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アイナナ|楽ヤマ】可靠的他(頼もしい彼のこと)


  ① 內文是樂第三人稱視角,後記應該是普通的第三人稱視角。
  ② 8x2,HE。OOC可能有。寫的是日常的互動。
  ③ 後記跟題目一起補上了。




---




  Title:可靠的他(頼もしい彼のこと)




  八乙女樂其實一直很嚮往成為可靠的隊長。
  所以當他看到IDOLiSH7的隊長時,才會忍不住被吸引了目光。
  「樂,你在看什麼?」注意到他緊緊盯著對面的團體,天皺起眉頭這麼冷聲問道。
  「IDOLiSH7的隊長……還真是有隊長的樣子呢。」樂這麼說道。
  天跟龍之介聞言跟著看了過去,只見綠髮青年正拍著同伴的背,微笑著安撫大家緊張的情緒。
  「好了,沒事沒事。要是真有什麼事大哥哥我第一個幫你們扛住,所以你們就別擔心啦!」大和這麼說道,直挺的背影顯得十分可靠。
  「同樣是隊長,我好像沒說過這麼帥的台詞?」樂忍不住這麼說道。
  「角色定位不一樣好嗎?」天像是想翻白眼又因為顧及形象而忍下來似的這麼說道。「倒不如說你若是真的說了那種台詞的話,我反而覺得你是不是吃錯藥了。」
  「……死小鬼。」為什麼他的團員都是這個樣子?講句好聽話會死嗎?
  「嘛、嘛,我覺得樂當然還是相當可靠帥氣的哦。」龍笑著打圓場。
  「3Q吶,龍。」他坦率地接受對方的稱讚。

  「吶,你評評理,為什麼同樣是隊長,你能說的話我不能說啊?」八乙女樂這麼說道。
  在熙熙攘攘的小酒館內,二階堂大和望著工作一結束就打給他問他『今天一起喝酒不?』的TRIGGER隊長,不由得揚起無奈的微笑。
  「……這個就算你問我也……」二階堂大和笑得尷尬。「嘛,團體風格不一樣也是事實啊。畢竟你們走的是性感路線,我們家走的則是青春路線,我有溫馨的大哥風範也很正常嘛。」
  「真好啊……。因為我是獨生子,看到你們像家人一樣相處,就覺得很羨慕,我也想跟團員像家人一樣。」八乙女一口喝乾了杯中的酒,然後這麼說道。
  「……真虧你能不害臊地說出這種話呢。」二階堂這麼說道。某種意義上他覺得八乙女也很厲害了,能夠總是不害臊地說出很帥氣的話,這也算是他羨慕對方的地方吧。
  畢竟他也想不害臊地說出帥氣的話啊。
  「嗯?這很普通吧?」八乙女疑惑地這麼說道,彷彿理所當然般。
  「不不不,才沒這回事,很不一般的好嗎?」大和搖搖頭這麼表示,然後喝了一口酒。「而且你不也常常說出很帥的話嗎?」
  「有嗎?」完全沒有自覺的當事人這麼說道。
  「你之前對我們家主唱說的話,我覺得很帥哦。『你是為什麼站在他們中間?不就是為了把他們帶到更高更遠的地方去嗎?』」大和笑著提起這件往事。
  「啊啊……那次說完回到休息室就被天調侃了,那個死小鬼。」像是想起了當時的情況,樂這麼說道。
  「那代表你們之間的信賴關係非常深厚啊。不是挺好的嗎?」大和笑著說。
  「也是。」樂倒是很乾脆的承認。
  對於樂的坦率大和不由得一愣,接著揚起一絲淺笑。
  「你還真是坦率又直接啊。」大哥哥我可做不到啊。對人坦率什麼的。
  「你才是,不坦率過頭了啊。」樂看了大和一眼,說出他認識對方以來他最清楚的事情。
  「沒辦法啊……大哥哥我也是有很多煩惱的啊。」長嘆了口氣,大和感慨般這麼說道。
  「心裡的感受,直接說出來不就好了?是喜歡或是討厭,不管你說了什麼,我對你的想法都不會因此改變,這不就夠了嗎?」樂直率地說出自己所認為的,接著對身旁的酒友兼戀人笑了下。「嘛,我倒是不管二階堂是什麼樣的個性,我都喜歡就是了。」
  「…………………」大和嘴巴開合了幾次,像是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般,最後他趴在桌上陷入了沉默。
嗯,可能是他又不自覺說了讓對方自爆的話了吧。望著趴在桌上耳朵發紅的二階堂大和,樂很習慣地這麼想道。
  「……為什麼你總是可以對誰都說出這麼讓人臉紅的台詞啊……。」大和趴在桌上,發出微弱的詢問。
  「『喜歡』的心情,我可只對你說而已。」
  「……」對於自己戀人24小時的發電能力依舊感到無法習慣般,大和不禁短暫的失去了言語能力。
  「你不安的話,我可以每天都……」
  「STOP!」為了避免自己再更羞恥下去,大和連忙抬手阻止對方繼續說下去。「夠了,我要回去了。」
  「好啊。」樂乾脆地點點頭,然後抬手表示要結帳。「老爹,結帳!」
  「等、我是要一個人回去……!」大和急忙對著正翻出錢包用黑卡結帳的樂這麼說道。
  從容地收回黑卡,對幫他結帳的小姐揚起禮貌的微笑,樂轉過頭推著大和出店裡。「好了好了,讓我送你吧。」
  「喂、聽人說話……!」完全拗不過強勢的樂的大和就這麼理所當然地被帶上了對方的車。

