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沉月之鑰點文(范暉)

 
寫在前面的注意事項
※攻受不明顯
※有些微 金侍→范統→修葉蘭 趨勢
※有角色崩壞,請相信我不是個金侍黑,至少目前還不是(誒) 
※有第二部劇情,有無劇透自己判斷,不要問我(掩面
※作者的廢話,非常長【。
 




﹡嚴禁批評及砲轟

 _違者黑單


 



*點文者(暱稱):暉

*題目:遇見你之後

 關鍵字:一個人之所以活著,是為了什麼?

*指定CP:沉月范暉
 
  設定:已經交往中

*文章性質: BE

  其他:拜託虐一點!但也希望有附HE隱藏結局!
 




  

  
遇見你之後
 
  

修葉蘭.ver
  

  修葉蘭在范統當上代理侍之後,依舊會去找他吃飯。
  或許是因為曾經靈魂相繫在一起的緣故,他比一般人還要更能理解范統反話的原意。
  也可能是因為跟他相處時間長了,不管他提出什麼要求,范統也見怪不怪,頂多念了句「真不知道你腦袋在聽什麼才會拒絕我」。
  恩,他知道原話一直都是「真不知道我腦袋在想什麼才會答應你」,即使被說了很多次,反話仍舊沒能正確說出原話過。
  甚至他向范統告白,說出「我們交往吧」,范統仍是沒拒絕。
  相處得久了,他們的相處更像是老夫老妻模式,有空閒就一起吃飯,聊聊天,要是隔天休假,就會睡在對方住所,對於醒來就能看見對方睡顏這份幸福感,他們倆總是心照不宣。
  最近開始覺得焦躁起來,大概是因為指導新人的工作落在了范統身上,導致他們本來不多的相處時間又更縮短,使得他興起些微的不安。
  他對自己很有自信,有外表,有實力,親切又體貼。新的代理珞侍,金侍的為人他還不怎麼清楚,但聽說也是個有為人才,優秀青年……怎麼幻世還有這種好條件的單身漢,還剛好當上范統的同事呢?
  他當然不會莫名對自己感到自卑,但直到從范統口中得知,對方跟他相同,都很喜歡與范統相處、說話時,說不動搖是騙人的。
 
  「又是跟金侍?」在不知道是第幾次約吃飯失敗後,修葉蘭不禁這麼問。最近公務變得忙碌,吃飯時間也縮短,他存的錢都已經能去間上好的飯館吃飯,可惜吃飯的對象時間依舊沒辦法空下來,尤其還跟公務有關,他也不能說什麼。
  「不是啊,說是不想問我一些私事上的問題,我有辦法接受啊。」
  想問范統公事上的問題,這的確令范統難以拒絕,修葉蘭不禁在內心皺眉,但多年相處下來,這不足以讓他生氣。
  「吃飯也能增進同事情誼,畢竟這是沒辦法的事,辛苦了,工作加油啊。」他只能這樣笑笑地回答,殊不知這樣一句話使得范統不滿情緒攀升。
  「你想聽什麼就直說啊!說話不乾不脆,你們真的是在分手?」
  「……」修葉蘭對於范統突如其來的怒氣先是一楞,接著露出苦笑,「你很忙,我也不能勉強你啊,要是你累的話,吃飯改天也不是不可以。」
  范統因為與他靈魂相繫過,所以在注意到他纖細敏感的部分之後,總是會格外注意他的情緒。
  對於修葉蘭來說,他能夠做為新生居民回來,已經是奇蹟。在更之前,他甚至不知道,他這樣已經不存在的一個人之所以活著,是為了什麼。
  但范統告訴他,即使還不明白方向,身邊還是會有他認識的人支持他,陪伴他,要是遇到困境或茫然,想想他重視的人,真的不行想想珞侍或那爾西,或許心情會改變。
   這樣的話,換了誰都能對他說,但也可能只因為是范統所說的,他才能在最快時間聽進去,並重新振作吧。
  雖然當上梅花劍衛,與東方城進行長期的友善外交是他始料未及的。
  「……你走吧。」難得一句沒被顛倒的反話,卻因范統灰暗下去的雙目而顯得更能刺痛人心。
  「……那我先離開了,注意別太勉強自己。」頓了頓,修葉蘭只是笑笑地說著關心話語,然後逕自離去。
  這或許是他們之間第一次的不歡而散,即使是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但仍傷到了兩人一直以來平穩的感情。
  所以在之後很長的時間,他們都不再有交集,彷彿已經分手般,自然而然地斷了聯繫。
 
