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アイナナ腦洞總集

アイナナ的腦洞總集,小劇場規模的短打。有靈感才更新,不確定自己想寫多少。有靈感就更新。
應該會以ユキモモ為主要CP。怕劇透不要看比較好,謝謝。OOC可能有,請自行防雷。

  內容大略簡介:
  ⑧ アイナナ 動畫017 綜合優勝得主的Re:vale
  ⑦ 千古不磨小說第一回讀後衍生
  ⑥ 二階堂大和的中心向短打(大概是被挖掘來當偶像的片段
  ⑤ 3部20章 衍生腦洞(奇妙的清水ABO)短打,無後續
  ④ 3部20章 劇情各種衍生短打(含微千百、TRIGGER、17)
  ③ 3部19章第四話衍生,關於以前的千以及百,初期搭檔的假設妄想。
  ② 3部19章end後衍生,大概是3部20章不會出現的劇情走向,只是妄想。(Re:vale千百+おかりん)
  ① アイナナ 動畫010 大和拍戲後衍生(無CP向)

  ⑨ 
  ⑩ 

  




01.

#アイナナ #i7 010
----------

  話說看到大和演戲,本來就有在關注他的人的反應肯定都不一樣吧
  像是

  世界の千葉:喔喔……演得真不錯(在家用大螢幕觀看還看得目不轉睛+(被大和的演技打動而眼淚氾濫)抽衛生紙)
  千葉の妻——巴:……(冷眼) 哼。我先去睡了,你再不進來房間的話就不用進來了。(很生氣地走了)
  然後千葉含糊地回了好 之類的(因為是愛妻家),但是還是無法離開電視,看到後來想著反正都把電視劇看完了現在進去大概會被房間的妻子冷言冷語,所以默默地又把剛剛預錄電視劇的片子拿起來播,整晚看了好幾次大和演戲的場景。
  帶著懷念而珍視的眼神。
    
  結果千葉跟他太太在攝影機前面依舊是愛妻家的模樣,實際上因為這件事冷戰了一個月XD   後來大和又拍了別部電視劇千葉依舊如此,為了不要讓妻子繼續鬧脾氣下去,只好請傭人下班回家的時候,總之就是找時間幫他錄,然後再寄到他工作的地方,他工作(中途休息時間)的時候可以在休息室邊看邊休息。


  Re:vale的場合

  百:真難得你會主動說想看電視劇呢 這是之前你提過的那個孩子?
  千:嗯。大和……他也終於開始演藝生涯了啊。
  百:演技挺不錯的呢。
  千:他有演戲的才能。
  百:へーー(看到搭檔難得誇人因此很訝異)至今為止他有拍過其他戲嗎?……有的話我應該會有印象(講到最後一句邊呢喃邊在腦內翻找記憶)
  千:這是他的第一部戲。既然開始了,他就不會再拒絕拍片了吧……。我也想跟他一起拍戲呢。
  百:ユキ、嬉しそう!
  千:そうね。

    
  大和的場合

  雖說是開始接拍戲的工作,但主要也是為了幫他們打響知名度,讓更多人知道他們,這樣一來演唱會也會更加順利一些吧。
  ……但果然還是覺得有點麻煩啊,登上螢幕這種事。這麼想著,大和盯著房間裡的大螢幕上的電視劇裡出場的自己這麼想道。
  他閉上眼,腦中閃過五年前的短暫記憶,那是在炎炎夏日中唯一留在他記憶裡的美好剪影——那一頭漂亮的銀髮,以及如同人偶般精緻的五官。
  やっぱり面倒くさいなあ、色々と。
  想到往後人氣提高後就會遇到的那些人,他就不由得嘆了口氣。
  船到橋頭自然直吧。這麼想著,他又開了新的一瓶易開罐啤酒。


======拉線。
大和的電視劇動畫做出來了,謝謝動畫組/////////////

大和拍戲後遇到的人裡面,大概就是千最讓他感到煩躁了XDDD




02.


  閱讀前注意事項:
  ① 只是腦洞,自爽性質高,是20章不會出現的劇情。
  ② OOC可能,主要出場的只有Re:vale+おかりん。
  Ok的話,即可往下閱讀↓↓

