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アイナナ|千百前提了→百】信仰

  ① 千百前提的了モモ,但是沒什麼千百成分,偏中心向。
  ② 了桑視角,大概是心理正常~不正常期間的故事,私設與捏造很多。
  ③ 簡單來說就是了→百[由愛轉恨的故事](不
  ④ 收假前抓緊時間補了短短後記。(是千百
 



  Title:信仰




  他的身邊總是充斥著虛偽。
  從小他就看著身邊那些光鮮亮麗的人帶著稱為笑臉的面具親近他的家人,卻被他的家人整得淒慘落魄的模樣。
  哼,何必呢。每當看見他們哭哭啼啼地跑來家裡跪著拜託他的家人時,他都這麼想著。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
  而這虛偽的世界,自然也沒什麼值得他相信的事物。
  ——他一直是這麼想的。
  直到他遇見了那個男孩。
  而男孩的出現如同早晨的陽光,彷彿突如其來的陽光破開天際照入他陰暗的心理。

  他因為一次的因緣際會,來到攝影棚參觀工作人員忙碌的姿態,而他只是穿著體面的深紫色西裝站在一旁看熱鬧,什麼事也沒打算幹。
  月雲的身份足夠惹人退避三舍,就算他是二公子也同樣。
  「大家早安!」一個稚嫩卻開朗的聲音在攝影棚內響起,像是太陽一般,很快就為整個攝影棚帶來了生氣。
  「百桑,早安。」面對這樣的禮貌問候,被道早的人們各個也向對方回以招呼。
  望著跟每個人打招呼的男孩,雖然穿著等等上節目要用的華美的服裝,但了能看出對方的稚嫩與對社會的青澀。
  真青澀呢。像剛出生的小狗一樣。他忍不住這麼想,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眼神已經開始追逐這個男孩。
  而就在他認為對方像是小狗般跟在每個人身後各個打招呼的下一秒,他就發現自己錯了。
  小狗的確是小狗,但卻不是對人搖尾乞憐的那種小狗,而是因為可人而得到所有人的疼愛的那種小狗。
  只因他看見本來缺乏人情味的攝影棚,男孩的到來不僅帶來了生氣,更使氛圍溫暖了起來。
  「今天請多多指教了。」
  「嗯,今天就麻煩你了!」
  「百桑,早。」
  「早安,今天的妝就麻煩化妝師姐姐了~」
  而使氣氛變得活絡起來的,是名為百的男孩,男孩就處在人群的中心,明明跟攝影棚的人是初次見面,卻已經讓人對他敞開心扉。
  了瞇起眼,討厭偶像的他難得對偶像產生了興趣。
  他揚起了一抹愉快的笑,帶著一點戲謔。
  希望你能讓我盡興啊。

  節目錄製的中場休息時,工作人員給現場的人們發了礦泉水,他也得到了一罐。
  「月雲先生,您請喝。」工作人員將寫著『XX礦泉水』的市販商品遞過來,他忍不住挑起眉,像是在質疑對方怎麼敢把這種廉價的東西交到他的手上。
  似是明白他挑起眉的意思,工作人員只是尷尬一笑,將水遞給他,禮貌地點了下頭,他似笑非笑地接過礦泉水,隨口道了謝,然後看著工作人員帶著一絲惶恐不安的笑容轉身向其他人員繼續發送礦泉水。
  他雙手環胸,不自覺視線開始追尋那個開朗的孩子。
  百……嗎。
  「モモ……」他不自覺低喃。
  很快地他就看到男孩靠著牆坐在另一邊,明明是一個人待著卻抱著膝蓋,像是在發呆,眼神也不像稍早那麼熠熠生輝。
  說起來,對方在剛剛的節目錄製上狀態似乎不太好……?也不明白到底是緊張還是與其他人的配合度不好,雖然整體上看來不影響節目的運作,但就是給人一種不太順暢的感覺。
  大概是還不習慣自己擔綱主持,得負責拋話題給別人吧。了這麼想,覺得不以為意,這種事在業界很正常,畢竟也有覺得自己能勝任,結果卻根本是自不量力的人。
  他望著抱著膝蓋的男孩,就在他覺得原來那麼開朗有精神的人也會跟普通人一樣沮喪消沉時,男孩抬起了頭,那瞬間眼神忽然變得晶亮有神,彷彿剛剛的發呆只是他看錯了一般。
  男孩的眼睛是漂亮的洋紅色,就像玻璃展示櫃裡吸引人目光的紅寶石一樣閃閃發光。
  他對於男孩那樣的眼神忍不住屏息。
  那並不是放棄的眼神,而是打算繼續努力下去的眼神,彷彿從來不會因自己的失敗感到氣餒。
  了當時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這雙眼所吸引,對方將成為他第一個發自內心喜歡上的偶像。
  若喜歡ZERO是因為流行所致,那喜歡Re:vale的百,大概是心之所趨吧。

