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織太】この世

  ﹡有自創角色,過場

  ﹡各種劇情捏造,與原作全無關係。

  ﹡角色OOC努力迴避中,在作者眼裡織田作就是個天然呆 + 咖哩狂熱愛好者【。
  ﹡新增 加筆劇情(只是想寫織田作生氣有多恐怖

 

 

 

  この世(塵世間)

 

       

  那是在相識之前的一段小插曲。

  那時的他們還未相熟。

  紅髮的殺手,他其實聽說過他,比他年長些,但只要是委託接下了就會去執行。

  槍法奇準無比,雖然懂得用刀,但主要還是使用槍械作為武器。

  那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無情的紅色魔鬼。

 

 

  織田作在執行委託時遇到了一名女孩,因為不在委託範圍內,所以他沒有殺對方。

  後來是怎麼變得熟捻他已經忘記,畢竟友誼總是在生活中不知不覺間產生。

  女孩喜歡書,總是跟他說書上看過的內容。而他沒有工作時,總會傾聽女孩的話語。

  女孩的年齡比他小上幾歲,卻意外的博學,她說她未來想當醫生,去幫助別人,所以才看了很多書。

  也因她,自己學會了一些簡單的包紮技術。

  後來女孩向他推薦了書,無關醫學,僅僅是因為故事有趣,所以推薦給他。但織田作不懂書,自然是不知道該上哪去找,女孩笑了笑,她說,我家裡住的地方有書,若你不嫌棄的話,就送給你吧。畢竟好書是用來分享的。

  他答應下來,並約好在下次的休息時間去取書。

 

  但事情並非如此順利。

  待他按照地圖的指引去到女孩所說的住所,在他眼前的偏僻郊區已是一片廢墟。

  像是被機槍掃射過的殘垣斷壁,各處都殘破不堪,甚至還能聽見周圍不斷傳來地面與牆面的龜裂聲,有些彈孔還殘留在牆上,煙硝味濃厚的蔓延在空氣中,像是剛發生不久。

  他一時不知道眼前是發生了什麼事。

  他所認識的女孩很平凡,就像是一般人,擁有著普通的夢想,過著跟他相似的貧困生活,平時總在麵包坊幫忙工作。

  但眼前這是什麼?像是隨機殺人的場景。他停在原地,望著現場彷彿透過它看見安穩的日常被摧毀殆盡的瞬間。

  社會治安動盪,就算是住在郊區仍有著生存危機,更何況是柔弱的女孩,自然不敵這樣的生存法則。

 

  他最後順利找到了女孩——但女孩倒在血泊中,早已斷氣。懷中抱著的是以牛皮紙袋好好包裝著的兩本書,牛皮紙袋發揮著良好的功能保護著書,沒有讓書染上血漬。但裡面的書只有上集與中集,是她跟他說過,雖好看卻缺少下集的那套書,上面還有翻閱無數次所留下的歲月痕跡。

  他取走了書,將女孩下葬了。雖然常常傾聽,但他並不知道女孩的名字,所以無法為她立石碑,但最低限度還是為她找了塊地做了埋葬。

  那是他第一次祈求女孩能夠安眠。

  而有一小段時間他都沒有接到委託。或許他也沒心情去接,他不明白自己心裡這種沉悶的感覺是什麼,但不管他心情與否,人總是必須尋找活下去的方式,所以才需要工作。

  或許上天還是眷顧他的,他在不久後還是接到了委託。

  殲滅一個組織的工作,不是沒有,但也寥寥可數,畢竟在這世上,能夠被委託攻擊的組織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多。

 

