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アイナナ|微千百】感謝此生與你相遇

  ① 有BUG,OOC可能有
  ② 萬理中心為主,有小鳥遊社長,以及些許的新Re:vale+おかりん
  ③ 時間軸落在新Re:vale成立後第三年,時間軸我想有BUG
  ④  廢話依舊非常長【。



Title:感謝此生與你相遇





  結束了一天工作回到家,男子先進浴室洗去一身疲憊,接著回到客廳吃起今天的晚餐,同時熟練地轉開電視觀看他每天固定會看的節目。
  這是他喜歡的歌手的冠名節目。
  看著螢幕上的銀髮男子與身旁那染著黑白兩色髮色的男孩,他眼底不禁流轉懷念的流光。
  那是他曾經的夢想。
  成為偶像,在舞台上發光發熱,身邊有著不近人情、不懂人討好他人卻總是對自己的作詞作曲過分嚴苛、常常一進入寫歌模式就走火入魔的搭檔,但即使搭檔平時像是難以親近的貓,卻總會在寫歌的瓶頸期向他撒嬌。
  他很懷念那段過往,很開心,也很充實。
  同時也回不去的他的回憶。

  趁著節目途中的廣告時間,萬理起身收拾吃完飯的桌面,將餐具洗淨垃圾分類放好之後,他從家中的小冰箱拿了罐啤酒並拉開易開罐灌了一口,並發出了滿足的嘆息。
  果然飯後的啤酒最好喝了!
  回到客廳時,節目剛好再開,他望著記憶中熟悉的兩人在電視機前的模樣,不禁勾起了欣慰的笑容。
  當時的那個ユキ居然也會露出笑容,這肯定是多虧了モモくん吧。
  真該好好感謝他們啊。
  讓我的夢想延續下去、讓千還能夠站在舞台上繼續唱歌。
  是他們讓他知道,所有的事情都不是白費功夫,他所作的決定並不是錯誤,他們都能好好向前邁進。
  在節目的最後,百開心地宣布他們即將推出新單曲,還請大家支持,同時千也表示自己開始接電視劇的工作,雖然還很生澀但也希望大家能去看看。
  『ユキ的角色肯定都是帥哥!大家一定要去看喔!』
  『モモ真是的……』對於百完全買單支持的行為,千忍不住笑了出來。
  還真是如同他記憶中的笑點低得很奇怪啊,像是想起了以前一起相處的回憶,萬理不禁失笑,同時搖了搖頭,並不是換了套衣服站在舞台上就是他所不認識的人啊。不管是千還是百,都還是有著他所熟悉的,那笨拙的一面。
  看上去改變了的,其實一直都沒有改變。
  而他依舊會在這個地方,默默地支持他們。
  『另外在今年七夕我們將舉辦Re:vale的第一場演唱會,還請大家來聽我們的歌,一起變得更加HAPPY吧!』
  『是呢。我跟モモ也很期待跟大家一起度過七夕哦。』
  『那麼,我們明天再見啦!謝謝大家陪我們到這麼晚!』
  望著節目裡精神奕奕的兩人,以及節目結束後開始跑動的跑馬燈,萬理拿出手帳寫下跑馬燈上出現的演唱會資訊以及預售演唱會門票的時間。
  終於要辦演唱會啦…………。不去現場支持不行呢。萬理露出笑容,遙望客廳一隅,那邊整齊放著Re:vale一直以來所出的每張CD,不管是一般通路版還是限定版,他幾乎都收集齊了,說是超級頭號粉絲也不為過。
  ……不過還好這並不會被千知道,不然肯定會露出很精彩的表情吧。他不由得莞爾,並暗自慶幸現在的自己只是個小小的粉絲,不會有讓當事人知道這些收藏的機會。

  很快的,到了線上搶演唱會門票的日子,而結果往往不如預期那麼美好。
  「哈啊………」萬理長嘆了口氣,像是難以置信般地盯著電腦螢幕。
  不會吧…………才過了20秒,票已經被搶光了??
  但轉念一想,他不禁無奈了。
  也是,Re:vale也算是Top Idol,門票被秒殺很正常。
  沒辦法,那天只好在公司工作以度過空閒的時間了。
  萬理抬起頭望著預售票網站上的Re:vale演唱會宣傳照,勾起唇角。
  總有一天,我們公司的偶像也會到達你們現在的高度吧。
  為此,作為公司事務員的他不更努力一點可不行呢。