  在那次的攝影棚參觀後,他去買了所有百有出現在上面的雜誌,也因此透過百的訪談知道了千,因為總能看到百在訪談上三句不離他家搭檔。
  他也看了百上的所有節目,還真的是一如雜誌上所顯示的,三句不離千,總是誇獎搭檔的帥氣與紳士,再來是廚藝與作曲能力,甚至是打理家務的能力,而那名銀髮搭檔總是帶著淺淺的微笑聽著,偶爾發出贊同,看上去就是個如同人偶般優雅漂亮的人。
  甚至在上節目次數多了之後,百還會幫忙宣傳搭檔正在拍的戲,像是電影或是電視劇,讓主持人都忍不住讚嘆他們的關係怎麼這麼好,好到上節目還要幫忙宣傳的程度。
  而他看著液晶螢幕上映著的百的笑臉,他有點難以相信人會表裡如一到人前人後都是那張笑臉,為什麼能夠那麼努力的活著,為什麼能夠在這個虛偽的世界笑得這麼坦然——若是有機會,他還真想問問百。
  這個表裡如一的人,或許能給他一個不一樣的答案。

  因為月雲跟星影的對立關係,也因此他多少會聽見星影的傳聞,而當時的他還不知道這將會成為他與百第一次正式見面的機會。
  星影打算挖角Re:vale的千,當他知道這個消息時,忍不住發出了冷笑。
  還真是人紅是非多。
  在紅之前不被放在眼裡,紅了之後就成為有價值的商品了嗎。
  他擅自調查了星影的背後,要阻止行動的方法,最簡單也最快速的,就是對其造成威脅。
  在他決定行動的那天,他親自跨足到星影的事務所,同時看到了他這些日子一直透過雜誌與電視看到的Re:vale。
  似乎正在強行挖角,名為百的男孩難得露出了慌張與不安的神情,緊緊地拉住了搭檔白皙的手,而銀髮搭檔則抿著唇皺起眉頭,對這樣的場面顯得茫然且不知所措。
  望著百像是要急哭的臉,他毫不禮貌地推開事務所的門。
  「呀~日安。」他笑著向裡面那個負責人打招呼。
  而來人似乎知道他是誰,臉孔馬上就轉為鐵青。
  「你……」
  對於對方不禮貌的稱呼,他挑起眉,接著對方像是察覺他的情緒,連忙改口。
  「您……月雲的二少爺怎麼有空過來打擾呢?」
  「哎呀,若是不過來,怎麼知道你在做這麼有趣的事情——」他邊說邊靠近桌子,然後執起桌上的紙張,「挖角嗎。」
  「這件事情我會轉告父親,讓他來看看該怎麼做比較好。」他笑著這麼說道,如願看到負責人的臉由鐵青轉為慘白。
  若是挖角成功,星影就如同取得先機,雖然現階段還無法對月雲構成太大的威脅,但過陣子就能得到與月雲平起平坐甚至是高於月雲的世界地位,但屈於人下,這對他那個父親而言可不樂見吧。
  所以若是月雲知道了,就會馬上剷除這個威脅,讓星影懂得知難而退……對負責人而言,月雲家的二少爺知道了,那麼就等同於很快的月雲那邊也會知道了。
  「……還請……」負責人一臉慘白的懇求,就如同他記憶中那些光鮮亮麗卻總是在家裡跪地求饒的人。
  「想讓月雲饒過你,你知道該怎麼做吧?」他揚起一抹笑,這麼說道。
  負責人露出不甘的神情,伸手接過他遞來的,本來放在桌上的那份,為了挖角而準備的契約書撕成兩半,形同這次的挖角作廢。
  危機解除,Re:vale的兩人則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