  但他錯估了自己的狀況。

  他在那個組織的據點看到了熟悉的紋樣。那是在女孩被摧毀的住所上有過的紋樣。有些組織總喜歡彰顯自己的存在,將殺過的人作為戰利品,並在其住所刻下紋樣,作為勳章。

  他無法形容當下的感受。

  內心有各種情感在衝撞,他想起平靜的午後,與女孩進行交談的那陣子,那才是『平凡』該有的姿態。

  說一些對生活沒有幫助的話,聊一些跟生活無關的話題,就這樣度過時間,但只有那個時候,你的時間才會與自然同調。

  這就是人生,普通且不值一提。是他所無法得到的平凡。

  而它被輕易摧毀,女孩的笑容會產生龜裂,不僅是因為治安逐漸的毀壞,但即使因此孕育出對自身安危的不安,她仍是帶著笑容過著每一天。

  直到死亡來臨。

  所以死前才會仍是帶著淺淺的笑紋。

  他對女孩並非感到討厭,但也不是喜歡,只是很享受那份安寧,那是段平穩的時光。

  與人的接觸,讓他學會情感,學會笑,學會覺得難過,學會感到悲傷,讓他漸漸像個人,所以現在的他才會感到怒不可遏。

  殺人不需要理由,但被殺的人,是否有不被殺的選擇。

  在這個世界,答案是否定的。

  因為世界從來就沒有公平。

  就像他擁有異能,而有些人沒有一般。

 

  在他隱藏氣息進入大樓後不久,敵人很快就察覺到他並發動攻擊了,當下他以異能『天衣無縫』閃過從眼前呼嘯而過的子彈,側頭避開後方的狙擊,並從彈道反推算狙擊手的位置給予致命一擊。

  接著他迎頭避開眼前持刀往他揮舞的近戰攻擊者,向後空翻避開了遠處的槍手,躲到了柱子後方推算大概的人數與位置。

  這畢竟是敵人的地盤,或多或少有些不利,在樓裡雖然能躲避的地點多,但死角也多。

  他思考著怎麼將人引出去一網打盡,這並不難,他從口袋裡取出攻擊的彈藥,拉開保險直接炸了建築物的樑柱,接著小心避開倒塌的石塊迅速退到戶外,並等待下一波攻擊。

  明明心中感到憤怒,卻還保持著理智,這正是織田作之助本身可怕的殺手特質。

  每發子彈都被他輕易避開,他甚至能將對方的攻擊以異能輕鬆避開之後雙倍返還。論槍法能夠贏過他的人,可能還沒有吧。

 

  「你就是最後了吧。」是肯定句,他持槍向前走去,組織的老大再怎麼有骨氣,在全軍覆沒之前,精神力仍會潰散。

  眼前的人是怪物。對方深刻地認知到這點,但已經沒有機會逃離。

  下一秒,從側方來的子彈飛出,意圖打掉織田作手中的槍,但他以異能輕易避開,並反向推算狙擊手的位置,給奄奄一息的狙擊手賜予死亡。

  人們畏懼死亡,卻也總被死亡所吸引。

  所以才會造就這樣的組織,也造就這樣的覆滅。

  在組織老大慌亂地說著說服跟拉攏的話之下,織田作所做的,就是將對方送至死亡的懷抱。

  槍聲結束,世界歸於寧靜。

  織田作仰望著天空,天空有些泛白,這是即將天亮的顏色。

  看來今天通宵工作了。他不禁這麼想著,並決定回去之後,好好地吃一份咖哩以慰勞自己。

 

  「真不愧是有名的殺手,織田作之助。」從他背後傳來一個有些年長的嗓音,迫使他立刻回過頭將槍對準對方。

  是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西裝內甚至還能看見白大褂。真是令人無法理解的穿衣風格,織田作心想。

  「僅憑一人就殲滅了大型組織,果然是不容小覷。」男子面上的笑容完全不像是個不速之客該有的,但織田作仍未掉以輕心。因為男子說話之後有一瞬間的殺氣,迫使他無法輕易出手攻擊,而在那之前男子的殺氣與氣息則像是被刻意壓制,也難怪他無法察覺他的出現。

