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自分をD機関員化する

自分をD機関員化する

 

#フォロワーさんからイメージもらって自分をD機関員化

       

源自推特,但因為不會畫畫,只好自行改成文字版(誒

 

 

①自爽用設定(#) 想把腦洞補完,所以會有各種場景的小劇情(場景劇情出現的間諜養成學校同學們,別問我那是誰我不曉得(#)

②私設很多,其他自創人設可能出場

③雖然會盡量避免,但不科學、不符原作設定或許還是可能有(#) 

④內文可能中日參雜,別太拘泥日文文法(#

⑤作者的廢話,非常長【。

確定接受的人,可以往下瀏覽了↓

 

==============


  其實他只是抱著嘗試看看的心態,但實際到了現場,他對於那個地方的出題方式覺得意外的同時也覺得很有意思。
  能通過這種奇怪測驗的人,大概只有我吧?不,搞不好也有其他人?他就這樣抱著好玩又期待的心情,完成了所有的測驗。像是走過的地方有多少台階,多少扇窗,而其中哪幾階台階上有垃圾或髒汙,哪幾扇窗戶是開著的還是上鎖的,玻璃是否有污漬還是龜裂的痕跡等等;還有在桌上鋪開一張大地圖,要求考生從地圖上找出某個國家,在他指出那島國不在地圖上之後,又被要求說看看擺在桌上、被地圖蓋住的分別是什麼東西;另外更讓人不明所以的,還有把一段文字倒著順序唸出來之類的,還有在寒冬中游泳等體能訓練,要不是他本來就挺耐寒,還真會有感冒病倒的風險。

  最後他通過了測試,順利地進入這個地方學習。

 

  他伸手整了整身上的西裝外套,他穿的是常見的深黑色西裝外套,領帶則是普通的黑色,西裝背心則是淺黑色系,他心想著果然他還是比較適合黑色系這類的深色款,白色那類的淺色系還是他哥哥比較合適。

  在他有意識以來,身邊就沒有所謂血濃於水的雙親,當然監護人還是有的,但跟他沒有絲毫的血緣關係,那兩個監護人都是公司的研究人員,只是因為跟他說過幾次話,就被公司推為監護人,說是一男一女剛好可以當他的父親,明明年紀也就只長他十歲左右,這種「明明該算是兄弟姊妹才不是父母」的思維居然沒人提出來,他當時也咋舌了好一陣子。

  他無父無母,被公司領養回來培養成繼承人,他那個哥哥也是一樣。明明一樣是孤兒,他哥哥個性溫潤,不易怒笑容也很真心,只是身體狀況比起他纖弱得多。而他本來是冰冷不易親近的,但他發現只要面帶微笑,即使只是偽裝也會有人待他親切,所以後來總習慣帶著笑容。

  但這笑容對他的監護人們似乎沒什麼效果,當時第一次見面女性的監護人藍湖就把手上的一疊檔案夾整疊砸到他頭上,讓他按著頭跪倒在地上痛了好一陣子說不出話來,更別說是維持笑容。同時頭上還傳來對方不帶溫度但很溫暖的話語:「這裡是你的家,回到家自然就好,那種給外人看的笑容這裡不需要。」

  而男性的監護人阿實則是笑笑地說著:「笑容的確是可以讓人放下心防,但對自己人不用這麼累啦。而且你的笑太營業性質了,笑久顏面神經會痠喔。」這之後他才漸漸改了面帶不真心笑容的壞習慣,到後來轉變成臉上只有禮貌性微笑,比起最初的冰冷難接近簡直好上太多。

  不管是報考,還是現在的決定入學,會暴跳如雷的也只有公司方,他的監護人們提倡年輕人自由思想,自己決定就要自己負責,只是工作壓力變成只有他的哥哥在扛,讓他有點過意不去。但入學之後,他就會捨棄所有過去的生活,他就不再是「冷沐祈」,而會以新的名字繼續活在這世上,隱匿於黑暗之中。

  他垂下眼簾,回想著當時哥哥仍是一臉笑容,告訴他沒關係,他同時也在心中再次告訴自己:「沒關係」。然後他抬起頭,深紅色的瞳孔映照在眼前的鏡面,陽光灑落,他深黑偏暗紅的髮色在陽光下看起來反而有點像褐色,這是本來的髮色,他伸手捻起額前一小搓盯著看了一會兒,只希望外出戴上帽子時不會太顯眼。啊,還有眼鏡。

