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アイナナ|楽ヤマ】如同榍石的他

  ① 內文是樂第三人稱視角,後記則是普通的第三人稱視角。
  ② 8x2,HE。OOC可能有。盡可能表現出能說出很帥台詞而不害臊的樂x不坦率容易害羞的大和 的感覺(是個人喜好←)
  ③ 時間軸是神(有BUG意味) 大概介於第一部到第三部之間(範圍也太大了吧#) 從最初的第一印象(第一部)寫到大和訴說完家裡情況後的各種衍生劇情,每個橋段都是小插曲,時間上不連貫,可以從描述中判斷時間點(誒
  ④ 題目難得走了一次文藝,詳細請看故事最後的『作者廢話』







  如同榍石的他(チタン石のような彼)






  最初他對IDOLiSH7的印象只是個歌唱得不錯的偶像團體。
  再來就沒有了。
  畢竟工作上也不會遇上,完全是沒有交集的平行線。
  ——直到IDOLiSH7的隊長開始接戲劇的工作為止。

  第一次看到二階堂大和的戲劇,是在休息室等待開場的時候。
  當時他滑著手機隨意地看著音樂新聞,而休息室的電視被天隨手轉開,電視機放送的聲音讓休息室顯得熱鬧了些,但還是改變不了沒事做的事實。
  「啊,是大和君的戲劇。」龍之介突然這麼說,這句話使得他停下滑手機的動作,抬起頭望向電視機。
  那是很普通的電視劇,二階堂大和這次的出演只是個客串的小角色,他看著他所知道的二階堂大和變成另一個陌生的模樣,他所飾演的老師儼然就是個稱職的老師模樣,不僅聲音沉穩,就連舉手投足都是老師的氣質,跟他當時見過時的模樣完全不同。
  不管是平時那漫不經心的模樣,抑或是站在舞台上歌唱時的那份認真,都截然不同。
  『是我沒能好好正視他的心情……我作為教師失職了……!』
  望著螢幕上正在流淚的二階堂大和,三人直到進廣告為止都沒有說話。
  「……沒想到他也有這樣的才能呢。」電視節目一進廣告,天就這麼說道。
  「真的,連我都被他的演技震懾住了……真是厲害呢。」龍之介長呼了口氣,笑著這麼說道。
  IDOLiSH7……嗎。
  回想起剛剛的演技,他不禁覺得對方平時散漫的模樣,會不會也是種偽裝呢……?

  再次見到二階堂大和是在攝影的現場。
  他剛好中場休息,正想四處走走的時候正好看到在隔壁攝影棚拍戲的二階堂大和,而對方似乎正被纏上。
  「一下子就可以了,還請……」
  「我都說不必了吧!你怎麼這麼纏人啊?……」
  似乎是被奇怪的人纏上了。他當下是這麼認為的,走近看才發現對方有點眼熟——那不是傳聞有點問題的製作人嗎?
  「……。」他沉默了下,個性正義的他決定過去幫對方解圍。
  「二階堂,原來你在這裡啊。我找你好一陣子了。」他邊喊著對方的姓氏邊抬手跟對方打招呼,看到他的眼神,對方也反應過來,配合起他的即興演出。
  「喔喔,八乙女前輩,你特意來找我的嗎?」二階堂大和先是發出驚呼,然後轉過頭跟一旁的製作人說道:「抱歉,我還有別的事,就先走了。失陪。」
  二階堂大和走了過來,他自然地搭過對方的肩:「你居然放前輩鴿子,很有勇氣嘛!」
  「抱歉、抱歉。」二階堂陪笑著說道,眼底盡是對於他過來救他離開現場的感激。
  離開攝影棚,兩人來到長廊。
  「呼,在這裡應該就沒事了吧。」二階堂鬆了口氣,這麼說道。
  「那個製作人有不好的傳聞,你最好跟他保持距離。」見他似乎心有餘悸,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他還是這麼善意提醒道。
  「……我才想拜託他離我遠一點呢。」長歎了口氣,二階堂像是剛剛那樣短時間接觸就已經足夠受不了般這麼說道。
  「話說,他為什麼會纏上你啊?」他忍不住問,眼前這人雖然平時漫不經心,但有意要拒絕的話可說是毫不留情,他可是從千前輩聽說了。
  想起千前輩每每跟二階堂打招呼都被冷淡應對,提出邀約時還總被皮笑肉不笑地說出『這只是普通的社交辭令罷了。我還有事,先走了。』,他就覺得千前輩某些時候還挺可憐的。
  「我才想問呢。」像是忍住了在前輩面前翻白眼的衝動,二階堂這麼說,看來剛剛對纏人的對象用慣有的冷淡態度對應似乎沒用的樣子,而意識到這件事讓二階堂顯得很煩躁。
  礙於工作即將再開,他在離開前又不放心地叮嚀了幾句讓對方小心一點之類的話語,對方好氣又好笑地說著:「我知道啦,八乙女你是我媽嗎?」見對方似乎一個人也沒問題後,他才放心地離開了。

