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ACCA13區監視課同人】メガネ

﹡與原作或多或少有出入,想知道劇情請看原作。

﹡尼諾視角。

﹡有些許劇透,台詞理解上有誤容往後進行修改。

﹡時間軸可能不太對勁,不要深入考究,感謝。


  ACCA13區監視課同人

  出場角色:

  (主角)尼諾、吉恩

  (配角)蘿塔、尼諾父親、御付き

  由於CP感不強烈就不標了

 

 

以上確認無問題即可往下閱讀↓↓

 

 

 

 

メガネ

 

 


 

 

 

  他對眼鏡其實沒什麼想法,說不上討厭或喜歡,畢竟那只是個矯正視力的工具。

  但他沒想到,在他25歲那一年開始眼鏡也成為了他生活的必需品。

  那天父親一如往常地說著公主家的事,他聽著父親興高采烈地說公主家的小王子今年開始就讀高中,望著父親高昂的情緒,他只興起不好的預感。

  「我正式賦予你一項任務!」望著父親得意的神情,他發現自己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語。

  「跟王子去讀同一間高中吧!」

  「……誒?」什麼?

  「在身邊守護他吧。社團就選攝影部,這樣就能近距離拍照了。……」望著父親滔滔不絕地替他想好方案,他只想提醒父親一件既定事實。

  「我今年25歲了……」他尷尬地指出這點,25歲讀大學還說得過去,高中實在是……他的臉皮還沒厚到那個程度啊。

  「戴眼鏡吧!擋住眼睛就能糊弄過去了!」

  「……」他忘記父親對公主一家是多麼親力親為的了。

  他從小就跟父親相依為命,父親因為職責帶著他離鄉背井,其中有多辛苦他都看在眼裡,縱使父親樂觀的態度讓人看不出辛苦與疲憊,但他還是盡可能不給父親增加負擔。

  雖然父親對於他所提的要求鮮少拒絕,他只要堅持不妥協,父親也終會退讓再另想別的做法,畢竟他是他唯一的兒子,父親對於專注工作而冷落他這點一直都有點愧疚。

  望著父親對自己想的方案那滿意的神色,他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我去就是了。」

  他還是不忍讓父親失望。

 

  望著人來人往的教學樓,他在心裡嘆了口氣。

  自己以後是不是會越來越厚臉皮呢。都25歲了還假裝是高中生,唉。

  走了好一段路,發現都沒有被叫住,他心想人類都是只會過分關注自己而不留意周遭的生物,他只管放寬心做他該做的事就好。

  看著公佈欄上的班級表確實有出現他的名字,他不禁佩服父親還真有本事讓他混進學校來。

  看好了自己所屬的班級之後,他便去看目標的名字。

  吉恩·奧塔斯。

  他對王子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直到今天才終於看到本人,就如以往他看過的照片上那樣板著張臉,既不微笑,看起來也不似高中生那般精神奕奕,而是面無表情地沉默著,雖說不上沒精神但就是透著一股慵懶的感覺,給人的感覺卻像個小大人,成熟而內斂。就連盯著窗外的模樣都像是在觀察著什麼一般,他心想真不愧是王子血統,就連盯著窗外發呆都能自帶優雅氛圍。

  「我是尼諾,」他帶著禮貌的微笑上前打了招呼,對方也因為他的搭話而望向他,使他能看清對方的面孔以及漂亮的藍眼睛,「請多指教,吉恩。」

 

  與吉恩的往來意外地順利,因為同屬於學校格格不入的同伴,不知不覺便跨越了跨越了九歲的鴻溝打成一片。

  這年紀的高中生生活重心通常都偏向同儕,吉恩卻不同,吉恩每天必定會回家陪妹妹一起吃飯,與他熟識之後則帶著他一同回家吃飯,他就這麼變成了吉恩家的常客。

  吉恩的妹妹如同她給人的感覺,是個善解人意的妹妹,小小年紀就很替哥哥設想,每天總是負責早晚餐,學習上也完全不需要人擔心,是個很讓人放心的女孩。

  在吃飯時他們三人總會聊些稀疏平常的話題,完全不把他當外人,他也只是聽著,偶爾附和幾句,並在妹妹好奇的目光下出賣一下吉恩,讓妹妹知道自家哥哥在學校的狀況。

  看著年幼的女孩與小他九歲的男孩坐在餐桌前吃飯的模樣,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多了弟弟妹妹般。這麼想著,他不禁對這麼想的自己搖了搖頭,然後起身幫忙收拾餐桌上的空盤。

