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アイナナ|ŹOOĻ】踏出框架之後的他們


  踏出框架之後的他們


  ①關於ŹOOĻ的 if 的故事,假設月雲的事情結束後,ŹOOĻ與其他三團良好相處的故事。屬於未來絕對會被遊戲打臉的短篇,都是妄想。
  ② 人物OOC可能有,ŹOOĻ為主,另外三團可能會出場一下下。
  ③ ŹOOĻ沒有CP色彩,另外大概會有些微的千百、楽ヤマ互動。
  ④ 請相信我真的不是ŹOOĻ黑……至少現在不是。(抓不到角色個性有點挫折
  ⑤ 很多捏造跟私設。很重要所以再說一次。ŹOOĻ真愛粉不要揍我,謝謝。





  再過幾天就要迎來ŹOOĻ的組團一週年紀念日,雖然當初組成並非他們各自的意志,但他們還是姑且有記住那天的日子。
  月雲的事情結束後,月雲了因為教唆殺人以及各種在檯面底下的事情被揭發,現在正被羈押,還處於無法交保的情況,而月雲事務所則交由月雲家的長子來繼承,雖然是個比起月雲了還要沒有野心的人,但也算得上是個安份老實的人,在經營手段上很讓人放心,更重要的是身為月雲家的一份子,他並沒有月雲了的那份狂氣與扭曲,著實讓大家鬆了好大一口氣。
  ŹOOĻ的團員們則憑著各自的骨氣與驕傲,讓他們的團體成為月雲旗下最有實力的偶像,說是月雲當今代表的偶像團體也不為過。
  或許是在月雲了的底下作為棋子行動了好一段時間,或多或少受到了點影響,成員們都有些狂氣的屬性存在,所幸他們把這份瘋狂展現在他們的演藝事業上,大家總能看到他們在舞台、戲劇、甚至是作曲上瘋狂而讓人為之一亮的表現。
  周圍的人對他們感到敬畏、尊敬、甚至是源自於對月雲的恐懼也轉移到他們身上,但他們並不在意,對他們而言,只要能夠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那就足夠了。

  「過幾天就是我們組團的紀念日了,你們沒忘吧?」透真隨口問道。
  「隱隱約約還記得呢。」巳波右手抵著唇這麼微笑著回答。
  「……我才沒有特別記著呢。」身為團員裡最年少且被大家包容寵愛著的悠今天依舊是不坦率擔當,只見他移開視線這麼不乾脆地說道。但團員每個人都知道,他就是那個每天經過事務所都會多看一眼事務所上他們組團紀念日日期,然後露出淺笑的人。也因此某天,團員中的其中一人就拿著紅筆過去把那天的日期圈了起來,另外一個人則拿著奇異筆過去加了小花裝飾,把日期搞得相當顯眼。
  「跟你們這群人,想忘也難吧。」虎於擺擺手這麼說道。
  事務所現在正忙著培養新的偶像,根本騰不出時間幫他們慶祝,他們也沒抱太大期望,本著當天就一起吃個飯就算了的心情,他們本來的打算是找個時間討論一下想去的店。
  「真是的,當初要是別繼續待在月雲,轉去別的事務所的話,現在就不用可憐成這樣了。」不被慶祝顯然讓悠覺得有點委屈,畢竟他們可是那麼努力,怎麼就不能意思意思一下嗎?
  「你就直接說你想轉去IDOLiSH7的事務所不就好了?」虎於倒是直接戳破他的心思。
  「哎呀,我們家的孩子交到朋友了,我們也很替你感到開心呢。」巳波微笑著這麼調侃道。
  「你跟陸他們成為朋友啦?不錯不錯!」透真則是帶著由衷的高興語氣這麼說道。
  「我跟那個臭屁小子還有四葉才不是什麼好朋友呢!」悠漲紅著臉反駁道。想到每次環看到他就說『才不會把理交給你』他就覺得一個頭兩個大好嗎!
  「別害羞別害羞。」同伴們點點頭表示理解,完全就是一副『你什麼都不用說,我都懂』的表情。
  「——都說不是了!!」悠只能重複著抱怨道。
  「好啦好啦,我們別欺負亥清桑了。」巳波微笑著阻止了大家的調侃。
  「說起來,百桑發訊息說若是我們那天沒安排的話,要一起吃個飯。」透真像是突然想起來一般,這麼跟他們說道。
  「哈啊?為什麼?」悠反問,看起來不能盛大慶祝還得被要求跟別團的人一起吃飯讓他覺得不太樂意。
  「不知道,說是前輩命令。」透真聳聳肩。
  「想也知道肯定是要幫我們慶祝吧。他就是這樣愛管閒事的人啊。」虎於不以為然地說道。
  「那我就去吧。反正那天也沒有工作。」巳波微笑著這麼說道。「而且感覺很有意思。」
  「巳波你要去嗎?……那我也去好了。」悠皺著眉這麼說道。
  「既然阿悠跟阿巳都要去,那我也去熱鬧一下吧!」透真笑著這麼說道,同時翻出手機準備回覆,接著轉頭問著另一位還沒有表態的同伴。「阿虎你呢?」
  「……既然你們都說要去,我就難得一起去看一下他們究竟要搞什麼吧。」虎於移開視線,不坦率地這麼說道。
  「嗯,那我跟百桑說我們會如期赴約。」透真開心地輸入回覆,並按了發送鍵。

