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織太】Halloween 賀文

  織太短打突發

  生日MEMO:太宰 619 安吾1020 織田1026

  完全就是個遲到的萬聖節賀文的概念。

  雖然完全都在寫生日的劇情。

 

 

 ﹡角色OOC可能有,依舊防個雷,請相信我是努力想讓劇情HE。

 

 

 

  確定沒問題即可往下↓↓

 

 

 

 

 

  時間其實過得很快,一轉眼間就到了十月,他還記得他跟安吾的生日因為挨得很近,因工作騰不出時間時三人總會在那段時間裡找一個三人都可以的時間一起慶祝。

  雖然安吾總是不願意的樣子,卻還是奉陪著太宰的奇怪提議,而他也一樣,總是像是看著孩子般無奈,卻又溫柔地守望著友人。

  「吶,萬聖節打算怎麼辦?」在一次節日將近時,太宰無意間提起了這件事。

  「我們是沒有時間過萬聖節的。」在往常的酒吧裡,安吾一臉認真的用手推了推眼鏡這麼說著,「過幾天還有個工作得過去處理,多半會忙到下週吧。」

  「誒誒誒——」太宰像個被拒絕要求的孩子般發出悲鳴。

而安吾無視了那個悲鳴,泰然自若地拿起酒杯喝了起來。

  「時間要訂在什麼時候?」他開口詢問,下一秒卻得到太宰雀躍的視線以及安吾的扶額。

  「果然還是織田作最好了!」太宰整個人從吧台的椅子上撲抱過來,這讓他想起了那棟屋裡的那五個孩子,他駕輕就熟地抱住港區幹部,一邊接收另一位友人譴責的目光。

  「織田作先生,太宰君就是因為你總是放縱才會變得無法無天的。」

  「只是個萬聖節,沒那麼嚴重吧?」

  「對嘛對嘛!安吾你該放輕鬆點。」

  望著一臉完全察覺不出他悲催情緒的織田作,以及在一旁笑著煽風點火的太宰,安吾嘆了長長的一口氣。

  後來太宰提議了想做角色扮演,理所當然被安吾駁回了,原因是『沒那個時間』。而唯一會放任太宰行動暴走的織田作,也在稍晚接到了跟工作有關的電話,只得無可奈何地轉告太宰,他會在約定的時間趕回來,但除了吃飯喝酒,其他真的沒辦法。

 

  慶祝萬聖節的那天,其實剛好定在了織田作的生日,但安吾因為工作趕不回來,他們是咖哩店跟老闆還有孩子們一同慶祝的。

  雖然安吾趕不回來,但太宰還是發了地點給他,還附上了『晚點還會發彩信給你』這樣令人不知道該不該不安的話語。至於該不安的是慶祝的那方,還是在工作的那方,則不得而知。

  慶祝的那天織田作自掏腰包買了蛋糕,但到了店家之後發現友人跟那五個孩子合著做了一個草莓蛋糕,他只好把買的蛋糕冰進冰箱,打算隔天給孩子們當點心。而咖哩店老闆也為他做了特製咖哩,上面難得用醬汁寫上了他的名字跟生日快樂,讓他不由得興起一股感動。

  被這麼多人慶祝生日,還真是第一次。以往都只有太宰跟安吾奉陪,一般工作上的朋友也總是遇上工作撞期,最多也就小紙條小禮物或是簡單一句祝福,並沒有像這天那樣被特意花心思祝福過。

  感覺都要讓他充分感受到活著的喜悅。

  他露出笑紋,開心地收下祝福,心滿意足地吃了咖哩,配合他們的起鬨許了願,吹了蠟燭,最後幫忙孩子們分食了今天他們跟太宰一起做的大蛋糕,並給累壞了的孩子蓋上毯子,就算是結束了今天的活動。

  「結果安吾居然真的沒來。」太宰嘟著嘴抗議著,叉子還不斷戳著自己今天第一次做的蛋糕。

  「工作忙,那也沒辦法。」他這麼安撫友人。

  其實剛剛真的很開心,就算在後來孩子們都鬧著想知道他許什麼願望,太宰還站在一邊看熱鬧不幫他,他也覺得在這普通的日子裡,這樣難得的熱鬧很棒。

  距離到隔天還有不到五分鐘,看來安吾真的來不及趕回來了。他這麼想著,並為安吾缺席了他一次生日而感到可惜。

  相較之下太宰則總是全勤沒缺席過呢。他這麼想著,明明幹部的工作就更為忙碌,真不曉得太宰每年都如何搞定這些工作的。

 

