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文豪同人】邂逅

寫在前面的事項:

 

➀ 這是文豪野犬的同人,另外角色可能會有各種崩壞問題

➁ 有隱CP設定 亂步→社長(暫定單向

➂ 有小說劇情捏他+(個人猜測的)私設,請慎防地雷

➃ 比較偏中心向,其他人可能不會出場

➄ 作者廢話非常長(誒

 

若以上確認皆無問題、可接受的話,再往下閱讀,感謝配合(合掌


﹡嚴禁批評及砲轟

_違者黑單

 

 

 

 

 

  江戸川乱歩.ver

 

 

 

  江戶川亂步討厭常識跟無用的知識,其實他討厭很多很多,像一開始來到城市,他就討厭城市,討厭走路(但不會乘車),討厭心口不一的大人,討厭不肯有話直說總是閃爍其詞的說話方式,以及配合對方也開始說著牛頭不對馬嘴的話的部分也討厭。

 

  還有規則也討厭,人類真的很喜歡定一些沒有意義的規定,服裝上也要規定,生活上什麼都要規定,就連買點心零食也要規定,他覺得這樣的行為根本無法理解。

 

 

 

  「在大人的世界裡首先禮儀是擺在第一位的,請你理解這一點。」

 

  這樣的話語他極其厭煩。

 

  都市的人,都讓人無法理解。
  想要的話去取來就好了,不願意的事情不做就好了,討厭的話不去面對就好了——但為什麼,還是有很多人,為了這樣的事情去奪走別人的生命、或是被奪走生命,而罪魁禍首則裝作若無其事的繼續生活著。

 

  有些事情,他看上去很簡單,一眼就能明白,但周圍的人卻像是裝作不知道一般,說著無相關的話拖延時間,一開始他並不知道大家為何要那麼做,他以為這是都市人的生活方式,但後來他才意識到不是這樣的。

 

  他是特別的,他能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情。
  大叔……不對,是社長,社長說這是異能。

 

  所以給了他特製的眼鏡,告訴他那是異能發動的必需品,在把他知道的事情說出來(也就是進行『推理』這件事)之前,得先戴上眼鏡。

 

  明明是那樣奇怪的說詞,他卻相信了。

 

  深深的堅信著。

 

 

 

  如同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江戶川亂步懷念似地彎起淺淺的笑紋。

 

  「就算是小孩子說這樣的話也太過份了!」

 

  「不要說些不明所以的話!」

 

  從小他只要把看到的事情說出來,就只會引起對方的劇烈反彈,他漸漸認為,就算說出事實,也只會讓大家生氣罷了。

 

 

 

  「就算是小孩子也有點過份了。你這麼說的根據是什麼?」第一次,有人聽到他說出事實後,還能這樣平靜地發出詢問。

 

  明明以往都是刺痛人心的尖銳聲嗓與排山倒海而來的負面情緒向他傾倒而來,但那次卻不同。

 

  「又來了,這算什麼?測試嗎?像這樣把大家都明白的事情一一說明,之後再來打分數是嗎?」而當時的他還沒查覺到自己的洞察能力與其他人的差異,只是單純的覺得不耐煩。

 

 

 

  「就算注意到了,說了又能怎麼樣?」年僅十四的亂步生氣的說著,「都是大人了,也自己做點什麼啊!用不著來問像我這樣的小孩的意見吧?更何況如果說了實話,基本上大家都會生氣的吧!」

 

  那時才剛來到城市,他就強烈的感受到自己的格格不入。

 

  「像我這樣的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不管是警察還是大叔在之前就已經察覺到了吧?像母親大人口頭禪所說的那樣,『你還是小孩子』,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大人在想什麼我完全不明白啊。有時候會疑惑大家是不是什麼都不知道,但那是不可能的吧?」

 

  「所以你是——自己能明白的事情大人肯定也注意到了,是這樣想的嗎?」當他不滿地傾訴之後,福澤諭吉思考過後像是在向他確認一般,發出了這樣的詢問。

 

  「嗯。不對嗎?」

 

  當時社長的臉色挺精彩的,或許不應該說是精采,應該說是沒想到那樣的神色也會出現在他那樣面無表情的臉上吧。在往後的日子回想起來都覺得有意思。

 

  藉著觀察與相處,他逐漸認為這個人(福澤諭吉)是可以相信的。

 

 

 

 

 

  福澤諭吉.ver

 