  而男子身旁有個黑髮蓬鬆的小男孩,面上有著繃帶與紗布,仔細看就會發現脖頸上也有纏著繃帶,穿著則是稍嫌寬大的黑色西裝,臉就像是陶瓷娃娃般漂亮,但也像陶瓷娃娃般的缺乏感情,眼神也相當冰冷,不似那年齡該有的模樣。

  「是誰?」織田作瞇起雙眼,警戒地發出提問。

  「我名為森鷗外。本職是個醫生,是個路過此地的……港區黑幫的一員,想來問問你,有沒有興趣加入呢?」男子仍是笑著,卻少見的使織田作感到不寒而慄,「要不要成為,我的港區黑幫的一員呢?」

  「……」他沉默下來。「那孩子也是嗎?」

  他這麼詢問,卻惹來小男孩不滿的瞪視。

  「誒,是的,太宰君也是我得力的助手。」男子笑道,「要是你有興趣加入的話,我們就能一起共進早餐討論後續發展了。」

  「……有咖哩嗎?」織田作脫口詢問。

  男子愣了愣,像是不確定他剛剛說了什麼般,男孩更是錯愕地瞪大眼睛注視著他。

  「嗯,當然。」下一秒,男子露出滿意的笑容,「請你跟我來吧。」

 

  ﹡

 

  在熟捻起來,則是在好一段時間之後。

  太宰曾聽過織田作的夢想。

  他說他想在能看到海的房間裡,作為作家寫作。寫作即是書寫他人的故事,也因此他停止殺人,因為殺戮的人並不會懂得寫作時該保有的情感,所以殺戮的人無法寫作。

  太宰還依稀記得自己聽到的當下,所說的話語。

  他說:「不錯呢,感覺很適合你。」

  眼中帶有羨慕,同時也帶著自嘲。

  夢想著能成為作家的港區黑幫,以及希望懷抱著『能早點死去』這樣渺小願望的,港區黑幫幹部之一。

  這個世界,盡是與願望背道而馳的事情。

  所以不足為奇。

  也因此平凡才顯得可貴。

  但他們都會記得,第一次相遇時,所看見的光景。

  紅髮殺手在夜裡敏捷避開攻擊並俐落回擊的身影,眼底卻帶著憤怒與其他不知名的情緒。

  冷漠的黑髮男孩,身穿寬大的西裝外套,靜靜地凝視著眼前的血腥仍不覺恐懼的冷漠,黑曜石般的雙眼卻有著與年紀不符的成熟,以及對世界的絕望。

  都是美麗而絕望的,世界短暫的一景。

 

 

  THE END

 

 

 

 

 

  作者廢話:

 

  全文字數總計:3105+1293=4398(原文+後記)

  莫名的就結束了故事,其實只是因為想寫織田作戰鬥的戲碼,但後來發現自己果然還是戰鬥苦手XD

  其實織田作的戰鬥能力在現場的森醫生跟太宰都有看到,也因此太宰知道織田作的實力。

  關於女孩,其實沒有什麼細部的設定,只是個普通人,殺手的工作變少跟她沒有關係XD(自己腦補過女孩幫忙宣傳導致委託變多的畫面,然後默默在腦內打叉叉)

 

  設定是:織田作接了委託(還沒看書)→殺人夜(因為咖哩被招攬)→看了書(沒有下冊)→翻看了第二遍、第三遍(遇到了夏目漱石)→決定不殺人(其實加入黑幫沒過多久)

  覺得森醫生心情多少有些複雜,雖然最初是因為殺人的能力而招攬,但後來卻因為不殺人而甘於做低階成員(但交給他的工作都有順利完成讓森醫生很安心)的織田作,建立於這樣設定之下的產物(有點莫名)

  因為想寫織田作,結果下了織太TAG反而顯得像騙人,只好再加個簡短後記(欸

 

  後記太歡樂對不起XD 織田作在我眼裡就是個可以為了咖哩做任何事的人XD(下限呢

  其實只是在我想像之下年輕時期的織田作生氣的模樣(因為太宰說過,千萬不能惹織田作生氣,他會在瞬息之間就幹掉現場的全員),雖然我覺得,肯定跟黑暗時代動畫第四集生氣時的模樣不一樣(笑