  在生日的最後一分鐘,太宰趴在咖哩店的桌面上,為他輕唱了一次生日快樂歌,有別於孩子們稚嫩的嗓音,太宰的歌聲乾淨而精神,使他也不禁閉上眼聆聽。

  「喀啦——」門被倏然推開,安吾氣喘吁吁地推門進來,劈頭就是一句:「還沒十二點吧?」

  「還沒,還有一分鐘。」他老實地回答。

  「安吾,恭喜趕上~還以為今年你要缺席了呢!」太宰還在一旁笑著說道,一點也沒有生日歌被打斷的不高興,而是伸手幫安吾拉了把椅子。

  「生日快樂。」安吾看著他的眼睛這麼對他說道,「我已經盡全力趕回來了,要是下禮拜收到罰單,下次喝酒就得勞煩織田作先生請客了。」

  他笑著答應下來,並收下禮物老實道謝。

  他想這是他印象中過得最開心的生日。

  也希望這樣的生日,能再多過幾次,直到上了年紀,老了,也能繼續這麼熱鬧下去。

 

  ﹡

 

  「織田作!」他聽見有人在喊他,一抬頭就看見孩子們朝他跑來,他只好闔上書本,並將書放到桌上,站起身面向孩子們。

  他伸手輕撫孩子們的髮旋,並聽著他們說起這次萬聖節該怎麼過。

  「叔叔這次做了特製咖哩喔!」其中一個孩子這個跟他說。

  那還真是令人期待。他聽見自己這麼回答。

  咖哩店老闆的咖哩一直都很美味,也的確令他期待。

  雖然對孩子們來說是幾乎一成不變的生活,但他很滿足。

  老闆一看見他,就笑著詢問他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好事,他勾起唇角:「啊,想起了一些往事。」

  「是跟那個常來的年輕小伙子有關嗎?」老闆笑著問道,「黑髮個子小小的,總是身上有繃帶的那位。」

  「算是吧。」他這麼說著,視線望向了遠方:「但距離他過來『這裡』,還需要好一陣子。」

  倒不如說他希望對方盡可能晚點過來。

  即使那邊的世界,對對方來說是如地獄般煎熬。

 

  ﹡

 

  「織田作,生日快樂。」太宰靠在石碑上,同時將酒倒入兩個空酒杯裡,並將另一個七分滿的杯子放在石碑前。

  「今天有好好跟偵探社請假之後才過來的。」邊說他還邊點起了一支煙放在石碑前。

  「還記得第一次來的時候,沒請假蹺班過來,回去的時候被國木田君痛罵了一頓。」太宰無奈地笑了笑,然後靠著石碑坐下來。

  他還記得自己在織田作去世之後,很常過來石碑這邊,但一開始還是抱怨居多。

 

 

  「嘿嘿,今天又偷跑過來這了。」

 

  「現在我開始做救人的工作了,負責帶我的前輩是國木田君,那是個戴著眼鏡做事很嚴謹,意外地很好懂的一個人……」

 

  「總是拿著一本寫著『理想』的手帳,不過裡面總是寫得密密麻麻。」

 

  「今天跟國木田君去工作,但是失敗了,人質在我們眼前被炸得粉碎,就連國木田君的『理想』也彷彿支離破碎。」

 

  「社裡來了新成員,名為中島敦,是虎喔。很帥的異能吧!」

 

  「我見到安吾了。明知是來見我還敢帶槍……不過他倒是學聰明了,裡面的子彈已經事先退掉了。」

 

…………

 

 

  直到這陣子才開始是生活上的簡單匯報,跟一些輕鬆的話題,有時則是節日慶祝的時候會過來。

  比起織田作的石碑,其他的石碑顯得異常冷清,路過的人都十分羨慕死去的人能受到這樣頻繁的祭祀,石碑前總像不散的祭典一般熱鬧非凡,花朵也總是生氣蓬勃。

  但太宰卻寧可不需要那人的石碑。

  要是人還在,他自然不需要過來這邊,而是在老地方相約即可。

  他們三人也肯定,就算立場不同也能繼續當朋友吧?

 

  他仰頭看著天空,執起杯子輕敲另一個杯子又再說了一次:「生日快樂。」

  「過幾天就是萬聖節了,還真是提不起勁。」

  「若是你……」太宰說到一半倏然停下,接著露出寂寞的笑容。

  沒有如果,不在的事物就是不在了。

  就是這樣的世界不是嗎?

