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境界觸發者同人】心照不宣


  
境界觸發者同人

CP向  BL有,請注意防雷
  
CP:太刀川慶x風間蒼也
後記微 迅x三輪

有情感糾結、角色塑造與原作不符等等問題,請三思後再決定是否閱讀,謝謝。
  
 
  
﹡嚴禁批評及砲轟

_違者黑單
  

 

 

寫在開頭的事情

 

人物塑造與原作有所差異,不能接受者請注意。

因為我決定把腦洞的思緒整理出來,所以角色有所崩壞需要自行防雷,感謝(喂#

 

 

 

  00.

  大規模侵攻結束之後,BORDER雖然盡力將傷害減到了最低,但要將城鎮修復到最初完好的模樣,仍然需要一段時間。

  「你今天有工作嗎?」

  「有啊!」

  「今天也有防衛任務的值班。」

  「辛苦了~」

  基地內的BORDER成員大都是分布在學生身分的年齡層,品行也不至於到很惡劣,不管是新加入的成員還是有資歷的成員大家的氣氛都挺和樂,互相打照面之後也會寒喧幾句,比起以前算是好上許多。

  「哟,風間さん。剛結束防衛任務嗎?」太刀川慶跟風間蒼也兩人也算是認識了不算短的時間,彼此在任務上也合作過幾次,見到面也就理所當然會寒喧幾句。就像是普通年齡層的友人,撇開BORDER的排名跟職位,沒有上下階級的區分,只是單純地將對方視為好同伴、好對手。

  是了,因為兩人各自擅長的武器不同,即使太刀川是由忍田本部長所親自傳授的劍術,但若是對上風間他也只能敗下陣來。倒不是強弱之類的實力差距問題,而是因為他會下意識地克制自己的刀刃不去傷害他長時間一直注視的那個人。

  雖然跟迅切磋就沒這個問題,而與風間切磋的次數也少之又少,因為對方對於每場勝負都很重視,最重要的是,他們在BORDER的工作都算挺忙碌。

  所以太刀川慶頂多口頭上跟他討論招式或是戰略,畢竟風間總能比他將局面看得更清楚、更仔細。

  但即使風間看得再清楚,當時他依舊沒能看出這個小他一歲但同為隊長的男人的心思。

  「對,你也是?」風間蒼也身上仍是BORDER的服裝,回答一如既往地淡漠,但基本上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個性,也就沒太在意。

  「對啊,工作接連不斷……」太刀川慶垮下臉抱怨了幾句,剩下的全含糊在嘴裡沒讓人聽清,一開始的陽光模樣幾乎是一瞬間就蕩然無存,所幸沒人對於A級隊長的寒喧內容感興趣,因此沒人關注這邊。

  「工作小心,注意安全。」而唯一的聽眾像是已經習慣同僚的這副模樣,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只是給予基本的問候與叮嚀,但熟知風間蒼也的人也知道讓他說這樣的話算是很難得的了。

  「你也是。」此時的太刀川也算是恢復了平時的樣子,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兩人的對話也就到了盡頭,因為各自都是隊長,能閒著說話的時間至少在大侵攻剛結束的現在是挺有限的。

 

  01. 風間蒼也.ver

  在後來的一段時間,風間蒼也主動避開太刀川慶的次數逐漸多了起來,因為太刀川慶的肢體動作越來越多了。而避開之後的現狀就是本來就不太碰面的兩人更是大幅減少了能遇上的機會。