  就讓我們帶著愛與痛,等待下週的文豪第二季吧(遠目

  『那之後』的短片段,織田作的打賭內容很簡單:想吃咖哩(去太宰家是太宰自己提議的)

  題目不要在意,不管是中文還是日文都請不要在意(欸

 

 

       

  後記:

 

 

  「其實看過你的身手之後,我有想過讓你當我的護衛呢。」榮升黑幫幹部之一的太宰用指頭輕敲酒杯,一邊凝視著自己杯中的冰塊慢慢溶化,一邊這麼向織田作說著。

  「我的異能可能不太合適,畢竟能看見的景象,只限定是我會遭遇的事情,但這樣並不能即時保護你。」織田作這麼說道,並喝了口自己杯中的酒。

  「那我們綁在一起不就好了?」太宰笑著提議,但顯然織田作並未聽出這是個不正經的提議。

  「是嗎,原來如此。」織田作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不,織田作先生,剛剛正是吐槽的時機好嗎?」安吾沒好氣地說著,對於織田作的天然呆他算是甘拜下風了。

  「是這樣嗎?」織田作困惑地望過來發出疑問。

  「正是如此,對於太宰君的提議基本上都是不能當真的。」安吾推了推眼鏡這麼說著,神色看來相當無奈。

  「誒~虧我還覺得這樣就肯定能死成功了呢——」太宰發出嘆息,整個趴在吧台上顯得對提案被否決感到非常扼腕。

  「那可不行,您可是幹部啊。」安吾嘆了口氣,「還有織田作先生,也別總是慣著太宰君。」

  「織田作,不跟我一起殉情嗎?」太宰微笑著詢問,如同情人間的低語。

  「那不叫殉情,叫做殉職吧?」安吾看了太宰一眼,反應極快地吐槽道。

  「樂意之至,那是我的榮幸。」面對認真思考後這麼回答太宰的織田作,安吾只覺得頭非常痛,雖然他知道低階成員面對黑幫幹部的立場,的確那樣的回答才是好的——但太宰現在的詢問絕對無關地位立場,完全是需要遏止他胡來的時刻啊!

  「織田作先生,我請你吃咖哩,請你千萬不要陪著太宰君胡鬧而殉職。」安吾認真地搭著織田作的肩膀這麼說道。

  「?」織田作疑惑,但還是點點頭答應下來,隨後又想到:「今天不行,喝完酒再去的話咖哩店應該關了。」

  安吾因為織田作的認真與替人著想的體貼而感到挫敗,而太宰則大笑出聲。

  「織田作,晚點來我住的地方吧。我煮咖哩給你吃,作為交換,要陪我殉情喔!」太宰還在一旁助長安吾的挫敗感,將話題導向安吾不樂見的方向。

  「織田作先生,這時候要理智一點,說什麼都不能因為咖哩而答應殉職。哪個比較重要,你該謹慎思考。」

  織田作點點頭。「說得有道理。」

  安吾認得這個認真的表情——安吾挫敗地一口飲盡杯中的液體,只因織田作做出如他猜想的選擇。

  「我要為了咖哩而死。」

  「……」他受夠了,他要回家了。

  安吾,對上熱愛咖哩的織田作,以及熟知他熱愛程度的太宰,注定必敗。

 

 

 

 

  那之後

 

 

  「哈哈哈哈哈!看到了嗎?剛剛安吾的表情。」確定安吾已經離開酒吧之後,太宰放聲大笑,像是惡作劇成功的孩子。

  「恩,挫敗感滿滿呢。」織田作點點頭,相對於太宰的大笑他顯得非常淡定。

  「那按照約定,到我家來吃咖哩呢。」太宰晃了晃杯中的酒這麼說著,而織田作點點頭。

  其實在安吾過來之前他們打了賭。

  讓安吾先挫敗離開酒吧的人獲勝。

  雖然是很奇怪的打賭,但他們的確需要點什麼來滋潤生活。

  雖然對安吾很不好意思,但畢竟是安吾跟咖哩放在天秤上比較,所以沒辦法。織田作這麼想著,腦內則是安吾與咖哩置於同個天秤上,但咖哩的重量卻遠超過安吾,使得安吾那邊的天秤呈現往上擺盪的景象。