------
  「モモ!」等他趕到對方身邊時,對方早已奄奄一息,身上還瀰漫著濃厚的酒氣,昔日搭檔的臉龐也因酒精而變得異常緋紅,臉上的水痕也不知是沾上室外的水氣還是因為酒精而不受控制的淚水,看上去十分狼狽,但千並不在意,只是一個箭步趕到對方身邊,確定了對方還有呼吸之後,如釋重負般使勁抱住了他找了一晚、本以為再也見不到的搭檔。
  「……ユキ……。」百只發出了如同呢喃般細碎而微小的聲音,明明只分隔了不到半天,卻不知道為什麼對方身上的那習慣的香氣讓他感到十足安心,他不由得使出僅有的力氣回抱住這個不住發抖的銀髮搭檔,同時說著:「抱歉……被擺了一道……不過沒事,我好好地、保護了後輩們哦……」
  「笨蛋……!」千攥緊了百衣服的一角,都什麼時候了還在說這個!若是把你自己賠進去,那就說不上是『幹得好』了啊!「你總是、總是只顧周遭,都沒有把自己考慮進去!就算不替自己想,也替我想想啊!我已經、沒有百就無法獨自生存了……」
  「ユキ……」
  「ユキくん,モモくん可能有點酒精中毒的現象,接下來我們就先送他去醫院吧。」經紀人將車開到他們身邊,同時下車走到兩人身側蹲下這麼說道。
  「おかりん……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モモくん的任意妄為身為經紀人的我早已習慣了。」岡崎笑得自信,語氣中帶有擔憂與一絲寵溺,「晚點等モモくん恢復狀態後,我可要好好說教一番哦。」
  「哈哈……再久都沒問題。」為了試圖讓他們多少能安心一些,百強打精神故作開朗地這麼回答。
  「三人份哦,我跟千くん,另外我也會順道通知你們共同親友的大神先生過來的。モモくん,可要做好覺悟哦。」邊這麼說,岡崎無視百微弱的哀嚎,邊協助站起身的千幫忙攙扶百慢慢站起來,然後騰出手打開後座車門,讓百能好好地坐進去。
  讓百靠著車窗後,千也跟著坐進去,一手拉著對方的手掌緊緊握著,一手則接過前座經紀人遞來的蓬鬆乾毛巾蓋在靠著椅背閉眼休息的百的眼睛上,試圖讓他在車上也能休息一些。
  「接下來工作也會暫時休息一陣子,兩位都需要好好休息呢。」邊發動車子,岡崎邊透過前座的後照鏡這麼跟千說,千點點頭示意明白,百則是因酒精的緣故頭腦昏昏沉沉,所以無法好好回答他。
  「接下來在百身體恢復以前,都要待在我家,進行24H監禁哦。」千這麼對身旁感覺已經快要睡著的百這麼說道。
  「誒誒誒……おかりん助けて……」身為室外派可無法忍受每天都待在家裡,會發霉的。
  「良かったですね。」對於百微弱的求救,經紀人則是這麼微笑著回應。Re:vale通常運轉呢。安全駕駛、安全駕駛。
  「誒……」
  「這是懲罰呢。(お仕置きだね。)」千這麼說,然後輕撫搭檔的頭髮,希望對方能多少睡一些,看能不能讓身體好過一點。
  「ユキくん也是,回去後要好好敷眼睛喔。眼眶看上去有點紅。」見百發出了如同熟睡般的安穩呼吸聲,岡崎才這麼對千說道,千透過前座的後視鏡也看到了前座開車的經紀人擔憂的神色。
  「モモ睡著了真是太好了。」畢竟完全不想讓他看見自己這麼遜的模樣啊。千不禁苦笑道。
  「是呢。」完全明白千的想法的岡崎這麼回答,然後秉持著安全駕駛的情況以安全極限的最快速度駛往醫院。


======拉線

寫得很爽,真的很喜歡經紀人泰然自若完全放牛吃草,但是正經的時候大家都很買帳的這種氛圍///////// 
雖然我知道不全是百的錯,但是大家對於他跟月雲的來往也算是頗有微詞的,畢竟那個人就是很有問題,百還硬要與其來往,印象中之前一兩次也有過他們要他別去找月雲,而他自己硬要去討月雲歡心的這類事情,也難怪他們要說教——是這樣子的一個前提設定。
本來想寫千哽咽,但發現百當下的酒精狀態根本聽不出來啊,就算了(誒
很喜歡把24H監禁講成懲罰的部分,其實千只是想跟百待在一起而已///////// 室外派想要跟室內派在一起,果然就只有監禁室外派啦(不






03.

  他們最初搭檔並不順利。
  主要的問題出在千的個性,千仍是那副高傲的模樣,即使做錯絲毫不反省的態度惹惱了周圍,而對此他只覺得是生氣的那方不對。
  也因此當百一身傷的回來家裡時,他只是靜靜地看著,沒有說話。
  只因百仍是笑著,即使牽動笑容會使嘴角的傷口發疼,他仍是笑著。
  千內心有股不舒服的感覺湧起,卻說不上來。
  他隱約察覺了,是自己的錯,因為自己,百才會受傷。
  但他連道歉都說不出口。
  因為他的尊嚴不容許他道歉。
  明明是打人的一方不對,為什麼他得道歉?這麼想著,對於百的傷勢,他仍然沉默以對。
  就連關心的話語也說不出口。

  過一陣子就會好了。不管是來找碴的人,還是百臉上的傷。千這麼想著,仍舊是無所事事的待在家裡,他已經習慣了萬的溫柔,以至於在失去之後他變得容易逃避。
  原來逃避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只需移開視線,自己就不會受傷。
  而過了一週,百臉上的傷也確實消下去了。
  千以為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但其實還沒結束。
  ——就在他跟百在狹窄的屋內不小心擦撞到彼此的肩膀,而他聽到男孩倒吸一口氣,按著手臂一臉痛苦卻咬著牙忍耐的樣子時,他才這麼意識到。
  「百……くん?」
  他不確定他所想的跟事實是否相符,而就在他伸手想拉住對方時,百突然向後退了一步,接著露出笑容望著他。
  「呃、哈哈!嚇到了嗎?千さん。其實,為了能夠讓我們的工作層面更廣一點,我有時候會像這樣練習演戲呢!」
  「……」真的,是這樣嗎?千不禁這麼想。只因他明白碰撞到的瞬間,那疼痛的神情並不是裝出來的。