(因為點的是BE,我真想在這裡打上END的字眼(欸) 
 以下接HE劇情,請自行防雷↓            要點BE                就要有BE                很短又不虐的心理準備OTZ    
 

范統.ver
  

  這天依舊還是有跟小金約吃晚飯,發現跟暉侍吵架之後,我就只剩下跟小金吃飯,跟月退聊天,還有公事……這邊要澄清一點,是小金主動找我問公事請吃飯的,我平時沒事通常都是一個人吃飯……雖然跟暉侍不歡而散之後,就突然覺得自己時間變多了,而且有人請吃飯對方跟我沒仇我也就沒理由拒絕,畢竟雖然我的人際關係不怎麼險惡(跟相處得最好的暉侍吵架中,月退常常聯繫不上,珞侍就算遇上了跟我在對話上依舊是我吃虧,整體來看我的人際關係也不知道該喜該憂),但我還不想讓我的同事關係險惡啊!
 
  「輩、前輩!」回過神來,小金面露擔憂地望著我。
  「小銀,什麼事?」我這麼問,接著發現大家都望著我……噢,完蛋了,我居然在開會中恍神了嗎?
  「范統,很大膽嘛!現在我主持開會你也照樣恍神?」珞侍微笑著這麼說,但我彷彿能看見他面上的青筋……真是對不起不是我不給你面子,這是不可抗力。
  「看來你有膽恍神,代表你對今天會議內容已經很清楚了?」珞侍仍是笑著,但說出讓我覺得不太妙的內容,「那就交給你去跟那爾西交涉啦,加油啊。」
  「……」面對珞侍背後肉眼可見的黑氣,我也只能認命接下工作了。在會議後向小金問了要去交涉的部分,小金也很親切地跟我提醒了幾項該注意的部分之後,我便前往西方城。
  在那爾西接任代理皇帝之後,因為有了其他新官員的加入,聖西羅宮也不像最初我印象中那樣死氣沉沉,常來交涉之後,這邊就連侍衛都認得他,還會跟他行禮打招呼。
  「代理侍您好。」
  「不好。」
  ……所以說為什麼連西方城的人都要跟我打招呼啦!反正我也只說得出反話而已啊,你們都不會覺得不開心嗎?
 
