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鹿楓堂同人】樂子



  ① 鹿楓堂同人,角崎視點,劇情參考以原作漫畫劇情為主,動畫劇情為輔。
  ② 劇透範圍至動畫第三集,角崎跟八京的個性是用推測的(所以可能會跟原作後期有出入
  ③ 為突發,有原創劇情,很多私心。無CP。(思考很久覺得怎麼看都不能算是角崎x八京←
  ④ 題目跟內容依舊無相關(欸



  沒問題即可往下閱讀。








  翻開雜誌的甜點專欄,身著深色西裝的男子邊走邊隨意地閱讀著,直到他看到了熟悉的人像照片,不由得噴笑出來。
   「噗。嗚哇,嚇到了。」說是這麼說,但內心卻出現了漣漪,他知道這是喜悅與雀躍的情緒,「『他』就是傳言中的那個人啊……。」
   這麼想著,電話傳來了震動,會在這個時間聯繫自己的,果然只有他了吧。這麼想著,男子接通了電話。
   「——好。好,不好意思,現在就回去。」聽著電話那頭冷清的語調,男子揚起了笑意,接著說了別件事情,「稍微找到了點有意思的東西,回去再給你看。嘛~別這麼說嘛。那麼等等見。」
   事情好像變得有趣起來了啊。他揚起笑容,露出像是找到新樂子般的愉悅神情。
   「鹿楓堂嗎……。」男子低唸了一下店名,並在腦中思考自己近期的行程有沒有哪天比較有空。「下次去玩玩吧。」
   真是令人期待呢。

   踏入店內,是與一般店家不同的日式風格,客人也不少,店內飄蕩著溫和的甜食香味,令人不禁放鬆下來。
   「還不錯……吧。」男子這麼想著,伸出一直插在西裝口袋的手,找了個兩人桌的空位拉開椅子坐下,然後環視了下四周。
   客層挺廣的,不僅是老人小孩,還有年輕的上班族群。他帶著一抹好奇與有趣參雜的目光打量了下店員跟看上去是廚房的位置,然後收回視線。
   他伸手拿起桌上裝著水的水杯,像是覺得好玩般輕晃了晃杯子,接著又放下。
   這時有店員走來,向他遞出店內的菜單,而他微笑接過,慢悠悠地翻閱起來。
   這間的人氣商品……就先點咖啡跟戚風蛋糕吧。這樣也能知道甜點師的水準及店內的口味風格……雖然點餐的內容有八成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的偏好啦。他這麼想著,抬手叫來了店員。

   來的是讓他感到意外,但同時讓他眼睛為之一亮的人——那個人的弟弟。
   「那麼再跟您確認一次,您點的是特調咖啡及綠茶戚風蛋糕,以上這些沒錯嗎?」有著米色髮色的店員這麼向他確認。
   「嗯。」他微微笑這麼回答。還真是相當溫和的表情呢。跟他看慣的那冰塊臉完全不同。
   「好的,餐點請稍等片刻。」語畢,店員——鹿楓堂店長的東極京水彎起溫和的淺笑,向他點頭致意,接著便轉過身去幫其他桌的客人點餐。
   原來那張臉笑起來是那種感覺嗎……。看了一下店員的背影,收回目光的他不由得這麼想著。那個人的笑,倒是還沒怎麼看過呢。

   「……真的很抱歉,戚風蛋糕已於剛才賣完了……。」京水露出困擾的神色這麼說著,而他也因這話而望向正在幫別桌點餐的京水。
   哦……這個表情他倒是沒從友人身上見過呢。畢竟那個人意外地聰明,沒什麼能讓他感到困擾的呢。他這麼想著,開口解決了對方的困擾。
   「那個,不介意的話我那份戚風蛋糕給你們吧。」
   「誒?」那桌的客人詫異地看著他。
   「相對的,我能改點一份抹茶蛋糕捲嗎?」
   「真的沒關係嗎?」京水一臉為難與困擾交雜的望著他發出詢問。
   「沒關係,我剛好還在猶豫要吃哪個,請不用在意。」邊說著,他露出讓人寬心的笑容。
   「那麼,這邊幫您換成一份抹茶蛋糕捲。」京水走過來幫他做菜單的修改。
   「好的。」他露出微笑。