  但他很快就知道百受傷了。
  就在百當晚結束打工洗完澡之後。
  他知道對於他的要求與願望,男孩不曾拒絕。因此他喚對方來到他身旁坐下。
  想確認的話,自己動手就能明白。他的力量的確不敵百,但他還不至於在力量上輸給工作了一天之下疲勞狀態的百。
  「……這是怎麼回事?」一手抓住百的手臂,一手拉開衣領使其露出另一側的肩膀,千冷冷詢問。
  「……我、不小心工作的時候……跌倒了。」邊說著,百有些尷尬地移開視線。
  這是謊言。他一眼就能明白。而且任一個有常識的人來看,怎麼跌倒都不會讓肩膀跟手臂充滿淤痕。
  千鬆開手,任由百將衣服拉好,而他只是看著,欲言又止。
  「千さん……?」
  「……我去拿醫藥箱。」後來擠出口的,是這樣沒出息的話,連他都覺得丟臉。
  但男孩仍是露出燦爛的笑容,向他道謝。
  只是幫忙上藥,男孩就像是中了樂透般開心,不僅向他道謝,還說他是個溫柔的人。
  ……奇怪的孩子。
  他才不溫柔,溫柔的是百才對。對於他所引發的所有紛爭總是笑著承受,沒有一絲陰霾與不滿,就像是覺得世上並沒有壞人,所有的事情都有理可循一般。
  為什麼要乖乖挨揍呢?他這麼想著,就這麼問了。
  「誒?因為……那些人,不是千さん的朋友嗎?」
  「……」沉默下來半晌,他嘆了口氣,不知是對於對方的天然,還是對現狀的無奈,再怎麼樣會每天來揍你的怎麼可能會是我的朋友呢?對我是不是有什麼奇怪的誤會?「我沒有朋友。」
  「……」百突然瞪大眼,像是他說了什麼奇怪的話一般。就在他感到疑惑的同時,百這麼說:「千さん這麼帥這麼紳士,怎麼可能沒有朋友?!」
  還真是……奇怪的邏輯。奇怪的孩子。
  就在他這麼想的同時,百又笑了,他聽見百這麼說道:「那就跟我一樣了。我也沒有朋友,我們是同伴呢。」
  那時的他並沒有意識到百所說的『跟他一樣』,其實根本是不一樣的事實,只是怔怔地看著他。
  ……同伴?
  「我們可以當彼此的第一個朋友了呢。」
  「朋、友……?」百的話不得不承認,千有了一絲動搖。只因他不想再獨自一人,但他很快就反駁了對方。「我不需要朋友。」
  他不需要萬以外的人。
  不會有其他人理解他的。
  不會有人向萬那般包容他,支持他,甚至是對他直言不諱。
  ……再也不會有了。
  「需要的。」對此男孩沒有氣餒,而是伸手抓住了低下頭獨自陷入悲傷情緒的他的手臂——這是男孩在他主張討厭身體接觸後,第一次主動碰他。
  「覺得過意不去的話,道歉就可以了。逃避或許能夠讓人一時之間覺得好過,但並不能解決問題。道歉(ごめんなさい)並不是那麼難的話語,就算說出口,也不會使你失去任何東西。」
  百的話語使他抬頭望著對方,百仍是那雙直率且勇往直前、毫無動搖的眼神。
  「不管是自尊,還是其他你珍視的事物,都不會因為你道歉而失去。相對的還會增加。」
  「……增加?」對於百的話語,他不禁回以疑問。
  「對,話語是傳達人心的一種方式,你不說的話,沒有人能知道你的想法,但是你說出口的話,不僅是對方,就連你自己也會變得輕鬆起來——就像魔法咒語一樣。」
  對此千表示困惑,因此沒有予以回應。
  「試試看吧。千さん。」百對上他困惑的眼神,眼神仍是一如既往的澄澈,「千さん對於我受傷的事,一直欲言又止,是不是想對我說些什麼呢?」
  「……」他像是突然感到不安一般,握緊了拳頭,而百察覺到了,對他露出了鼓勵的笑容,就這麼維持著抓著他手臂的動作,靜靜地看著他。
  「……對、不起(ごめん、なさい)。」
  「說得好(よくできました)!」百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就這麼撲抱了過來,千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只能就這麼抓住身上的熱源同時穩住身子。
  ……很溫暖。
  在萬離開後的這幾個月,他已經不曾感受到這樣溫暖的溫度。他這麼想著,眼底流轉過一絲柔和的神情。
同時,他覺得從看到百受傷的那刻內心湧起的不舒服感,消失了。


======拉線

03篇的字數統計:2065
後來百就以狂犬的姿態打趴了那些平日來揍他的人們了。(知道不是千的朋友之後打下去整個超舒壓

モモくんは天使だ。
看到3部19章第四話的千跟百在休息室的對話,因此衍生的腦洞。
千說自己以前是個無可救藥的人,以及百就算(對了さん)說了再多很重要的話,都只是白費力氣,千身為過來人所說的想法,讓我不自覺就覺得想寫一下……雖然還是沒辦法把千寫得很渣,真遺憾qq 本來想寫百兇他,但發覺心理上百在當時好像還做不出來,所以就放棄了XD 
覺得千應該不喜歡別人碰他,所以百在跟他的相處上肯定一路上都是觀察著千的臉色在行動,也因此能夠察覺到千的欲言又止——是這樣的設定。



 

04.