 

  「我回來了。」與吉恩他們道別後,他回到現在的住所。

  「歡迎回來。」一回到家,父親便迎了過來,同時開始詢問:「吉恩王子……奧塔斯家怎麼樣?」

  說話間父親也察覺了他身上的香味,同時提了出來:「好香的味道。」

  「嗯。」他這麼答道,並把散發香氣的物件拿出來置於桌面——是方形的吐司。

  「公主吃的時候,是用什麼做搭配才會顯得美味呢?」父親詢問,畢竟這是得寫成報告呈上去的。

  「滿滿的奶油。」他緩慢地唸著,而父親跟著複誦,同時提筆寫下。

  「滿滿的奶油……然後?」

  「還有果醬。」他這麼回答。

  「噢噢,果醬嗎,真不錯。」

  望著父親那欣喜的神色,他心想有機會也可以嘗試看看把這樣的吃法當正餐,或許父親會因此高興也說不定。

 

  他以為平和的日子會這麼持續下去。

  卻沒想到這平穩的幸福就這麼突如其來地崩塌了。

  他注視著電視螢幕,上面是記者播映著列車發生事故的新聞。

  他就這麼佇立在原地,動彈不得,直到電話鈴聲響起,他才回過神來。

  「是。」他接起電話,他家會打來電話的,只有父親的上司。

  『你看新聞了嗎?』

  「正在看,公主跟她的丈夫怎麼樣了?」明明他該關心的不是公主,但他還是代父親詢問對方。

  『他們乘坐的車廂掉下懸崖了。你父親恐怕也罹難了吧。』

  『這樣的話就該處理他的事了,與多瓦家有所關聯的事得不讓人察覺地處理才行。』

  『你現在馬上出發到岩石區。』

  『把你父親的遺留物確實回收後再回來。』

  聽著對方以無感情起伏的語調下達命令,他不自覺地握緊了拳頭。

  「……為了這天,當時你才會允許父親帶著我離開家鄉的吧。」

  「那時你早就察覺到我在門外。」

  有些事情隨著年紀增長,他也漸漸察覺到了。

  也因此他對於自己的命運,以及父親的命運背操弄在手中,這樣的感覺感到不快——他們可不是人偶。

  「……我並不是為了國王陛下才決定聽從你所下達的命令。」

  『你是為了父親對吧?』理所當然的語氣從話筒傳來。

  「是的,所以是為了我們自己。」

  父親的笑顏彷彿昨日般清晰。

  「你也是如此,並不是為了國王陛下,也不是為了樞機院長,而是為了公主……只因為公主的喜悅便是你的喜悅……!」

  今天所發生的事,或許會在他的人生留下很深的痕跡吧。他沉痛地閉上了眼睛。

 

  失去親人的吉恩,看上去非常的沒有精神。

  不管是作為友人,還是作為監視者,他該做的都只有一件事。

  「打起精神來!你家不是還有個年幼的妹妹嗎?要是有什麼困難的話就叫上我,至少作飯的話,我還是比你來得擅長的。」

  吉恩還有需要依靠他的家人,不快點振作怎麼行呢?

  相較於吉恩,他已經沒有親人了。

  他勾起笑容鼓勵著對方,同時將悲傷藏進心裡,不讓人看透。

 

  畢業後吉恩進了ACCA,而他作為ACCA內務調查課的一員,平日則做著自由記者的工作。

  以便保護這個隨時惹麻煩上身的王子殿下。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戴著鴨舌帽幫忙引開找麻煩的人了。

  也因此他的打架技能被充分磨練,但他只想對那個友人低吼:「不要乖乖地站在原地被找麻煩啊」

  真是,都不懂得逃跑的嗎?