  「我今天可是要回宿舍的。」皺著眉,完全不想隨波逐流的大和還在副駕駛座上做垂死掙扎。
  「你明天休息吧。」樂很肯定地說道,然後轉動車鑰匙發動引擎。
  「你怎麼知……」太可怕了吧!?
  「從和泉弟那邊聽說了。所以我就跟他說你今天要跟我喝通宵。」樂這麼說。他還記得那個小子還一臉尷尬地以手背掩著唇,像是在斟酌用詞般跟他說著『還請你手下留情』的表情。
  看那反應絕對是知道了吧。他跟二階堂的事。
  「阿一……」我可沒有教你可以通敵把大哥哥賣了啊……!!
  「而且……」樂沉吟了下,朝自家戀人露出他前陣子跟千前輩學的,可以讓人white out的好看笑容與磁性的語氣:「怎麼說我也不可能什麼都不做,就這麼讓滿臉通紅的戀人一個人回去吧。」
  「///////////」



  THE END


  作者廢話:
  字數統計:正文+後記=1916+2953=4869
  我本來不是要寫這個……結果寫著寫著,大和就被樂外帶回家了XDDDD (大和:……
  樂的男友力爆表wwwww若無其事地幫忙付賬還有開車護送wwwww
  本來想寫大和逞強地努力追求最好的演技,而剛好這次一起拍戲的樂看在眼裡的劇情,結果寫到後來我依舊跑題XDDD
  樂去學笑容其實只是因為千無意間提起White out可以讓人呆住,而且大和也曾經看著他呆住過(大和:其實只是因為第一次看到的時候,覺得原來也有這樣的人啊,所以多看了幾秒而已……認識之後覺得自己根本是被外表欺騙了)
  樂:對二階堂也管用?那我要學(覺得很有意思的心態
  用很有磁性的嗓音跟笑容說話,真的很容易讓人White out呢(經過i7 live後體悟到的真理)所以在這邊讓樂(CV羽多野涉)也跟進一下///////