3部20章 劇情各種衍生短打(建議看完劇情再看比較能共感

    
腦補一下19章最後
toma講了之後
toma讓虎去『向こう』待著,這邊暫定是『讓他到一邊等著』來理解 畢竟讓他去對面太遠啦 而且跟我的腦洞會衝突(喔
---
↓↓↓

  虎:喂喂……真的假的啊。
  千:……っ!(臉色慘白
  toma:……。
  千咬牙,接著馬上翻出口袋的手機撥打電話給經紀人:おかりん,我現在趕去百家裡一趟,你等等也直接過來。
  おかりん:誒?千くん?……(還沒講完就被掛電話)
---
  おかりん:掛斷了……真是,千くん一遇上百くん的事情就很容易失去冷靜啊……。……希望兩人別發生什麼事才好……!(然後默默加快開車的速度





=========

看到百說:我沒打算讓Re;vale結束,但若是其中一方得先消失的話就讓我先消失吧。我說『快逃』的時候你就快逃啊!
我整個  小劇場衍生

→  千:與重視的人之間彼此付出的情感不對等時,該怎麼辦?
  樂:那你只好付出雙倍的愛來讓對方知道你有多重視他啊
  龍:這是在說戀愛的事情?


對不起我的腦洞沒救了XDDD


=========================


  樂:說起來,你說結束後有想說的話,是什麼?
  龍:……我被月雲事務所的社長盯上了,往後我們的路或許會更加艱辛也說不定。抱歉。
  天:月雲?龍,你跟對方怎麼了嗎?
  龍:(情況說明中)
  天:……。
  樂:總的來說,我覺得……
  龍:樂你覺得……(很不安)
  樂:我覺得幹得好啊!太帥了!若是我在場肯定幫你揍他一拳!
  天:處理得不錯,真不愧是你。(微笑
  龍:(鬆了口氣)太好了……想到會給你們添麻煩,我就……
  樂&天:你在說什麼傻話啊?
  龍:?!
  樂:我們是朋友不是嗎?沒什麼好添麻煩不添麻煩的吧
  天:是啊。而且我們早就習慣三個人一起行動了。TRIGGER就是我們三個,不是嗎。(微笑

---
>>>很沒頭沒尾的結束了







=========================

MOP開場前:
  7:話說,今晚不做以往的那個嗎?
  1:今晚看來是不需要了
  3:『那個』是?
然後我腦補了以下的劇情↓↓

  1:你在緊張嗎?七瀨さん
  7:才、才沒有……
  1:……(嘆氣)真是拿你沒辦法。七瀨さん,你先閉上眼,我來想想辦法吧。
  7:?(但還是乖乖閉上眼
  接著陸感受到的,是額上些微的、柔軟的溫暖。
  7:……?
  1:好了。七瀨さん可以睜開眼睛了。
  7:一織,剛剛那個是什麼?(睜著眼一臉好奇的詢問
  1:……是讓你能夠不緊張的魔法哦。(微害羞,然後輕咳掩飾害羞) 咳咳。好了,就要輪到我們登台了,我們走吧。
-----
之類的
以前緊張的時候,只有兩個人在場時的1 7肯定幹過這類的事情wwwwwww(欸





=========================

MOP慶功宴短打


  「晚上好,Re:vale來打擾啦(こんばんは、Re:valeで——す。)」
  「來了——」裡面傳來應門的聲音,門一拉開,他們看到熟悉的臉孔。
  「萬!」千的語氣帶著欣喜,但下一秒他就說出就讓人覺得與他見面的欣喜感盡失的話語:「你在公司加班啊?真是辛苦呢。」
  「什麼啊……是千啊。」萬理露出一臉嫌棄的表情,像是下一秒就會把門重新關上當作對方沒來過一般。
  「晚上好,萬さん!」百開朗地向他崇拜多年的這名男子打招呼,並說明來意:「因為要慰勞IDOLiSH7的孩子們參加MOP的辛苦以及給TRIGGER慶祝,所以我們過來叨擾了。不好意思,萬さん工作肯定很忙的吧……」
  「百くん,好久不見,我聽紡提過了,才不會打擾,快點進來吧。」
  「我說這溫度差是怎麼回事…………」千在一旁不免吐槽。
  「後面那個嘴巴不甜又專禍害他人的可以不用進來沒關係,我要關門了。」對於千的抱怨,萬先是笑笑地側身讓百進屋,然後對他冷冰冰地說著,同時作勢要關上門。
  「喂!」明知對方是開玩笑,千還是伸手推了下作勢要關上的門,就這麼跟著進屋裡來。
  而百就這麼看著進屋後敲著對方肩膀發出抱怨的千以及無奈笑著的萬理,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萬理くん?外面是誰嗎?客人的話……」一踏進事務所就看到從辦公室探頭出來的小鳥遊社長,對方手上還拿著一捲錄影帶,另一手則拿著黑筆,錄影帶的一側還能看見『MOP 2018_IDOLiSH7』的字樣,似乎是對方剛寫上去的。
  對方一看見他們便帶著溫煦的笑容熱烈招呼:「哎呀,這不是Re:valeさん嗎?歡迎歡迎。孩子們還在路上,我想等一下他們就會回來了,請先坐下來等吧。」
  千跟百在小鳥遊社長的微笑招呼到辦公室裡就坐,而社長仍是笑笑地要招呼他們喝茶。
  「社長,這我來就可以了!」萬理連忙阻止男子的招呼行徑,推著對方的背讓對方先去把錄影帶放進玻璃架上。
  「萬さん泡的茶……」百發出了小聲的讚嘆,此刻的他完全是腦殘粉模式開啟,千也無法打斷他。
  「謝謝。」對於昔日友人送上的茶點,千則是不多說什麼調侃的話,只是乖乖道謝。
  沒多久,外面傳來了有人轉開門鎖的聲音,IDOLiSH7與TRIGGER陸續進到屋子裡,一陣「我回來了」與幾聲零散的「打擾了」從走廊響起,萬理又起身走到外面引領他們進來,此時的他們之間的氣氛就像是所有事情都風平浪靜般和諧而溫暖。
  而就在他們開始吃吃喝喝告一段落之後,滿足了肚子的飽足感,他們才有空顧及其他。
  眼睛銳利的TRIGGER經紀人姉鷺開口詢問了岡崎他們家的偶像為什麼要在臉上塗遮瑕膏?
  岡崎嘆了口氣,語帶責備的望著自家兩位偶像,看似非常苦惱該怎麼說明。
  「若不是臉上受傷的話就好了。」姉鷺看出他的難處,開口安慰道,但一講就整個踩中地雷,使得岡崎抱起頭發出哀嚎。
  「啊啊……本來不合的傳聞有點淡下去了,這下…………」
  「百さん跟千さん,你們吵架了嗎?」後輩的孩子們聽到經紀人的哀嚎,睜大眼發出詢問,面對他們無邪的眼睛,百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就這麼陷入沉默。
  「……這次是百不好。」千抿著唇,移開視線這麼小聲說道。
  「什麼啊!正常來說不管是誰在那種情況下都會做那種決定好不好?明明就是千不好!我讓你快逃走你還不跑!」百不甘示弱地回擊。
  「跟壞人談條件說要自己跳下陽台的是誰?你有沒有想過要是你不在了我該怎麼辦?」千瞇起眼,大有不滿來戰的氣勢。
  「……這是,夫婦漫才?」一時之間搞不懂他們在吵什麼的i7組瞪大了眼發出詢問,這次夫婦漫才的內容怎麼聽上去有點過於劇烈了?
  「怎麼了?怎麼突然又要吵起來了?」TRIGGER的龍之介有些擔憂的說著,看上去想去勸架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咳咳。」岡崎站起身,雙手環胸望著自家兩位偶像,而像是注意到經紀人的沉靜怒火,百跟千同時安靜下來望著他。
  「剛剛跟你們約法三章的事情已經忘記了嗎?還想再寫一次反省文?」岡崎微笑,但百跟千能感覺對方的怒火正要升上去,他們連忙低頭道歉。
  「「……非常對不起。」」
  「明明是TOP   IDOL了,我雖然不會要你們不要吵架,但至少、絕對、務必還請你們不要一言不合就打對方的臉好嗎?你們可是我們公司很重要的門面,還請不要忘記這點。」岡崎望著乖得不得了的兩個大人,嘆了口氣這麼說道。明明都是大人了怎麼有些地方還這麼像小孩子呢?是不是自己太寵他們了呢?
  「岡崎さん好帥氣啊,真希望我也能成為這樣可靠的經紀人。」對此紡由衷地這麼說道。
  「OH……我們就算吵架也不會打對方的臉的,經紀人,請放心。」NAGI這麼說。


