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织太】幸福的定義

  ① 短打,突如其來的靈感,有點意味不明,太久沒寫很怕OOC,請自行防雷
  ② 有在考慮要爬出織太坑了(靈感快乾枯了所以←
  ③ 作者廢話依舊非常長【。
  ④  HE BE你們猜猜?


  沒問題即可往下閱讀↓↓






  『太宰——、太宰——。』熟悉的嗓音,透著他所熟悉的語調,以及只有他方能獨佔的幾分溫柔。

 

  陽光升起,從窗外透了進來,太宰感受到溫暖的陽光灑落在身上,不情願地睜開了雙眼並坐起身。

  他最近很常夢到織田作。

  明明已經很久不再做夢了。

  每次總想把夢的內容記清楚,他過人的記憶卻總在睜開眼睛的瞬間重置歸零。

  他只記得在夢中,友人身上那熟悉的煙草味,以及帶著填滿內心的那股安心感。

  ——織田作,你現在……在遙遠的那方是否過得幸福呢?

  「啊啊,真糟糕……」他邊低喃邊抓了抓睡蓬的黑髮,看上去有些焦躁與困擾,接著他抱緊雙膝,看起來就像個長不大的大孩子般坐在床上,試圖逃避現實。

  沒多久他便彷彿放棄一般地嘆了口氣。

  果然還是得承認呢。

  想念一個人這種事,就算是他也會有的吧。

  突然變得思念起記憶中那抹紅色了。

  這股思念,又該如何傳遞給對方呢?

 

 

  今天偵探社沒有新的委託,社員每個便待在辦公室,大多人都坐在辦公桌前按部就班地使用電腦整理著文書資料。

  主要社員則各忙各的,一如往常。

  「真無聊啊——」太宰橫躺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翻著今日報紙,一邊發出懶散的抱怨。

  ——而報紙的內容太宰完全沒看進去,這點也只有他自己知曉。

  「太宰,快點工作!」國木田像是對太宰的忍耐到達極限一般,看上去萬分焦躁地對太宰說著。

  啊啊有份報告是太宰負責的到現在還沒交上來他很焦躁啊!!!

  「嗯……我今天出外勤。」太宰思考半晌,說出他覺得目前最好的選擇——完全無視了國木田聽到話之後完全空白掉的神情。

  「喂、」待國木田回過神來要太宰先把報告吐出來時,早在十分鐘前太宰便哼著歌蹦蹦跳跳地出了偵探社。

  大家不免在心中替這名資深且認真的主要幹員默哀三秒鐘。

 

  太宰坐在路邊,背靠著低矮的紅磚,紅磚框出的方形造景中有著翠綠的植物新芽正慢騰騰地生長著,有些冒出枝枒的部分則依偎在看上去留有幾年歲月痕跡的紅磚上,顯得生氣勃勃。

  而太宰手上拿著不知打哪來的狗尾草,正漫不經心地逗弄著路邊的野貓。

  他注視著緊盯著狗尾草的貓,貓的黑色瞳孔隨著狗尾草的晃動時而放大,他知道那是貓對於事物好奇與專注會有的表現,為了避免貓撲上來,他晃動著狗尾草試圖讓貓的專注力無法完全集中。

  啊啊,真是閒呢。他這麼想著。與其說是閒,倒不如說是靜不下心。

  無心工作,倒不如索性回家。他這麼想著,卻沒有移動一絲一毫,只是持續著逗弄著貓。

  過了一陣子,反而是貓先對他失去興趣,連尾巴都不搖一下,轉身就走遠了,背影瀟灑而不留戀。

  哎呀哎呀。他挑起眉,接著自嘲般地搖了搖頭,就這麼叼著跟草在附近公園的長椅上虛度光陰。

  他百無聊賴地看著路上隨著時間而變多或變少的人們,心心念念著最近幾天,不知怎的一直出現在腦海中不斷擾亂他心緒的友人。

  再怎麼盼,也等不到他想見的人。

  這麼想著,他有些低落地垂下眼。

 

 

﹡(視角變換)

  他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陽餘暉,彷彿為他回家的路上增添了指路用的燈塔,而他也的確在回家的路上遇見了他想找的人。