  「万理くん,你這週七夕有安排嗎?」公司的社長、同時也是他的恩人——小鳥遊音晴以記憶中柔和的嗓音喚他,他抬起頭來就對上對方那慈父般的紅色眼眸。
  「沒有呢。」他搖了搖頭,然後反問對方:「怎麼了嗎?社長。」
  同時萬理腦中也快速地在思考著:難道是要加班嗎?公司在什麼部分上有沒做足的地方……?
  「噢,是這樣的,」邊說社長邊拿出兩張門票遞了過來,「我在因緣際會下得到了票,想問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去呢?」
  ——那是Re:vale第一場演唱會的門票。

  在進到會場裡時,裡面早就擠滿了人,他與社長順利找到自己的位子,而就在他們就坐後,舞台的燈光也跟著亮了起來,台下的觀眾發出了一陣尖叫聲,同時揮起了手上的螢光棒。
  「キャーー!!」
  「Re:vale——」
  「ユキ様——」
  「モモちゃん——」
  真是厲害啊,Re:vale。明明只是亮起了舞台,兩人還沒到台上,就彷彿整個館內都因為粉絲的聲援而搖晃起來一般。萬理望著眼前整片整齊劃一揮動螢光棒的景色不禁這麼在內心讚嘆道。
  「不揮嗎?螢光棒。」望著身旁的事務員只是將螢光棒拿在手上,不像其他粉絲那樣雀躍地揮動,社長發出詢問。
  「看著就足夠了。」萬理搖搖頭,這麼說著,眼底卻盡是溫柔與對舞台微乎其微的眷戀。
  那是他曾經擁有、卻無法帶他前往的舞台。
  萬理感覺心臟跳得異常快速,說是不安,更多的是對於他們即將登台演唱的欣喜與期待。
  「現在坐在這裡的,不是小鳥遊事務所的事務員,」社長像是明白他內心的思緒,突然這麼對他說道,他轉過頭便對上那漂亮的紅寶石眸子,而社長也這麼繼續說了下去:「而是作為一個Re:vale支持者的大神萬理,不是嗎?」
  「我可不會因為你支持我們公司以外的偶像團體,就扣你薪水的哦。」
  聽著社長打趣的說法,他不禁露出笑容。
  是啊。從最初就決定了的,怎麼就忘了呢?
  他早已決定,即使被遺忘,即使只能在遠方看著,他也會以最大的聲援與掌聲去支持他所喜歡的、這個承載著許多回憶的Re:vale。
  這麼想著,萬理舉起了螢光棒,跟著其他粉絲開始緩慢而節奏地揮動起來。
  而在一旁的小鳥遊音晴只是以溫煦的笑容注視著這個在自家公司工作邁入第三年的事務員,像是明白了當下青年釋懷了那一直以來對Re:vale所懷抱著的情感,他在心中為青年鬆了口氣,同時將視線轉到正前方的舞台,並跟著揮起了手中的螢光棒。

  而當大家從現場的音箱聽到Re:vale的聲音時,全場的氣氛彷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沸騰了起來。
  『皆さん、こんばんは。Re:valeで——す!(大家晚上好,我們是Re:vale!)』
  「キャーー!!」
  台上的投影幕先是跑過兩人演唱會的宣傳照以及字卡,同時兩人從中央的伸展台由下而上升了上來。
  與此同時,音樂的前奏迴盪在會場,而台上的兩人也開始了歌曲的歌唱與舞步。華麗的舞步,默契的配合,以及契合度極高的合音,會場內的吵雜、喧鬧這類的想法完全沒有出現眾人的腦中,取而代之的是,場內對他們的狂熱支持透過粉絲的歡聲感染給整個會場的人們,在這瞬間將所有人的情緒都帶到最高點。
  那是萬理聽過最棒的演唱會。

  「真是很棒的演唱會呢,万理くん。」小鳥遊音晴這麼說道。
  「是的,社長。」萬理露出微笑點了點頭。
  在演唱會結束後,他們兩人決定在附近吃點東西再回去,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們會一起坐在同一張桌前吃飯的原因。
  「正好趁著這次機會,我們來聊聊公司的長年企劃吧。」翻看著桌上的菜單,小鳥遊音晴這麼說道。
  「長年企劃?」對這項企劃完全沒聽說的萬理露出疑惑的神情。
  而社長也不賣關子,就這麼直接公布了答案:「對。——培養偶像團體這件事。」