  他拉開抽屜找出一副平光眼鏡,是黑色的鏡框,鏡片在光的照射下有些深藍色流光流淌著,戴上眼鏡後他那紅得醒目的眼睛也被眼鏡順利掩蓋,成了不太顯眼的紫黑色,他想著遠看還會誤認是黑色,就放心了下來,並同時在心理囑咐自己沒事可別在人前摘下眼鏡,以免被行注目禮。被看或是被說瞳色噁心是小事,反正從小沒被少說過,但要是被警察盤查血統他就會不太愉快,誰讓他回答不出來。

  抬手看著戴在左手上的表,他想著時間差不多了,便收拾著出門了。而他來到的地方,是一棟在左側有著「大東亞文化協會」木牌的的紅磚建築。

  在這裡,他想他會開始他的新生活。

擅長領域(得意分野)

 

  他其實挺擅長幫忙處理傷口的,可能是因為他的監護人們是隸屬於醫院,所以他耳濡目染,久而久之跟醫學有關的行為也變得有模有樣。
  「來,先這樣子別動。(ほら、このままじっとして。)」他邊說著邊一手輕輕扶著對方擦傷的手,一邊為清洗過的傷口上藥,然後纏上繃帶。
  「好的,這樣就完成了。(よし、これでいいんですよ。)」完成之後他露出滿意的表情點點頭,向對方露出了淺淺的笑紋,「小心點啊,下次可要收費了。(これからはお気をつけてね。次から無料ではないんですよ!)」

  他總會這麼說,在傷者「誒誒」的訝異聲之後,也很快會意過來他只是希望大家在行動上要多留心,別看他有點醫學底子就把他當醫生看。

 

  他也喜歡小動物,貓派,對於其他動物也不會感到棘手。但對小孩跟女性的眼淚很沒輒。
  會喝酒,不太容易醉的類型,但出門在外他會留意自己的喝酒量,以免飲酒過度傷身。

 

興趣(趣味)

  沒事的時候會看看書,對書的喜歡已經是有書看就很好的程度,看的書範圍很廣。有時候也會到公園之類的地方走走,或是跟「間諜養成學校」的同學一同上街。

本を読む時間

 

  「開飯了喔!」同學們這麼喊著,同時也有幾位同學零散地踏入食堂,他則是待在食堂的一角,桌上疊著三四本他感興趣的書,還有類似標籤跟紙張參差夾在書中的痕跡。他是那種感興趣之後就會沉浸在書中世界的人,像他剛剛在看醫學書,突然想到有個物理的應用思維能夠加入,他就抬手翻起了手邊的物理化學應用相關書籍,閱讀的認真程度不輸給上課期間。一旁還疊著外文小說,跟語言學等等書籍。

  「開、飯了。」其中一個同學伸手過來敲他的桌面,他一抬頭,手邊正開著查閱的物理化學相關書籍就被維持著開著的狀態轉了180度,然後傳來了同學的「這是什麼鬼東西?」

  噢,是那個不擅長實驗課的同學。

  「好吧。」吃飯的人最大,包括吃飯中還抽空來盯他吃飯的同學也是。他默默地把紙夾進書頁裡,「我把書拿回房間放。」

  「……就放旁邊,先吃飯。」掌廚的同學這麼說,「不然誰能保證你拿回去的路上不會又翻閱起來?」

  「……」他有這麼沒信用嗎?

  ……好吧,也才有過幾次因為拿回去放的中途又翻閱起來,結果導致回過神來想起要吃飯,結果回到食堂大家都已經吃完散場了的情況,當時掌廚的同學表情黑到他不敢直視。

  因此,之後每面對這樣的情形他也只好妥協了。

 

街に出る時間の一

  他跟同學們偶爾也會到商場逛逛,雖不見得會買東西,但卻是打發時間的好去處。走累了找個有座位的地方坐下,也能耗上一兩個小時。
  有時候各自有想看的物件,他們也會分開行動,畢竟只有出門跟回去的時候方向一致才會一起走,就算是男人,也會有想一個人逛街看衣服的時候。

  就在他走走看看,陷入了自己入學已經過了多久了呢這樣的思緒中,迎頭撞上了來人。其實在撞上以前他有反應過來,但肩膀還是沒能來得及避開,碰到了對方手上抱著的文件,對方似乎也在走神,撞到的下一秒就率先道了歉,同時蹲下身打算去拾取手散落在地面的幾張文件。