  另外太宰的打賭內容是:到織田作家裡蹭飯。

  不得不說,不管哪邊贏了,太宰都是得利的一方。

  因為能夠獨佔織田作回家的休息時間的,果然還是非他莫屬吧。太宰哼著不知名的曲子這麼想著。

 

 

  FIN

 


  加筆




  *私設:龍頭鬥爭後才開始不殺人的織田作。織田作跟太宰當朋友的時間可能稍微有提前。


  太宰曾經看過織田作認真生氣的模樣。
  那是在他決定當作家,應該說是才剛加入港區黑幫不久的事了吧。
  那時的織田作還不是基層人員,每天做的工作依舊是一成不變的打打殺殺,沒什麼意思。
  太宰曾以為織田作這個人沒有情緒,每天只要能夠在下班後吃個咖哩便能心滿意足地熬過今天,再迎來下一個明天。

  有次太宰蹺班拉著織田作逃掉工作,織田作無奈歸無奈,想了想自己手上的工作也不算很急,大不了推遲到明天再做也行之後,便由著太宰拉著他亂跑了。
  而太宰畢竟也是港區黑幫的幹部,就算有人想對被拉著翹頭的織田作發出責難,也只會得到太宰的微笑以及眼底冰冷的怒意。
  雖然織田作只當作是孩子起了玩心這種程度的小事,一點也不能明白同事們一看到太宰就一臉驚恐是怎麼回事。
  這天太宰先是拉他到商店街的百貨公司換掉自己跟對方那一身派頭——其實硬要說的話走在街上穿著一身黑的小男孩跟長風衣的大叔的確會讓人側目。接著再嘴甜地說服百貨公司的櫃檯姐姐給織田作刮個鬍子後,他們兩人就穿著看似時尚的正常服裝走上街了。
  說是逛街,他們其實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只是就隨便走走,而太宰似乎童年失歡得很嚴重,看到什麼總是充滿好奇,織田作只能暫代監護人之職多擔待,雖然他也覺得友人那樣的表情很新鮮,也符合這年齡的孩子該有的模樣。
  但他們美好的寧靜持續得並不久。
  在織田作發覺他們越走越偏僻時,他不由得伸手拉住身邊的孩子。
  「太宰。」他喚了友人的名字。
  他知道在街上總有固定人數的幾個人以不遠的距離跟著他們,但顯然他的朋友比他還偏激,這就直接把人引來偏僻地方準備收拾了。
  「你們就都出來了唄。都跟了一整天了,你們不累我還嫌累。」太宰淡淡地說著,臉上十分冰冷,像是稍早前的那些孩子般的好奇心與笑容都彷彿是偽裝。
  織田作對於這樣的轉變不由得感到心疼。
  他只是想像個普通人一樣在陽光下走著,卻仍不得安寧。
  他還記得一早被拉著翹頭時,太宰眨著眼跟他說他今天甩掉了跟在後面的那群部下,終於能夠心情舒爽地走上街時,那俏皮的模樣。
  望著魚貫走出的十幾人,織田作瞇起了眼,沉下臉,同時一手將太宰護在身後。
  「抱歉呢,織田作。難得跟我一起出來,還讓你遇到這種事。」身後的太宰這麼說道,織田作無從判斷太宰此時的表情,但他知道友人肯定很失落。
  「沒事。」織田作搖了搖頭,他並不在意這些,畢竟工作時也很常遇上找碴的人。
  「這樣嗎。」他聽見太宰這麼說,帶著不輕不重的語調,然後是掏出槍支並上膛的聲音。「有記得帶武器還真是太明智了。」
  他轉過身看過去,只見友人熟練地擺弄著槍械,絲毫不在意周圍的那群人已將他們包圍。
  織田作看著太宰臉上的笑,卻覺得內心刺痛。
  那是充滿著自嘲、卻對命運無可奈何的表情。
  他才幾歲呢?不都還是孩子的年紀而已嗎?這麼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織田作皺起眉頭,對於這樣的想法不由得內心犯堵,他閉上眼,再重新睜開。
  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十分冰冷地說:「交給我。」
  太宰像是很意外般微微睜大了眼,卻不知道是對於他說的話語,抑或是他的行動,但太宰仍是乖乖地點點頭,接著握著自己的槍乖乖站到一旁當裝飾品。
  而織田作也抽出了自己隨身佩帶在身後的雙槍準備迎敵。
  「馬上就完事。」
  語畢,織田作動了。