 
  題目是交往中兩人對於彼此的定義,不管是在三部『願いはShine on the sea』音樂卡的RC裡對樂出言鼓勵的大和,還是在自白大會不斷踩雷的樂,我覺得他們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讓對方依賴自己,因為熟識了,所以大和才會直言不諱,若是一般不太熟的話他大概會保持沉默吧? 而樂也是,若不太熟的人的話,他大概也不會這麼毫無顧忌/無神經地就講出來了吧XD 我覺得這是需要有某種程度的熟識與信任才幹得出來的,因此衍生了題目。副標題是我覺得交往後的兩人會不自覺向對方撒嬌才追加的,不管是只讓對方看到自己軟弱的一面,抑或是只想對對方撒嬌的這點,都是對對方的一種信任,我覺得很棒ˊ艸ˋ 
  話說文章開頭寫的那篇,當時還未讀RC,所以不曉得大和雖然不喜歡麻煩事,但也不喜歡像是坐在副駕駛座上(因為主控權不在自己手上)這類的事XD 反正不管,我就是要讓他坐副駕駛座(任性),因為那可是可以名正言順牽手曬恩愛的最佳地點耶!(大和:……別再說了。) 
 
 






  後記:(第三人稱視角為主)

  八乙女樂不是第一次看二階堂大和的戲,偶爾有機會他也會到片場觀摩二階堂大和跟千的戲。
  樂覺得二階堂大和對演戲非常要求,有時候他覺得非常完美的部分,對方卻總會開口要求重來。
  「抱歉,請再重來一次。」二階堂大和語帶歉意的說著,而每每的重拍,都能讓大家眼睛為之一亮,也因此大家通常不太會拒絕他的這項要求。
  二階堂大和在演戲方面給人的感覺,在於他的演技就像是無底洞一般,每次對角色的揣摩總是帶有各方面的見解,有別於一般人用情緒表達的演技,他有時會透過表情或手腳擺放的方式來表達,更能觸動觀者的情感。
  像是對憤怒的情感,他不只會像一般演員那樣只是一股勁地宣洩情緒,而是表露出悲愴的情緒,給人他在憤怒中帶有絕望與一絲迷茫的感覺,能讓人清楚地明白『啊,這個角色是有故事的』。
  樂是真的很佩服,在演戲這方面他還有很多要學,在之前曾問過二階堂演技是怎麼學的,他還記得當時對方故意裝模作樣地說『是天賦』,但後來在真心話大會上知道了二階堂家的情況之後,就明白他的演技不僅僅是天賦,生活環境也是造就其有所成就的原因——從小就待在複雜的環境裡,為了保護自己,不知不覺便會學會偽裝的方法。
  見拍攝告一段落,工作人員紛紛上前遞毛巾跟礦泉水,禮貌地接過物品後,二階堂大和就獨自坐到攝影棚一角,不發一語地看著劇本。
  望著攝影棚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多演員都在聊著天,而千身邊卻沒有人跟他攀談,同樣的,攝影棚一角沉默的那抹墨綠亦是。
  樂其實能夠明白,就像他身為TRIGGER的Leader,給人的印象就是難以接近的,而身為天團Re:vale的千雖然跟百一起主持NEXT Re:vale的節目,看似和藹可親,但拍戲時的氣場太過凌人,讓人不敢貿然接近……雖然因此讓千有一個人的時間得以自由地跟百發訊息聊天,顯然讓千的休息時間顯得很愜意就是了。
  相較之下,二階堂大和則是散發出『靠近我會讓我感到不快』的氛圍,而大家察覺到這個氛圍,為了避免使他生氣,才都不跟他說話……這傢伙還真是,總是用這種方式遠離人群啊。
  皺起眉頭,樂筆直地走向對方,並直接在對方身旁坐下。
  「喂,你……」皺起眉,像是有些不高興般,二階堂大和開口想說些什麼,但發現是樂之後,硬生生改口:「……你怎麼會來啊?」
  「來觀摩演技。」樂倒是很直接就告訴他了。
  聽了樂的回答,大和愣了下,移開視線這麼回答:「……這樣啊。」
  「你還真是喜歡我的戲呢。」大和調整好心態,笑著揶揄了他一句。
  「是啊,我覺得你的演技很厲害。」很遺憾樂並未察覺到他的揶揄之意,而是很乾脆地就點頭回答,還稱讚了他的演技,這讓大和整個接不了話。
  「……」
  見大和睜大眼沉默下來,樂便接著說了下去:「上週四播的電視劇我也有看,就是去遊樂園那場戲。」
  「……是嗎。」不知道樂說的哪句話踩中地雷,大和的眼神暗了暗,帶著有些嘲諷的微笑這麼回答。
  察覺到大和細微的情緒,樂正想讓他說明白自己是不是說錯話時,大和突然岔開了話題。「好了好了——我接下來要靜下心來揣摩角色,有什麼話晚點再說吧?」
  「……」皺起眉,知道這是對方固有的轉移話題方式,但現階段樂也只能先放任了。
  但他還是說了一句叮嚀。
  「不要太勉強了。」