  本來以為再遇到二階堂的機會大概很少,沒想到他又在片場遇到了對方。
  「喲。」他抬手跟對方打招呼。
  「哦。」二階堂向他點頭致意。
  「在那之後還好嗎?」他順著對話這麼問了下去。
  「托你的福,還行。」對方擺擺手,這麼回答。
  「哎呀,大和君。」千前輩像是突然從旁邊冒出來一般突然出現,接著向二階堂這麼打招呼道。
  「呃。前輩好。」二階堂先是發出了不太願意看到千前輩一般的語助詞,接著乖巧的打了招呼……若是忽略對方明目張膽擺在臉上的冷淡表情的話。
  「真是難得的組合。樂君,你跟大和君其實很熟嗎?」千前輩視線往他們兩個身上打量,接著這麼詢問。
  「才沒這回事。」「同為隊長,很熟不是很正常的嗎?」
  他跟二階堂同時開口,不同的話語碰撞在一起,使得千前輩打量他們兩人的眼神又多了一點笑意。
  「……」二階堂大和因為這樣的情況而沉默下來,千望著對方吃鱉般的表情,回以大有『大和君你也有這天啊』意味的眼神。
  「這樣正好,就拜託給TRIGGER的樂君……」千前輩微笑著這麼提議。
  「沒必要。」二階堂毫不猶豫地打斷千前輩的話語,語氣中透著不願妥協的感覺。
  「嘛,沒什麼大事,你們就不用為了我的事情操心了吧。」二階堂這麼說著,說到後來大有要他們快點結束這個話題的意味。「好了好了,工作即將再開,我去跟導演討論一下工作的進度。」
  望著二階堂離開的背影,千前輩突然笑了下,從表情能看出些許的無奈。
  「他只是不習慣跟別人撒嬌罷了。真是個笨拙的人呢。」
  「這點千前輩也是不遑多讓啊?」他忍不住這麼吐槽。
  「是呢。」千前輩也不生氣,只是微笑著點點頭,接著開始說著像是在曬恩愛的話語。「但至少百會給我一個能夠撒嬌的空間,所以我不會成為像他那麼不坦率的男人哦。」
  百前輩為了你根本操碎了心吧……。想起前陣子他們籌劃的整人活動,再看看現在前輩兩人相處時的恩愛狀態,他再次覺得那次的整人活動真是幹得太漂亮了。
  在感情的世界裡,先喜歡上對方的人就輸了,因為他注定會傾注所有的情感在對方身上。每當看著百前輩他對這點就深有體悟。
  「樂君,大和君未來就麻煩你多關照了。」千突然這麼說道。「那孩子總是不會把想要的東西說出口,只會裝作不在意的模樣……」就連我看著,也覺得難受啊。
  「哦。」他乾脆的答應下來。
  而在往後,他才明白這時千笑容中的苦澀,帶著對恩師的孩子感到憐惜,及幾分的『看不下去』。

  之後再與二階堂有更深的來往,是在IDOLiSH7的凪打電話邀請他參加『第一次真心話大會』之後了。
  兩人之間的關係有所變化,他想契機或許是在那次的真心話大會也說不定。
  他沒神經地多次踩雷,在對方的苦澀笑容之下,他第一次看到對方真正的情緒。
  在偽裝之下的,只是一個害怕受傷的大男孩。只是一個,對於自己想要的東西,只敢靜靜在一旁默默守護,唯恐被討厭般不敢過於靠近的大男孩。
  男孩在童年盡情嬌縱,卻被時間與謊言磨去了稜角,漸漸變得害怕以本來的模樣面對別人,而改以偽裝示人,只為了不讓自己再受傷。
  男孩就連真心的笑容都已然忘卻,直到他遇到了IDOLiSH7這群好夥伴,他才漸漸重拾他所失去的那些快樂。
  「隨意地說著謊,覺得難以開口的氣氛就保持沉默,裝作什麼都不曉得的模樣,配合情況露出笑容……哈哈,現在的我就是這樣的人。」
  「但是看著夥伴們為了夢想這麼努力,我就想守護他們的夢想,想替他們實現夢想……若是因為我的緣故,害你們遇到不好的事……就抱歉了。」
  「……真的很抱歉!雖然我不會說你們一定要原諒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但、一直想跟你們道歉……抱歉,真的很抱歉。」
  「哈……。我終於、說出口了……。」
  看著悲傷地流著眼淚的,與他年紀相同也同樣身為團隊隊長的綠髮青年,以及為了安慰大和進而圍在他身邊,不時拍拍他的肩膀與背的團員,他長呼出了一口氣。
  就如同凪所說的,現在的二階堂大和,很幸福。在把背負的一切說出口後,得到了同伴們的諒解與支撐,想必內心一定因此變得輕鬆許多吧。
  變得坦率一點吧。笨蛋。他忍不住在心中這麼想著,並與用著溫柔視線守望著二階堂的千前輩相視而笑。

