「羅貝多?」他認出友人的聲音,睜眼望去,對方正將熱騰騰的濃湯放到餐桌上,房間也早已被大致整理乾淨,至少昨天為止的雜亂早已不復見,就連隨手翻看文獻用的書籍也被整齊地排列在書桌上。

  「今天一早我來拜訪,沒想到按門鈴你毫無回應,門也完全沒鎖上,我擔憂是不是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便擅自進來了。」羅貝多語帶歉意的解釋,「有確認過你的心跳與脈搏,判斷你不是因為身體不適陷入昏迷,只是普通的熟睡後,我便著手幫你整理環境跟準備早餐了。」

  「原來如此……」他邊這麼回答,同時揉了揉眼睛,然後緩緩坐起身。

  「先去盥洗吧。已經差不多可以吃了。」羅貝多彎起唇角,這麼向他建議。

  待他盥洗出來,羅貝多已經坐在餐桌前等他了。

  「羅貝多怎麼會突然過來呢?」他拉開椅子坐下,看著散發熱氣的早餐同時發出詢問。

  「沒事的話不能過來打擾嗎?」羅貝多眨著湖泊般漂亮的藍眼睛望著他,眼底有些失落。

  「呃、」他想回答不是那樣子,雖然記憶中對方的確不會突然拜訪,通常都會事先聯繫他,問他是否方便,若是突然到訪也通常都是因為工作上的事。

  他的內心有些慌亂,他不希望看到朋友難過的樣子,內心總會沒來由地感到一絲疼痛。但他不像羅貝多那麼會說話,一時之間想不出該怎麼緩解對方失落的情緒,因而苦惱地低下頭來,顯得有些沮喪。

  「抱歉,我做得太過火了。」羅貝多伸長手,越過餐桌輕拍了拍他的背,語氣有些無奈。「剛剛說的只是開玩笑。」

  羅貝多總對他這分不清是否是玩笑的個性感到沒輒,卻總不會生氣或感到不耐煩。

  真是溫柔的人。

  羅貝多不知道他是這麼想的,不然大概會說他才是真正溫柔的典範吧。

  「其實是因為你昨天說身體不適,我有點擔心便一早來看看狀況罷了。」羅貝多接著解釋,看著平賀因為自己說那是開玩笑而瞪大眼睛的樣子,禁不住揚起嘴角輕笑了聲,雖然明顯被笑了,但平賀卻意外地沒有感到反感,且內心那奇怪的疼痛感也得以緩解。

  「原來是這樣。我沒什麼事,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無視內心的異樣感,他鬆了口氣並如此回答道。

  「真的嗎?小病拖久會變嚴重的,還是找個機會去給醫生看看吧?」羅貝多皺起眉頭,有些擔憂地給予他建議。

  「我也有這個打算,過幾天會去給醫生檢查的。我相信不管遇上什麼困難,主都會賜予人們希望的。」邊說他邊伸手端起濃湯,低啜一口。「好喝!」

  「你能喜歡就太好了。今天也準備去教堂替良太做禱告嗎?」羅貝多揚起笑容,看著友人吃得開心,他也感到心滿意足。

  「是的,畢竟心意很重要,我有時間都會去幫良太禱告,要是能減輕一點他的痛苦就好了。」他憂慮地說道,遠在德國接受治療的弟弟依舊令他掛心。

  「一定會的,你那麼虔誠,肯定沒問題的。」羅貝多這麼告訴他。

  「你今天有什麼安排嗎?」他記得友人晚點似乎有別的預定,所以他們今天才沒有特別做出一起吃飯的邀約。

  「晚點有些工作,若是進度沒問題的話,或許能趕上一起吃晚餐吧。」羅貝多思索了下,這麼告訴他,畢竟梵諦岡規定不能透露各自的工作內容,因此他沒多提。

  「我知道了,那我禱告後先去見羅倫。晚餐要在誰家吃?」他這麼詢問。

  「看工作進度吧。我們一樣約門口集合好嗎?」羅貝多這麼說道。

  「好的,沒問題。」

 

 

  「然後?」羅倫望著黑髮青年,雖然他每週都得依規定聽一次神父佈道,但來往多年,對方已把他當作朋友,他說話也就沒在客氣的,雖然他一開始就沒打算客氣。

  「最近幾天開始,有時會感到心悸,因此被羅貝多擔心了。」黑髮青年苦惱地說著。

  「我知道,這你剛剛說過了。你需要的是醫生,這裡可不是告解室,也不像是傾聽煩惱的樹洞好嗎?」他這麼回答,語氣一如既往的冷淡,但對方已然習慣,絲毫不在意他說話帶刺。

  啊啊,要是那位搭檔真如對方所說那麼萬能,你倒是請他幫你處理啊。他些許不耐地想著。

  羅倫˙迪盧卡,生平第一次交到的朋友是個個性溫和的神父,而他意識到這位朋友的問題的確只有他的搭檔能解決,則是在對方將對話接下去的150秒之後。

 

 

  Fin.

 

 

  作者廢話:

 

  沒想到佈道中會出現戀愛諮詢wwwwww 羅倫表示我們可以靜靜地下棋就好了嗎?(眼神死

  參考動畫05,看他們一樣還是在那個場所進行對話,我判斷他們應該還是一樣一週得見一次面,因此才有了這樣的對話XD 很努力要營造羅倫的個性跟他們的相處模式,希望沒有差很多

  嗯,跟我見面還談別的男人,你以為我會乖乖跟你說這就是戀愛嗎?我覺得最後的場景給我這種內心文字雲(誒) 不過就算羅倫講平賀大概也不會懂吧(誒)

  沒有數據分析給他看他是不會接受的wwwwww

  ドキめく,中文指因喜悅或期待等心情而心情激動,這邊想表達期待見面,相處時不自覺的悸動,一時之間詞窮便選用了日文標題,還請大家別太在意,言不及義不好意思(尷尬

 

  字數統計:2838(內文)+後記(1584)=4422


   
评论(1)
热度(30)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