  這天,ŹOOĻ結束了一起拍攝的工作,聽聞Re:vale在隔壁攝影棚,他們便決定前往。
  「去揭穿他們要給我們慶祝的事吧?」
  「御堂桑太不解風情了,有些事情還是有點期待比較好哦。」巳波帶著慣有的禮貌笑容這麼說著,但從他的言行舉止還是能看出他不打算對團員的行為做什麼像樣的阻止,只是打算同行。
  「嘛、嘛,阿虎你別這樣。在了桑的事情上,他們也幫了我們很多不是嗎?」透真忍不住幫忙緩和氣氛。
  「哼。你倒是挺親近他們的?」虎於移開視線,低聲地抱怨著。「……明明先跟你要好起來的是我們才對吧。」
  「哎呀。」在他身旁的巳波聽了忍不住掩嘴微笑,「真是可愛呢。」
  「阿虎原來你吃醋了嗎?太可愛了吧?」
  「少囉嗦!」
  就在他們你一言我一句的情況下,眼看就要到達Re:vale的休息室了。
  卻沒想到傳聞超級要好的Re:vale的休息室居然傳來爭吵的聲音。
  「所以我說……!」是百難得不太高興的口吻,而此時虎於則快速地用敲門聲打斷了裡面的爭吵。
  『叩叩。』
  透真忍不住一臉緊張地看著虎於,臉上大有『裡面似乎吵起來了你怎麼還敲門啊?』的意思。
  虎於一臉尷尬,反正門都敲了,總不能說是為了要逃開現在這種被團員鬧著玩的心境吧。
  下一秒門被打開來,來開門的是一臉不善的千,看到他們還嘖了一聲,連招呼的打算都沒有。
  「……不覺得這人態度超級差的嗎?」悠忍不住皺起眉抱怨。
  「嗯,差評。」虎於點點頭就算是贊同了自家年少主唱的發言。
  「喂……」身為主唱之一兼團體中最常擔任調停的透真只好開口讓他們注意一下發言。
  「哎呀,這不是ŹOOĻ桑嗎?歡迎歡迎!」跟明顯情緒不佳的千不同,百帶著燦爛的笑容迎了過來,同時打開門歡迎他們進去。
  反觀千則一臉冷淡地坐在休息室一角,帶著淡淡的眼神看著他們,並不說話。
  「……」就算是ŹOOĻ四人遇上這種情況也沉默了。
  這種氛圍下讓我們進去?認真的嗎?他們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彷彿在以眼神詢問彼此他們到底該不該進去。
  「不,我們就只是來打個招呼。另外邀約的那天就麻煩你們了。」透真率先打破沉默,他帶著尷尬的笑這麼說道。
  「不會不會,ŹOOĻ桑能答應飯局我們也很開心哦!當天大家都放寬心玩吧!」百帶著爽朗的笑容這麼說道,看著他的笑容,四人也像是被笑容感染般放鬆了下來。
  「百桑工作結束後有別的預定?」透真注意到百的裝扮便這麼問道。畢竟他們來打招呼的這個時間點本來就是他們工作快結束要離開的時間了,只是比起百已經穿上黑色跟淺色白點相間的外套的模樣,反觀千則是才剛換好便服,還沒打算離開的樣子,就連外套也還掛在椅背上。
  「嗯……。稍微有點私人行程。」百笑得勉強。
  「哼。」千則是一臉不高興。
  「千……」百轉過身去,雙手合十地拜託道。「不會有危險的,你就讓我去了吧?我保證會快去快回的!」
  「……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的視線範圍的,尤其還是去見那個危險的男人。」盯著搭檔洋紅色的漂亮眼眸,千瞇起眼,一臉不快地說道。
  「……」對於聽到這種對話的悠跟透真都忍不住沉默了。他們是亂入到情侶的吵架現場?
  「哇喔,獨佔欲滿滿呢。」虎於這麼說道。
  「真是厲害的發言,真不愧是前輩。」巳波微笑著這麼表示。
  「了桑並不是那麼壞的人……」百皺起眉頭,試圖說服搭檔。
  「他試圖殺你未遂,我是不會讓你去探望他的,你最好快點死心。」千忍住翻白眼的衝動,皺起眉頭這麼對他家天真的搭檔這麼說道。
  「……其實我也覺得了桑很危險,百桑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透真小心翼翼地插話。
  「你看吧。」千馬上就這麼補了這一句。
  「……」百忍不住扁起嘴。
  「你若是偷偷跑去的話,接下來不僅是說教而已,還會監禁哦。」千這麼說著,翻出手機開始按著。
  「……變成危險情人了呢。」巳波忍不住低聲說道。
  Re:vale的夫婦相聲根本升級成恐怖情人版本了吧?悠忍著沒說出口,但他的臉完全就是那個意思。
  「千?你在做什麼?」深知搭檔不太使用手機,百皺起眉頭突然詢問了對方的舉動。
  「給おかりん還有萬發訊息,說你接下來想去見月雲,問看看我該怎麼阻止你比較好。」邊按著手機,千這麼說道,他已經知道百的固執,因此只好找其他人來幫忙阻止。手機在他說完立即傳來震動,他便即時反饋了一下訊息內容給百。「啊、おかりん說他馬上過來接我們。」
  「……真是,你們也太愛操心了吧……。」垮下臉,百忍不住沮喪地這麼說道。

