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 Good Doctor同人】恋の始まり


   GoodDoctor(善良醫生)同人衍生
  高山→新堂(大概
  只是腦洞,跟原作基本上沒有任何關係
  超級短打。








  這天傍晚,高山忙完事務,也沒有什麼需要他主刀的手術,因此他收拾完畢準備回家,關了他辦公室的燈時才注意到,小兒外科的辦公室燈還亮著,他看著那抹燈光思考了下,決定邁步走過去一探究竟。
  他看到的是今天值班的新堂正坐在桌前寫著什麼,而一旁堆著不算高但看上去也有好幾本的電話冊跟會議紀錄。
  高山先是伸手敲了敲門板,對方因為專注似乎沒有注意到他的來訪,他便走到對方旁邊,用手輕敲對方的桌緣。「我也來幫忙吧?」
  新堂抬起頭看了他一眼,一臉困惑與看到他時總會顯現的一絲不知所措,接著新堂搖了搖頭。「不要緊。我自己能做好。」
  他探頭看了下對方正在書寫的內容,患者電話簿上一一註明了每個人的病例號碼,有幾個甚至還有小小的註解。
  這的確是有學者症候群的新堂才能迅速做好的工作。這麼想著,他拉開一旁的旋轉椅,坐了下來。
  他一坐下,新堂反而抬起頭來,怯生生地望著他。
  「怎麼了?」見對方望著他也不說話,高山不由得反問,現在的他算是下班模式,整個人都沒有了職場的嚴肅氛圍,看上去溫和許多。
  新堂只是搖搖頭,接著加快了工作的速度。
  恩,完成。可以下班了。這麼想著,完成工作的新堂收拾好桌面,背上背包準備下班。
  「你應該還沒吃吧?走吧,我請你吃飯。」見他工作結束,高山站起身,這麼微笑著對他說。
  「……」新堂沉默了下,像是想說什麼,但還沒完全梳理好一般地停頓了下,接著偏著頭發出詢問:「高山醫生不用跟理事長一起走嗎?」
  「……什麼?」不太明白為什麼會突然提到她的高山露出困惑的表情這麼問道。
  「理事長身上的味道,有時候會跟高山醫生身上的味道相同。」新堂只是這麼說道。
  挑起眉,對新堂的推論像是感到有趣般看了他一眼,不對新堂的推論做任何回應。「這跟我邀你去吃飯是兩碼子事,走吧。」
  語畢,他走過來拉住對方的手腕,從善如流地幫對方鎖好辦公室的門,然後拉著對方離開醫院。

  一路上新堂直盯著對方拉著他的手看,同時一手抓著自己包包的袋子,像是覺得困惑,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一般,顯得有些不安起來。
  注意到對方的腳步有些慢了下來,高山停下腳步,轉過頭去望著對方,果不其然看到對方一臉不安與困惑。
  高山一停下腳步,新堂便使力試圖抽回自己的手,見他這樣,高山便乾脆地鬆開了力道。
  「……」
  「怎麼了嗎?想說什麼直說便是。」高山望著對方欲言又止的模樣,帶著輕鬆的微笑這麼表示。
  「牽手是親人朋友間才做的行為,我跟高山醫生只是同事。」言下之意就是不喜歡高山剛剛拉著他手腕的行為。
  看著努力表達自己主張的新堂,高山揚起一絲微笑。「你覺得討厭?」
  「……」新堂沉默下來,他眼底寫著動搖,他遲疑了下搖了搖頭。「高山醫生,很狡猾。」
  「我?」高山失笑,他的確是在問題上耍了點壞心眼,但也不需要說成這樣吧?
  「我很尊敬高山醫生,只是這樣而已。沒有什麼喜歡跟討厭。」說到後來,新堂搖了搖頭,像是在表示他沒有討厭高山這件事。
  微微笑,對著有些徬徨不安的年輕同事,高山的回答是伸手揉了揉對方的軟髮。
  「走吧,再不快點店家可要關門了。」
  接著高山收回手,並率先走在前頭帶路。
  「是。」新堂呆呆地抬手撫了下剛剛被摸的頭,有些不太明白對方剛剛那動作代表的是什麼意思,但還是乖巧的跟上。
  望著高山醫生的背影,他覺得對方一直都很可靠,只是剛剛握住他手腕的瞬間,他覺得自己體內的溫度以最快的速度升高,心跳加速。
  是心悸的反應,為什麼?他不能明白。新堂抬手摸著胸口,心跳頻率比起以往快了一些,同時覺得內心有些暖和。
  我覺得,高山醫生有時候像是我的哥哥,因為我的哥哥以前也常這樣摸著我的頭。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軟髮,新堂邁步跟上高山。
  他們還未能知曉內心萌芽的這份暖意的名字,名叫愛。





  THE END


   
评论(3)
热度(13)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遺憾的是常常喜歡上冷CP,缺糧到極限就會自己產糧。
※千百腦洞總集 跟 5+1 都是不定期更新,請愛用手動刷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