  真的是一刻都不能放鬆。

  他在心中嘆了口氣。

  抬手翻出手機,他看著吉恩傳來的簡訊,說是今天蘿塔下廚,邀他來家裡吃飯。

  他勾起唇角,開始編輯回信:「了……解。」

  女孩的廚藝在失去雙親之後越發進步,以至於他跟吉恩在外都變得挑嘴起來。

 

  幾年間,他已不自覺成為他們的家人,也因此他在他們家偶爾也會摘下眼鏡,畢竟年過三十之後,他與友人歲月的差距就不會像以前那般明顯了。

  在某次喝酒時,喝得微醺的吉恩趴在桌面上,臉頰呈現些許陀紅色的紅暈,藍色的眼睛卻像是沒喝醉般清明地注視著他,並對他發出詢問:「……說起來,你的近視並不嚴重吧?」

  「嗯?」他笑了笑不做回答,只是反問,「怎麼突然這麼說?」

  「在我家倒是會摘下來,但在外面總看你戴著。」

  「哦?」他微笑,心想吉恩真不愧是觀察入微,他的確是把他們家當成自己家了,才會過分安逸,偶爾幾次就這麼把眼鏡摘下來。

  望著微笑不做回答,只是光給他斟酒的友人,吉恩一邊慣性地接過斟滿的酒,然後無意識地又喝了起來。

  「你戴著眼鏡,是為了掩飾什麼嗎。」

  下一秒,吉恩便不勝酒力地趴在桌面上熟睡過去。

  「……還真是瞞不過你啊。」望著友人的睡顏,他露出無奈的神情公布正確答案,只可惜對方不會聽見。

  接著他像是低喃般低聲說著:「眼鏡,是與你相遇的契機。」

  那是為了不被看透眼底的思緒,以及真實的年齡,才戴上的裝飾性道具。

  而他話語中所飽含的情感,只有他自己知曉。

 

 

 

  THE END

 

 

 

  後記:

 

  望著完全睡過去的友人,尼諾不禁有些懊惱。看來灌酒又做過頭了,這下又得負責扛吉恩回去了呢……

  尼諾站起身,離開座位走往櫃檯,打算先去把今晚的酒錢結清。

  所以他也不會發現,背後那看似熟睡的友人,悄然睜開的雙眼,以及那淺藍色眸子裡絲毫沒有半點醉意的清明。

 

 

 

  Fin.

 

 

 

  作者廢話:

 

  字數統計:3022(正文)+122(後記)+1014(後記加筆)=4158

  沒想到動畫才播到第六集我又寫了一篇XD 希望人物沒有走樣(合掌

  CP感不強烈所以就不打TAG啦

  寫這篇的契機是因為突然留意到尼諾戴眼鏡的時候都是在外面,有外人的時候,在奧塔斯兄妹面前倒是不太戴,能看出他把戒心放下的部分(不愧是骨灰級監視役)所以標題就這麼定案了XD

  最後的後記留想像空間給大家,我只是想表達「尼諾你以為吉恩給你灌酒是灌好玩的嗎他的酒量變好都是歸功於你喔」這類的想法(誒

 

  突發寫了加筆後記,但我不知道我在寫什麼(掩面)角色OOC可能需要注意一下,吉恩雲淡風輕的情緒好難抓喔TTTT 最後找到尼諾那段的吉恩,跟我腦中對他的厲害印象很符合

  場景描述太沒梗了我跟地圖不太熟XD 所以地名全部省略不想掰(怕漏洞太多←)連背景都沒有(#

  我不怕被原作打臉反正尼諾根本就沒有帶吉恩去過他家啊(閉嘴#)

  講真的除了小時候尼諾跟爸爸一起住時有過他家的場景之外,其他時候真的沒看過尼諾他家XD他通常都是在外監視吉恩、騎車趴趴走、取材照相拍奧塔斯一家人、酒館喝酒,感覺根本四處為家超厲害的(誒

  他當自由記者絕對很賺不然怎麼可能有經費可以跟著吉恩今天跑這區明天跑那區啊XD 雖然搞不好監視時住的地方都可以報公帳也說不定(福利有這麼好嗎?)