  「抱歉,剛才發了會呆,沒注意到你……」對方有些慌張,但很快就冷靜下來,蹲在地上專注於確認拾起的紙張狀況。

  「不,我才是,真是不好意思。」他也只是這麼說著,幫忙蹲下身把被自己撞落到地面的牛皮紙袋拾起,拂掉沾染到地面灰塵的部分,然後遞還給對方。

  「……」四目相對時,兩人同時愣住了。

  這個人,他認識。

  他這麼想著,但還是很快地維持住該有的表情,向對方說:「初次見面,真不好意思撞到你。」

  「噢,不要緊,不是什麼大事。」對方笑笑地接過他遞過去的牛皮紙袋,露出如他記憶中的溫煦笑容:「我是辰稀聿,請問你怎麼稱呼?」

  這麼說的同時,他們兩人一同站起身,就這樣面對面說著話,自然到完全不像兩個剛剛擦身相撞的當事人。

  「我是  。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辰稀聿,他過去的那個兄長只是直直地注視著他,然後笑著這麼說,眼中毫無動搖。

  但他很確定對方已經認出他了。

  「那麼不耽誤你時間了,我往這邊走。」指著對方後面的方向,他這麼說。

  「我往這邊。」對方笑了笑,指的是與他完全相反的另一側。

  「「有機會再見。」」在兩人同時這麼說之後,彼此又因異口同聲而愣了下,接著一同笑了笑。

  他向對方點點頭,示意自己先走,在對方頷首之後便這樣從對方身旁擦身而過。

  「你還是沒變,雖然氛圍改變了。但還活著這件事是值得高興的。(あなたは相変わらず、雰囲気は変わったけどね。でもまだ生きていることはなりよりだ。)」

  在擦肩而過的同時,他聽見了對方熟悉的嗓音,輕輕地說了這句話,但實在太輕了,很快就消失在空氣中,彷彿對方根本未曾開口說話。

  不過他哥說的對。即使見不到面、無法聯繫,但僅僅得知對方還存活在這世上,就足夠了。

  「吶,你今天出門遇到了什麼好事嗎?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喔。」

  「沒什麼。」那是不平凡的日常中,細小的平凡插曲。

 

 

街に出る時間の二

 

  他偶爾也會去公園走走,走累了就在長椅上坐下休息,看看人們,或是公園的花花草草。

  但這天似乎不是一如往常,在附近的小女孩因為手上的食物掉到地面,開始嚎啕大哭之際,他突然興起這樣的預感。

  但事情還未結束,尤其是當他跟小女孩對上視線之後,對方以淚眼對著他,他只是先疑惑,接著露出禮貌性的笑容,沒想到小女孩停止了哭泣,往他的方向小跑步過來。

  「大哥哥,」小女孩只是仰著頭看他,但他還是能看出小女孩眼眶因淚水而顯得微紅,他看見對方抬手,直指著他的眼鏡,「那是什麼?」

  「……這是眼鏡喔,因為大哥哥眼睛不好,沒有這個就看不清楚,連好好走路都沒辦法呢。」他遲疑了下,但仍是笑著這麼回答,接著女孩向他伸手,問他能不能讓她看看眼鏡。

  見他沉默之後女孩眼中的淚水又開始打轉。

  ……真棘手。

  「你就借他看不就好了?」

  他轉頭望向左方的聲源,是那個在學校分組時常常跟他一組的同學,對方帶著看好戲的表情走了過來。

  「……你怎麼會過來這裡?」他撇撇嘴,反問已經在長椅邊停下腳步的對方。

  「在公園外就聽見了小孩子的哭聲,想說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就過來看看……」說到此對方聳聳肩,「沒想到正好目擊你弄哭小女孩的現場。」

  「不是我!」他幾乎是馬上反駁。

  「但馬上就要成為真正弄哭小女孩的人了,不是嗎?」對方攤手,「有什麼不能把眼鏡借人的理由嗎?」

  「……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別に。)」他轉開頭注視著正前方這麼說,然後將眼睛摘下,頭撇到右邊,手將眼鏡遞給正前方的小女孩,「別弄壞喔,這可是大哥哥很重要的東西。」

  小女孩謹慎地接過眼鏡,邊點點頭承諾,一邊高舉起眼鏡端詳,看起來很是高興。

  「……中佐曾經在課間說過,『你有雙很棒的雙眼,這也是自身能力的一種。』」那個同學注視著他的側面,能看見他的雙眼在失去眼鏡的遮掩之下,瞳色在陽光的照射下仍閃著紅色的流光,「我本來以為是在說你的眼力或是眼神……沒想到居然是瞳色啊。」