  在那之後,二階堂變得開朗許多,雖然不坦率的個性仍然繼續保持,但不像最初那般像是在偽裝什麼一樣了,就連笑容也都變得真誠許多。
  而他們一起喝酒吃飯的機會也變多了。
  開始在意起那抹墨綠,或許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吧。
  他是屬於喜歡就放手去做的類型,也因此他在確定對方確實對他抱有好感後,便對這個總是喜歡自稱大哥哥、對團員無私奉獻的酒友告白了。
  而對方的回應則是眼神的閃躲,接著笑著打哈哈。
  「八乙女,你喝醉了吧。好了,我們今天就喝到這裡,解散吧?」
  他皺起眉頭,表示自己還很清醒,卻被回了一句「每個喝醉酒的人都說自己沒醉」給堵了回來。
  接下來就是一段不算長的我追你躲的捉迷藏遊戲,由於平時工作總是逮不到人,就算是去休息室也只會換來IDOLiSH7團員歉意的微笑跟『Yama桑?我看他剛剛出去了哦?』、『你找我們家隊長啊……他現在不在休息室耶。』這類的回答。
  發RC也總是不怎麼回覆,即使採取懷柔政策每天用訊息告白,也只會換來對方的已讀跟敷衍。
  『我喜歡你。晚安』
  『嗯,大哥哥我也很喜歡你哦,前輩。晚安。』
  「……」這完全就是沒放在心上的意思嘛。他望著回覆瞇起眼,看上去不太愉快。
  「樂,表情很恐怖,你是收到詐騙簡訊還是信用卡被盜刷了嗎?」天在一旁說著不相關的風涼話。
  「……沒什麼。」他擺著完全不是沒什麼的表情這麼回答,換來自家主唱的白眼。
  「是為了二階堂大和的事嗎。」天突然這麼說道。
  「……」他什麼都沒說,但表情大概出賣了他,因為天露出了『我就知道』般的表情。
  「你們兩個是在幹嘛?耍花槍?」天像是看不下去般這麼說道。
  「天,說法有點太過……」龍苦笑著在一旁準備好要勸架。
  「……我們沒有交往。」也沒心情跟對方吵,而且看天好像誤會了什麼,他這麼說道。
  天瞪大眼,接著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看來就連旁人來看,都覺得他們是兩情相悅啊……。
  二階堂大和,你到底是在怕什麼?