 

 

  在路上遇到了流浪貓,一如往常的從和服袖口取出小魚乾要餵食,但依舊很理所當然的被貓無視之後,望著就這麼跑遠的貓的背影,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那是個十四歲的小孩,精力充沛、喋喋不休,喜歡吃甜食跟點心,很任性,但偶爾會以很理所當然的語氣說出與年齡不符的話,不諳世事,對很多事情的概念都很與眾不同,但對一些事情的概念卻異常清楚。

 

 

 

  「剛剛說了要請我吃飯的吧,說了對吧?那就是說能在喜歡的地方點喜歡的東西只吃喜歡吃的、的意思吧?」

 

  當時一開始不能明白,但很快他就明白了——與其說是在喜歡的地方點喜歡的東西,倒不如說他只吃喜歡的『部分』而已吧?

 

  「這不是威脅,是預告。不要這樣那樣,否則的話我就會這樣那樣,這種的才是威脅吧?威脅是要二選一的啊。但是這次只說了『會殺了演出者』。所以說這不是威脅是預告,不如說是宣言。所以說犯人肯定會行動的。犯人沒有需求劇場內的任何事物,只是想要目標死亡而已。」

 

  比起大家先入為主的認為是威脅,那孩子更加精確的判斷出這並不是威脅,以異常肯定的語氣。

 

 

 

  「所以你是——自己能明白的事情大人肯定也注意到了,是這樣想的嗎?」在聽了孩子所說的話,他思考過後像是在確認一般,發出了這樣的詢問。

 

  「嗯。不對嗎?」

 

  聽到回答的當下,他幾乎感到天旋地轉。

 

  而很快的,他再也無法壓抑心中的好奇心,他想知道這個孩子的能力能到什麼地步。

 

  當那孩子——亂步輕易地說出自己的過去時,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因為從這個剛認識的孩子口中聽到過去的事情而這樣劇烈的動搖。

 

  他意識到,亂步所在之處,不存在無法挖掘的秘密。

 

  但亂步還不知道自己是特別的。

 

  所以得考慮方法,讓亂步察覺到自己力量的方法。

 

  這件事情足夠讓當時的他思考好一段時間。

 

 

 

  但讓人無可奈何的地方還是有的,尤其是一開始,他極力避免與人產生牽連,但與他人有關聯的生活卻無法結束。

 

  「這是我的聯絡方式,」他想起當時從袖口取出白色名片的自己,當時果然還是太天真了,人與人之間的關連,從來都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切斷的。「生命受到威脅的人的委託,不管多少次都會接受,如果遇到為眼的話就聯絡我吧,只一次的話可以免費提供護衛。」

 

  因為他很快就以別的方式體認到自己的天真。

 

  只見亂步神色微妙地接受了名片,邊「嗯」的說著,走向了店的深處,將零錢投入店內設置的公共電話裡,撥出號碼。

 

  而他強壓下不祥的預感,接起了手機。

 

  「請幫幫我。找不到工作今天沒有可以住的地方我會死掉的。」聽到了亂步棒讀的聲音,從手機聽筒及店內傳來的,堪稱二重奏。

 

  「……」他的頭彷彿就要抽痛了起來,他是遇到無賴了嗎?

 

  「會死掉的?」亂步又說了一遍,不知為何卻用了疑問句。

 

  「……那麼我給你介紹住宿設施。」該說是認輸了嗎,他有點無力。

 

  「找不到下個工作的話會死掉的。」話筒中亂步悶悶地說著,手握聽筒的亂步背對著他,堅決不看向他的方向。

 

  他頓時腦中浮現出現入巨大的蟻地獄而無法脫身的自己的幻象。

 

  於是他們之間的緣分就從那時開始了。

 

 

 

 

 

  江戸川乱歩.ver

 

 

 

  「真是久違的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了啊……」亂步站起身,隨意地伸了個懶腰,瞇起眼看了眼街道,他準備動身前往偵探社。

 

  現在這個時間前往偵探社的話能有好事發生。他這麼想著邊哼著不著調的曲子,邊以輕快地腳步漫步著,往他現在的工作地點——武裝偵探社前進。

 

  「啊、粗點心要沒了!」剛好看到也順便買了帶過去吧。他露出了滿意的神色點了點頭。

 

 

 

 

 

  福澤諭吉.ver

 

 

 