  在順利見到那爾西之後,便跟他提了珞侍讓我交涉的內容,他先是思索了一下,提筆書寫了幾行之後將紙推向前,以眼神示意我將紙取走。
  「這些是我們這邊想交涉的內容,你剛剛說的部分,金錢部分可以再壓低,不必要的排場鋪陳都可以去除,留下需要的部分即可,整體經費估算也在那張紙上,有什麼問題我們再細談。」那爾西快速地看透了珞侍想要西方城多花錢的意圖,然後提出了有建設性的說法。
  我看了下手上的紙,紙上有著漂亮的書寫體,因為不是正式的文件,上面甚至還能看到他寫著「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又想要西方城多付錢」之類的抱怨。正式的文件大概要半小時左右才會到我手上,由我交回給東方城的官員,當然這不僅是因為私交才會顯得比較隨意,也是能看出那爾西變得更有人情味的證明。
  通常正式文件是給綾侍跟違侍,但像我手上那張不正式的文件,在珞侍發現那爾西會寫之後,因覺得有趣便會讓我回去繳交正式公文時一併繳上……說是為了能更清楚瞭解西方城的意向,結果住手先生就去買了一疊不便宜的紙送給那爾西了,還很聰明地交給奧吉薩轉交,總之那爾西也沒丟掉(據說是因為不想浪費資源),就這樣寫了好一陣子,有次我還看見他們在上面交換暉侍的八卦……但我在西方城代理皇帝冰冷的視線及東方城國主陛下燦爛的笑容之下,沒能讓暉侍知道這件事情就是了。
  「說起來,你最近有沒有看見修葉蘭?」公事談完之後,那爾西突然提問。
  「……」我們吵翻了,很久沒講話了。這種話我還真不敢說出口,只能向他搖頭,在對方懷疑的目光下行禮離開,但我沒想到還有人能讓我說出來。
  珞侍在我離開沒多久就聯繫上我,說是有重要事情找我,語氣很慎重,讓我先回東方城神王殿見他。
  ……結果我一到神王殿就被『友善詢問』了,珞侍你身為一國之主這樣過份關心你義兄的交往狀況沒問題嗎?什麼?那爾西說沒問題……好吧,人家弟弟都覺得沒問題了,我也不能說什麼。
  「那就給你份新工作吧。」珞侍在聽完之後,突然微笑著提議。
  什麼?我被革職了啊?
  「不是要革職你啦,我像是這種人嗎?」望著范統驚恐的面容,完全猜得到對方在想什麼的珞侍笑了笑,「那爾西說正式文件晚點會請人送來,但希望你能讓他們西方城的外交官快點打起精神來。」
  外交官?噢,說起來梅花劍衛當初是以「與東方城作長期友善外交」的名義派來的。
  「等等,你聽什麼?」我是說你說什麼啦!才多久沒見修葉蘭又發生什麼事了?
  珞侍一臉「問你啊」的表情,接著擺擺手,「好啦不鬧你,聽說修葉蘭最近都沒來東方城,前幾天音侍才一臉不安地來跟我問說修葉蘭什麼時候會過來,人家西方城新上任的鑽石劍衛來東方城的次數搞不好都比梅花劍衛多,負責外交的人不外交還算是個外交官嗎?——你聽懂我的意思了嗎?快點和好,為什麼你們吵架還得牽連到我,你知道我多久沒跟暉侍聊天了嗎?」
  望著講到後半段就完全是私事公辦的國主陛下,我也只能答應了,看來暉侍真的很久沒過來東方城了,不然珞侍也不會抱怨,音侍大人更不會來找珞侍提這件事。
  「這件事情,明天內搞定,」珞侍見我答應,便滿意地點點頭這麼跟我說,「當然越快越好,能今天內搞定最好。」
  我怎麼可能今天內搞定,晚上還跟小金有約,畢竟答應了要指導新人,對小金的邀約也不好拒絕,最快也得明天才能有時間……。
  但我還是點點頭,表示了盡力而為。
  「對了,范統你今晚跟小金約了在哪吃飯?」在離去前,見珞侍突然不明所以地問了這個問題,但我還是老實地報出了小金早上跟我提過的店名。
  「不怎麼了嗎?」因為有點疑惑所以還是問一下。
  「沒事,呵呵。」
  「……當我有問。」
 