  不管難過或不難過,他到現在還是時不時會想起織田作。

  只因他們是朋友。

  自己還真是不行啊,一找到機會就想對織田作撒嬌。他露出無奈的笑容這麼想道。

  「預祝你萬聖節快樂,我過陣子再過來。」見香煙也差不多燃盡了,他勾起唇角,綻放出如在偵探社般完美的輕浮笑容,朝石碑擺擺手,接著將另一個杯子的酒一飲而盡。

  然後收拾酒跟杯子,就如一開始來的時候抱著牛皮紙袋離開了。

  他已經不需要像最初那樣頻繁地來這邊了。只因他已經向前邁進。

  已經、沒關係了。

 

  「喂!太宰!你跑哪去了!」電話響起,他一騰出手接電話就傳來震耳欲聾的憤怒聲嗓。

  「國木田先生,你冷靜點……太宰先生,我們打算去買萬聖節的東西,您要一起去嗎?」電話那頭很快就傳來他後輩那個人虎溫和的勸架以及詢問聲。

  「嗯,要去要去,等我一會兒吧!馬上就到!」太宰聽見自己歡快的嗓音如此答覆,腳步也因此變得輕快起來。

  他也已經找到了溫暖的、能夠回去的歸處。

 

 

  THE END

 

  而織田作只是靠在石碑的另一端,執起因剛剛供奉而成為供品的酒杯,向遠方漸遠的友人背影揚了揚酒杯:「今年也謝了。太宰。」

 

 

 

作者廢話:

  這裡對供品的概念有點奇怪所以說明一下,就是燒香(包含點煙)之後,所拜的東西會變成靈體能接觸的物件,所以就算後來我們把實體收走,祭祀的食物仍會留在原地供靈體取用(不過並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就對了)。

  本文一開始是寫黑幫時期時他們慶祝生日跟節日的故事,想寫寫安吾認真工作又準時赴約的劇情,一如我對他拘謹個性的印象(笑)

  中間開始就是寫織田作在『那個世界』的故事,因為孩子們跟店老闆都去世了,所以才會都在場(但是我跟紀德不熟所以就不讓他出場了(欸),最後則是太宰去石碑那邊(憑記憶考據小說卷二寫的),然後說了一些事情(像是卷一還有漫畫劇情融合,時間軸應該沒有錯很大)

  後記則是寫了織田作在草地上睡著,太宰由上往下看著他然後把他叫醒這樣的視角開始寫的。本來想把織田作做夢卻對夢沒印象的劇情,但後來想想還是算了(所以他算是夢到了未來他掛掉之後,在另一個世界的事情)。努力讓後記成為HE!!!

全文字數(含後記):3772


 

 

 

  後記:

 

  「織田作?」

  他聽見有人喚著他的名字,一睜開眼睛,就看見友人稚嫩的臉龐,度方雙手叉腰由上往下地望著他。

  他一手撐著草皮起身,另一手騰出來拍掉身上的草屑,而他的友人也笑著抬手幫他拍掉後背的草屑。

  「等很久嗎?」史上最年輕幹部笑著詢問。

  「還好。」他只是這麼回答。

  「我看你都睡著了。」太宰笑著說,「昨天工作到很晚嗎?」

  「也沒有,」他這麼說,其實他也沒說錯,黑幫的工作基本上都忙到挺晚,昨天那還算是早收工的了。

  接著他抬手抹了下友人的稚嫩臉龐,同時以平靜無波的聲嗓說道:「黑眼圈。」

  「啊~最近工作有點多,不過已經告一段落了。」太宰伸著懶腰這麼說道,「不過好不容易能一起喝酒……」

  望著在打哈欠的太宰,織田作伸手往上衣口袋取出手機,開始撥號。

  「安吾,我是織田作。」

  「今天不過去酒吧了。嗯,抱歉。」

  見織田作掛斷電話,太宰睜大眼睛看著他:「你取消今天的約定了?」

  今天本來難得約了要一起喝酒,因為三人總是在酒吧不期而遇,所以太宰提議要不要事先約一次,然後再到酒吧集合,但沒想到難得約一次居然沒辦法赴約,不免讓人感到命運的操弄。

  虧他還超時工作就為了這次赴約。太宰像是孩子般在原地踢著地上的小石子這麼想著。

  「好了,那就走吧。」織田作這麼說。

  「走?」走去哪裡?

  「送幹部大人回家睡覺。」織田作勾起唇角,伸手揉了揉太宰的軟髮這麼說道。

  「那要織田作當我的抱枕。」太宰露出笑臉,像個孩子般提出近似無理取鬧的要求,至少他認為對象換做安吾時是會讓人崩潰的要求。

  織田作意外地看了太宰一眼。

  反觀個性認真的安吾,織田作反而不太在意這些,難得友人提供睡覺的地方,他自然樂得輕鬆。

  「謹遵幹部大人的要求。」他聽見自己笑著這麼回答。

 

 

 

  THE TURE END

 


   
评论(1)
热度(26)
寂靜,沉默。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雖然有同人但打算以後以自創為主。
沒忘記的話同人也會更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