  望著縮在長椅上抱著膝蓋的青年,不管是蓬鬆的髮還是脖頸纏繞的繃帶,皆是他所認識的那人才會有的特徵。

  但那人現在看上去卻顯得相當黯淡。

  明明是成年人,眼底卻沉地彷彿透不了光,顯得毫無生氣——就像在黑幫時期的年輕幹部,那個冰冷給人疏離感的孩子。

  「……太宰?」不明白對方怎麼會低落成這樣,他能做的只有先開口喚人。

  對方聽到他的聲音楞楞地抬起頭,冰冷的視線在注視他的那刻又恢復了往昔的溫暖。

  「……織田作?」

  「嗯,我回來了。」勾起唇角,他邁步向前,走到對方跟前,並伸手輕撫對方蓬鬆的軟髮。

  「我有發訊息給你。」見對方仍是一臉迷惑,織田作這麼告訴對方。

  接著太宰從長風衣的口袋裡找出手機。

  啊,沒電了。他彷彿能從太宰的表情看到對方心裡的想法。

  回家吧。他這麼說著,見友人像個孩子般跳下長椅,很自然地就與他並肩而行。

  在夕陽餘暉下,他聽見讓他在出差期間無比想念的聲嗓,靠近他身側對他說了句:「歡迎回來。」

  十年如一日稀疏平常的話語。

  卻只有你身邊才是我的歸屬。

 

 

 

 

  THE END

 

 

  然後織田作順勢握住了靠過來的太宰的手,將對方不知道吹了多久的風導致涼透的手自然地塞進了自己的外衣口袋。

 

 

 

  作者廢話:

  在外套口袋裡牽住彼此的手是種浪漫。

  明明不是冬天卻寫了酷似冬天的劇情XD 季節設定在春天微涼的氣候。

  一開始故意寫得很像織田作去了遙遠的彼方,其實是去出差XD 沒有小孩子劇情是因為被我安排去畢業旅行了(喂

  覺得太宰一個人待的時候,肯定或多或少會露出孩子般怕寂寞的神情,所以就用在這次的劇情裡了。等待織田作回家的太宰,以及只有在太宰身邊世界才得以完整的織田作,我很努力想營造出這樣的感覺,不過好像不太順利(笑

  沿用 『存在於世的理由』一文中設定(織田作+小孩尚存,太宰+織田作脫離黑幫在偵探社工作的設定)
  *算是以那篇為基礎的後續故事(『存在於世的理由』跟『日常』看不看皆可)

  解釋一下為什麼太宰覺得等不到,因為織田作出差是為期一周的(而時間還沒到),但織田作提早回來了,因此他們才會遇上。本來想設定他出差一個月,但發現時間太長會有BUG,所以改成一周←

  你說什麼?太宰明明預測力強,怎麼可能連織田作早不早回來都不知道?噢,因為戀愛中的人,智商會下降的嘛(欸#

  最後問一句,有誰被我騙到以為這篇是BE的嗎rofl 歡迎自首XD(欸

  後記還沒寫出來(乾笑)等寫出來會直接補入內文。標題我想大概會跟後記一起補上(誒

  內文字數:1627


  後記:

 

  回到家,織田作選擇先去洗澡,待他洗去一身的疲憊換上居家服,就看到自己的手機螢幕亮了起來。

  「幸助?」他伸手接起電話,就看到手機螢幕對面是去畢業旅行的孩子們,因為開的是視訊通話,所以他能看見其他孩子離幸助有些距離,看上去像是在打枕頭戰一般玩鬧著。

  孩子們聽到他的應答,紛紛放下手邊的東西靠過來,爭先恐後地跟他分享今天旅遊的趣事,一如他出差期間的每個晚上。

  「織田作,你回到家了嗎?」在掛斷電話前,櫻突然笑吟吟的開口詢問。

  「?」織田作不明白女孩為何詢問這種顯而易見的問題,但還是點了點頭。

  「我也覺得是這樣,」女孩笑了笑,「因為織田作現在的表情,跟這幾天出差時的表情,都不一樣呢。」

  「比起出差時的表情,還要柔和得多哦。」

  「?」掛斷通話之後,織田作摸著自己的臉,依舊不能明白現在小孩子的思維。

  「織田作?」踏進房間,見友人摸著自己的臉陷入沉思,太宰不禁好笑地開口喚他。

  「太宰,我的表情有什麼問題嗎?」織田作依舊通常運轉的發出天然呆般的詢問。

  「嗯?」太宰表示今天他還是不明白織田作的腦迴路構成。

 

  因為幸福的表情,只有旁人才看得出來啊。

  置身幸福的人,是不會意識到的。

 

  title:幸福的定義

 

--------------------

  後記字數:472
  嗯,幸不幸福,雖然是由當事人來定義,但幸福這件事本身,能夠具體看見它的形狀的,卻只有旁人,於幸福之中的人,通常是無法立即意識到的。

  因此才定了標題,雖然依舊跟內文沒什麼相關XDDD


   
评论(3)
热度(16)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遺憾的是常常喜歡上冷CP,缺糧到極限就會自己產糧。
※千百腦洞總集 跟 5+1 都是不定期更新,請愛用手動刷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