  回想起過去其實沒花上多少時間,福澤重新邁開步伐,今天他得到偵探社露臉,雖然社員都很優秀,不需要他操多餘的心,但有些工作還是由他來負責的。

 

  以前的自己肯定也想不到的吧,從不跟人合作的自己、不想與人有關聯的自己,現在卻組起了武裝偵探社,也有了其他的同伴。

 

  「喵~」是貓的叫聲,他停下腳步,往聲源望去,是剛剛那隻沒理會自己的貓。

 

  本沒想貓會買帳,但他還是不厭其煩的從袖口取出魚乾,貓卻出乎他意料的湊了過來。

 

  ……這算是總算有回報了的感覺嗎。他不禁莞爾。被疏遠習慣了,突然被親近也還是會感到意外的。

 

 

 

 

 

 江戸川乱歩&福澤諭吉.ver

 

 

 

  走到偵探社所屬的建築物前,茶館還是一如往常,雖然沒到客源絡繹不絕的狀況,但多少還是有幾個客人在的,來來往往的人之中有些曾委託過偵探社的人認出福澤,向他打了招呼並簡單寒暄了幾句。

 

  「社長,早安。」正要踏入偵探社建築物時,福澤聽到的是社員——國木田獨步恭敬而禮貌的問候,國木田正邊看著時間,像是在等時間,又或者該說是在等秒數般,接著依舊是恭敬的語氣說著,「社長今天真早來。」

 

  福澤也回以早安的問候,不過……算早嗎?是以什麼為基準?雖然自己平時來得時間也沒有特別注意,但其實會準時到的真要說其實是國木田才對。福澤不禁這麼思考,雖然依舊是面無表情的樣子。

 

  在國木田後面好一段距離的,是正打著哈欠,頭髮依舊蓬亂著的太宰治,但他很快就走到眼前,也向福澤道了早。

 

  讓年輕人走在前頭,福澤走在最後面,基於健康他選擇踏上階梯,而不是選擇電梯,所以拒絕了與社員一同搭乘電梯。就在他正要踏上第一階的階梯時,那抹熟悉的身影來到他身旁,燦爛得有如第一道曙光。

 

  「社長、早!」雖然聽上去是很開心的語氣,但卻有些上氣不接下氣。
  「亂步,」福澤只是喚了對方的名字,沒有提出對方這樣莽莽撞撞跑來的事情,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等待下文。

 

  「剛剛看到了粗點心,所以繞去買了!」

 

  ……所以才這樣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來嗎。福澤有些無奈,其實他並沒有硬性要求每個社員絕對要準時到,所以不用這樣拚命跑來也沒關係,畢竟守時這項規定,最低限度只要在委託時有達到,那他也沒什麼可以提出來說的。

 

  他們就像以前一樣,福澤放慢腳步聽著亂步喋喋不休地說著話,即使是上司跟下屬的關係,他們卻都不是重視上下級關係的人,也因此距離並沒有想像中來得疏遠。

 

 

 

  到達四樓的事務所時,早就到達的國木田跟太宰正在談論工作上的話題。
  「今天負責的委託?」國木田翻看著本子上的註記,「是解決巷子內的口角問題,說是因為有年輕人老是在那邊進行爭吵,不僅很頻繁且每次爭吵時間都很長,有時候就連半夜也能聽到他們大吼大叫的聲音。」周圍的鄰居感到困擾,忍耐很久終於還是決定來委託,雖然不是跟異能者或是危害到人的生命危險這類有關,但畢竟是在偵探社附近,所以這類的委託也還是會接受,敦親睦鄰也是很重要的。

 

  「誒——所以是要去幫忙勸說嗎?」

 

  「對,畢竟這不是力氣活,所以我一個人就……」國木田推了推眼鏡,打算拒絕太宰的同行。

 

  「讓我去!請務必讓我參與!」太宰興奮地簡直像是要去遠足的小孩子。

 

  「……」對於太宰的過度積極國木田只沒來由地感到害怕,但他還是皺起眉頭,冷靜地應對著,「除非你告訴我一個一定要讓你同行的理由,合理的理由才行。」

 

  「國木田君,你想想看,勸說要是談不攏肯定會爆發群毆,加上那麼多人,而且地方偏僻,所以我認為你需要幫手。別看我這樣,我也是很會打架的。」太宰像是很自豪般的說著,從語氣中能聽出他的得意。「最重要的是!你不覺得因為我而越吵越兇的人際關係很美妙嗎!」

