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織太】傷(キズ)

角色OOC可能有

小短篇
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真人真事改編(??

真希望每天的自己都能這樣為了二次院的愛高產糧食


沒問題請往下

 ↓↓↓ 


傷(キズ)



  「啊、痛痛痛……」因疼痛而痛呼出聲,本來還想往後縮的太宰下一秒就被負責上藥的友人輕按住肩膀,友人眼底還透露著『不要妨礙上藥』的困擾神色,「沒辦法,真的很痛嘛……」
  「……」拿著棉花棒與碘酒專注幫黑幫幹部上藥的織田作只是靜靜地看了他一眼,說了句像是忠告的話語:「知道痛的話就不要去激怒敵人。」
  太宰的言語攻擊他也算是有所耳聞,他很擔心太宰總有一天會因此自食惡果。
  ……雖然太宰總笑著說要是真發生什麼,中也肯定是第一個來幸災樂禍的人。
  織田作不太確定黑幫的中原中也是個什麼樣的人,在他的印象裡那是個很優雅的人(他當時這麼跟太宰說,太宰笑到從椅子上跌下去,雖然他不知道笑點在哪裡,但能讓太宰開懷大笑大概也算是件好事吧),能因太宰所說的話而氣急敗壞到形象全無,只能說不愧是太宰吧。

  「這個是踩到香蕉皮滑倒造成的啦……痛、織田作你能不能再溫柔些?」
  織田作完全不想去問要怎麼跌才能膝蓋破皮流血成這樣,而且還附帶著一塊不小的紫青色瘀青。
  甚至在下巴也有一點破皮,這是臉著地嗎?
  雖然是這樣想著,但織田作仍有聽見對方說的話,手上的力道也因此放得更輕。
  他會擅長處理傷口,不僅是因為自己身在黑幫之中,幼時自己身上的傷口也是自己照料,長大後因扶養戰後遺孤而使他變得有點人情味,再加上這位友人的時常負傷,讓他對於醫藥箱的使用方式越發熟練——但這樣熟練起醫藥箱卻只會讓他感到心情複雜。

  眼前的男人,太宰治,明明是個令人聞風喪膽的黑幫幹部之一,卻總是受一些讓人費解的傷——還通通不是敵人造成的。
  「剛摔到這幾天或多或少還是會痛,你要注意不要碰到水。」邊把棉花棒置於一旁,撕開紗布貼在患處,織田作這麼叮嚀著。
  「織田作像爸爸一樣!」太宰一看痛苦的上藥過程告一段落,又開始胡言亂語了。
  織田作無奈地嘆了口氣,他就是總拿對方沒輒。
  「我會多留意的啦……」像是察覺到織田作的情緒,太宰扁扁嘴這麼說著,不得不說此時的太宰才有著更符合他外表年齡的樣子。
  「我可是黑幫幹部的太宰治,受點小傷沒事的啦!」說到此他還咧開嘴笑了笑,卻扯到面上的傷口,下一秒就痛得呲牙咧嘴。
  太宰治,黑幫幹部,超級怕痛,而且還超級不耐痛。織田作默默在腦中這麼想道。
  織田作伸出手,本來像是想撫平對方面上疼痛所產生的皺摺,但最後卻落在頭頂上拍了拍,「好看的臉都要被你糟蹋了喔。下次小心點吧。」
  在太宰因為他的舉動愣住的同時,織田作像是完全不覺得自己的動作有什麼問題般,收回手起身開始收拾醫藥箱,一邊還逕自這麼說下去:「算是替你的粉絲後援會的人想想吧。」
  太宰的臉長得不差,或許該說出眾,明明是可怕的黑幫幹部之一,外表看上去卻像個不諳世事的小少爺,即使處事風格令人畏懼,但仍能吸引不明事理的可愛女性關注。
  織田作認為這樣的人即使有粉絲或是愛慕者也不奇怪。

  「誒誒誒,難道織田作也覺得我的臉不錯嗎?呀——身為帥哥真是罪過啊~」太宰總是以輕浮的話語掩飾他當下的心情,現在也是如此。要是織田作現在回過頭的話,也能立刻明白這點的吧。
  「嗯,喜歡喔。」在太宰覺得自己面上的熱度正以自己認知中最快的速度散去的同時,織田作又說了會讓他下一秒面上升溫的話。
  「誒?」太宰治只來得及發出疑惑的單音,卻無法控制面上驟升的熱度。
  「我挺喜歡的,你的臉。」單純的以為對方只是沒聽清楚的織田作回過頭,再一次的複誦剛剛說的話,接著就轉回去把醫藥箱放回架上。
  「…………是嗎。」
  「嗯。」不懂為何太宰的聲音會突然變小,但織田作還是一如往常的給予肯定的答覆。

  距離織田作發現太宰的耳朵發紅,還有300秒。
  這一次,果然還是織田作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呢。


  FIN

作者廢話:

  我是摔車受傷,而且也沒有這麼溫柔幫我上藥的人TTTT (((在家乖乖自己上藥,去學校就去保健室報到的人←
  希望我的悲慘經歷能夠換來織田作在同人世界的甜甜HE(合掌
  不得不說天然最強呢!(織田作限定
  覺得在我心中,織田作儼然成為了講肉麻話而不自知的天然角色wwwwww  
  希望OOC沒有很嚴重(合掌)感謝看到最後的你
  另外說一下,我不太確定那時候中也在哪裡,是『中也跟太宰已經認識,已經是互損模式』的設定(避免出現BUG只好自己先說←


   
评论(6)
热度(36)
寂靜,沉默。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雖然有同人但打算以後以自創為主。
沒忘記的話同人也會更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