>>>
沒頭沒尾的結束了

作者廢話:
好喜歡萬對千冷淡,希望我這篇裡這樣不會做得太過份(笑)請相信我是真的新舊Re:vale粉(舉手)
Re:vale什麼時候要結婚^q^(誒
人物角色OOC希望沒有太嚴重qq
想寫舊Re:vale兩人罵罵百,並給他摸頭告訴他『不用自己承擔那麼多』的劇情qq(靈感枯竭暫時寫不出來





=========================


MOP之後的慶功宴時的某個片段(假設


  龍:說起來,我白天遇上月雲了
  百&千:?!
  龍:……他說百さん喝醉酒,從陽台上摔下來死了。
  百&千:……。
  百:那、那個人就是愛開玩笑啦!你看,我這不是好好地出現在這裡了嗎?沒事沒事!
  千:……(嘆氣)百,你不要再替他說話了。月雲的行為已經構成預謀殺人了。
  龍:預謀?!百さん果然遇上什麼事了嗎?
  百:呃……
  千:發生了差點讓我失去搭檔的事情。
  百:千! (有點責備他為什麼說出來般的眼神


===============================



05.

 

看完3部20,尤其是百要為了千去跳陽台的那幕,我居然產生了奇妙的ABO腦洞(我不會寫後續的,我說真的),下收



  對外都在傳Re:vale的百跟千的性別就是AO,當然傳言不是空穴來風,而是透過可靠的小道消息輾轉而來的。
  對此Re:vale的經紀公司只是笑笑表示:「我們也很期待小道消息能編出什麼樣的故事,你們接著編吧。」完全就是不打算回應什麼的態度,但這也助長了粉絲對於百(A)x千(O)的臆測。
  而這樣的新聞自然也給當事人帶來了實質上的麻煩。
  粉絲本來就有百百種,就算出現狂熱粉絲也不奇怪,也因此經紀公司加強了警備,但怎麼防還是百密一疏。