  雖然他早就覺得太刀川是那種跟人熟了就會開始跟人勾肩搭背的類型,但他果然還是不習慣一見到他就撲過來的這種相處模式,他覺得這比崇拜仰慕自己還讓他難以應對。

  又不是大型犬跟狗主人。他不禁這麼想。

  雖然覺得棘手,但之所以會這樣明顯避開,可能還是要歸咎於前陣子的某次無意間,他從那個他一直信任的後輩同僚眼底看見了一些他讀不懂的複雜情緒。

  與其說是讀不懂,不如說是不願細想,潛意識裡自動的歸類到危險區域然後陷入了短暫逃避……總會有需要面對的時候。

  『如果一個人對你的肢體動作多了,就代表對方是有意親近你囉!』在BORDER基地內的食堂傳來了電視轉播的聲響,也很恰巧就是在談論相似的話題。

  「……」風間蒼也莫名地沉默了下來。

  他搖了搖頭,像是想把腦內受電視影響而變得荒謬的思緒甩出腦海,隨即起身離開了食堂,與其在這裡胡思亂想,他還有別的事情該做。

  但人類其實就是一旦在意起一件事情就會胡思亂想的類型,風間蒼也雖說不上是什麼典型的例子,但他現在也有點被自己那無聊的想法短暫地擾亂著思緒。

  就在他邊把這無聊的思緒從腦中排除,一面告訴自己現在正值胡思亂想的年紀的同時,太刀川慶跟太刀川隊上的隊員——出水公平兩人正好朝這邊迎面走來。

  「啊、風間さん。」太刀川率先注意到他的存在,接著抬手打了招呼,而風間雖然剛從有些雜亂的思緒中脫離,但仍是保持往常的點頭回應對方的招呼。

  「我要跟隊裡的出水去吃飯,風間さん要一起來嗎?」太刀川順勢提出了邀請,沒想到隊員馬上以另一種形式扯了他一把。

  「誒——太刀川さん太狡猾了!你是要拉風間さん來幫你分擔請客的錢吧!」

  太刀川雖然根本沒想過這件事情,但也因為隊員突然的插話使得他愣了愣沒能及時反駁,現場也因此陷入了短暫的停頓,而之後先打破沉默的是風間蒼也,他在內心嘆了口氣,「不了,我也跟隊員有約了。」他已經看到在廊上不遠處等待的風間隊隊員了。

  在風間禮貌表示先失陪與兩人告別之後,太刀川順著視線望過去,風間已經邁步往他剛剛走來的方向過去跟隊員集合,自然也看不到太刀川眼底的一絲落寞。

  「太刀川さん?」

  「沒事沒事。」對於出水的詢問,太刀川擺了擺手同時收斂起情緒。

  「那我們走吧!難得隊長請客,那就點最貴的吧!」

  「出水你這小子是存心要吃垮我嗎?」

 

  風間蒼也透過餘光看見那兩人笑鬧著離開,而他的兩名隊員卻已經開始了交談。

  「風間さん居然也會遲到,真讓人意外。」明明沒有惡意卻總是把話說得很高姿態,而當他這樣說話的時候另一名隊員勢必會說點什麼。

  「為什麼你可以用這種居高臨下的態度說話啊?」身為風間隊的一員沒有使這個隊員變得高傲,他只是一臉不厭其煩地在糾正自己的夥伴在說話態度上的問題。

  「因為是事實啊。風間さん下次可不要再遲到了。」明明是沒有惡意的提醒,從他口中說出卻會讓人覺得長滿倒刺,只能說真不愧是敢在當時跟風間隊長初次見面就攻擊對方身高的人。

  「都說了為什麼你的態度會這麼囂張啊!」結果兩人不管幾次都會出現這樣的對話。

  ……

  或許太刀川慶與風間蒼也這兩人就像是平行線,本就不會相交。

 

  02. 出水公平.ver

  出水公平很敬重他的隊長,對他來說太刀川的強大令人安心。

  不過從前陣子開始真的是很常看到風間さん啊。他不禁這麼想。他對風間蒼也的想法,也就只是『同樣是A級的隊員,只是對方是隊長』這樣的想法而已,雖然知道對方的為人,但多少礙於隊長的身分而不太與對方深交的狀態。

  但對方跟他家隊長有點交情,這他還是知道的。

  就在他放任腦袋胡亂轉動思緒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啊……」說起來都忘記今天跟使槍バカ有約了……望著來電顯示他不禁這麼想道。

  「喂喂?……知道知道我沒忘記,先到你就先開動吧,我在前往目的地的路上……」他一邊接起電話一邊邁開步伐,在悠悠哉哉的步伐下他也決定不想了。

  算了,怎樣都好,總之放著先別管了吧!隊長之間的世界可不是一般隊員能懂的。

  雖然他也不算一般,他好歹也是個A級隊員。

  

  03. 太刀川慶.ver  &  風間蒼也.ver

  前些日子風間蒼也很忙,但太刀川慶也多少能察覺到對方是在避開他,想到此他不免有些懊惱,果然總有一天是會被看穿的啊。

  這樣也能說得通為什麼風間蒼也在避開他的期間遇上他,會不由自主的移開視線這件事情。

  認識了那麼長一段時間,風間蒼也給人的印象裡面可從來沒有與內向害羞沾得上邊的選項。

  被看穿一直以來懷抱著的心情,坐以待斃可不是他的作風,那現在……該怎麼做呢?