  後來終於讓他逮到機會,他靠著與對方經紀人相處時培養的良好關係,成功從小鳥遊紡那邊打聽到二階堂大和工作結束的時間,就這麼掐著點去堵人。
  所有事情都應該有個了結。
  他仗著對方跟他是朋友關係這點,拉著對方回了他家,只因他家是以往喝酒最常選的地點,而且也是唯一不會被打擾的地方。
  從冰箱拿出兩罐冰啤酒,遞給對方一罐後,他在對方坐著的長沙發上坐下,還故意保持了一小段距離,以免給對方造成壓力。
  「吶,你不喜歡我嗎?」他直接的就問了出口。
  「……」二階堂拿著冰啤酒,沒有說話,只是移開了視線。
  他嘆了口氣:「我換個說法,你討厭我嗎?」
  「……這種問法,太卑鄙了吧……」二階堂低頭望著手上的冰啤酒,同時忍不住抱怨。
  「卑鄙也好,隨便你怎麼說,只要能讓你回應我的心情,我不介意。」他這麼說道。
  「……」二階堂沉默了下,像是無可奈何般嘆了口氣,「大哥哥我可是很沉重的哦……。說不定才剛交往就會想退貨的程度……」
  「我不會退貨,也絕不會提分手。」他幾乎是馬上就這麼說道,快到連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你這個人,還真是……」像是被他說的話打敗一般,對方把頭轉到另一邊,而他能清楚看到對方耳根紅透的模樣。
  他說了什麼會讓人臉紅的話嗎?他怎麼不曉得?他忍不住在內心困惑了一下。
  「我……」二階堂像是想說什麼,沉默半晌卻像是放棄了般嘆了口氣,把手上的冰啤酒放到桌上。「我沒辦法跟你交往……。」
  從來往以來的種種看來,對方明明是喜歡的,為什麼卻得說出口不對心的話?他忍不住皺眉,伸手拉過對方的肩膀,逼對方正視他。
  然後他看見了對方眼眶中的水氣。
  到底是在忍耐什麼?又或者是……在害怕什麼?
  「現在的我已經足夠幸福了,這樣……就夠了。」二階堂這麼說著,努力想彎起微笑,卻成了苦笑。
  「……你害怕自己過得太幸福嗎。」他這麼一語道破,接著他看見對方眼底的動搖。
  原來對方一直都還活在那個自卑的陰影裡。看似開朗不是假的,但他仍然不敢放手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只敢遠遠看著,就跟以前一樣。
  「就如同千前輩說過的那樣……我明明想被愛,卻連最低限度的努力都不做……。」沒有回答他,二階堂反而說起了別件事情。
  他的腦中不合時宜地閃過千前輩某次在片場對他說過的話,以及苦澀的笑容。
  『那孩子總是不會把想要的東西說出口,只會裝作不在意的模樣……』
  啊啊,的確是這樣沒錯。
  所以就連看著的人,都感到難受啊……。
  「其實就連千前輩也發現了,你現在這樣近乎自虐的行為……。喜歡就說喜歡有什麼不對?」他忍不住這麼說道。
  「我……」害怕會被討厭。
  「每個人都害怕會被討厭,但即使如此仍不肯放棄的,不正是我們人類本身嗎!」
  「若你覺得全世界都沒有人喜歡你,我喜歡你,這樣還不夠嗎?」
  「……」頓了下,像是被他豁出去一般的話語影響,二階堂幾乎是破涕為笑,忍不住笑罵道:「笨蛋嗎你。」
  「八乙女,你為什麼總是……那麼溫柔呢?明明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就算不是對我……我沒有被溫柔對待的資格啊。」這麼說著,二階堂眼底閃過一絲自嘲。
  「不要說什麼沒有資格被溫柔對待這種話,被溫柔對待從來都不需要什麼資格,只是我單純想這麼做罷了。」他宛如嘆息般這麼說著,並將額頭抵到對方的額上。「因為喜歡你,所以想對你好、對你溫柔,這樣不可以嗎?」
  「…………還真是個不怕害臊的傢伙呢。」二階堂像是覺得他說的話跟視線很難為情般,移開了視線,但下一秒卻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嘛,我不討厭就是了。」
  「那就決定了呢。從今以後請多指教啦。ヤマト。」他揚起一抹好看的笑容,握緊了對方握過來的手,使其變為十指交扣。
  「……有時候真的覺得,八乙女你還真的是個帥哥呢。」大和移開了視線,一臉難為情地這麼說道。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他笑了笑,對於對方的稱讚欣然接受,然後伸手擁住他一直都喜歡的這抹墨綠。







  THE END




  字數統計:本文+後記+加筆=5157+1721+3570=10448
  寫到後來,以奇怪的速度讓他們交往了,不好意思。八乙女喜歡大和之後進度超級快XD 不愧是最想被擁抱的男人No.1(稱讚) 在最後的最後,樂的台詞跟舉止還是好帥XD 
  在遊戲劇情裡,對女主角倒是很努力在推銷自己,給了我『追女孩子比較笨拙』的印象。但是在這篇裡,倒是完全就是『樂有多帥氣,從行動就能看出來』的氛圍XDD 光是講話就帥氣度爆棚是怎麼回事,太可怕了wwwww 天跟龍完全就是樂的家人啊,很喜歡他們家人般相處的氛圍所以加在後記裡。啊啊,一直害羞的大和超可愛^/////////^
  取名這次選擇了寶石系,榍石(日文:チタン石),是種比鑽石的透明度還高,卻極為脆弱的礦石。另外因為散色跟折射度高,看上去顏色並不討喜——我心想這不就是在說大和嗎(?!) 外表看似兇惡,但其實人很善良,以演技偽裝,但其實很脆弱,只有懂得他價值的人才能看到他好的一面。而且這種礦石裡也有綠色……嗯,決定了,就是這個(所以題目就這樣敲定了←
  中間某個部分塞了千百,讓千曬一下恩愛(大和表示為何在同一個劇組我還得被千曬恩愛不可啊