  在難得的休假,Re:vale的兩人本想優閒地度過,卻遭遇了激烈派的粉絲包圍,尤其還是一群Alpha。
  「……」百瞇起眼,捲起袖子就打算狂犬再現直接搞定這群人,但多打一之下他還是很快就敗下陣來。
  就算是一打多也要把這群Alpha拖住,不能讓千跟這群人周旋。這麼想著卻沒想到對方持有揮發性藥劑——那是強制讓現場的Omega進入發情期的違法藥劑。
  睜大眼,百頓時不敢輕舉妄動,但他還是不忘讓搭檔逃走。
  「千!這邊有我搞定就行了!你快走!」就算是千一個人逃走也好!
  「……」千沉默下來,沒有動作。
  「一個都別想走!」對方叫囂著,同事揮舞著那違法藥劑牽制著兩人。
  「你們的目標是Re:vale吧!那不管是我還是千都沒所謂吧,那我跟你們走,放過千吧!」
  「你以為你有資格跟我們談條件嗎。」對方冷冷地說道。
  「你們要什麼。」百一臉為難。
  「我們要你們死。」
  「「……」」Re:vale兩人都對這直白的惡意沉默。
  「我知道了。」百突然這麼說,無視千詫異的目光,就這麼往前走了一兩步。「就我吧。我死就足夠了,放千走吧。」
  聽到這句話,千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凝結了。
  ……不能再失去搭檔了。他的腦中只剩下這句話。
  什麼狗屁宣傳效果,都見鬼去吧。
  千向前一步,釋放出Alpha的強大信息素,瞬間就壓制住了全場。
  沒錯,千是個Alpha。
  他們之所以不在意那新聞,是因為從一開始新聞的內容就是錯的。
  千是Alpha,百才是Omega。


   新戲宣傳剛好跟這次新聞內容意外接上,所以就沒有特意去澄清這個不實傳聞
  結果先沒忍住爆發的反而是千wwwwwwww
  話說百可以多打一好厲害啊wwwwwww 完全不像是Omega 不愧是狂犬 
  哈哈哈腦洞沒救XDDDDD 只是想寫很帥+不想被百保護的千





  ⑥ 二階堂大和的中心向短打(大概是被挖掘來當偶像的片段


今天上午工作時突發的大和中心向短打,下收↓



06.



  在繁華的都市裡,放眼望去街上的每個人各個都精神奕奕,像是不斷地提醒周圍今天是一週的開始。走在街上的人們有些帶著歡笑聲,也有些上班族筆直地望著前方行走,看上去十分冷漠。
  大和轉過頭環視四周,對於觀察周遭的人的行為這件事本身已經習以為常。
  大學剛畢業的他漫不經心地走在街上,臉上並沒有出現對未來的期待,而是一副對什麼都漠不關心的模樣。
  突然他聽到群眾發出了不小的歡呼聲,他聞聲反射性地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大樓的電視牆,上面正在播放某個最近竄紅的偶像團體的新歌MV。
  ——TRIGGER。

  偶像……嗎。
  他並不是沒想過要當偶像,但當的契機跟一般人相比,並不是那麼美好的東西。
  他只是想復仇,對於那虛假的家庭所製造出的短暫的幸福。
  這麼想著,他眼底閃過冷漠的流光。
  「ね、君。(吶,同學。)」突然一個聲音向他搭話,那是個十分柔和不帶任何想法的語氣。
  他回過頭,看到了一個穿著胭脂紅[1]西裝外套的大叔,而對方微笑著這麼對他說:「你想當偶像嗎?」
  他睜大眼,心底發出了如戰慄般的狂喜,是源自於復仇能夠得以如願的喜悅與期待,以及一絲絲的自嘲。
  「好啊。」
  他聽見自己這麼回答,不帶有任何情感的。


  註1:胭脂紅:一、女子裝扮時用的胭脂的顏色。二、國畫暗紅色顏料。這邊用來形容小鳥遊社長的西裝外套用了第二個解釋的那個色調來形容。



  今天上午工作時突然的靈感。其實本來就想寫他的中心向,剛好靈感也來了,順便一起記一記 ,未來有時間的話會再寫,不要期待。



  ⑦ 千古不磨小說第一回讀後衍生


07. 



  「想跟你成為家人」
  某種意義上千的愛也很沉重啊……五年後萬理大概也不要當你的家人吧(欸很壞
  百:說起來,一開始組團時,千還問我要不要成為他的家人呢
  萬:求婚嗎?(調侃
  百:才不是!!!(被鬧到臉通紅
  千:那萬,你要跟我當家人嗎?
  萬:絕對不要(秒答
  百:……花心,太過分了!我要回老家!
  千:百,不是的,你聽我解……(注意到萬在一旁看好戲)萬,你就不能說點什麼嗎?
  萬:…………可以不要把我捲入你們之間嗎。很煩。(對著千微笑卻說出很過分的話的 Re:vale頭號粉絲 大神萬理

  要是真的當家人了,百的家人大概
  家人1:只是去唱個歌我們的兒子就變成別人家的了……
  家人2:雖然那時候說氣話說重了點叫他不要回來了,但並沒有說要他遷戶籍啊……
  家人3(姊姊):當偶像當到跟自己的偶像結婚…………
  百:才沒有結婚!!!(雖然夫婦漫才是日課

  五年前
  千:萬,我果然很喜歡你。
  萬:是、是,我也很喜歡你哦。(很無奈但是很寵溺
  ===
  五年後
  千:萬,我果然還是很喜歡你。
  萬:千,有點噁。
  ……………真想問這幾年萬理你是遇到什麼事個性變這麼多