  千對於喝酒賣笑的工作一向不喜歡,但礙於他們是這場慶功宴的主角,實在無法提前抽身離開,等到他們能離開的時候,早已過了他平日就寢的時間。
  「ユキ……?」百試探性地喚了喚搭檔,而後對身旁的經紀人搖了搖頭,「ユキ睡過去了。也累了一天了,先送他回家吧。」
  「那ユキくん跟モモくん在這邊等一下,我去把車開過來。」經紀人岡崎這麼說道,百點了點頭,就這麼扶著已經睡過去的千的身體靜靜等待。
  「……水。」像是聽見搭檔的呢喃,百偏過頭看著似乎口渴的千,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真是沒辦法啊……」這麼說著,百將千放下,讓他先坐在一邊的長凳上休息,然後對這個看起來還半睡半醒的搭檔口頭叮嚀著:「你要乖乖待在原地哦,不管誰來都不可以跟對方走哦。」
  明知對方半睡半醒,根本無法聽見他的叮嚀,百仍是這麼跟他說道,接著看了千一眼,確定短時間內不會發生什麼問題之後就這麼跑去對面的自動販賣機投礦泉水。

  「正如我剛剛所說,這個企劃還是有可行性的,不是嗎?万理くん。」
  「真不愧是社長。人員的甄選打算怎麼做呢?」
  千在半夢半醒間,聽見了十分熟悉的嗓音,以及另一名聲音溫潤的男子說話的聲音。
  ……萬。
  這個人也叫萬理嗎?還真巧……
  若是萬現在不繼續唱歌的話,肯定也能成為像這樣普通的上班族吧。
  「其實我已經物色到幾個不錯的孩子,順利的話……就能邀請到他們進事務所……」聲音逐漸遠去,讓人分辨不清這究竟是夢境還是現實。
  接著,千又沉沉閉上眼,墜入了夢鄉。

  買完礦泉水,正打算回到搭檔身邊的百,隨意瞥到路上的行人,當中似乎也有仍穿著西裝走在路上的上班族,百不禁覺得日本的上班族很厲害,這麼晚了還在外面奔波。
  是應酬嗎?……有聽到對方喊社長,所以是上司犒賞下屬的飯局?
  雖說是成年了,但百還是不太懂除了偶像公司以外的企業是如何運轉的,他也無暇去關心,只因光搞清楚自己周圍的現況並努力去維持平和就耗費了他所有的精神。
  一陣風徐徐吹過,他的短髮輕輕地被吹動,而行人們也是。
  在視野外,那漂亮的深藍髮絲也被風輕輕帶了起來。
  「?」
  像是看到了什麼,又像是看錯了一般,百偏頭想了一下,還是沒能抓住那瞬間的靈光乍現。
  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這麼想著,百走回了千的身邊。

  「ユキ?喝水嗎?」百拿著礦泉水這麼詢問,同時傾身湊過去傾聽千的囈語。
  「……萬……」
  然而只聽到了熟悉的人名。
  「……」百不由得頓了頓手上遞出礦泉水的動作,但他無法理解內心油然而生的這股酸楚與堵堵的感覺是什麼。
  經過這次演唱會,能不能找到萬さん也是他所關心的,這也算是他多次向公司提議辦演唱會的契機。
  ……若是、能早點找到就好了。
  百垂下眼,沒有人能看清他現在的表情。
  那是帶著幾分落寞的眼神,難過與悲傷交雜,卻又不得不強行壓下,使自己露出開朗的神采的內心掙扎。
  現在的他是開心的。
  不會有人比自己更幸福。
  所以,不能說任性的話,不能讓周遭的人擔心。
  他是Re:vale的モモ,是……替代品。
  所以他得完成自己分內的工作才行,不參雜私情的。
  「モモくん!」是經紀人的聲音。
  「おかりん!歡迎回來。」抬起頭,他又變回了『岡崎事務所的偶像——モモ』,帶著燦爛而開朗的笑容迎接著每個來到他身邊的人。
  而內心的壓力就這麼無聲地增加了砝碼,但此時的他們還未知曉。