   「這位客人,剛才真是謝謝您了。」待客人熙熙攘攘地回去,只剩下他一個客人時,京水帶著另一名剛剛在外場沒看過的紅髮男子過來向他致謝。
   「沒關係啦,我只是有點想嚐嚐人氣的戚風蛋糕是什麼味道而已。」說到此,他像是想到什麼有意思的點子般揚起笑容。
   「?」對方像是對他的笑容感到困惑般望著他。
   「你就是這裡的西點師?」他發出詢問,然後聽到肯定的答案。
   「抹茶蛋糕捲,很好吃哦。」他笑著說出讓人不能明白的語句,「大概及格邊緣吧。」
   「如果可以的話本店想給您點什麼謝禮……」京水試著提議,卻被他駁回。
   「啊,謝禮就不用了。」邊說他邊思考著該怎麼說明自己的想法。「雖然不要謝禮,但相對的有件事想拜託給你們呢~」
   「想拜託的事?」
   「想請你們出席活動。」他微笑著說出他的想法。
   嘛,被那個人知道大概又會板著臉數落他了吧。不過也沒關係,畢竟開心最重要啊~
   他的店要怎麼處理,是他的自由,結果好就好了。嗯。
   「活動?!」店員們震驚。
   「哈哈,不錯的反應。」真是令人愉快,有逗弄的價值啊。
   「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角崎,是做展場活動仲介的人。」要是被他那友人知道他在這裡耍人肯定會回以冷眼的吧。哈哈。
   「下週隔壁市要舉辦為期一周的甜食展覽會,本來預定要參加的店因為有急事臨時沒辦法出席了,我正因此困擾呢。」
   「也就是讓我們代理出席是嗎?」京水發出詢問。
   「展區也有咖啡廳展位,就和平時一樣營業就行了。」雖然代替的那個攤位不是普通的咖啡廳就是了。
   「那這期間店裡就要修業了?」京水看上去像是在考慮。
   「是的,但我認為這會是一次很好的宣傳機會哦。」為了店面的宣傳,會上鉤嗎。他這麼想著,等待對方的下文。
   「一週啊……」
   「稍微有點久呢。」
   「當然也不會勉強你們,只不過要再找其他店家還是有點困難呢……。」他故意露出苦惱的表情,成功使他們產生動搖。
   「……那三天如何呢?」京水沉吟半晌發出詢問。
   「有不少客人享受在這裡度過的悠閒時光,我認為包含這個店面在內,這一切才構成『鹿楓堂』。」京水這麼說,以一抹溫和的神色。「可不能讓店裡空太長時間,若是三天也可以的話,還請讓我們參加。」
   京水這麼一說,其他店員也跟著附議。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那就拜託你們參加三天吧。」
   ——嘛,有三天的話,也足夠了吧。他想著。
   「那麼這是寫有詳細事項的文件,請過目。」將(沒有寫有自家店名的)店家委託參展相關事項的文件遞給京水,他一邊慶幸自己來這裡之前決定把文件帶來真是做對了。
   「那個……」西點師的紅髮男子舉起手發出提問,「廚房是開放式的嗎?我不太擅長在人前工作……」
   哎呀呀。他在內心發出細語。然後轉了轉眼睛,那是若友人在場一定會明白的狡黠的眼神,帶了點惡作劇的意味。
   「放心吧!四面圍得很緊實的。不用擔心~」他可沒有說謊哦。
   「嘛,雖說是展場活動,但規模也不大,不用太在意的。」他這麼說著,並如願看到他們鬆了口氣。
   「那我們就進駐時再見吧。」他向他們說道,然後起身離開鹿楓堂。