  後記:

  「吶,二階堂。」出門在外八乙女樂還是會喊對方的姓氏,只有獨處時他才會喊對方的名字,但……「你為什麼不喊我的名字?」
  「……」二階堂大和一臉『你在說什麼啊?』的表情看著樂。「這不明擺著是因為難度太高了嗎?」
  「哪裡高?」樂忍不住反問。「やおとめ跟がく,想想也是名字比較順口吧?」
  「………」所以才說帥哥不懂大哥哥我的煩惱啊。
  「樂,差不多要到我們了。」TRIGGER的成員兩人走了過來,天一臉就是『閃光也要適可而止』的受不了似的表情,龍則微笑著向大和打了招呼。
  「大和君跟樂,關係還真好呢。」完全沒看出他們交往了的天然呆大哥哥十龍之介帶著燦爛的笑容這麼說著。
  「嗯,對啊。」啊啊,哥哥我的良心好痛啊。大和一邊微笑著說道,內心這麼想著。

  本來以為聽TRIGGER的團員喊樂的名字也沒什麼大不了大不了的,但一個月下來,大和覺得果然內心還是有點不舒坦。
  在某次他們兩團一起進行節目的拍攝時,他無意間在走廊上看到了樂,而他正要跟對方打招呼時——
  「樂,你的頭髮翹了。」一旁的天指了指樂的頭髮的另一邊,看上去應該是睡到翹起來的頭髮這麼說道。
  「啊啊,抱歉。謝了。」樂笑著一邊撫了撫自己的頭髮怎麼說道。
  「樂,晚點請造型師幫忙想辦法吧。」望著停下來對著手機開始設法處理頭髮的樂,龍之介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著這麼說道。
  「……」望著TRIGGER的背影,大和難得沒有叫住他們,而是沉默下來。

  「怎麼了?難得看你這麼沉默呢。大和。」晚上工作結束後,一起在樂家喝酒時,樂這麼說道。
  「……」名字,果然還是很難開口啊。大和頭痛地想著,每當話到嘴邊,他就會轉個方向改說別的事情。
  「がく……」
  「嗯?」
  「学ラン(がくらん)也不錯呢。我以前上學的時候就是那種制服呢。」
  「啊?噢噢,原來是在說制服的事嗎?」樂點點頭,一臉原來如此的模樣。
  「……。」啊啊,自己也太沒用了吧。大和忍住掩著臉的衝動這麼想道。
  「怎麼了嗎?」樂一臉困惑。
  ——結果直到要睡了還是沒能順利喊出口。
  「晚安,ヤマト。」樂伸手擁住大和,讓對方靠著他的肩,而他貼著大和的耳朵這麼說道。
  「晚安,………………………………………樂。」一說完,大和趕緊閉上眼睛裝沒事。
  「誒,等等,你……剛剛,喊了名字……?」但當事人顯然不會被他糊弄過去,馬上就抓住大和的肩膀逼他面對。
  「對、啊……不可以嗎?」大和整個不敢看對方的眼睛,只能移開視線逃避現實。
  「才不會不可以,我超高興的好嗎!」對方邊笑著邊再次擁住了他,同時這麼說道。笑著的聲音與呼息在耳邊吹過,大和覺得耳朵有點癢。
  「但你不是說很有難度,怎麼突然又……?」樂這麼問道。
  「…………因為TRIGGER的團員們不是很自然地叫你的名字嗎?我就想說,是不是也可以努力……試看看。雖然失敗了很多次就是了……。」大和這麼說著,且有越說越小聲的趨勢。
  「失敗?」樂思考了下就明白是怎麼回事,只見他這麼說道。「啊啊,今天喝酒的時候好多がく開頭的話題,我還想說是發生了什麼事呢……。」
  「……………還真是抱歉呢。(悪かったな。)」靠著對方的肩膀,大和悶悶地說著。
  「沒事沒事,很可愛哦。」樂笑著說道,完全不在意對方的不坦率。
  「你在說什麼啊………。才不……可愛呢。」大和反而鬧起彆扭來了。
  「很可愛啊,居然嫉妒團員什麼的。」樂笑著輕撫對方的髮旋。「改天一定要跟他們炫耀一下!」
  「我說你啊…………」大和的聲音轉為無奈,卻也跟著露出微笑,然後伸手抓住了對方的衣角。
  不需要轟轟烈烈,也不需要多麼多采多姿,他們之間只需要這樣的平凡就足夠幸福。