 

  「駁回!給我認真工作啊混蛋!」居然是想來添亂的嗎?得想想辦法,絕對不能讓他跟去!不然工作絕對會搞砸的啊……

 

  「別總是生氣嘛,而且過度焦慮可是會禿頭的哦。」太宰像是事不關己般這麼說著。

 

  「也不想想是誰導致的!」不過是真的嗎……

 

  「你可以寫在記事本上喔,提醒自己不要過度焦慮。」沒有搭理國木田的氣急敗壞,太宰補上了上一句話的後續。

 

  「……真的嗎?」國木田半信半疑的提筆準備寫下。

 

  「騙你的。」太宰微笑,接著是理所當然的被咒罵跟掐脖子搖晃。不過即使被掐脖子搖晃也仍是笑著的太宰,完全能看出他對武裝偵探社這個新職場的適應良好。

 

  「開始工作吧。」福澤對這樣稀疏平常的日常沒做任何表示,只是在走過兩人身旁時淡淡地如此宣布,好讓國木田先停下殘害後輩的行為。

 

  「工作囉!」亂步也跟著發出呼聲,其實他今天還沒收到委託,可以在座位上吃上好一段時間的點心。

 

  就這樣,武裝偵探社的一天,今日依舊是這樣理所當然的開始了。

 

 

 

 

 

 

 

 

 

 

 

 

 

THE END

 

 

 

 

 

參考資料:

 

➀ 討厭的東西大致參考自小說第3卷

 

➁ 標楷的對話內容基本上都是參考自小說第3卷

 

社長說這是異能,所以給了他特製的眼鏡,告訴他那是異能發動的必需品,這邊參考自文豪野犬漫畫032話。在把他知道的事情說出來(也就是進行『推理』這件事)之前,得先戴上眼鏡。這邊為捏他+個人猜測的私設,讀者們還請不要認真。

 

➃ 福澤社長遇到貓會餵小魚乾參考自文豪野犬漫畫030話(大約是在第五頁的彩頁部分)

 

➄ 茶館,名為『うずまき』,位於武裝偵探社所處的建築物的一樓,是一家稍微有點古色古香的茶館。參考自小說第3卷 某個偵探社的日常。於台版小說第1卷中被譯為咖啡廳。(二樓是法律事務所,三樓閒置,五樓是物品繁雜的倉庫,而偵探社則位於該建築物的四樓)

 

➅ 國木田很注重時間,甚至每天早上起床時,都會利用專用裝置與標準時間同步(因此時間誤差不到一秒),會在約定時間內以前後十秒的誤差抵達目的地。參考自小說第1卷。

 

➆ 偵探社社員需不需要守時上班我不清楚,所以這邊不要認真。(因為沒特意去注意過這類問題)

 

➇ 最後國木田跟太宰提的委託,是瞎掰的,跟劇情無關,不要認真。另外別問我這篇文的時間軸(誒

 

覺得因為自己而越吵越兇的人際關係很美妙,這句是出自小說第2卷,黑幫時期在酒吧跟織田作說話時的內容(當時也理所當然被安吾吐槽了)

 

 

 

 

 

作者廢話:

 

 

 

  先告訴大家這篇沒有後記,已經END了,沒有TURE END(應該說寫在最後的 江戸川乱歩&福澤諭吉.ver 就算是後記了吧|||

 

 

 

  本來的標題是訂『道理』的,但沒能寫成我想寫的愛情故事所以就改了。
  本來想寫說像是亂步聽到直美(谷崎的妹妹)說愛情總是沒有道理的(其實只是在說對兄長大人的愛←),而亂步有所體悟之類的故事,但最後方向漸漸往中心向去了(遠目)後來發現完全沒有CP感,很對不起期待的人(?)不過至少這篇文成為了我短期間的糧食(不是只有你得利了嗎#
  雖然本來就是打算寫中心向,但起初只想寫單人,沒想到會延伸出其他人的戲分……本來以為最多就多出社長,沒想到還有社員XDD但與謝野跟賢治我不太熟,所以就沒寫到,真對不起兩位的粉絲群(掩面)

 

  啊、不過我在開頭有說不會寫到其他人,所以好像也沒關係w(倒是給我反省啊鑽什麼說話漏洞#

 

  使用到很多小說的劇情,可能是因為最近看了卷三的前半所以有點蠢蠢欲動吧(?) 不過基本上沒照劇情順序排列(欸)卷三前半請

 