  後來他們目送經紀人護送Re:vale兩人離開,途中經紀人對百的叮嚀仍是絲毫未停,只差沒有揪著耳朵唸而已。
  與其說是周圍的人過度保護,倒不如說是——「百桑太無防備了吧。」透真摸著脖子,這麼說道。
  「曾經把手機密碼設定成1111的人,防備心肯定高不到哪去吧。」虎於這麼說道。聽說在月雲的事情過後,百的手機號碼就不知道是換成千的生日還是他跟千的紀念日日期了的樣子。
  「能活到現在還真是奇蹟……。」悠這麼說道。
  「這代表世界上好人還是很多的。」透真點點頭這麼作結。
  「你說的好人包括現在的我們?」巳波似笑非笑地提問。
  「嗯!」透真回以大大的微笑,然後伸出手臂親暱地勾住了兩邊團員們的脖子。
  「……真是個不懂得害臊的傢伙。」被勾著的虎於像是要掩飾尷尬般移開視線這麼說道。
  「不過這樣也不錯呢。」望著被圈住的悠跟虎於,巳波微微笑著這麼說道。

  很快地轉眼就來到他們的組團紀念日,他們來到約定好的地方,說是約定好的地方,倒不如說是Re:vale事先決定好的場地——小鳥遊事務所。
  小鳥遊事務所,經過這幾年的努力,終於有所規模,雖然事務所還是保持原樣,不怎麼做改動,而就算是當時的小規模,容納他們這一票人還是十分足夠的。
  「哇啊,我第一次進來,原來別人家的事務所長這樣啊……」悠像是覺得新鮮般這麼說道。
  「真是不錯的環境呢。」巳波禮貌地打量了下這麼說道。
  透真走在前面率先推開練習室的門,然後就看見一群人都待在裡面,桌上擺著佳餚,在他們進來的瞬間就響起拉炮的聲音,接著是一聲聲的祝賀。
  「「「恭喜結成一週年!!!」」」

  「謝啦。」透真率先從感動中恢復過來,他笑著接過陸遞過來的食物,這麼向對方說道。
  「透真桑,你前陣子拍的電視劇超級帥的!我看了哦!」陸笑著說道。
  「誒、誒!?你看了嗎?」聽聞陸帶著燦爛的笑容這麼說著,透真不由得緊張地問道。「不會吧……我第一次演戲,感覺會不會很糟糕?」
  「比想像中來得自然哦。說不定你有這方面的才能呢。」大和跟著湊過來,微笑著這麼說道。
  「喔喔,我們家隊長都這麼說了,肯定沒錯!」三月也在一旁幫腔,看著他的笑容,透真像是也因此增添了自信一般,露出了放心的微笑。