  「那個,月雲桑!」他聽見百的聲音,因此他停下腳步。
  「月雲了,叫我了就可以了。」他這麼自我介紹。
  「那、了桑。」百想了下,帶著笑容這麼稱呼,然後說出他喊住對方時想說的話:「剛剛真的很謝謝您的幫忙。」
  望著那熟悉的笑容,他覺得內心暖暖的。
  「……沒什麼,只是心血來潮。」他依舊只能說出言不由衷的話語。
  「即使如此,還是要再一次謝謝您!」邊說百再次對他鞠躬,望著對他低頭道謝的男孩,他皺起眉,伸手抓住對方的肩膀讓對方抬起頭來。
  「……真的要感謝我的話,就不要那麼恭敬的跟我說話。」
  「誒?但是,對恩人用朋友的說話方式,這不是有點……」百楞楞地說道。
  朋友?
  「我們已經是朋友了嗎?」他疑惑地問。為什麼?他有做什麼能成為朋友的事嗎?朋友是這麼輕易就能成為的嗎?
  「啊、抱歉!我太自來熟了對吧?跟了桑當朋友什麼的……一時口誤,還請您別在意!」百連忙擺手澄清,但對於百這樣的反應使得他覺得內心不太舒坦。
  「那就當朋友吧,我們。」他聽見自己這麼說,說出口了之後才不禁在內心對自己脫口而出的話感到訝異。
  自己原來,是想跟他當朋友的嗎……。
  「誒?」百像是對他說出口的話感到驚訝。
  「好了,手伸出來。」他這麼說,然後伸出手握住了對方的手,「你不回握嗎?」
  「誒、噢。」百愣了下,接著回握住對方握過來的手。
  「那從現在起我們就是朋友了。」收回手,他這麼說。
  「了桑,感覺真強硬呢……」百忍不住說,接著又補上一句,「但了桑這種乾脆的個性,我還挺喜歡的!」
  ……意外的覺得有點開心也說不定。望著對方的笑臉,他忍不住這麼想。
  但沒交過朋友也沒有朋友的他卻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因而有點困擾。
  像是看出他的困擾,百說:「那我們交換RC吧?」
  「RC?」
  「就是Rabbit Chat!」百抓著手機湊過來,然後邊示意他拿出手機,接著幫他下載了APP,「這是聊天用的社交軟體,很方便,若是有什麼事情找我的話,都可以用這個聯絡!……這樣就好了!」
  望著手機螢幕,百幫他下載並註冊好帳號的介面,自己的ID是Tsukumoryou,而好友清單則有一個寫著『Re:vale_百』的好友。
  「要是用這個軟體有什麼不懂的地方,什麼時候都可以問我哦!」百帶著大大的笑容這麼跟他說。
  這就是當朋友的感覺嗎?意外的有點意思也說不定。他不由得這麼想,然後揚起一抹淺淺的笑紋。
  「那就請多指教了,百。」

  他們的相處比想像中來得風平浪靜,偶爾在別的地方遇到了,百還會興高采烈地向他打招呼,因為百家總是很亂,去過一次他就不怎麼想再去的程度的亂,因此後來都是百來他家比較多,他們會在他住的地方一起吃著有廚師特別費心思做的高級料理,然後聽百聊平常的事情。
  他喜歡聽百說話,百的生活總是充實且有趣,總是接觸各式各樣的人與工作,卻從沒聽過他抱怨。
  他曾問過為什麼要活得那麼努力?在這個總是充滿虛偽的世道,不管再怎麼努力都只是徒勞罷了。
  對此百只是瞪大了眼,彷彿對他的發言感到驚訝,接著說出自己的見解。
  「一樣是普通的一天,充實的過總比散漫的過來得開心,不是嗎?而且你只要用心去對待周圍的人,就能明白什麼樣的人是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思在做事,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會有什麼樣的情緒,能夠與人互相理解,從來都不是徒勞無功的事。」
  「或許會遇到不順心的事,但若到那時候,只要笑就好了。」
  「笑?」他不禁疑惑。
  「越是失敗的時候,越要以笑容去面對,與其讓粉絲看到自己難堪的一面,還不如讓他們看到自己笑著的模樣來得好不是嗎?」
  「……逞強嗎。」他這麼說。
  「與其說是逞強,不如說是……不想讓粉絲難過吧?」百露出無奈的笑,接著說著「偶像是能帶給他人幸福的職業,因此我們會很努力去把Happy帶給粉絲們,若是粉絲們因為偶像而感到悲傷的話,那我們也會跟著感到難過起來。」
  標準的偶像發言。他忍不住這麼想,但依百表裡如一的個性,他想對方或許是真的這麼想的。
  他喜歡百的表裡如一,彷彿只有百才是他世界中唯一的救贖。
  只有百不會背叛自己。