  「……囉嗦,這種顏色又不是我願意的。」他扁扁嘴,露出了困擾與憤怒的神色,但都只針對他自己,可見那樣的瞳色早已困擾他多年。

  「大哥哥,還你。」小女孩將眼鏡遞還給他,然後在視線相撞之後對方愣了愣,接著直盯著他的眼睛看。

  「……抱歉,嚇到你了?很奇怪的顏色吧。」一邊接下眼鏡,他一邊移開視線這麼說,面色有些尷尬。

  「不是的,沒有嚇到,也不奇怪。」小女孩直視著他,在他因為訝異而望過來之際,女孩繼續說著,「很漂亮,就像是寶石一樣!」

  「……謝謝。」他將眼鏡帶回面上,笑著這麼回答。

  「真是個溫柔的小孩子。」望著小女孩走遠的背影,他由衷地這麼說,然後撐著椅子站起身,「好了,回去吧。」

  「其實啊,我也覺得你眼睛顏色很漂亮喔!」在他與對方並肩而行時,對方突然這麼說,在他望過去時,還跟他眨了眨眼。

  「……照抄小女孩的對話所說出來的內容,完全沒有說服力喔。」他只是聳聳肩,擺明了不相信。

  「是真心話啊!你倒是相信我啊喂!」

  「是、是。」邊敷衍著對方,他邊望著遠方邊想著,自己眼睛的顏色或許也不是那麼糟糕吧。

 

另一方面(交代一下別的自創角)

 

  「你最近心情不錯呢。有好事發生?」在員工食堂內,紫黑髮色的女孩在紙本上寫下文字,可能是因為習慣了所以書寫速度很快,她寫好之後將本子轉向,往前推給坐在對面的男孩。

  「為什麼這麼問?」辰稀聿笑了笑,卻沒否認。

  「都寫在臉上了啊(顔、もうバレバレだよ。)」遞給對方的同時,女孩還騰出手指著自己的臉表示語意。

  「原來如此。」辰稀聿笑了笑,「嗯……的確是有好事發生。我遇到他了。」

  女孩是他跟冷沐祈的青梅竹馬,患有失語症,但辦事能力倒是沒人敢對她的這個毛病指指點點。他們在同一個地點工作,只是職位上不同,即使如此兩人中午仍會一起吃飯。

  「冷沐祈?」遲疑了一下,女孩寫下這個名字遞給他。

  辰稀聿點點頭。

  「情況如何?」

  「氣質變化不少,但看上去還不錯。」辰稀聿邊說邊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看起來頗為自信,「他的眼睛顏色很好認,而且我眼力很好。」

  「因為你們的眼睛顏色都很漂亮的緣故吧。」女孩將紙遞給對方,然後左手撐著下巴注視著對方的眼睛,辰稀聿眼睛是漂亮的碧綠,雖然現在看上去是不太顯眼的淺綠色,但那是歸功於他監護人所試做的藥的效果(市面上沒有),這也大大降低了被人販子盯上的風險。

  「不過,沒事,挺好的。」女孩又低頭隨意地寫下這句遞給對方。

  「恩,他跟我們都是。」辰稀聿贊同道。在這個時代,沒事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THE END


作者廢話:

其實是看到推特,太心動了,就決定以文字來呈現XD
跟自創角對話的人們,可以當作是二期機關成員(??
是以『一般人(非軍官身分)』入學的,其實他本來的私設是醫學院畢業,腦袋還不錯,年齡大概在25歲左右(如果有算錯就請當他早讀或晚讀吧

別問我當時有沒有醫學院,私設參照的是現代背景XDDD(大概去年就底定好的設定 雖然沒發表
放個日文底定設定,請別拘泥文法↓

-------------------------------

外見

深い赤の目色で、髪色も同じく、自分はあんまりその目と髪の色が気に入らん。出かける時いつもメガネと帽子でそれを隠す。

顔は実際年齢より若く、でも童顔ではない。

身長は178センチぐらいだ。

手指が細く、左利きだけど、腕時計が左手につける。

 

性格

笑顔が多く、明るい。

考え方が理性的だが、たまには子供っぽいところがある。

自分に厳しい、そして素直ではない。

あんまり怒るけど、怒ると怖い。

平日は無計画の衝動派、仕事に関わると冷静になる。

-------------------------------

他的代號名稱後來想到了XDD 樋川(ひがわ)

同期常常出現的路人角色是光矢(こうや)

只是很沒有邏輯跟意義的名字,用音讀跟訓讀下去選的字XD(誒

以上,感謝看到最後的你<鞠躬

最後補個入學前小段劇情↓

 

 

  在熟人的餐廳裡,兩個長相俊俏的男子開著僅有兩人的小小畢業慶祝會。因髮色相異,並不會有人知道他們是兄弟,只有他們彼此以及店主知道。從旁人的眼裡看來,他們只是普通的畢業同學在聚餐。