  翌日一早。
  本來今天約好要一起外出的TRIGGER團員在群組發了訊息後對方未讀未回,基於擔心他們一早便來到樂家集合,卻沒想到看見自家團長跟隔壁關係很好的IDOLiSH7隊長相親相愛地相擁而眠。
  「哎呀哎呀。還想說樂怎麼會睡過頭……原來是這麼回事啊。」龍之介微笑著說道,笑容中帶著對同伴的一絲寵溺。
  「那就我們兩個去吧。誰知道他幾點要起床。」天雙手環胸,一臉不高興地這麼說道。
  「噗,天還真是溫柔呢。」完全看穿對方是不打算吵醒對方而做的提議,龍之介忍不住微笑。
  「………才沒那回事好嗎。居然敢放天下的TRIGGER鴿子,等樂起床後我要好好調侃他。」天移開視線,拒絕坦率,但在下一秒卻揚起小惡魔般惡作劇的笑。
  「嗯。」帶著與以往同樣,那守望團員一般的笑容,龍之介這麼回道。










  結果樂醒來就看到自己的手機上貼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醒了就把口水擦乾淨。敢放我跟龍鴿子,你準備被我整吧。』
  「那個死小鬼…………。」






沒了。

  樂一看到紙條內容就下意識抹臉然後發現被騙了wwwwwwwwww



  加筆:(忘記把鋪的梗回收所以現在來收)

  這是他們交往後發生的某件小插曲。
  這天,樂的工作剛好在大和的電視劇拍攝的隔壁攝影棚,他在中場休息就遇到了跟大和同劇組的千前輩,因此跟對方打了招呼。
  「說起來,大和君很容易吸引到奇怪的人呢。」千像是突然想起一般這麼說道。
  「誒?真的假的啊!」樂連忙轉過頭來盯著千這麼問道。
  「你不妨問問大和君?」千回以微笑,指著正往他們這邊過來的二階堂大和。
  「……怎麼了嗎?」一走過來就覺得氣氛怪怪的二階堂大和一臉疑惑,內心倒是提起了警戒……誰知道千那傢伙剛剛有沒有對TRIGGER的團長亂講什麼奇怪的資訊坑人啊。
  「吶,你很常被奇怪的人纏上,是真的嗎?」樂直接拋了直球過來。
  「……」大和頓了下,下一秒揚起一如往常漫不經心的笑容。「哎呀,還以為在說什麼……沒有沒有,不要道聽塗說,你這樣很容易被騙,大哥哥我可擔心了。」
  「二階堂。」瞇起眼打量了他一秒,樂喚了喚他。「有沒有人說過,你在這種時候說謊的技術真的很差勁。」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大和微笑著裝傻,內心倒是把千罵了個底朝天。
  八乙女樂雙手環胸,大有要他解釋清楚的氣勢。
  「……你們也知道我家的情況了,那些人只是忌憚我會對他們造成影響,所以過來打招呼罷了。」大和嘆了口氣,這麼解釋道。
  「一般我所知道的打招呼可不會有身體接觸。」雖然他家的百常常撲抱他,但他家的百最可愛了,可以當例外。千微笑著這麼幫大和補充說明,大和忍不住橫了他一眼。
  「你家的百桑不也……」大和決定舉例千跟他家搭檔的互動。
  「請不要把奇怪的大叔跟我家可愛的百相提並論好嗎。」千微笑著這麼說道,但眼底有些不太高興,因此他歡快地幫大和把戰火擴大。「樂君,你家的大和君居然覺得那些性騷擾大叔對他就像是百對我這樣的關係,你覺得呢?」
  「……二階堂,我想我們需要溝通一下。」八乙女瞇起眼。「等你工作結束我來接你。就這樣。」
  「……」最想被擁抱的男人No.1的獨佔欲跟強勢,大概是大和跟對方交往後,知曉最深的一部分了吧。