 

 

 

  加筆後記:

 

 

  尼諾離開了。

  在所有事情落幕後,尼諾驅車離開了巴登,離開這個帶給他太多回憶與責任的地方。

  吉恩覺得尼諾早該甩手拋開監視的工作,取回屬於自己的自由,而不是這麼盡責地守望到最後。

  在尼諾離開後,吉恩沒有主動聯絡過尼諾,一來是覺得不想打擾對方,二來……他想他沒有立場與資格去把一個花了三十多年時間在自己身上的友人從別的地區叫回來。

  他明明好不容易才能夠自由地周遊列國,四處走訪他一直沒有機會去的地方。

  還是自由比較適合他。想著那總行蹤成謎的友人,吉恩這麼想著。

  但吉恩還是偶爾會在獨自喝酒的夜裡,想起那個曾經能夠無時無刻陪在身側的同伴。

  雖然相識十多年,但吉恩並沒有尼諾之於自己那般了解對方。

  他也會想起,在以前的日子裡,每每提出邀約的總是對方,除了電話以外他並沒有其他的方式能夠聯繫上對方。

  他甚至連友人在巴登所居住的房子在哪裡都不曉得。

  明明是那麼熟悉的朋友,卻像是陌生人,當意識到這點時他不自覺皺起眉頭。

  他不喜歡因為意識到這點而開始發慌的感覺。

 

  某一天,吉恩收到了封明信片。

  上面什麼都沒有寫,寄件欄與內文完全空白,只有收件人地址寫的是他家與他的名字。

  明信片上的照片是在某個山丘上向下拍攝街區的景色。

  他想他知道寄件人是誰。

  熟悉的拍照風格,看似俐落工整的文字線條,都來自他所知的那個人。

  他漫步到市政府廣場,邊取出煙盒抽起了菸。

  菸隨風飄散開,而他也像是發呆似的佇立著。

  突然想起印象中他被好幾個人說過,自己在市政府廣場前抽菸異常醒目這件事。

  原來很顯眼嗎?他這麼想著。

 

  抽完菸,他步入ACCA總部大樓的監察課,由於調職的通知還沒下來,最近的工作也暫時告一段落,他決定申請假期。

  順利申請到假期之後,他舉步離開總部大樓。

  提著簡便的行李,他早已決定目的地。

  從機場的玻璃窗能看見機場外湛藍的天空,啟航的飛機在空中劃出一道白色的弧線,而他即將登機。

  這次輪到他主動靠近,而對於友人,不管有再多想知道的事,在見上面之後他便能有機會慢慢去認識。

 

  「我想你會在這裡,看來我沒猜錯。」

  熟悉而陌生的嗓音促使尼諾抬起頭,此時的他沒有戴眼鏡,對方能從他微微睜大的藍色眼睛中看出他對於自己的到來有多意外。

  但尼諾很快就恢復冷靜,露出了對方記憶中的微笑:「真不愧是你啊,吉恩。」

  「要去喝一杯嗎?」如尼諾記憶般沒有起伏的語調,但友人微揚的嘴角仍能讓人看出他對於與故友重逢的好心情。

  「樂意之至。」尼諾笑著回答。

  他們還會有很長一段時間能夠互相了解,並填滿不在對方身邊時那段空白的時間,以及繽紛彼此未來的生活。

 

 

 

 

  THE TURE END

 


   
评论
热度(19)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遺憾的是常常喜歡上冷CP,缺糧到極限就會自己產糧。
※千百腦洞總集 跟 5+1 都是不定期更新,請愛用手動刷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