  「ユキ,你醒了嗎?」隔天一早,百依舊精神煥發地來叫醒他朝弱い的搭檔,漂亮的洋紅色眼睛湊近過來,使千有種一醒來就看到太陽光折射在漂亮的紅寶石上的錯覺。
  就像是看到漂亮的事物人會下意識伸出手去觸碰一般,千動了動手,卻沒能抬起手來撫上對方的臉龐,只是就這麼看著。
  看著兩眼迷茫的千,百知道對方完全還處於開機狀態,因此他能做的只有先幫千把窗簾拉開,然後也不催促,就這麼靜靜地等待搭檔完全清醒過來。
  意識回籠,千看見百只是坐在他的床邊望著他,既不催促,也沒有不耐煩,而是帶著寵溺的視線望著他,見他像是完全醒了還微笑著向他道早。
  一如往常的早晨。
  只要醒來百一定會在身邊,不知何時他也習慣了這種感覺,千這麼想道。明明在以前完全不會讓任何人踏進他的世界,但現在,這個孩子卻輕易地進來了,而他也希望對方能一直就這麼待在他的身邊。
  「……」
  「ユキ?怎麼了嗎?在發呆?」偏頭望著他,百發出詢問,見他沉默不由得露出擔心的神色。
  「若是有什麼煩惱的話……」
  「我好像、夢見萬了……。」千以隨口提起的語氣,打斷了百看似擔憂的詢問。
  話說出口,空氣像是凝結般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而此刻的千當然不會察覺到這奇怪的氛圍。
  「誒?這、這樣啊……萬さん在ユキ的夢裡,一樣是個帥哥吧。」
  「モモ的關注的點好奇特……。」沒有注意到百的笑容有些勉強,千逕自說了下去:「在夢裡他是個普通的上班族,當時他和社長在一起,看上去……很開心的樣子。」
  「……」沉默半晌,百揚起了大大的笑容,這麼對他說:「一定很快就能找到萬さん的,不要擔心!」
  「我會更加努力的,一定沒問題的!」
  語畢,百推著千的背讓他進浴室盥洗,然後準備回到客廳,畢竟經紀人等等會過來帶他們去工作現場。
  而此時的千內心感到的異樣,卻沒能順利的傳達給對方。
  ……為什麼百還要更加努力呢?
  「……為什麼,モモ的表情看上去那麼痛苦呢……?」
  「嗯?ユキ?你剛剛有說什麼嗎?」正要去客廳的百回過頭,疑惑的望著他發出詢問。
  「……」千沉默了一秒,決定無法解釋的事情就不去解釋了,只是搖了搖頭,「沒什麼。」

  那是新Re:vale結成的第三年。


  THE END


  作者廢話:


  全文字數:4731+1293(後記)=6024


  大家一路看下來可能有覺得哪裡違和又說不上來,我來自爆一下BUG(誒) 
  "總有一天,我們公司的偶像也會到達你們現在的高度吧。"
  這句有BUG,當時小鳥遊事務所還沒有往培養偶像的方向去走(以往好像是培養模特兒、舞者、合音的部分),IDOLiSH7 是他們的第一支偶像團體,所以那時候就算有負責培育人才,應該也不包含偶像團體(雖然第一話的時候萬理有說過這是社長策劃多年的企劃),因此在後來為了修正BUG,就安排了社長跟萬理提及長期企劃的劇情
  七夕的演唱會其實是借用2018年アイドリッシュセブン開的演唱會日期(對的就是那個BD抽演唱會門票那一場)
  百去自販機買完礦泉水之後,跟萬還有小鳥遊社長擦身而過wwwww 靈光乍現的瞬間是因為百餘光看到了熟悉的藍髮,但沒有聯想到走在路上穿著西裝的就是萬さんwwww百整個Re:vale天線失靈的概念(喂) 得了一種『看到五年前的百就想虐一下』的病,我是真的モモ粉,信我XDDD
  社長イケメン///////尤其是遞出票的瞬間////////
  時間軸有BUG,雖說訂在新Re:vale結成第三年,但其實是連同地下時期的時間一起算進去(不然會產生演唱會好像拖太久才辦了第一場的感覺,雖然粉絲確實等的起(誒)
  ユキ超級遲鈍wwwww モモ煎熬與動搖的部分稍微帶過,畢竟不是這邊的重點(那你還虐#
  講個沒相關的,萬さん只有さん是日文,万理くん則是都是日文,沒有特殊意義,只是鍵盤選字太懶而已XD  另外只有對話框裡的千百會有ユキ、モモ來表示,其他地方皆顯示漢字,單純只是看到對話裡出現漢字不習慣而做的改變
  取名無力,我這個人寫東西,都是先有內容才想題目,要是先有題目再想內容,內容通常會有刻意迎合題目的問題,所以(簡單來說就是看心情寫) 
  後記完全是寵百模式的我wwwww希望OOC不會突破天際(尷尬)很喜歡讓千感受到昔日搭檔的溫度差XD 很喜歡這麼寵粉絲的舊Re:vale >/////////<(百限定)
  題目不僅是萬理的想法,也是我個人的想法,因此就這麼定了。我覺得萬理肯定覺得不管人生重來幾次,都還是想跟『Re:vale』相遇吧,藉由『Re:vale』認識的人事物,都是那麼的溫柔,或許也有讓人痛苦的事情,但那都是他青春的回憶,因此他不感到後悔。