  「接下來你要出演的戲中飾演的音樂學院的練習生,感覺真不錯呢。我們有耳福在現場聽你演奏一曲了?」接下來要跟巳波共演的八乙女這麼對他說道。
  巳波近期接了個電視劇,主要是二階堂大和跟八乙女樂雙主演的電視劇,擔綱配角的他只是作為從旁輔佐這兩位主演的友人的角色,偶爾在其中一方挫折時彈奏幾曲,接著出言鼓勵罷了,算是扮演精神支柱的溫和角色。由於他會彈鋼琴,二階堂大和則是會彈點吉他,相較之下在大和的簡單指導下會一點吉他的樂則是希望他們有機會都能指導他這部分的才藝。
  「哪裡的話,我已經很久沒碰琴了,可能要讓你們見笑了。」微微笑,巳波這麼說道。
  「不過,二階堂桑還是一樣只接戴眼鏡的角色嗎?這樣演戲的範疇會狹隘許多不是嗎?」略帶憂慮地看著共演過幾次的IDOLiSH7隊長,巳波如此詢問道。
  「嘛……目前是打算維持原樣啦。」大和笑著打哈哈,對他而言,要不戴眼鏡出現在鏡頭下,果然還是需要一些時間跟勇氣的。
  「那還真是遺憾。」巳波這麼說道,為了避免誤會,他思考了下這麼解釋道,「我的意思是,二階堂桑不戴眼鏡的模樣更好看哦。」
  「……你、」大和似乎想說什麼,卻硬生生停下,然後像是要掩飾害羞般將視線移到一旁,然後道了謝。「謝謝誇獎。」
  「喂喂喂,不要這麼明目張膽地拐我們家隊長啊。」和泉一織連忙過來把他家隊長擋在身後。
  「對啊,我們家Yama桑雖然很不坦率,但很容易被拐走的,是我們很重要的隊長,不能給你!」環也跟著幫腔。
  「喂喂喂……我有這麼好拐嗎?」大和忍不住苦笑著推了下眼鏡。
  「有啊,你不是很常被TRIGGER家的隊長外帶嗎?」三月冷不防地給予致命一擊。
  「是這樣沒錯呢。Yamato。」Nagi撫著胸口誠摯地幫好友三月的發言佐證。
  「……」他得警告八乙女別再在他確定他隔天休假後,就以『一起喝酒』的邀約為由,直接把他帶回住所的行為。大和忍不住這麼想。

  「虎於,你喝看看。這是沖繩那邊有名的酒。」龍之介微笑著遞來杯子。
  「謝啦,龍之介。」虎於笑著道謝,並接過杯子。「你前陣子拍的音樂MV,我很喜歡。感覺跟以往公司讓你走的風格不太一樣呢。」
  「啊啊,那個啊……」回想起那部MV,龍之介彎起唇角。「那是天向事務所提的建議,說是讓我往深情的方向嘗試看看,沒想到效果意外的好……但果然還是很奇怪吧?」
  「很有你平常給人的感覺哦。」虎於笑著說道。
  「我平常給人的感覺?」龍之介一臉困惑。
  「溫柔,而且真誠。」虎於微笑著說道,然後一口喝乾了杯中的液體。

  「悠悠也一起吃嗎?」環遞來一疊裝著食物的盤子,這麼說道。
  「四葉,不要用那種跟我好像很熟的稱呼方式……!」悠露出一臉嫌棄的表情這麼說道。
  「為什麼?」環偏著頭疑惑地問道。
  「因為感覺我們好像關係很好一樣不是嗎!我們又沒有關係很好!」悠移開視線,說著口不對心的話。
  「有啊,在學校都跟我還有一織織一起吃……」環回想了下,然後這麼說道。他記得前陣子他們三人還一起去了蛋糕店不是嗎?
  「啊啊——」悠急忙大喊只為了阻止對方繼續說下去,然後快速地接過盤子。「我吃就是了你不要再說了!」

  「關係真好呢。」天露出溫和的微笑,這麼由衷地說道。
  「……關係好什麼的,才沒有好嗎。」扁著嘴,悠這麼說道。
  「不是很好嗎?有人需要著自己,而自己也覺得待在這裡很好的地方。」天看著悠的眼睛,揚起淺淺的微笑這麼說道。
  「……或許真的是這樣也說不定吧。」悠移開視線,難得地揚起了真誠的笑容。
  在這片和樂的氣氛中,透真不由得覺得,他當初的相信是正確的。
  就如同不來梅音樂隊一樣,因為他們相信自己的歌一定會大受歡迎。
  而他也相信跟現在這群夥伴在一起,肯定能夠走得更長更遠。




  THE END


  作者廢話:
  字數統計:5412

  對月雲的處置是掰的,跟法規不太熟,請大家看過去就好。對話都是掰的,極限了,結果R2在一週年派對上沒說到話XD 我不知道他們還可以聊什麼,講話盡可能讓他們友善了……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看到他們跟三團好好相處的故事(遠目) 只是個突發的腦洞,不好意思。謝謝看到最後的你。
  取名比較隨意一點,意指脫離月雲了的控制後的ŹOOĻ。
    


MEMO:
不來梅音樂隊:被人類拋棄、虐待的動物,為了組成樂隊,一起前往名為不來梅的城市。
他們相信自己的歌一定會大受歡迎。

稱呼部分:
透真:阿巳、阿虎、阿悠
巳波:狗丸桑、御堂桑、亥清桑
虎於:巳波、悠、透真(龍之介
悠:透真、巳波、 虎於
百:ŹOOĻ桑


   
评论
热度(42)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遺憾的是常常喜歡上冷CP,缺糧到極限就會自己產糧。
※千百腦洞總集 跟 5+1 都是不定期更新,請愛用手動刷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