  「畢業之後,有什麼打算嗎?」辰稀聿笑著問著,一邊搖晃著玻璃杯裡的液體,「果然還是要幫忙家裡?」

  「……我想繼續學習。」沉默半晌,冷沐祈垂下眼這麼說。

  「你頭腦這麼好,醫學院也畢業了,還要繼續學啊?」辰稀聿笑了笑,「還給不給人活了?」

  「學習是一輩子的事啊。」冷沐祈噗哧笑了聲,然後才說「我想去的是間諜養成學校。」

  「……會很辛苦喔。」辰稀聿遲疑了下,然後這麼說。沒有同意或反對,只是陳述事實。

  「你不反對嗎?」冷沐祈看著他,這麼問。

  「畢竟你已經下決心了吧?」辰稀聿無奈地聳肩,「我沒關係喔,你按照自己所想去做吧。」

  「……謝謝。」冷沐祈抓了抓臉,一邊喝著飲品掩飾尷尬這麼說著。

  「別道謝啊。我們是兄弟吧。」辰稀聿失笑,然後舉杯,「乾杯吧。為我們的未來。」

  「為彼此的未來。」冷沐祈舉杯,與對方的杯子輕碰在一起,發出清脆的響聲。

  「玥那邊,就交給我,沒問題?」辰稀聿突然看了他一眼,提到了那個青梅竹馬的女孩。

  「恩……不過近期,還是再聚一次吧。我想跟大家好好再說一次話,好好道別之類的。」冷沐祈皺著眉這麼說,看來他很不習慣這樣的情緒。即將遠行離開身邊朋友親人的情緒。

  「你這樣很像是,確定絕對會成功?然後你不回來了?」

  「……要是順利入學,或許就沒辦法回來了吧。」冷沐祈看著杯裡的液體,下了結論。畢竟是正經學校,入學開始課程,之後就會外派了吧?當間諜的話,也無法跟家人取得聯繫。

  「好有自信啊,要是失敗我們會好好嘲笑你的喔。」辰稀聿難得揶揄了下他。

  「……我會過的啦!我會努力的!」

  「是、是。加油喔。」在那之前,得先挺過監護人那關呢。還是先別提醒他好了,難得對方才剛忘記去在意自己是否反對他去考這樣的學校這件事。

 

  監護人方

 

  「啊?」藍湖只是發出了單音,另一位監護人就趕忙放下手上的馬克杯了。這裡可是實驗室,扔個試管都很危險的,他得及時阻止對方發動攻擊。

  「冷靜、冷靜,先聽他說啊。」阿實趕忙打圓場,就怕這個監護人之一翻臉。

  「我是沒反對啦,緊張什麼?」藍湖抬眼看了阿實跟那兩個在他名義下的兒子,搞什麼都戰戰兢兢的?

  「沒反對?真的?」辰稀聿笑著詢問,但大家都能看出笑容的勉強。

  「當事人,你確定會好好幹對吧?」藍湖望向冷沐祈,冷沐祈馬上雙腳打直立正站好,僵硬地點點頭答是。

  「那就去吧。」藍湖這麼說,讓大家都鬆了口氣之後她又說,「公司那邊,我不會主動解釋。」

  「……」公司方大概會氣到跳腳吧。算了,反正全公司也沒人能在氣勢上勝過藍湖。大家很一致的想法。

  「你幾時出發?」藍湖隨意地整理起手邊的書面資料,突然詢問。

  「兩天後,搭車過去挺耗時,所以早上就得出發了。」

  「我知道了,在那之前,你先過來一下。」藍湖突然盯著手上的資料看了幾秒,這麼說。「不是要揍你,給我過來。」

  「……」冷沐祈只能認命過去了,並默默在內心祈禱真的不會被揍。

  但迎接他的是一個溫暖的擁抱。

  「身為你的監護人,我無法為你做什麼。但你要知道一件事,無論發生什麼事,你的家都在這裡,家人也都會在這裡等你回來。」藍湖只是抱著他,輕拍他的肩這麼對他說。但只有冷沐祈能聽出,對方悶悶的語氣與最後的豁達。

  「……是。」他只是這麼回答,然後回擁這個監護人。

  然後兩天後,冷沐祈踏出了這個他待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前往他鄉。

  之後他順利考上了。

  他再次回到住所,一個人默默地收拾行李後,獨自離開。

  前往他該去的地方。

 

 

END

補述:最前面換裝的部分,是他已經到學校那邊附近的旅館住了幾天之後的換裝部分。別問我住幾天【。


   
评论
热度(4)
寂靜,沉默。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雖然有同人但打算以後以自創為主。
沒忘記的話同人也會更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