  其實在看到他們拿槍時,人們依舊不覺得他們會成為威脅,只是兩個人,他們可是二十個人啊,況且現在也已經包圍住他們,接著就是單方面的獵殺行動罷了。
  但他們想錯了。
  眼前的不只是港區黑幫幹部與一般的黑幫成員。
  當他們看到那抹暗紅在他們眼前移動起來時,他們就知道自己低估了對方的實力。
  轉眼間同伴們的血不斷噴濺而出,而他們甚至來不及將槍對準對方,其他人見狀連忙將槍上膛開始瞄準,但很遺憾無一命中,男子像是能夠預測彈道並知曉全員的彈數,只見對方從容地閃開所有攻擊,並在每次開槍時準確地殺死他們。
  太可怕了。

  收起自己的槍,織田作呼出一口氣,然後望著身邊的友人。
  「……」沉默了幾秒,太宰才小心翼翼地問:「織田作,你生氣了嗎?」
  「?」我?生氣?什麼時候?織田作一臉茫然地望著友人。
  「剛剛你沉下臉的時候……其實我是第一次見你生氣。」太宰這麼說道。
  與其說是生氣,倒不如說是……「看你好像很沮喪的樣子,就不由得認真起來了。抱歉。」
  織田作這麼一說,太宰睜大了眼,像是今天才第一次認識他一般,接著笑了。
  「謝謝你為了我的事情生氣。」
  「為了朋友的事生氣,這不是當然的嗎?」織田作回望著他,一臉理所當然。
  「呵呵。織田作,你還真是有趣的人呢。」太宰笑著說道。
  「?」織田作表示,今天的他依舊不懂友人的腦迴路是怎麼回事。
  「我們調查一下這些人是誰吧?」織田作這麼問道。
  「調查?你想怎麼做?」太宰一臉好奇地反問。
  「鞋底、衣服上的附著物、口袋的紙屑、嘴裡殘留的殘渣、頭髮上的灰塵,這些都能推測出他們來自於哪裡,屍體也是情報源,不是嗎?」
  「原來如此。」聽織田作這麼說,太宰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他去調查眼前這些屍體。

  調查完後,織田作將他注意到的資訊告訴太宰,由太宰用電話交代給部下去做處理。
  「抱歉呢,織田作。好好的一次外出被我搞成這樣。」太宰在所有事情結束後,又一次抱歉了。
  「真的這麼想的話,我們就一起去吃晚餐吧。」織田作伸手拍了拍對方的軟髮這麼提議。
  「還有啊,通常這種時候,不是說道歉的話。」
  「而是要說謝謝的。」
  「……謝謝。」愣了下,太宰揚起笑容,說出他發自內心的話語。




  END


  只是單純想寫織田作生氣有多恐怖。【喔
  加筆字數統計:2120


   
评论(2)
热度(29)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遺憾的是常常喜歡上冷CP,缺糧到極限就會自己產糧。
※千百腦洞總集 跟 5+1 都是不定期更新,請愛用手動刷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