金侍(洛艾爾席林˙瑟羅).ver
  

  今晚依舊跟前輩約了吃飯,覺得很榮幸,但我依舊沒能好好向前輩表達自己對他的感恩之心。
  進行著稀疏平常的對話,我覺得自己對前輩的話已經漸漸能聽懂了,望著看起來就是有心事的前輩,我便帶著溫和的笑容詢問了。
  因為前輩很善良,也不太會提防人,甚至連同事也不太會提防,所以猶豫沒多久便跟我說了事情原委。
  我伸手碰了碰桌上餐前酒的杯子,將杯子拿在手上輕輕地搖動著杯中的液體,酒的色澤透過反射在玻璃杯上的燈光也變得晶瑩透亮。
  來幻世以前我便會喝酒了,也不容易醉,但礙於明天有工作,所以也只是小酌一些。前輩在傾訴之後,也伸手將酒一飲而盡,面容因酒氣而紅潤一些,我因為不知道前輩會不會喝酒,便沒有即時阻止他。
  大致聽完經過,我口頭上仍是勸前輩要珍惜朋友,世上基本上沒有什麼事不能說開,只是得花時間。在這麼說的同時,或許是私心,我很高興前輩願意跟我吃飯,甚至是跟我說這些事情。
  以前都只是羨慕前輩與身邊朋友的關係,雖然想過自己只要努力扮演好同事,說不定也能跟前輩相處融洽,但或許演久了,我也不再似以前那般什麼想法也沒有,什麼也感覺不到。
  我希望成為能幫得上前輩的人,就像前輩想幫上他身邊朋友的忙一樣,想成為能夠站在前輩身邊的人,能好好地告訴他,謝謝你讓王血注入儀式順利進行,不僅救了新生居民,也救了迴沙。
  很多很多的想法與感謝,或許在現在還無法好好地說出,但我想以後肯定可以。
 
  在聽完前輩說話之後,天色也暗下來了,表面上我以想跟前輩多說點話為由得以送前輩回家,實際上喝了酒的前輩步伐似乎不如往常平穩,讓我很擔心,要是遇到歹人肯定無法好好應付的,雖然新生居民能夠復活,但我也不趕著回去,還是送前輩回家之後再回去比較安心。
  而且在幻世,眼下能打倒或是想埋伏我的人也沒那麼多。
  直到在前輩家門口看到許久未見的梅花劍衛。
 
  「您好。」我禮貌地向他打招呼,但他視線的落點似乎是我身旁的前輩。「今天一起談了公事所以比較晚,我送前輩回家。」
  「謝謝你送范統回來,接下來交給我就可以了。」梅花劍衛露出與我印象中相同的笑容這麼說,前輩也意外沒有反駁對方的話,看來這兩人今晚應該不至於會吵起來。
  「不客氣。」我這麼說著,邊望著修葉蘭小心翼翼地在一旁看著前輩進屋,似乎是在判斷前輩能不能自行走穩,不能才會及時伸手扶住對方一般,「那我先回去了。」
  「噢,好的,真的很謝謝你送范統回來。」又看了屋內一眼,確定前輩沒摔倒之後,修葉蘭帶著一如往常的笑臉這麼對我說。
  「不會,前輩是我的憧憬、我的恩人,協助他是應該的。」
  「你很能裝。」對方突然面無表情地說出這句話,使得我心臟重重一跳,但我面上仍沒有任何變化。
  「……要是我是那爾西,大概會這樣說吧。」修葉蘭收斂起笑容,在月光下他的面孔與西方城代理皇帝幾乎重疊,但並沒有持續多久。或許是因為習慣了笑容,對方很快地又露出了淺淺的笑紋,「范統很善良,他不提防你,我想是因為他覺得你不是壞人。」
  「他若是相信你的話,那我也能相信你。」
  「……非常感謝您的信任。」或許是折服於對方對前輩無條件的信任,也可能是對方對人性的洞察力之下,我不由自主地這麼說。
  我不禁覺得,我或許還沒辦法,成為像前輩朋友那樣的人吧。
  寬大的胸襟,足以信任他人、包容他人。
  能夠為他人設想,擁有堅定的意向並不輕易迷失或動搖。
  看來還得向前輩(及前輩的朋友)學習的事還有很多呢。
 