 

  在BORDER基地內的食堂內,風間蒼也正處於休息時間。

  他喝了口放在桌面的杯水,將玻璃杯置於桌面後他盯著杯內僅剩的白開水發起了短暫的呆,沒多久像是想到什麼煩心事般在心裡嘆了口氣。

  『我覺得想知道對方的想法,面對面是很重要的……』

  ……又是上次那個節目嗎。風間連回頭確認都不用就可以確定,他不禁心想為什麼基地內的食堂要播這個節目。

  『……眼睛是靈魂之窗,同時它也能表達出對方的心思。』

  『人再怎麼說謊,眼睛也不會背叛心裡所想,所以老一輩的人之中,也有人是以"眼神"來分辨一個人的善惡……』

  垂下眼,風間蒼也不理會電視內容開始了思考。

  他或許只是不願意去理清思緒,所以他才會一直逃避。逃避太刀川慶喜歡風間蒼也的這件事情。

  一直逃跑沒意思。風間蒼也閉了下眼,反正面對也不會因此而有什麼大問題,不面對也只是有件事一直梗在心裡罷了。思考至此,他睜開雙眼,眼神比起幾分鐘前堅定許多,看來是下定決心了。

 

  而太刀川這邊,在上次請客時被出水沒好氣地戳破他在搞暗戀的事實,陪他糾結的同時又順其自然地多點了幾道菜之後,他在後來也算是有所想法了。

  也因為這樣,才有現在的局面。

  「風間さん,可以稍微耽誤你一點時間嗎?」

  自信的眼眸,迎上沉靜的紅色雙眼。

 

  04.

  在那之後過了大約一周,BORDER內部看似沒變,事實上有著什麼樣的變化也只有當事人才明白。

  「辛苦了。」

  「辛苦了。」

  「風間さん,你之後有安排嗎?」太刀川慶看上去跟往常一樣,再自然不過地打算提出吃飯的邀請,「要一起吃個飯嗎?」

  「好啊。」自然不過的回覆,若不提比起以往,上揚弧度明顯增加的嘴角的話。

  「那……吃點什麼好呢?」太刀川慶理所當然地挨近對方,與對方並肩而行,而對話仍未終止。「肉?」

  「肉的話我記得上次吃過了?」語氣中透著淡淡的埋怨。

  「那換個……風間さん有什麼推薦的嗎?」

  兩人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而兩人日漸增加的默契與情感,他們心照不宣。

 

  THE  END

 

              最後編輯時間 2015/07/17

 

作者廢話:

 

BUG很多不要在意,我的同人就是充滿了BUG(尷尬)寫到後來都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中途還修修改改加了很多東西進去OTZ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槍風間さん的身高rofl  雖然那邊對話後面的說明是我多加的沒錯(欸

出水這邊當時寫的時候感覺不太好抓,所以就沒寫很多,我大概處在一種『要寫同人向還是友情向』的糾結,明明決定要寫同人但用詞還是會做取捨糾結(誒

不過太刀川請隊員吃飯那邊根本就是被敲詐了啊wwww雖然我寫得理所當然順其自然(欸

 

其實這篇的劇情靈感是從『眼睛不會說謊』為出發點來寫的,而最後我為了最後那句心照不宣而嚴重拖長了全文內容。

好吧可能沒什麼內容含量,畢竟我分了起碼五次寫完全文(騰不出時間)寫到後來最初的靈感已經變了(眼神死

本來想寫個太刀川→風間,再加個太刀川←出水,但當時的動畫劇情剛好播到出水公平跟米屋洋介兩人的合作……然後我就遺失了最初的靈感了(誒

 

而心照不宣的部分,大概就是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作者跟讀者都是「??」狀態(喂#

好吧雖然想說就留給讀者想像,但我其實已經寫完劇情了,不想看的麻煩自動略過一下,謝謝。

後面還有收錄兩段劇情,03後的劇情跟其接續,反正我只是想寫璧咚跟風間對於被璧咚壓制之後的反擊(風間是個被攻擊身高就會回擊的人

因為要把廢話集中,所以我一次講完,03的最後那句台詞,其實是取用自日文(陪同去哪跟告白的交往同音),雖然愛情劇可能常用相似的梗?

接下來就收收告白場景跟其後續吧 請原諒我還是想刷個微迅三輪(#

 

-----------------------

 

  「風間さん,可以稍微耽誤你一點時間嗎?」太刀川仍是帶著往常的笑容,但大致要說什麼風間可不至於猜不出,所以也只是抬眼看了他一下,然後什麼也沒說只是點了點頭。

  而在換了地點說話之後,也正如風間所猜想的,他被告白了。雖然有別於學校的學妹那紅通通的雙頰與緊張忐忑的樣子,眼前的人只是笑得泰然自若,完全看不出不安的情緒,雙眼更是直視著他,風間都能從對方的雙瞳裡看到倒映著的自己的樣子。