   到了店家進駐的那天。
   他如願看到鹿楓堂的四人組露出呆滯的神情。
   「呀~各位好。」他若無其事地帶著笑容向對方打招呼。
   「角崎先生!!!!」四人幾乎帶著同樣程度的驚恐朝他發出呼喊。
   「這可跟當時聽說的完全不一樣啊!」
   「誒?這種程度不是挺簡陋的嗎?」他不以為意地開始裝蒜。
   「完全不普通啊!!這不都全是超有名的店嗎!!!」
   「……這個場地也是最醒目的豪華地段啊。完全緊挨著電梯。」京水一臉汗顏地說著。
   「是啊,這裡原本是為超人氣的巧克力工房——Velico準備的展區呢。」
   「——」四人一致地失去了言語能力。
   「……那個,還有……」紅髮的西點師語帶忐忑地靠近他,同時發出最惦記的問題:「關於廚房的部分……」
   「啊啊,是的,的確是『圍得很緊實的廚房』對吧。」他笑著做介紹,然後理所當然地看著對方臉色刷白噴淚。
   「嘛,鹿楓堂的話沒問題的!我期待著你們的表現哦。拜託你們咯。」語畢,他颯爽地揮了揮手跟四人道別,然後踏著輕快地步伐走了。
   只有三天的話,他該怎麼做才能讓那間店熱鬧起來呢?
   果然——
   「宣傳……嗎。」這麼低喃著,他伸了個懶腰。
   看來今天要加班做個鹿楓堂的簡易傳單才行呢。

   『♪』
   他分神看了眼置於桌上的手機,然後騰出手按了接通。由於辦公室就他一個人,因此他心安理得地按了擴音。
   「喂?」對方冷清的聲音透過手機傳了出來。
   喀啦喀啦。敲打鍵盤的聲音。
   「啊啦,京くん?」他用小名喚了對方,然後換來對方的短暫沉默。
   「你在忙?」似乎聽見了他這邊敲擊鍵盤的聲音,對方反問,語氣中卻聽不出情緒起伏。
   「嗯,我正在認真工作~」他語氣輕鬆地說著,然後一邊把鹿楓堂的四人組的照片修得更加閃閃發光。
   「怎麼了嗎?這麼晚了還打給我。有工作上的事?」他反問,卻不料對方給了否定的答案。
   「不是。」
   「那你怎麼……?」他疑惑,雖說他家友人沉默寡言,看上去又很嚴肅,但只要熟了想法基本上不算難猜(對他而言)。
   這麼晚了還給他打電話以對方的個性來說也算是十分難得的了。
   「啊,因為覺得寂寞所以想聽我的聲音……?」他開玩笑地說著,果不其然聽到對方的冷淡回覆。
   「無聊。」
   「京くん,已經很晚了,你早點休息為好哦。不然黑眼圈又要出來了。」他這個友人只知道工作,從來不懂得休息,雖然看上去把工作完成得很好,做事也很完美,但他明白只要是人都會疲憊。
   「晚安。」半晌對方像是終於決定要去休息般呼了口氣,向他道了晚安。
   「嗯,晚安。」他這麼說。啊啊,自己還挺會照顧人的嘛。他不禁在心中讚揚自己。
   「……你也一樣,早點休息。」語畢,對方逕自掛斷了電話。
   他有些意外地望著顯示『通話結束』的手機螢幕。
   嗚哇,今天還真是難得大放送耶。不僅難得給自己打電話,還關心自己了。這算是有進步嗎?這麼想著,他不禁彎了彎嘴角。
   「那我也得加把勁,快點把傳單完成呢!」活動了下關節,他繼續將專注力放回螢幕上。

   隔天一早,展場的人潮一如預期,鹿楓堂也清閒地如他預料。
   還好已經配置讓人員去發傳單了。他這麼想著。
   那四個人也算是反應快,留意到傳單便馬上把視線移到他身上,幾乎是瞬間就察覺到這招是他幹的。
   對於那麼熱烈且帶著錯愕的眼神,他回以一個拇指跟燦爛的笑容,成功看到那四人眼神死的瞬間。
   「好了,我們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嗚嗚,我要回家!!!」

  聽著名為椿的西點師的崩潰聲,他忍不住捧腹大笑。
   「啊哈哈哈!太有意思了,逗起來真好玩!」
   「準備工作已經完成,表演的舞台也準備就緒。」待笑意緩過來後,他彎起唇角,背靠著牆注視著眼前因傳單效應而變得忙碌起來的鹿楓堂。「就讓我看看你們的本事吧。」

