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節錄】笑傲曇天/笑對陰天 白子中心向

發一下同人的節錄,表示我其實是有在做事的。

---

【節錄】笑傲曇天/笑對陰天  白子中心向

 

  淡然的瞥了眼女子,他撇過頭不打算繼續這個話題,話說到此便轉身打算直接離開,「我的名字叫金城白子。」

  他沒有理由跟過去的族人、尤其是根本沒半點印象的半桶水多說什麼,現在他必須把心思放在曇家,沒多餘的時間來浪費。

  「族長,我已經找到了!」女子的語氣因為談論的內容又或者是因為他離開的舉動而變得激動,「滅亡我等風魔一族,那個男人的所在之處。」

  他當然知道女子在說誰。

  那是他的雙胞胎弟弟。

  他下意識地垂下眼簾,沒人看得見他現在面上的情緒。

  「願隨侍左右,一同報仇。」

  「一族之事就忘掉吧。」他就著現在的姿態,沒人看得見他面上的表情,他這麼說道。

  對族內的那名女子這麼說,也對他自己,這也同樣,是他想對族內那些與他一同行動的人說的。

  只是現在他已經開始了計畫,他不能喊停,直到結束的休止符畫下為止。

  即使雙手染滿更多人的鮮血。

 

  即使……那三兄弟不再以笑容面對他。

×

 

  那天下著雨,雨勢說不上大,就跟往常一樣,但卻有著些許的、讓人說不上來的不同。

  他帶著醫生回到家中,向剛回到家不久的次男打了招呼,來到天火的房內,好不容易將兩小驅逐離開,醫生才開始準備診斷。

  雖然他知道醫生很提防他,但天火本人倒是完全沒這個想法,直到他看到那個任職老師的女人也出現在曇家的時候,他不禁皺起眉頭。

  「你……」他正想說些什麼,卻被天火帶著一如既往的爽朗笑容與一絲歉意打斷。

  「是我叫來的,進來吧。」他聽見天火這麼說道,接著天火慢慢坐起身,「其實呢,我有件事情想說給白子跟牡丹聽。」

  他從一開始短暫的疑惑,醫者嚴肅的面容,到天火帶著那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的面容,和所說的話語——

  以及聽見真相時,窗外那驟然變大的雨勢。

×

 

  這個人,是第一個對他好,會溫和待他的救命恩人。至少順應著他最初的目的來看,對方是這樣的角色。

  「恩,以前老是麻煩你幫我。」天火像是想緩和氣氛,語氣顯得故作輕鬆。

  「別說過去式!」他有些動怒,他本不應該這麼入戲才對,「空丸他們該怎麼辦?」

  他問的,也是對方最為擔憂的事情,但天火似乎早有打算。

  「那就是我對你的最後一個請求。」天火像是打算就這樣接受現實,面上已經沒有了對死亡的恐懼。

  「別開玩笑了!」他感到生氣,站起身背過身去,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樣的場面,該說什麼樣的話,什麼樣的表情,什麼樣的情緒才是正確的。

  「天火大人,他是忍者。」此時名為牡丹的女人提起了他最不希望這時候被提出來提醒天火的事情,「只要下命令,就會遵從。」

  的確是這樣沒錯。他不禁暗暗咬牙,握緊拳頭。人總是會對突如其來的現狀無能為力,束手無策,而每當到了那個時候,命運就會逼你做決定。

  手背上所感覺到的濕潤,他已經分不清是不是淚水,因為不管多麼滾燙,最終也還是會冷卻下來。

  就像外面的雨一樣,總會有停止的一天。

 

 

 

=========================

 

我是跳貼(喂

目前剛打完第五集的進度,兩千四百多字

01 |2341
02 |2511
03 |3669
04 |2463
05 |2435

 

這個字數是在說明愛在衰退嗎(呆滯

好吧希望白子さん的戲份能多點,讓我多點心境描述……

描述是以我個人的想法去推測,不完全是那個角色的想法,不像的話很抱歉喔(沮喪

因為第六集天火大哥會被處死刑,有點不太敢面對(看動畫看到哭過的人←

啊我是不會寫天火大哥的中心向的,死刑的處死中被救起來,直到帥氣的在次出場前的劇情跟想法都要自己揣摩……我想,難度太高了我可能會死吧(?) 希望別跌這種會陰死自己的大坑(喂

 另外我沒有特意去排版斷行之類的喔,畢竟到時候全寫完是會整段貼的,到時候才會面對畫面順不順眼的問題(#

 本來想試看看別加標題的,但發現沒加標題的話到頁面上會不好閱讀OTZ(囉嗦#

 

 

感謝願意看我廢話到最後的人>///////<

 

   
评论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