  「辛苦了。」拍攝結束,樂抬手向對方說道。
  大和朝他笑了笑,看上去有幾分疲憊與對拍戲的享受。
  「我送你回去吧。」樂這麼說道。
  大和點了點頭,「麻煩你了。」
  上車後,樂發動車子,將車駛出停車場。
  車上沉默了一小會時間,樂是最先受不了沉默的人,他率先開口打破沉默:「中場休息的時候,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你不明白點說出來的話,我是不會明白的。」
  「……你還真是直接耶。」坐在副駕駛座的大和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接著露出無奈的笑容。「……沒什麼特別的事,只是想起以前的事罷了。」
樂的眼神大有讓他繼續說下去的意味。
  「小時候,我家的人當時為了不讓我知道我爸的事,所以家裡也沒有電視,不過在學校還是或多或少會聽到誰家假日要去遊樂園什麼的,不自覺有點羨慕,就跟老爸說了,說我想去遊樂園,但他一直不肯帶我去……」說到此,大和露出與稍早前相同的,自嘲般的笑。「後來知道事實後,才知道原來是這樣啊……畢竟再怎麼樣也不可能跟情人的小孩一起去遊樂園嘛。先不說媒體的問題,正妻也會感到不舒服的吧。畢竟是外面的小孩。」
  「……抱歉。」樂皺起眉頭這麼說道。
  「沒事沒事,你沒什麼好在意的,反正是事實。」大和故作開朗地笑了下這麼說道。
  「才不是沒事吧。你若是感到難過的話,就別勉強自己笑了。」樂皺起眉這麼說道,他從後照鏡看到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大和眼底閃過一絲動搖。「沒有人生來就是背負著錯誤的,你別想太多了。」
  「……」大和頓了頓,接著彷彿釋懷般地笑了。「八乙女還真是帥氣呢。」
  「對吧。」樂贊同地點了點頭,在大和想說些什麼吐槽他的自信時,他露出懷念般的笑這麼說了下去。
  「你曾經對我說過,『沒有什麼事能夠讓我低頭』,我想或許是因為你這樣說過了,我才會一直都這麼帥氣的吧。」
  「我是被愛著的,而為了回應這份信任,我會繼續為了讓愛著我的人看到我最好的一面而努力。」
  「……」大和睜大眼睛,沉默下來。
  「怎麼了?又迷上我了?」見對方沒回話,樂打趣地說道。
  「……我只是覺得能夠把這種話輕易地說出口的你真的是很厲害。」都不曉得害羞是何物嗎?大和忍不住伸手拉了拉衣領這麼說道。啊啊,感覺臉都有點熱起來了……。
  「……不過,謝啦。感覺有你真好。」大和移開視線,右手撫著脖子像是在掩飾尷尬,帶著微紅的臉有些彆扭地說道。
  「回家吧。」樂深知對方怕羞的個性,也不點破,只是這麼說道。