  短打,有後續就補沒有就大家自己腦補(欸
  大概是一直求安慰的千跟由衷佩服百的萬理。百沒出場是因為這天工作得比較晚,打算讓他工作結束直接過來跟他們會合


  「說起來,在你離開後,百來拜託我跟他組團,那時我把他弄哭了。」千想了下,提起了某件陳年往事。
  「誒?……啊啊,喜極而泣嗎。百君還真是從以前就情感豐沛呢。」萬理先是訝異地望著他,但下一秒卻像是理解般點了點頭。
  「……不是。」抿了抿唇,千低頭喝了口酒掩飾他的尷尬。
  「……你還真是差勁耶。」萬理以受不了的眼神譴責他。
  「這段是該安慰我的地方啦。」千抱怨道。
  「好、好。真是辛苦你了。」萬理敷衍地說了幾句,然後順著問下去。「結果呢?為什麼弄哭他?你不是挺喜歡百君的嗎,從我們組團那陣子開始。」
  「……」千沉默了下,「你也知道只要牽涉到音樂,我說話就會比較……過分一點。」
  不是一點,是非常。萬理心想,同時努力不開口打斷對方的說明。
  「所以百就……被我說到哭了……」
  「嗚哇……你還真是……」萬理忍不住發出嘆息。
  「安慰我。」千悶悶地說。
  「不,這明明是你不對吧,對一個自己的粉絲都幹了什麼……」萬理忍不住說道。
  「……因為,明明說了要跟我一起當偶像,但當時的百別說是樂器了,連唱歌都不會啊……。」千盯著杯中的酒這麼說道。
  「……真的假的?」萬理難掩詫異地望著千,明明現在在當偶像還發了專輯,五年前卻完全不會唱歌,真的是太……。
  「百君真是太偉大了。」萬理由衷地說道,不僅在五年內成為Top idol,還讓千改變了這麼多,已經不是光用偉大能夠形容的了。
  「也誇誇我吧?」千這麼說道,萬知道千是在說他跟百剛起步的時候。
  「是、是,真虧你撐過來了。」萬笑著說,接著頓了頓,又說了一次,但千能明白其中的差異。「真虧你們撐過來了。」
  「乾杯嗎?」執起杯子,千輕晃了晃杯中的液體,這麼問道。
  「「為Re:vale乾杯。」」
  然後兩人碰杯,杯中的冰塊與杯子碰撞,放出清脆的響聲。

  「辛苦了~」推開酒吧的門,他們一直在談論的主角匆匆現身,帶著他們所熟悉的笑臉。「抱歉我來晚了~」
  「辛苦了。」萬理先是向他微笑這麼回道,千則示意百在他跟萬之間留著的空位坐下,接著很自然地翻出面紙替百擦掉臉上的些微汗水。
  等待點的酒上來的期間,百隨口問了兩人剛剛聊了些什麼。
  「誒誒!!聊了那麼久以前的事了嗎?感覺好羞恥……!!」百捧著自己的臉,覺得真想找個地方鑽進去。
  「百君,很了不起哦。」萬理笑著說道,與其說是安慰倒不如說是真誠的讚揚。
  「才、才沒……啊,謝謝。」百連忙說道,同時向送上酒的調酒師道謝。「才沒這回事啦……」
  「若百君不介意,也能跟我說說以前的趣聞嗎?」萬理微笑著提議。
  「嗯!」百開心地點點頭,對他而言聊天話題根本是信手拈來。
  「說起來,千在那時候答應跟我一起唱歌時,說了『想跟我成為家人』呢!」
  「噗、咳!」被日本酒嗆到的萬理。
  「啊,說起來的確是有這回事……」千像是在回想一般這麼說道。
  「當時突然就問我可不可以遷戶籍,真是嚇了我一大跳呢。」百笑了說,絲毫沒覺得自己講的內容很不妙。
  「……你都幹了什麼啊。」在我離開後,還真的是往脫韁野馬的方向筆直前進耶。萬理不由得感到無語。
  「畢竟有你的事當前車之鑑,還是成為家人比較保險。」千理所當然般這麼說道,絲毫不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什麼問題。
  「……」萬理感到心情複雜,同時覺得很抱歉,不僅是對千因此偏差的觀念,還是因此受害的百。
  「所以,萬,你要當我的家……」
  「不要。」萬理毫不猶豫地否決,都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居然拒絕了。」千不由得被對方的秒回打擊到了。
  「正常都會拒絕的吧。對吧,百君?」萬理皺起眉譴責起這個缺乏常識的多年好友,同時試圖讓百幫腔。
  「誒?嗯!」百點了點頭,下一秒卻說了讓萬理忍不住掩面扶額的話。「我就算了,千你絕對不可以對別人說哦!」
  「嗯。那百要入我的籍嗎?」千微笑著問。
  「好啊!」百幾乎是立刻答應,同時撲過去抱住搭檔,「當了家人的話在一起的時間就更長了!」
  「要不要順便同居再開?」千笑著提議。
  「好哇好哇!」百依舊很買帳。
  「……」萬理表示自己已經不知道這是往常的夫婦漫才還是本來他們就是這種好到可以結婚的關係,因此放棄理解。「老闆,再給我來一杯威士忌,烈一點的。」




  沒了
  感覺萬理心很累XD 對不起,前輩組整個被我搞到很鬧XDDD
  完全是『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系列XDDDD
  很喜歡兩人碰杯的場景
  入籍是開玩笑的(雖然千很認真,百大概只要是千想做的都會努力去完成,但動戶籍實在是……),同居是真的,之後他們就又開始了同居生活

  岡崎:有百君幫忙叫千君起床,真是幫了大忙呢。



  ⑧  アイナナ 動畫017 綜合優勝得主的Re:vale



08.

  「Black or White 魔幻音樂季的綜合優勝得主——Re:vale!!」

  よっしゃ!百真誠地感到高興,但下一秒他就想到攝影機會拍得獎者的表情,便一秒切換心情,朝攝影機比出姿勢——雖然在眼睛比YA不太適合他這個已經25歲的大男人,但『Re:vale的百』一向是走可愛路線,所以這麼青春少年的動作放在他身上完全無違和。
  相較之下一旁的千則相當淡定,只是露出淺淺的笑容。但是百知道,這已經是搭檔心情產生大波動才會有的變化,畢竟他家的搭檔可是常年都酷酷的,這種自然流露的笑容也是稀有等級的程度!