  
修葉蘭&范統.ver
  
  目送金侍離開之後,修葉蘭返回屋內,他想范統可能有話想跟他說。
  「我沒有什麼想對你說的嗎?」
  「恩,對不起,之前是我不好。」見范統詢問,修葉蘭露出苦笑,他一向是最先向對方示弱的人。「當初說的那句話,惹你生氣的那句,能給我機會重說嗎?」
  范統望著他,雖然身上還有淡淡的酒氣,但眼神卻毫無迷茫,異常地清醒,然後范統點了頭。
  「吃飯也能增進同事情誼,畢竟這是沒辦法的事,那你若有時間的話,能優先留給我嗎?」
  「我希望跟你在一起,分享你的世界,分享你的人生,當然其中包含你所有的時間。」
  「所以你願意答應我這個小小的要求嗎?」
  「……」沉默半晌,范統點點頭,修葉蘭眼尖地看見對方頭髮下的耳朵微微泛紅。
  修葉蘭露出大大的笑容,或許是放下心了,這個笑容比起往常來得燦爛,也沒有半點應酬性質。
  「這個哭臉,你以後只能擺給我看!」范統突然盯著他這麼說,「就算是對莎諾用醜男計也不准!」
  他當下就明白范統這麼說的原因,因為范統的耳朵似乎比剛剛更紅了。
  「遵命。」他也只能笑著這麼回答。
 
  
THE END
  


作者廢話:
 
內文總字數:5141
  
  好吧不好意思拖這麼久(尷尬)另一篇點文Free,等我有時間面對完劇場版再說……
  最近難得抓到時間,把沉月第二部進度補完(到卷二結束),突然想寫金侍,便逮著點文的機會也一起寫進來,人物崩壞嚴重我知道(掩面
   有沒有劇透……我不確定,因為我只看了原作一次,不知道有沒有記錯的地方變成BUG,所以別問我第二部詳細(誒
  角色塑造一直都比我想像地難,尤其很久沒接觸角色的話又會更明顯……學校圖書館因為地震所以為了後續收拾,暫定休館到三月底,等能進圖書館了我想重補一下第一部劇情
 
  其實在寫的同時就有在構思內容,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連結起來,所以又修改了幾次。不好意思修葉蘭真的受不起來OTZ 他就是個天生適合講帥台詞的人啊(欸
  會寫到金侍跟修葉蘭的戲份,其實主要是想寫修葉蘭面無表情的部分(喂)我覺得跟那爾西一定會超像(廢話)不過我不是想黑金侍……另外金侍的人物是以自己看完小說之後去推的個性,或許在後續劇情出來之後,思緒又會不同……未來寫不寫中心向的事以後再說,說不定等學校圖書館買書之後我會去圖書館寫(認真的嗎

  雖然寫了其他角色,但其實也還是沒辦法將角色塑造成功。
  音侍的部分可能是因為矽櫻女王的緣故,他很害怕跟主人距離過遠(身心上的距離都是),從第一部也能看出他害怕身邊人離去的心情,所以在這邊劇情裡簡單提及。
  珞侍問范統吃飯地點,大致上是問一問,以公事為由聯絡暉侍去找范統時,會先告訴他范統跟誰去哪裡吃飯,讓他過去范統住所比較不會撲空,暉侍當然也知道珞侍當時聯絡自己去找范統不是為了公事,但他還是不會拆穿對方,因此老實地過去住所等人了。
  范統硬要說,他不是個會發脾氣的人,所以這邊生氣的部分不太好拿捏,他對重視的人可能比較易怒,至少我個人覺得是這樣子,所以就這樣寫了,暉侍在最後,好好地道了歉,然後將當時想說的話乾脆地說了,范統聽完點頭答應,雖然這邊寫得不太順,但其實想呈現一下,暉侍對范統有話便坦率地說出口的部分,少去了一般人的躊躇,在最後意外地乾脆。(雖然我沒這麼寫,只在作者廢話簡單提及)
  另外那爾西有沒有跟珞侍交換暉侍的情報,我想多少還是會有的,而他們在公文上的形式,我想可能不會在非正式公文上面留言寫字,這是個人另外加上的設定,與原作無關,在這邊提出來說一下。
 
  虐文不太會寫,所以只好憑自己的想法來了,不好意思(掩面
  最後,希望大家閱讀愉快 <鞠躬
 
  

2016-02-29
/  标签: 沉月之鑰范暉
2
   
评论(2)
热度(2)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