  八乙女樂的雜誌拍攝比他預期的還早結束,他在工作結束後便來到隔壁攝影棚,這邊的工作進度似乎也正告一段落了,工作人員正忙不迭地收拾著器材。
  八乙女四處張望,很快地就看到了他想找的人——正跟劇組的人在說話。
  「二階堂桑,剛剛的演技真是太厲害了!」一名男子將劇本遞給對方,同時遞出手帕。「辛苦了,我幫您擦汗吧?」
  「啊、謝謝,沒關係,我自己能打理好……!」大和依舊很不擅長拒絕他人的好意,只見他慌慌張張地推拒,並努力避開對方的手。
  「他也不是小孩子了,你不用替他做到這個地步。」伸手抓住對方靠近二階堂的手,八乙女看著對方這麼說道。
  望著銀灰色的雙眼透著的寒光,男子慌張地抽回手,擺擺手:「不,是我唐突了,真是抱歉……!」
  接著男子落荒而逃。
  「……抱歉,得救了。」鬆了一口氣,大和這麼說道。
  「給你。」八乙女轉開礦泉水的瓶蓋,放入吸管遞給他補充水分,接著從西裝外套的內袋裡抽出手帕,從善如流地替對方拭去臉上的汗珠。
  「……剛剛不知道是誰說我可以自己處理的哦。」咬著吸管,大和對於他貼心的舉動忍不住調侃。
  聽他這麼一說,八乙女挑起眉,下一秒卻揚起一絲壞笑。
  「我只是覺得你大概不希望大庭廣眾之下我代勞餵你喝水罷了……需要我餵你喝水嗎?ヤマト。」說到後來樂甚至故意假借擦汗貼近他,並貼在他的耳邊以磁性的聲音低喚他的名字。
  「……!」大和幾乎是當下耳根就燒紅了起來,他反射性伸手掩住被貼近的那邊耳朵,忍不住往旁邊退開一小步,接著瞪了對方一眼。「你這傢伙……」
  帥哥是不是都不知道自己的言行舉止對當事人的影響力有多大啊!?大和在內心大喊。
  「東西收一收我們就走了吧。」八乙女收起玩鬧對方的心態,往後退開一步,並揚起微笑這麼提議。
  「嗯。」感覺到對方終於不鬧了之後,大和乖巧地點點頭,並把喝了一半的寶特瓶遞給對方,然後走去收拾隨身物品。
  看著對方走遠的背影,他低頭望著留有對方齒痕的吸管,接著毫不猶豫地咬著吸管喝光了剩下的礦泉水。反正本來就是他的水,不喝白不喝。

  八乙女樂很慶幸自己今天有來接人回去。
  在順利抵達地下停車場之前,八乙女總共幫大和驅散了六個來搭訕的工作人員以及兩個野生的粉絲,其中工作人員還包含了別的攝影棚的……二階堂大和那見鬼的吸引力還真不是普通的厲害。
  「你太沒防備了啊。」八乙女發動車子,同時嘆息般這麼說道。那麼容易被搭訕,肯定跟當事人不擅長拒絕他人好意這一點有點關係。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二階堂大和抿著唇,半晌才吐出一句:「……抱歉。」
  「就算不是為了你自己,起碼為你的成員著想。他們要是知道你這麼容易被奇怪的人盯上,肯定會很擔心的吧?」八乙女邊將車子駛出停車場,同時這麼告訴他。
  「……嗯。」望著窗外不斷倒退的景色,大和這麼回答。
  其實團員們隱約有察覺到了,尤其是總在他身邊的阿三跟凪,更甚至是聰明敏銳的阿一,所以每當有一起的工作時,他們總不會讓他落單,就算是個別的工作,也起碼會讓經紀人陪在他身邊。要不是今天阿一跟陸有節目要上(阿一兼任經紀人的工作)、阿三有主持的工作(阿三擺擺手表示這次是跟常來往的幾個前輩一起工作,經紀人不用跟著他也沒關係)、MEZZO有新曲的宣傳(萬理桑陪同前往),而經紀人得陪同凪去做模特兒工作的接洽,實在沒辦法抽身,他才笑著表示他沒問題,並在大家擔憂的目光下一個人來到劇組工作。
  打開手機的社交軟體,預料之內的提示音不斷響起,前面六通訊息肯定是團員發來的訊息。
  『大和桑,工作還好嗎?』
  『Yama桑,有沒有被奇怪的人騷擾……?』
  『二階堂桑,請你工作結束就直接回宿舍,遇到奇怪的人就微笑跟搖頭,不要跟他們多說一句話,否則難保不會被纏上。』
  『大和桑,若是有我能幫上忙的請儘管告訴我。啊,還有,一織說你若是11點還沒回來他就要跟三月去接你,你要回宿舍了嗎?』
  『ヤマト,你還好嗎?需要幫忙的時候不要客氣,我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おっさん,還活著嗎?工作結束了給大家報個平安吧?大家都很擔心他們的隊長哦。』
  「……」望著這些帶給他內心溫暖感的訊息,他不自覺揚起微笑。
  「團員發來的?」注意到他的情緒變化,八乙女問道。
  「嗯。真是一群愛操心的傢伙。」雖然這麼抱怨著,但笑意卻不自覺促使嘴角上揚。
  真是不坦率啊。不過……嘛,很可愛就是了。望著對方的淺笑,八乙女這麼想道,接著在號誌轉為綠燈時繼續行駛。