  站在看台上放眼望去,各色的螢光棒揮動著,使百不由得興起了滿足感,那是努力有所回報的滋味,要不是有形象問題,他還真想對他的粉絲說聲『最喜歡你們了』,不過比起這種告白,更多的是想說『謝謝』的心情滿溢心中。
  「百,今天的笑容比以往還要燦爛呢。」一旁的千忍不住微笑著提醒他。
  「因為開心嘛!千也是不是嗎?」百笑著搭著自家搭檔的肩,點破對方從剛剛一直彎起的嘴角就是開心的證明。

  「千桑、百桑,恭喜你們!!」台上其他認識的藝人在頒獎儀式結束後紛紛過來祝賀。
  「謝謝~」百笑著一一答謝,一旁的千也被演戲認識的前後輩包圍著祝賀,而他回以優雅的微笑應對著。
  「看來今晚得開派對慶祝了呢!」女藝人笑著說。
  「喝吧喝吧!」百笑著答腔,然後對周圍的人提議。「今晚我請客,要來一起慶祝的再敲我RC!」
  這的確是交友圈廣泛的百才能提的意見,他總能在一個環境裡聚集形形色色的人,然後藉此認識更多人。
  在場的藝人們紛紛答腔,接著見百忙著跟其他前輩打招呼,便各自翻出手機開啟RC,找出百的名字給他發訊息,而訊息無一不是想加入慶功派對的內容,完全能看出百在演藝圈的活躍程度。

  「おかりん!」到了後台,千跟百看到早已在等待他們的黑髮經紀人——岡崎凜人,像是注意到他們的呼喚,男子揚起笑容邁步向前。
  「恭喜Black or White綜合優勝。」
  「謝謝。」千微笑著說道,眼底盡是對經紀人的感激。
  「都是多虧了おかりん一路支持我們……!」相較之下百完全是感性派,整個人就這麼撲抱過來,對此岡崎只是露出微笑,輕輕地拍了拍自家偶像的背作為安撫。
  他們真的夠努力了,得這個獎,實至名歸。
  「對了,我包了個場子,打算晚點跟其他藝人一起慶祝,吃吃喝喝,行嗎?」百帶著亮晶晶的雙眼盯著岡崎發出詢問,對於他這樣先斬後奏的行為岡崎心裡無奈,卻仍是寵溺地答應下來。
  「不要鬧得太晚哦。」

  「我可以負責接送百。」千在一旁自告奮勇地提出想法。
  「誒誒?千不跟我去慶祝嗎?」百睜大眼睛,像是感到意外。
  「我得負責帶你回來啊,孩子的媽。」將百眼底的不滿看得一清二楚的千忍不住笑了,他並非討厭跟百一起出席熱鬧場合,只是比起外食他還是比較喜歡自己下廚。「呵呵,早點結束慶功宴,再回我家接著慶祝吧。」
  「慶祝今天Re:vale的成功。」
  明顯被千說動,百乖乖地點頭答應,眼底早已寫滿了期待。
  「那我工作告一段落也去千家叨擾吧?」岡崎突然微笑著加入他們的話題。「要慶祝Re:vale的成功,我這個經紀人可不能不到場呢。」
  「嗯!!」
  「那我就大顯身手,多煮幾道料理吧。」千點點頭,算是同意他的叨擾,同時這麼說道。
  「既然孩子的爸要下廚,那我等等慶功宴可不能吃太多啊……要是吃不下千煮的飯該怎麼辦……」百像是十分苦惱,畢竟他對於千的一切總是十分捧場。
  「屆時我會替百君吃掉。」岡崎推了推眼鏡,如此說道。
  「誒誒!太過份了吧!」百一臉錯愕的說道,因為他的反應,岡崎跟千都不由得笑了,百也因這樣的氛圍,自己忍不住跟著笑了出來。

  「那我就先送百君到慶功會場,再送千君回住所,然後再回公司。」一邊安全駕駛,岡崎一邊這麼對後座的兩人說道。
  「嗯。」千點點頭。
  「要是累的話你們能夠休息一會,到了我再叫你們。」看了眼後照鏡,見一直精力充沛的百跟已經進入省電模式的千看上去都難得面露疲態,岡崎這麼說道。
  「那就麻煩你了~」百這麼說道,但岡崎能聽出他那強打精神的語氣。
  秉持著安全駕駛的信條,岡崎慢慢地駛往目的地,並在等紅綠燈時抬頭望了眼後照鏡。
  他家的偶像正相偎著陷入短暫的睡眠。
  雖然在台上看似游刃有餘,但從現在的模樣便能看出他們今天為了魔幻音樂季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我家的Re:vale可是很棒的。岡崎自豪地想著,同時更加專注地望著前方,努力不讓車子有一絲顛簸使他們醒來。

  END

  覺得以百的個性,頒獎結束絕對會跟其他藝人聚餐,而喝了酒的百自然是由千開車來接他回家,兩人(或許加上經紀人)一起慶祝兩人的Re:vale今日的成功。
  這篇幾乎可以當動畫一期結尾的安利文了……




   
评论(9)
热度(64)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遺憾的是常常喜歡上冷CP,缺糧到極限就會自己產糧。
※千百腦洞總集 跟 5+1 都是不定期更新,請愛用手動刷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