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夏洛特同人】If


 
夏洛特 Charlotte
 
夏洛特同人 無CP向
BE練筆,結局HE,一篇完結
為動畫第七集後續靈感突發,與原作會有所差異,請注意。


 
﹡嚴禁批評及砲轟

_違者黑單
 

 

 

 

  四處都是斷垣破璧,牆壁也不斷地在龜裂然後崩落,他就這樣呆呆地站在原地,看著眼前的景色被不自然的力量逐漸破壞殆盡。

  「有宇哥哥——」

  在他聽見記憶中一直以來熟悉的、妹妹的喊聲的下一秒,他看見的是一直以來相依為命的妹妹被他眼前正不斷斷裂崩壞的巨大碎石掩住,已經變得殘破而血肉模糊的模樣。

  而鮮紅色的血液在碎石下汩汩地往外擴散——

 

 

  他睜開眼睛,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呆滯,過了幾秒之後才想起自己剛剛是睡著了。

  算了,其實也無所謂。他這麼想著,拉好了披在身上的毯子將自己蓋好,「……肚子餓了。」

  電視機內的相聲節目在黑暗的房間裡發著光與主持人的聲音,不自主的反映在電視機前觀眾的瞳孔上,但他的眼神卻依舊顯得呆滯而不精神。

  眼前的電視還在傳來跟昨天差不多的聲音,好無聊,什麼爛節目,他這麼自言自語著。

  過了多久了?現在幾點?他關心的問題很平常,不如說是平靜的很異常。

  對,平靜。像剛剛那樣的夢,從步未死的那天就會不斷的夢到,雖然開始總是不同,但結果都是相同的。

  這就是麻木了吧。他放任著眼神呆滯而思緒胡亂轉著,彷彿這樣他就能短暫忘記自己該難過什麼、該關心什麼。

  原來絕望的盡頭,是什麼也沒有。

  明明最初知道妹妹的死訊時,內心會湧起無盡的後悔與無以名狀的悲傷,內心也會一起跟著揪起,但現在卻一點感覺也沒有,甚至連眼淚都沒有滑落。

  該說是很奇妙嗎。

  人類這種生物,原來抗壓性意外地高啊。

  「噢……」杯麵,快吃完了。他拿起所剩不多的幾個,又走回到小房間裡,繼續持續著幾天前開始的『新生活』。

  反正杯麵吃完之後,再想想就可以了。

 

  他趕走了來探視他的同學,毫無罪惡感地使用了自己的能力迫使守在外面的人跳樓,接著很自然地走出了宿舍。

  他沒有感到一絲的罪惡感,一絲都沒有。

  說不定白柳也是被人找來演戲的,外面這些假裝關心他的人……也都只是敵人而已。

  也該離開這裡了。只是理所當然的得出結論,他已經沒辦法再去信任別人。

  接下來到讓人找不到的地方去吧。越遠越好。

  找找能讓自己開心的事情吧。

  杯麵吃膩了,吃點別的吧。

  打架?打膩之前能打發時間的吧?反正我就是最強的,沒有人能夠贏我。

  「我其實……意外地難找啊。」難怪這麼和平,都沒人追上來。眼底有些落寞,但被他不自覺的隱去。

  只剩下一個人了,變得只剩下他一個人。

  他被世界遺棄了嗎?

  在生活中少了步未的存在,沒想到會變得……如此寂寞、如此安靜。
  現在的他還能夠做些什麼嗎?

  沒有,沒有什麼是他能夠做的了。
  比想像中來得寂寞、無法想像的不安與無助。

  這是他的世界,只剩下他一個人的這個世界,失去了相依為命的親人的,他的世界。

 

 

(如果在這裡出現END的話就是所謂的BE了吧((((被揍扁)

 

 

  直到友利奈緒再次出現在他的眼前。

  「你想變成廢人嗎?」帶著譴責的語氣,她雙眼直視著他。「你放棄作為人類了嗎?」

  「……」他鬆開手,語氣顫抖且顯得無助,「那你說……我該怎麼辦才好……」

  直到那刻他才完全想起,自己一直在逃避的事情,以及自己的心情。

 

  「吃一口就好,我發誓你吃完之後我們就老死不相往來。」女孩豎起食指,與往常一樣認真且我行我素。

  「……吃一口就好了吧?」他遲疑了一下,他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無意識的妥協了地這件事情,而是發出了詢問。