  回到家後兩人難得一起共進晚餐,借了浴室給大和盥洗後,樂迎來了他沒想過會發生但卻發生了的煩惱——他又把人帶回他家了,而且對方目前無法自行回去。
  因為對方正睡在自己的床上,還是呈現仰躺的狀態。完全能看出對方是本著『看到這麼舒適的床不躺可惜躺一下好了』的心態,結果這一躺整個睡過去了。
  啊、糟糕……結果又讓人在我家留宿了。樂在內心這麼嘆息著。他還記得上週才剛被和泉兄弟警告過不要外帶他們家的隊長外帶得太順手……。他不由得有些懊惱。
  望著眼鏡也沒摘,頭髮也沒吹乾就這麼微濕地躺在他的床上的大和,樂呼出一口氣,決定先處理眼前的問題。
  「……頭髮也不吹乾。」樂輕撫對方墨綠的髮,抱怨似的說著,但連他都沒有察覺到自己觸碰的動作是多麼輕柔,語氣又是多麼寵溺。
  接著樂拿來了吹風機,坐在床邊捧起對方的頭放到自己的大腿上,以不冷不熱剛剛好的溫度小心翼翼地幫大和吹起了頭髮。
  吹好頭髮後,見大和沒醒來,樂就理所當然地將大和安置在自己那張大了點的雙人床上,接著輕手輕腳地伸手取下對方的眼鏡放到床頭櫃上。
  取下眼鏡時,他看見對方眼下的青灰,不由得皺起眉頭。
  這傢伙……又為了塑造角色而不眠不休翻著劇本了吧。真是讓人不省心。這麼想著,他翻出手機撥給了和泉一織。
  「……抱歉,是我。TRIGGER的八乙女。」他這麼自我介紹,聽著電話那頭拘謹的對應,他接著說了下去。「你們家的二階堂似乎為了拍戲這幾天都沒能好好睡覺,我就讓他今天先住在我這了,可以吧?」
  『我知道了,那就麻煩你了。我會再告訴團員們這件事,謝謝你特意打電話過來。』
  「嗯。」接著他掛斷電話,天色已晚,他也準備熄燈睡了。
  一躺上床,平時不撒嬌習慣的人卻像是感受到熱源靠近一般整個人湊了過來,而對此樂只是挑起眉,完全沒有多想什麼,就很順手地摟住大和的腰,使對方更靠近自己。反正就算是無意識的,這種投懷送抱他還是照單全收的。這麼想著,樂滿足地彎起唇角。
  「晚安。」他低下頭,在大和的額上落下一吻。
  一夜好眠。



  Fin.









  其實我的劇情MEMO長這樣XD ↓↓

訴說起過去想跟家人一起去遊樂園卻沒去成的大和(後來才知道的確是不可能一起去的)
本來想把人送回家卻又習慣性外帶的樂(樂:啊、糟糕……結果又讓人在我家留宿了。……算了,先聯絡一下和泉弟好了
三月:為何八乙女那傢伙外帶我們家的隊長外帶得那麼順手啊!他以為是在賣蕎麥麵的,還可以外帶這樣子嗎?

  MEMO裡三月超級憤慨是怎麼回事XDDDDDDD
  其實修了下應該會變成這樣的小劇場↓

  三月:啊,說起來大和桑怎麼還沒回來?
  一織:哥哥。(剛跟八乙女通完電話)TRIGGER的八乙女桑打電話來說,二階堂桑今天會在他家留宿。
  三月:…………。為何八乙女那傢伙外帶我們家的隊長外帶得那麼順手啊!他以為是在賣蕎麥麵的,還可以外帶這樣子嗎?
  一織:……(被哥哥的激烈語態嚇了一跳)不是的,這次不是的。這次是二階堂桑為了拍戲的角色塑造沒怎麼睡好,所以八乙女桑想說就不要叫醒他了,否則回到宿舍二階堂桑可能又會不好好睡覺。
  三月:……。這次不是啊。(瞇起眼
  一織不知不覺間根本越描越黑wwwwwwww





  副標題:對可靠的他撒嬌(頼もしい彼に甘える)

 


   
评论
热度(48)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遺憾的是常常喜歡上冷CP,缺糧到極限就會自己產糧。
※千百腦洞總集 跟 5+1 都是不定期更新,請愛用手動刷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