  後記在想 要不要讓Re:vale邀萬理去看演唱會

  萬理:可是我票買好了
  百:qqqqq
  千:可以別讓百哭嗎?
  萬理:你們兩個真的很麻煩耶。



>>>>>>>>

  後記:

  「「こんばんは、Re:valeで——す。」」
  「……千嗎?不是說過沒事別跑來別人家的事務所來嗎?」拉開門,門後的人就這麼以完全的冷淡視線注視著他,放眼全世界,大概也只有萬理這個粉絲敢這樣對他了。
  「萬さん,我們即將要辦演唱會了,所以來送門票給你,希望你能來看看……」百率先開口解釋,說到後來有點沒底氣,甚至有音量轉小的趨勢。
  「謝謝,モモくん。這是你們第五場演唱會了吧?恭喜你們。」面對這小自己兩歲,看上去就像是自家弟弟的Top idol,萬不由得露出柔和的笑容這麼對他說道。
  「萬さん……超イケメン……」但對於昔日偶像仍舊沒有抵抗力的25歲Top idol,完全從剛剛的模式切換成粉絲模式。
  「モモ、浮気。(モモ,花心。)」千只是以冷淡的語氣強制把百的心思拉回來。
  「才、才不是!」百幾乎是立刻就回神了:「我對ユキ最專一了!」
  「雖然很感謝你們的好意,但我不能拿這票。」望著已經看了五年的節目都已經看慣的夫婦漫才,萬嘆了口氣,該說的還是得說。
  「誒……?」百馬上露出失望的神情。
  「你總不會說是粉絲就得自己花錢買票,雖然你的心情我也能明白……」見百消沉下去,千開口這麼說道,他的本意是想幫忙勸說,但看上去完全沒有實質作用。
  「……」萬理決定實話還是早講早好:「我票已經買好了。」
  「買到票了?!」沒想到驚訝的反而是要辦演唱會的兩個人。
  ……你們也知道你們的票很難買啊。不枉他為了能去看演唱會所累積的搶票經驗值。萬理不禁這麼想道。
  「那就沒辦法了。」露出笑容,百這麼說道,然後從包包裡抽出一疊紙:「那我們也只好邀請IDOLiSH7的孩子們也一起來啦!」
  ——是七張Re:vale的演唱會門票。
  「啊、這個不是賄賂哦!」百像是想到什麼,慌忙澄清道,然後他娓娓道出上次同一個攝影棚工作時,聽MEZZO隨口提起的事情:「只是因為上次聽環說我們辦上一場演唱會的時候,剛好卡到MEZZO辦活動的時間,沒辦法去聽,他還說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去,所以身為前輩,只好親自來邀請可愛的後輩啦。」
  「讓你費心了。」萬理露出微笑,對於百故作俏皮眨眼的表情他只是伸手拍了拍男孩的軟髮這麼說道。
  「沒這回事!從認識以來我們也受到IDOLiSH7的孩子們很多幫助,因此能有機會邀請他們來演唱會,我也覺得很開心!」百帶著大大的笑容這麼回覆道。
  啊啊,能認識這樣的孩子,不管是他還是IDOLiSH7的孩子們,都算是非常幸運了呢。
  千個性上的轉變,能從以前的毒舌排外轉變為現在的Top idol氣質,也是多虧了百的努力吧。
  「我工作差不多要告一段落了,我們久違的去喝一杯吧。」
  萬理微笑著向兩人提出邀約。
  「「榮幸之至。」」面對他的邀約,眼前的Top idol勾起漂亮的笑容如此回答。

  現在的他很幸福。
  人生中能與『Re:vale』相遇,他很幸福。

  Fin.


  「說起來,私下五年裡要一起持續下去的事情,モモくん決定好了嗎?」
  「誒?嗯………那、每天都跟萬さん發訊息可以嗎……?」面對昔日偶像的提問,百顯得有些不安地提出自己的要求。
  「當然可以。」萬理微笑,接著補了一句:「這沒什麼問題,所以再想一個吧?長達五年的事情。」
  「誒?可是訊息……」
  「互相發訊息長達五年沒什麼難度,另外再想個什麼吧?」萬理對百這麼提議,甚至還露出了鼓勵似的微笑。
  而千內心則有點不平衡。
  …………明明跟我發訊息就已讀不回,這溫度差是怎麼回事?

  後來應百的要求在卡拉OK舉辦了舊Re:vale的個人演唱會,百專屬的。




沒了。



   
评论(2)
热度(50)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遺憾的是常常喜歡上冷CP,缺糧到極限就會自己產糧。
※千百腦洞總集 跟 5+1 都是不定期更新,請愛用手動刷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