  「是的,我保證。」對方答應得十分乾脆,完全看不出是有耍把戲的樣子。

  「嘖,那好吧。」他像是不甘不願卻被情勢所逼得不得不妥協一般,完全沒想過還有可以掉頭就走這個選項。

  「那麼我們走吧。」女孩這麼說著,走在前面準備帶路。

  「約定絕不能反悔啊。」他又這麼說了一次,雖然他也想不出對方能拿出什麼東西來。

  「是。」對方的自信顯現在她自身的回答上,而自信的原因是當時的他還無法知曉的。

  之後他吃到的是跟妹妹一樣味道的蛋包飯,與記憶相符,懷念而令他感到意外的。

  「是一樣的味道!」

  「那就太好了。」女孩表情像是安心了一般放鬆了下來。

  「為什麼?」

  「你的母親留下了食譜,我擅自借過來了。」她邊說邊翻開食譜推到他面前,「唯獨蛋包飯的那頁標著大大的花朵記號,我猜這大概是你最喜歡的食物吧。」

  「小步未在母親去世之後,一直參考著食譜想努力再現相同的味道。」

  只為了能讓他感到開心,哪怕只有一丁點。

  而他在此刻想起了在轉學過來之後的那個便當,那個讓他提出「跟同學在食堂吃飯,自然就不需要帶便當了」的獨特味道。

  那是記憶中的最後一次便當。

  寫著『有好事發生』的蛋包飯。

  被他覺得在教室吃著寫著字的蛋包飯會很丟臉的那個便當。

  在去學校的途中以餐具將字塗掉了的那個便當。

  他的眼眶開始湧出淚水,像是沒來由地感到悲傷,但一切卻又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那就是、最後的蛋包飯了嗎?

  最後,對他來說充滿了疼痛與不甘,早知道、如果……各種已經無法回去的假設在耳邊響起,促使他的眼淚氾濫得更加嚴重。

  可惡,明明又甜又難吃……

  這算什麼啊!

  雖是這麼想的,但手卻不願意停下,不自覺地害怕,停下之後就再也吃不到那樣的味道。

 

  「吶,友利。」吃完飯後,他以手帕蓋著雙眼,靠在沙發上突然說道。

  「是。」

  「我今後該怎麼辦才好?」有些無助,但卻是這段日子中最為清醒冷靜的語氣。

  「重返學生會這個選項,你覺得怎麼樣呢?」因為蓋著眼睛,他沒能看見對方此時的表情,否則肯定會知道自己是一開始就誤上了賊船。

  「但是我和你……約好了老死不相往來啊。」

  「哈?你在說什麼啊?」對方明顯地開始耍賴了起來。

  「不是說吃過這個之後……就要履行約定的嗎?」

  「你非但不只吃了一口,還把整盤都給吃完了不是嗎?」女孩帶著有些譴責的語氣,語氣中的輕快讓他聽了都不禁無奈了起來,「『哇~原來你很想跟我往來啊!』我看著都嚇一跳呢。」

    「真不愧是你啊……」聽到對方這麼說,不知該說是鬆了口氣還是被擺了一道,他仍是笑了。「明白了,我回學生會去。」

  「太好了。」他這才看見女孩終於放下心來的樣子。

  然後他像是終於放鬆下來,露出了這段時間以來的,最完整釋然的笑容。

 

 

 

 

 

THE END

 

副標題:夢

 

 

 

作者廢話:

正文編輯時間:2015/08/24  23:30

後記編輯時間:2015/09/07  20:28

記錄了一下完成時間↑

怠惰真的是很可怕的,沒怠惰的時候隔天就能修稿完成,怠惰的話就拖了超過一周OTZ

然後很遺憾角色的口癖跟稱呼方式我沒記得很清楚(看對話就會知道)所以個性內容看上去就會給人一種「這個角色才不會說這種台詞咧」的感覺,等等看後記你們就懂了(??

其實是為了BE而寫的突發練筆,別太在意細節,認真你們就輸了(欸

不得不說現在看到第十集,各種信息量跟劇情都讓我感覺到奇幻有奇幻的好啊(誒)講求現實就不會是喜劇了(廢話

 

最後,感謝你們的閱讀。(後記在下面↓ 不喜者請自行迴避

 

 

 

 

後記:

 

  回到宿舍之後,漸漸能想起最初的悲傷。

  當時的他第一次盯著放著妹妹相片的相框的時候,少見的像個孩子一樣表情無助地哭了起來。

  「是不是連一次……都沒能報答她呢……」

  那時候外面的雨也如同他內心湧起的悲傷一般不斷下著,沒有停歇的打算。雨水不斷拍打著窗戶然後滑落,不斷重複。如同他的心中因為悲傷而不斷發出的悲鳴一樣,不絕於耳且不斷反覆迴響著。

