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織太】割傷

超短打
OOC一樣自行注意。



  難得的假日,太宰待在家裡縮在椅子上看書。
  更正,在織田作難得的假日裡,太宰來到了住所,現正縮在他家的小沙發上翻閱著書本。
  在織田作在整理家裡時,突然聽到一聲細微的、倒吸一口氣的聲音,回過頭就看到縮在小沙發上的太宰皺著眉,一手托著書本,另一隻負責翻閱的手則被他騰出來甩了甩。
  「怎麼了?」他停下手邊的動作走了過來。
  「沒事,被紙割到而已。」太宰又甩了甩手,雖然語氣上故作輕鬆,但仍能從面上看出他相當痛。
  「抱歉,書可能弄髒了。」太宰看了眼剛剛還在翻閱的書,但下一秒就被織田作從手上抽走。
  「先別管書,我去拿醫藥箱。」

  太宰安份地待在沙發上,織田作則一臉專注地幫他消毒、上藥,太宰心想果然紙張能帶給人的傷害是最不致命、卻也最疼痛的。
  這類自殺法得排除開呢。畢竟他最怕痛了。太宰這麼想著。
  難得見太宰那麼安靜,深知對方超怕痛的織田作以為對方是痛到不想說話,因此更加放輕了手上的動作,最後小心翼翼地將傷口貼上透氣膠布。
  「最近不要沾到水,兩三天就能痊癒了。」織田作習慣性地叮嚀幾句,話說出口了才想起對方不是他現在養的那群小孩,而是個聰明絕頂的黑幫幹部。
  不對,對他來說一樣是小孩子。織田作在內心這麼想著,然後抬手揉了揉對方的軟髮。
  「你現在一定在想超讓人生氣的事情。」太宰突然說道。
  「我只是在想你跟我在照顧的那些小孩子沒什麼不同,都是小孩子。」
  面對織田作認真的回答,太宰無奈地勾起唇角。
  他想起自己曾跟首領說過『織田作這個男人不會說有言外之意的話,在習慣前會很辛苦,不過習慣後倒是非常療癒。』的這段話。
  對於內心充斥的暖意,他心想自己現在肯定是已經習慣了吧。
  不然又怎麼會因為這看似普通的話語而感到欣喜呢。



  作者廢話:

  怕看不懂說明一下,最後面太宰覺得溫暖的,是織田作把他當作普通的人、普通的小孩子來看的這一點,因為在黑幫每個人都知道幹部太宰的可怕,不會有人把他當孩子看待的,就算有,也只是在小看他,或是覺得他是以不正當手段當上幹部之類的 這樣惡意的想法而已。所以織田作真的是一個,很棒很棒的人(結語嚴重詭異
  織田作同時也覺得,太宰把他視為普通的朋友這件事,令他感到很開心,因為他曾經染滿鮮血,沒想過會再有人將他視為一般人,甚至是普通朋友來看待。(參考小說卷二 P.194)
  只是個短打,OOC+沒頭沒尾 難免(倒是給我反省啊#)

  真實案例,請大家冬天務必小心不要被紙割到,會超級痛TTTT(這週已經割到兩次←
  打算明年期末考結束再重看一次卷二QQQQ


   
评论(2)
热度(44)
其實是放文章的駐點。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
可以的話也想抽時間把自創完成TTTT(堆了好幾年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