 

 

  基本上這篇文的契機就是卷三的小說www希望我不會在出台版小說時看完又爆一篇(難說)

 

  標題之所以改訂『邂逅』,是覺得,這兩人各自經歷了一些事情,但因為兩人相遇,現在才會有偵探社,他們才會有不一樣的選擇,每個人的人生中,邂逅總是美好的,總能給人帶來影響,甚至是改變些什麼,我覺得很適合社長跟亂步(本來主要就是想寫這兩個人←

 

 

 

  接下來開始個人廚發言時間(不是#
  文豪野犬中基本上每個角色都跟當事人有所落差,這我是知道的。

 

  江戸川乱歩,他給我的感覺就是個孩子氣,雖然已經成年卻還是會鬧脾氣的孩子,與其說覺得幼稚,我倒覺得很可愛(笑)至少他很直接的表現出他討厭的是什麼,有不滿就會表現出來。

 

  不過我覺得社員也很強,對他的個性完全能承受,像漫畫中警察一開始初次見面就不太能接受這樣的個性,雖然我覺得可能每個角色初次見面都不能接受他吧(欸)真希望台版小說能快點出……不然我要去買日版小說來看了啊(焦躁)想知道社長的育兒記錄過程(不是)怎麼養才能慣出這樣的個性你告訴我www 聽「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オリジナルドラマCD的時候,乱歩さん真的超自大的啦(笑倒)

 

  好吧講講個性(?),我覺得是因為環境,導致他覺得即使有發現也不能說,說不定有人跟他說過類似「多事」或是「這種事情不需要你一一說出來我們也知道」之類的話吧。

 

  雖然他看得很清楚,但他為了適應都市的生活,一開始也進行過牛頭不對馬嘴的對話,雖然同樣是讓人意味不明的舉動,但比起引起對方的氣急敗壞跟怒罵,他選擇了不必接受對方怒火的做法。

 

  或許是覺得厭煩了,所以他在卷三時才會一直說著「大人(的世界)真是讓人無法理解」。的確對他來說是如此,看到的事情不能說出口,他覺得明明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卻不明白為何要裝蒜矇混過去,插嘴卻會成為被責難的對象,說出真相難道是錯誤的?還是這是大人們生活的一種遊戲?明明知道還故意不說出來就是大人世界的生存方式?他無法理解,甚至嚴重感到格格不入,像是被世界所拋棄的孤獨在心中逐漸擴大,但他卻束手無策。

 

  家人察覺到他與別人不同,所以在世時能以『你還是個小孩子』來遏止他的行為,但亂步並不知道這句話的深意,他只是單純認為因為是小孩,所以說出口的話才會被斥責。因為大人肯定比自己看得更清楚,知道得更多。他不知道這世間的人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這點令人毛骨悚然,而福澤社長也體認到了。

 

  雖然福澤社長一開始認為攤上他自己根本不太妙(感覺就是一黏上就甩不掉的強烈錯覺),尤其這孩子很聰明,反應也很快(看拿了名片立馬打電話那點就該知道啊www) 能夠光用看的就能看出對方的個性、心裡所想跟前職業,其實亂步視力根本超強的啊,這根本就是天然外掛機啊,先捕獲他的人就贏了(閉嘴

 

  福澤社長一開始其實沒想去好奇亂步的能力的,只是後來他發現自己不自覺得去期待這孩子的能力,甚至還讓他跟著去工作就是證明。至於為什麼運用在偵探社,我覺得大概跟漫畫中與謝野說過的話有關,「武裝偵探社,僅僅是為了活用亂步的能力而成立」,而以這個偵探社延伸出去的其他委託,則由其他異能者來解決,但跟市警有關的則基本都是交給亂步這樣。

 

  至於福澤社長的能力,我想卷三後半部應該會提到?畢竟前半他也覺得自己是普通的武道家而已。他最初是個很努力想跟人劃清界線,但不知不覺就無法放著遭遇困境的人不管,只能說是在當時就不知不覺被這個失去雙親的孩子所影響了吧。

 

 

 

 

 

總字數(內文/總字數):4377/6881

 

接下來兩千五百多字基本全是廢話對不起XDDDDD

 

我第一次寫到需要加參考資料的(誒

 

 

 

以上,感謝閱讀到最後的您。

 

 

 

 

   
评论(2)
热度(46)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