   展場活動第二天,他正在與現場的工作人員確認一些展場需要留意的部分,正巧聽到絡繹不絕的人群中傳來些許談論鹿楓堂的話語。
   「嘿……挺能幹的嘛。」他彎起嘴角。每日換不同菜單的確是吸引客人的好手法。
   「角崎先生?」工作人員對於他突然的話語感到不解。
   「沒事,我們繼續討論吧。這個部分……」他指著文件的其中一行繼續剛剛中斷的討論。

   第二天的展場最末,他望著已經穩定節奏的鹿楓堂,揚起了一抹奇異的笑。
   ——那是一抹像極了打算挑起事端的好事者會露出的笑容。
   接著他拿出手機撥給了熟識的記者。
   「喂?嗯,是我,有件事想拜託你們一下。是這樣的……」

   第三天的展場,他便去找了他們四人,並做出提議。
   「角崎先生,你說什麼……?!」四人大驚失色地望著他,像是他提了什麼恐怖的提案似的。
   「我是說,想請你們接受採訪。」他笑著又說了一次。
   「採、採訪?太突然了……」京水的表情有些勉強。
   「只是簡單介紹而已,請鹿楓堂的各位務必。」他端起一慣的營業式笑容這麼說著。
   「不過我們今天結束就要撤攤了,就算介紹也……」京水看上去十分為難。
   「嘛嘛~也能替你們的店做宣傳,難得你們都來參展了,就讓我為你們做點事吧。」他笑了笑,再次覺得先斬後奏真是太正確了。「話是這麼說——」
   「其實採訪的事我都和他們說好了,拜託咯☆」他笑著宣布,同時早就聯絡好的記者跟攝影機也很自然地出現在他旁邊,活潑地向鹿楓堂的四人打招呼。
   「???!!」

   找來的是常合作的記者,說的話也早就先確認過,因此他只是站在一旁等好戲上演。
   真是令人期待啊,弟さん的反應。
   「接下來我們想採訪一下店長先生~」女性記者笑著湊近,同時發出詢問:「您看起來挺年輕的,請問這家店是您開的嗎?」
   「不是的,原本鹿楓堂是祖父創立的,我是以繼承的形式開始經營的。」京水微笑著回答。
   「是這樣啊!」記者點點頭表示理解,「那之後就找來了其他成員,才演變成現在的四個人嗎?」
   「是的,人數少但大家都是手藝好的行家哦。」京水微笑。
   「哇~好帥呢!」記者臉紅著笑了笑,接著說道。「還想問一個問題。」
   「——聽說店長先生,和某位有名大集團的人有血緣關係,是真的嗎?」
   「……!」京水一瞬間瞪大眼,接著陷入了沉默。

  而他只是靜靜地站在不遠處看著。你會如何回答呢。弟さん?
   「……你們知道得挺多呢。」開口的是另外三人中的其中一人。
   「世貴くん?」京水因為同伴突然的話語而穩住了陣腳。
   只見名為世貴的男子伸手點了點自己和服的衣領,京水卻馬上會意過來,成功轉移了話題,不僅如此,還快速且自然地進行了結尾。
   站在不遠處的他不禁嘆了口氣。
   真是沒辦法啊。居然被巧妙地回避掉了。他這麼想著,然後彎起了嘴角。
   真不愧是那個人的弟弟嗎。

   「哎呀哎呀,大家辛苦咯~」在今天的展場結束後,他一如往常帶著笑容來跟鹿楓堂的四人打招呼。
   「角崎先生……!」四人均發出要抓狂前的黑化氛圍。
   「突然採訪什麼的,嚇死人了啊!」名為格雷的男子抱怨道。
   「啊哈哈,這麼突然真是不好意思。」他笑笑地這麼說道,大有要他們別介意的氛圍。「這三天非常感謝你們,我也很高興能更加了解鹿楓堂各方面的事情。」
   「我還會再去店裡打擾的,以個人身分私下去喝個茶。」他笑著說道,下次試著邀那位友人一起來吧。
   「好的,恭候您的光臨。」京水微笑著說。
   「以後有活動時還請務必參加哦。」邊說他邊望向那位紅髮的西點師。
   「玻璃牆的廚房什麼的,我已經受夠了……」椿發出飽含怨念的發言,看來這次被人群圍觀受到的壓力非常大。
   「啊哈哈,明白咯。」他笑著回答。
   「那就這樣,以後再會。」語畢,他笑著抬手揮了揮,準備離開,而他們也點頭揮手向他道別。
   「……偶爾也跟家人聯絡一下唄,弟さん。」走過京水身邊時,他輕聲說道。
   這邊的工作結束,也得去見見友人才行呢。這麼想著,他帶著愉快的心情,一邊跟沿途的工作人員或是店家打招呼,一邊往友人所在的目的地出發。