  「到了哦。」暫且將車排入P檔,拉起手煞車後,八乙女這麼對副駕駛的乘客這麼說道。
  等了一兩秒,沒有回應,他不由得偏過頭去看,這才發現對方靠著椅子睡著了。
  是他的車子太好睡嗎?……不,可能是太安心了吧。八乙女這麼想道,同時低喃出口:「所以才說你太沒防備了啊。」
  不管是對於陌生人,抑或是熟悉的人。
  在二階堂大和遇到IDOLiSH7的同伴後,漸漸變得能夠將心比心,也因此他待人接物的態度也比起最初柔軟許多,或許就是這樣,才變得比以前更加破綻百出了吧。
  這麼想著,八乙女伸手輕撫對方墨綠的短髮。
  「不過,還是得有驅蟲的對策才行呢。」這麼想著,他揚起一抹微笑。

  「喂,二階堂。起床了。」把人搖醒,對方睡眼惺忪地醒來,意識到自己睡著了之後,他尷尬地開口:「我睡著了啊?抱歉。謝謝你送我回來。」
  「你早點回去休息吧。」擺擺手表示不介意,八乙女這麼說道,同時伸手替對方鬆開安全帶。「那就這樣啦。晚安。」
  「晚安。」目送對方的車子離開,二階堂大和這才推開宿舍的大門。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回應他的是他所熟悉的六人溫暖的笑容與溫柔如水的嗓音。

 


  最後的小插曲

  吃著布丁的環咬著湯匙,在壯五皺眉要告訴他這樣很危險的時候,他注視著大和的背影開口道:
  「Yama桑,你被蚊子咬了喔?」
  「誒?」大和一時之間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哪裡?」
  「脖子。」環把湯匙放入布丁的玻璃瓶內,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正後方。「被頭髮蓋住了不太明顯,但是仔細看就……」很明顯這三個字還沒說出口,就被壯五慌忙地打斷。
  「環、環君。時間晚了,你該去睡覺了吧?」
  「我還在跟Yama桑說話欸……」皺起眉,完全不知道壯五怎麼突然打斷他說話,環這麼說道。
  「你很睏、很睏、很睏了,對吧?所以快去睡覺吧?」壯五只好用每次都行得通的招數拐人去睡覺。
  環聽著壯五說的話,打了個哈欠,他覺得自己居然突然感到想睡了,真奇怪……。
  見壯五跟環道完晚安,目送環進房間後,大和忍不住一臉無奈的發問:「……壯,你每次都用這招拐環乖乖睡覺嗎?」
  「因為他是個單純的孩子,這麼說的話總會起作用,就像你一直跟他說很癢很癢,他就會覺得身體癢,是一樣的道理。」壯五這麼說道。
  ……這完全是教育出心得了啊我說。
  「被蚊子咬的地方嗎……」目送壯五離開後,大和帶著一面方形的鏡子走到浴室,同時利用鏡子反射來看環剛剛說的被蚊子咬的位置。
  ……真的剛好被頭髮蓋住,但仔細看的話就會很明顯。
  ……。他突然沉默下來。只因為他的朦朧記憶中,剛剛在車上……八乙女叫醒他之前似乎有做了什麼?
  若照這樣推想,這個根本不是蚊子咬的腫包,而是——!
  那傢伙,是想讓我明天怎麼去工作啊……!在內心破口大罵的同時,他忍不住因甦醒的記憶而耳朵發紅。
  『算是宣示所有權,吧。』

 



  Fin.


  壯五看得出來那個是Kiss mark,覺得現在讓環知道不太好所以他才急忙讓環快去睡覺wwwww 我筆下的八乙女好可怕,根本是行走中的凶器嘛 太會撩了XDDDDD 寫得很順沒有特別分視角,希望大家看得懂||| 小篇幅裡把千曬恩愛的部分表現得很煩XD(是稱讚)(巳波:只要有榮幸跟千桑同劇組,感覺大家都會對百桑的事情很熟悉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加筆時楽ヤマ的間接接吻ww 大和倒是沒注意到XD(樂看著吸管心想:反正以後這種機會還多的是呢。直到他意識到為止我不介意多來幾次

 


   
评论
热度(59)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遺憾的是常常喜歡上冷CP,缺糧到極限就會自己產糧。
※千百腦洞總集 跟 5+1 都是不定期更新,請愛用手動刷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