  Re:vale即將迎來五週年,但百的情緒卻不如他所知的開心,而是有些陰鬱。
  「馬上就要跟你最喜歡的千一起迎接五週年,你不高興嗎?」他忍不住這麼問,但已經在他家擅自開酒來喝得爛醉的人顯然無法好好回答他。
  「高興哦……。只要能讓千桑高興,不管是什麼事,我都會去做……」百低喃著,望著男孩那迷茫的雙眼,他不著痕跡地伸手把酒瓶推到一邊,不讓對方再喝。
  「那你又為什麼哭呢?」他這麼問。
  他這麼一說,百那覆著一層水霧的眼睛又開始湧出淚水,一滴一滴地滑落。
  「嗯……。」百抽噎著,斷斷續續地說著:「但是五週年後,我就不再是Re:vale的百了……」
  「?」他無法理解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百跟千的感情很好,這不需要任何考據,只因每次在鏡頭前,甚至是下戲後他們幾乎是形影不離,甚至還把對方的電話設定在緊急聯絡的最前面,手機桌面是對方的相片,就連通話的圖示也是,幾乎媲美熱戀的情侶。
  所以不再是Re:vale到底是……?
  「五週年後你就不當偶像了嗎?」他忍不住問出口。
  「可能……也說不定……」對方斷斷續續地說著,明明是笑著,卻在哭泣,以往的笑臉也因悲傷而扭曲,令人心疼。
  明明是受到上千萬個粉絲喜愛的偶像,卻哭得彷彿迷路的孩子。
  望著那樣的百,他忍不住鬼使神差地問了出口。
  「——那,若是你不當偶像了,要跟我一起做點什麼嗎?」
  他還沒想過想與對方一起做些什麼,但他想跟對方在一起。
  這是他第一次興起想跟誰一起做什麼的心情……還是跟他最討厭的『偶像』。
  卻是他最討厭的偶像裡,唯一喜歡的偶像。
  百像是聽清了他所說的話,他在對方看到了釋然以及些許的自暴自棄,然後對方露出笑臉。
  「——好啊。」
  那個瞬間,他幾乎要欣喜若狂。
  那天,他覺得自己終於得到了自己長年夢寐以求的事物——一個不會背叛自己的人。

  而這終究,也只是他以為。
  在五週年後,看著電視螢幕上百跟千依舊同進同出,宛若如膠似漆的最高境界,絲毫沒有不當偶像的趨勢。
  他覺得自己被背叛了。那天晚上的約定就如同戲言,而他當真了。
  他感到怒不可遏。
  甚至一氣之下丟掉了百的所有週邊。
  果然若是沒喜歡上就好了。
  被背叛了。
  果然,你也跟其他人是一樣的。
  背叛者。

  這天起,他的心死了,他再也無法相信任何人的任何話語。
  聽著百嘴裡說著的『喜歡』,他已經無從判斷這是真實還是謊言。
  ……那就全部都當成謊言吧。
  畢竟,是你先背叛我的期待的。
  你也是自私且表裡不一的人。
  那就成為我手中的玩物吧。
  接下來該做什麼有趣的事呢?他這麼想著,不著調地哼起了Re:vale的新曲旋律。
  讓TRIGGER、Re:vale跟IDOLiSH7都轉到月雲事務所來吧。那肯定會很有趣的吧。
  ……說起來,最近有幾個新面孔,還挺有意思的,找個時間去搭個話吧。
  亥清悠。
  御堂虎於。
  棗巳波。
  還有NO MAD的狗丸Toma。
  就讓他聚集那些對演藝圈心懷恨意的人們,作為他手中的棋子,來把這演藝界搞得一團亂吧。
  今後還真是值得期待呢。





  THE END




  作者廢話:

  字數統計:5207
  後段開始很節省字數,總之就是故障的了桑,完全往神經病的方向疾駛而去,還拉不回來。還沒壞掉的了桑被我寫得好可愛是怎麼回事……希望他變壞前真的有這麼可愛
  話說百,雖然真摯表達自己的喜歡與否很重要,但一旦被誤會還真的是會各種不妙……雖然我覺得『喜歡』大概是百的口頭禪排行榜上的前三名(口頭禪排行榜的第一名是『千』)
  各種捏造與私設,因為壞掉後的了桑太可怕了,不敢去重溫,所以若有BUG請大家不要太在意> <
  雖然是千百前提的了百,但千完全沒講到話wwwww因為是了桑視角。
  了桑跟千正式見面是在第三部吧?(這篇是這樣假定的) 很努力不讓他們有對話(因為在遊戲劇情裡了桑對千說了「初次見面,你就是千吧。百總是在誇獎你。」
  了桑大概是由愛轉恨的最佳寫照(不),所以到第三部後來才會那麼激烈,甚至說百若是求饒就原諒他……扭曲的原諒方式,唉。另外握手後就是朋友,有點參考了桑第三部去搭訕陸時的橋段,我覺得握手對了桑而言大概是什麼當朋友的儀式(因為了桑沒有朋友),所以才會對想親近的人提出要握手。
  5+1的⑤出現的了桑是心理狀態還很正常的了桑,剛好最近私事焦慮所以突然寫出了這篇有點黑暗的了桑→百。 但是我很喜歡了桑看到百抬起頭的瞬間那不放棄的眼神後墜入情網的橋段,為了凸顯了桑對百的喜歡所以前半段的了桑超級安定,也因此覺得被背叛後才會變得那麼極端,大概是那種『不屬於我的,我寧可弄壞也絕不讓給別人』類型的人。