   他哼著不著調的曲調,一邊踏著歡快地腳步走在某棟建築物的長廊上。
   然後駕輕就熟地推開那扇他熟悉的辦公室的門,無視對方總是向他投來的抗議眼神(因為只有他才會不敲門就直接推門而入)。
   「京くん,我回來了!」他帶著燦爛的笑容,迫不及待想跟友人分享這幾天的趣事。「呀——超開心的~」
   「……好像玩得很盡興啊。」辦公室內的男子發出一如他記憶中冷淡的聲嗓,並未停下手上的工作,只是抬眼看了他一下。
   「嗯。這個是給你帶的禮物。」他這麼回答,同時揚了揚手上的小方盒,然後放到對方桌上。「鹿楓堂的成員們,全方面地觀察過了,很有趣哦。」
   說到此,還很隨意地靠著男子的辦公桌長嘆了口氣,然後逕自說了下去:「不過關鍵的地方居然被巧妙地糊弄過去了。結果來看也只是幫他們做了宣傳而已,嘛,也沒所謂。」
   男子只是繼續敲打著鍵盤,沒有搭腔也沒有接話。
   「本來想從弟くん……京水くん那邊套話的,結果被巧妙地迴避掉了。果然弟くん也不太想提及家裡的事呢。」他說到一半,留意到男子因他的話語敲擊鍵盤的動作明顯停頓了。
   「我不記得有拜託你去搗亂。」與京水有著相同臉孔的男子這麼說道,似乎對他的擅自行動感到不滿。
   「這是我個人的興趣啦。」他笑了笑,對友人的態度不以為意。
   「和京くん關係不好的弟くん到底在想些什麼,這不是很有意思嗎?」望著天花板,他這麼說道,接著像是想到什麼般笑出聲來。「而且用和京くん一樣的臉做各種表情,真的好有趣啊!啊哈哈!」
   「……」男子對於他這種個性而可奈何,因此沉默下來。
   「……明天開始就是你的店出展了吧。給我好好準備。」男子提起別件事情。「……還有,『京くん』那個稱呼就不能改改嗎?」
   「哎呀,不好意思?」他笑了笑,卻顯得沒有誠意,完全沒有要改口的意思。
   對方也像是知道他的個性就是如此,因此也沒有強硬地要他改口,只是每次聽到就要唸一下。
   「嘛,為了不讓著名的東極集團蒙羞,我會好好幹活的喲。東極八京先生。」向友人擺擺手,他起身離開對方的辦公室,準備去進行明天工作的準備。
   對了,過幾天問問京くん有沒有空,再拐對方去弟さん的店裡吧。不過得出奇不意才行,要是提早問肯定會被察覺到這邊的意圖,甚至加以迴避,要是那樣的話就不有趣了。
   決定之後,他的心情似乎又好上了幾分。








   THE END




   作者廢話:
   字數統計:6164
   角崎的個性是看動畫推測的,八京的個性是推測的,這邊假定兩人是朋友,另外有些部分跟動畫不同,是以漫畫的劇情為主的,這邊稍微提一下,有些劇情漫畫跟動畫都沒有是我自己加的,所以請不要考究XD 角崎在製作傳單時打電話進來那段是原創,跟原作沒關係,完全是看完第三集動畫妥妥站這兩個人CP的我的私心>///////<【喔
   這部是以角崎的角度來寫的,整體而言就是他玩得很開心、喜歡有趣的事的心態來寫的XD(壞) 不過我覺得他是真心想幫八京的,雖然總是看上去遊戲人間(?)游刃有餘,但我還是私心希望他的背後也有故事(欸)
   希望喜歡這對CP的CP文可以增加(合掌

   


   
评论(2)
热度(13)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遺憾的是常常喜歡上冷CP,缺糧到極限就會自己產糧。
※千百腦洞總集 跟 5+1 都是不定期更新,請愛用手動刷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