  「從未想過……她會這麼快就離去……」

  「就算想還……也還不了了啊……」

  眼淚不斷滑下,低落在桌椅及地面上,溫熱的液體不斷落下,形成了小小的水灘。

  一直以來他的家人,就只有他跟妹妹,即使屋子很小,家計很辛苦,他也不想再增加別的家人。他享受著這小小的幸福,彷彿理所當然,他們每天在睡前聊些無關緊要的話題,星星、日常、學校的事情,很多很多,但他沒想過這樣平凡的幸福會這樣突如其來的狀況而戛然而止。

 

  不知不覺他已經離開過這裡,現在又回來了。

  不過沒有吃得很膩味道甜得獨特的晚餐,紅得可怕的家傳披薩醬汁,午餐寫著文字的蛋包飯。

  很多很多,都成為記憶。

  然後現在只留下他還在原地。

  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

  或許——

  「……哥哥!——有宇哥哥!」

  「啊?」他回過神來,是熟悉的自家妹妹步未正鼓起雙頰對他怒目而視,他連忙舉起雙手做投降地向對方賠不是,「抱歉抱歉,剛剛稍微走神了下。」

  妹妹只是盯著他看了會便作罷了,像是年紀小那時候一樣,步未的手拉住了他的手就這麼牽著,讓他感到有點懷念。

  他們走過了熟悉的街道,經過了一直很熱鬧的百貨公司,難得沒有節省家計的問題他便給妹妹買了些符合她年齡該有的布娃娃,後來走過了小時候曾經逗留過的公園,噴泉在當時剛好到了揮發水柱的時間,在太陽餘暉下形成了漂亮的七色彩虹橋,然後他們步入超市,採買往常煮飯需要的食材,以及那帶有獨特味道的披薩醬汁。

  對於那獨特的醬汁,他只是靜靜看著,沒有以前那樣的無奈與反對。

  最後他們回到屬於他們的家。

  妹妹步未在廚房做著晚餐,如同以往的每一天。

  但他卻知道,這是最後一次了。

  「飯好了喔!」然後端上的是蛋包飯,上面依舊寫著字。

  寫著『有好事發生』。

  他愣住了,呆呆地抬起頭望著對方。

  妹妹笑了笑,像是有些尷尬。

  「在最後的最後,我也只能寫出這樣的內容……但最重要的是,我想讓有宇哥哥知道,你開心我就能夠感到很開心了。」

  「所以至少,不要讓自己過得很不開心。」

  「我不想看見有宇哥哥悲傷的樣子。」

  「有宇哥哥在我的記憶裡,一直都是有自信,溫柔且可靠的。」

  「所以直到最後,我還是任性地希望這樣的印象不要被改變。」

  「抱歉呢。」

  「但是不要感到悲傷。」

  「……等、」聽到此,他張口想說些什麼,但話到了嘴邊他卻止住了話語。

  已經沒有讓妹妹等他的理由了啊。他不禁這麼想著,然後露出淺淺的笑紋。

  女孩像是知道了對方心中所想,也跟著露出了放心的笑容,那是與外表年紀相符的,稚氣且他所熟悉的,「那麼,我出發了。」

  「一路順風。」他望著女孩拉開熟悉的大門,外頭的光線漸漸湧入室內,明亮得令人頭暈目眩。

 「——」女孩突然回過頭,向他說了句話,然後邁步踏出,像是準備開始她的旅程。

  他下意識地伸手,而光卻驟然變強,他伸手沒能抓住任何東西,然後就這麼就著這樣的姿態醒了過來。

  他望著還算有印象的天花板,將醒來時就已經朝向天花板的方向高舉著右手收了回來。

  是夢境,但很真實。他閉著雙眼,雙手抓住雙臂靠在眼上,開始回想剛剛的夢境並作思緒整理。

  「打擾了。雖說現在已經在打擾了。」在他整理思緒的同時,友利跟其他學生會的同學也已經踏了進來。

  「啊咧?你該不會在哭吧?」踏進來的是友利跟高城,友利的聲音很近,應該是蹲下來了,看他現在的樣子的確是在哭也說不定。

  「囉嗦。」他擦了擦眼睛然後爬起身,望著這兩名不速之客。
  在盥洗之後,聽高城表示他們其實是來探望他的狀況之後,他收拾一會便同在門外等待的兩人一塊出門去學校了。

  「步未,那哥哥出門了。」出門前,他望著桌上的相框著麼說,帶著有些釋然的淺淺笑紋。

  他還記得,在夢中的最後,妹妹最後說的那句話。

  ——一切都會變好的。

  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

  但一樣的東西,仍會繼續存在於此。

 

THE  TRUE  END


 

   
评论
热度(5)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