  「我知道。」風間只是淡淡地說著,雙手環著胸靠上深厚的潔白牆面,面上依舊是那副看不出情緒的模樣,只是靜靜的等待對方的下文。

  只見太刀川依舊從容,他踏出步伐向前,面上雖帶著笑容但雙眼卻如同面對獵物般銳利,令風間不禁想後退,但風間始終沒有動作,只是等待。

  太刀川最後停在他面前,然後傾身過來--風間蒼也在內心皺起了眉頭,他果然不太喜歡有人利用身高的優勢壓制他,雖然在BORDER裡面敢這樣做的人不會超過三個。

  太刀川左手撐著牆面,笑得依舊從容:「那要不要稍微奉陪我一下呢?」

 

-----------------------

 

後記:(角色走樣注意)

 

  「慶,」風間蒼也以他低沉的聲線喚了聲,在對方帶著疑惑目光望過來的同時,他連讓對方對他改變稱呼這件事感到意外的機會都沒打算給,毫不留情地踢了對方的小腿一腳,太刀川也如他所願喊了聲痛就這麼矮下了身子,風間蒼也得以伸手取下他一直有點在意的東西。

  「頭髮沾到葉子了,你來之前在草地上打滾嗎?」手持著翠綠葉面的一緣,他的視線從葉子上轉移到被他踢了一腳之後,沒大人樣直接坐在地板上的太刀川身上。

  「才沒有打滾啦……」面對風間的質疑他做出了微弱的反駁,他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剛剛一路過來的回頭率會比往常高了……

  「能打擾一下嗎?」來人笑了笑,對於眼前兩人的舉動像是視若無睹,直接走近就準備說明來意。

  「迅?有什麼事嗎?」太刀川也不起身,就這樣坐在地面抬頭望向他發出詢問。

  「忍田さん有事找你。」迅的笑容所參雜的無奈,絕大多數是因為對方坐在地板這件事情,但他還不至於提出來說,反正這件事情會被解決。

  「慶,你還打算坐在地板上多久?」淡淡的,卻有著無奈與包容參雜其中。

  「關係真好呢。」迅不禁這麼感嘆著,明明才過沒多久的時間而已,他怎麼覺得自己錯過了好多事情似的。

  「你跟三輪也可以試試看?」風間蒼也瞥了他一眼,不經意的話語卻明顯攻擊到迅,迅先是噎了一下,接著露出苦笑。

  雖然迅對於年紀比他小的男生後輩都是這樣稱呼的,但要對方喊他後面的名字,尤其還是秀次……這太挑戰了,那個畫面應該是就連他的副作用都沒能看見的渺小奇蹟吧……

  「有機會再說吧。」迅無奈的揮了揮手,就這麼跟兩人告別後先行離開。

  

  THE TRUE END

 

 

感謝鍵閱。

 

 

以下說說角色(其實是看不看都可以的東西/然後不要認真,看看就好

 

風間さん給我的感覺,較接近沉穩可靠的角色,感覺在學校也會認真學習,對自己的要求很高的那種類型。

完全就是典型的冰冷角色,但在同為A級的談話中,能夠得知他不是個高傲的人,他有著自己的想法與驕傲,但卻不會因此而輕視別人,所以他也比較不會有冷笑或是哼之類的戲份,真是太好了(?

而在動畫中的劇情又給了我新的想法,在探望三雲時,他對於在醫院喧嘩這件事情對出水做了口頭上的提醒(雖然看上去像是斥責),但卻在第二次叫住出水的時候,在後輩以為要挨罵的時候他告訴了後輩們他們一直在疑問的問題答案,可見隊長間的互動,而這部分的思緒其實很簡單,你必須要跟同一個人(或是同一群人)吃幾次飯,才能記住他們的喜好?

他這個人物我看來的缺陷,除了身高以外,比較小的問題大概就是笑容了吧?

他對於後輩總是不自覺的嚴格,他認為對方還能夠更好,所以才會這麼說。

雖然說了這麼多,但他也其實只是個大學生階段的年齡角色而已www

 

 

太刀川さん給我的感覺,就是很遊刃有餘,對於正確的事情不會猶豫,這點跟忍田本部長倒是很相似,真不愧是師徒。

雖然我覺得他就算是面對自己喜歡的對象也還是不會留情的,但劇情需要,就讓他去吧(欸

總之我們知道,在原劇情上,他其實沒那麼容易動搖,雖然有很多不正經少跟筋之類的地方

他不笨,給人感覺比較像是不想動腦去思考,所以他大都會用直接乾脆的態度跟思維去處理。

感覺在學校的話,他是那種會窩在頂樓睡覺的角色(不

 

 

 

 

   
评论(7)
热度(10)
寂靜,沉默。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雖然有同人但打算以後以自創為主。
沒忘記的話同人也會更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