  主Title:當信仰被毀去
  副Title:信仰

  標題故意用副標題來下,然後再文末揭開主標題,時間軸大概在Re:vale剛出道~第三部的時間軸。



  後記:


  「♪」在休息室裡,百的Rabbit Chat發出接收到訊息的提示音,他慣性地翻出手機查看。
  「啊,了桑發來的。」
  「說了什麼?」坐在一旁的千看了眼百手上的手機,這麼問道。
  「邀請我這週休假的時候去他家打遊戲!」百開心地說著。
  望著興高采烈說著的百,千皺起眉頭。
  「……你要去嗎?」
  「嗯……沒別的行程的話就會去哦?」百有點不確定地回答,他記得自己到現在為止還沒跟誰約才對……。
  「行程的話已經預定了。」千淡淡地說道。
  「誒、誒?!」有嗎?他怎麼沒印象?
  「那天要來家裡陪我。」千帶著漂亮的笑容挨近他,這麼說道。
  「今天的千還真是愛撒嬌呢……。」百瞪大眼,有點意外地看著難得說出這種話的搭檔。「可是千你不是說這次休假要在家作曲……」
  作曲時的千不喜歡被打擾,這點百還是知道的。
  「你討厭來我家?」靠過來的千偏著頭反問。
 「……!」那種問法太狡猾了!!百咬著下唇,同時搖頭,「當然不討厭!」
  「那就決定了呢。前一天就住在我家吧。在我家的期間我做新菜單給你吃。」千微笑著幫他決定下來,並如願看到百期待的目光。從地下時期就努力學習做菜,為此抓住了搭檔的胃這件事讓他十分自豪。
  「那我給了桑回覆說這次去不了了。」百這麼說著,然後拿起手機開始回覆訊息,而千則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從後面看他輸入文字。
  「沒有下次。」千突然說。
  「啊?」百停下輸入的動作,發出疑惑的單音。
  「這裡。」伸手指著訊息欄的文字,用指甲輕輕點了下『因為要陪千作曲所以沒辦法去了,下次我會提前空出休假的,到時就由我提出邀請吧(*>_<*)ノ』那行文字的倒數第二行,接著又重複了一次話語。
  「沒有下次。」
  「哎哎,今天的千不僅愛撒嬌,獨佔欲也很強呢。」百露出無奈的笑容。
  「這樣的我,你討厭嗎……?(そんな僕は……嫌?)」不著痕跡地環住搭檔的腰,千貼近百的耳邊輕聲說道。
  「……!!」不要在耳邊說話!!百忍不住在內心尖叫,並因為千的行為而感到耳朵的溫度燒了起來,百反射性移動身體試圖躲開在耳邊的氣息,同時做出理所當然的答覆。「……最喜歡了!」
  不管怎樣的千他都超喜歡的!酷酷的千、怕寂寞的千、愛撒嬌的千、獨佔欲很強的千、每天睡前都一定會跟他道晚安的千……很多很多,百一直都很喜歡。
  「那就回覆月雲說你無法去了,然後下次也別跟他出去。」千抱著懷裡的熱源,開心地這麼說道。
  「我知道了(´・ω・`)……」在千的攻勢下,百妥妥地敗下陣來。



  Fin.


  THE·最強情敵·千。
  我覺得任何人想親近百都得排在千後面,只要千一阻撓,基本上百就會妥協了………了百想HE還真的是除非千不存在呢(遠目
  後記的內容是:總是會聽從千的任性要求的百,以及實際上一次都沒聽過百的任性要求的千(第三部第20章的千表示完全沒打算聽←)
  千口中的『討厭』的用詞是取自於夫婦漫才模式的兩人對話:「そんな僕は……?」「好き!」(忘記是原作還是同人←
  用中文很難表達這種感覺,真是苦惱qq 百的耳朵很弱,大概受不了帥哥靠很近說話(我覺得正常人通常都受不了



   
评论(2)
热度(66)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遺憾的是常常喜歡上冷CP,缺糧到極限就會自己產糧。
※千百腦洞總集 跟 5+1 都是不定期更新,請愛用手動刷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