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君

【遙魚】心は ともに(心與你同在)

很努力想寫遙斗x魚住

因此TAG 會有這個CP,另外柊鳳依舊有,在後記裡

 

① CP暫定:遙斗x魚住,鳳x柊。CP感不明顯不好意思。

②有Drama劇情。

③時間軸可能有點不太對。

④人物角色個性塑造帶有個人觀感影響,或許會跟大家認知的角色個性有落差。OOC可能有,需留意。

⑤標題與內文其實沒什麼關係(#

⑥作者的廢話,非常長【。

 

 

 

以上幾項皆可接受即可往下閱讀↓↓

 

 

 

 

 

 

 

  心は ともに(心與你同在)

 

 

 

  最初他只覺得對方是個只會以笑來帶過一切的人,動不動就笑,讓他莫名火大。

  但不得不承認對方在歌劇上確實很有天分,使他不自覺在心裡總拿自己與他比較。

  不知不覺他們從毫無交集的同學關係變為每見面必吵架的交情。

  在學期間,他幾乎是看透了對方的個性,即使他們成為華櫻會的一員,對方仍是沒有絲毫長進。

  總是任意妄為,不與周圍的人商量就做決定,不懂得體貼他人,簡而言之就是厚顏無恥。

  也只有其他幾個人能夠這麼縱容他,而不像自己總在對方講電話時受不了對方而不自覺掐斷通話。

  但他也知道,月皇遙斗對自己要求很高,對歌劇很認真,對周圍的人很包容,幾乎很少對人生氣,態度總是很和善,也不會做多餘的事來偽裝或是誇耀自己。

  不然也不會總在自己掐斷通話後邊重新撥通他的電話邊笑著賠罪。

  啊啊,就是厚顏無恥不是嗎。看準了自己絕對不會不接就掛斷這點。他不禁不爽地自己在心裡這麼曲解對方的個性。

  星枠(スター枠),由每期華櫻會成員來審核對歌劇有天賦的一年級新生,並各自選擇五個自己認可的學生來進行直接指導。

  他們這期也同樣。

  新生各個都很有天分,其中他更偏向某個特立獨行、總是愉快地跳舞著的孩子。

  鳳樹。

  他彷彿望見對方於業界大放異彩的可能性。

 

  「鳳樹?這不是挺好的嗎?」遙斗笑著說道,「魚住能找到自己認可的學生,我覺得很替你感到高興哦。」

  「沒人問你的心情怎麼樣,」魚住皺起眉頭,看上去有幾分不耐,每次跟遙斗說話他幾乎都是這樣的狀態,「所以你不會中途搶走我看上的學生,是吧。」

  「嗯,儘管放心吧。」對方露出一如往常的微笑這麼表示。

 

  那傢伙果然是個混蛋。魚住心想。

  在他笑著說出「鳳果然很有才能,真希望他能來我們組呢」的當下,魚住只想揍他一頓。

  要不是還沒取得駕照,不然他一定開車直接輾斃這個笑嘻嘻的混蛋。

  結果在魚住開揍打爛這個校園王子的笑臉之前,就被華櫻會的同伴們即時拉住了。

  後來遙斗表示,以猜拳來決定鳳該留在哪個組。

  「啊啊啊,混蛋遙,我要跟你絕交!」在魚住猜拳輸掉之後,他這麼低吼道。

  看著這樣的景象,雙葉心想這大概會成為未來每天都會上演的既定橋段吧。

  大概也就是從這一天起,魚住便暗自下定決心,猜拳時再也不出石頭了。

 

  在回到母校進行指導之前,他們這幾個前華櫻會成員還有在早乙女住的地方聚過一次,美其名是為遙斗送行而聚在一起的送別會,其實是成員們想像高中那時一般普通的聚一聚罷了。畢竟要湊齊遙斗跟魚住這兩人的場合,簡直是太稀少了,不趁現在這個時期(遙斗春天起要去百老匯,一年內都不會於歌劇界露臉)魚住說不定根本死都不會來露臉也說不定。

  在說到此次聚會的重點,畢業紀念公演的事時,由於遙斗沒太在意,以至於不小心踩下了魚住的地雷,同時雙葉與早乙女也發出大事不妙的低呼。

  「嘛,這不也挺好的嗎?今年的畢業紀念公演的主演,可是柊和鳳啊。說不定有機會能實現你多年來的心願,說不定能有指導鳳的機會哦!魚住。」

  「啊、」

  「遙,你這混蛋……!是哪張嘴還敢講出那種話,啊?」

  「哇、魚住,STOP!STOP!」雙葉手疾眼快地出手制止魚住要掀桌攻擊的舉動。

  哎哎,以前的我所預測的果然是正確的。負責阻止組織No.2出手攻擊他們的王子殿下的雙葉如是想著。

  「你還真是個不懂得體貼他人的傢伙耶!明明就用了那麼卑劣的手段背叛我的信任,虧你還敢厚臉皮地提起這件事……!」

  「卑劣的手段背叛是指……?」處於暴風眼中心的當事人仍舊不明白對方暴走的原因。

  「嘛,冷靜點,魚住、」同伴才剛開口要勸阻,下一秒就被對方回吼回去。

  「誰冷靜得了啊!容忍也到極限了!今天絕對要絕交!」

  「是、是,你們早絕交幾百萬次啦。」對於魚住的怒吼,雙葉邊拍了拍魚住試圖制止邊無奈地吐槽。啊啊,耳朵都聽到要長繭了。

  「別挖苦人了,雙葉!我可是說真的!」魚住氣急敗壞地說著:「你們也是知道的吧!這傢伙、這傢伙……把我的鳳橫刀奪走了!」

  「真是,這件事還真是說不膩啊。」早乙女像是受不了般嘆了口氣這麼說道。

  「鳳本來也不是魚住你的所有物吧?」雙葉不得不指出這件事實好讓怒火中燒的同伴清醒點。
  但很遺憾的,憤慨的當事人絲毫沒有理智可言。

  「不!我早在鳳中學時期就已經看上他的才能了!本想著進入華櫻會的話絕對要讓他進我的隊伍裡,但遙這傢伙、明知道這點還橫刀奪走了!」

  「就算要說是橫刀奪愛……不過也就是魚住你猜拳猜輸了嘛。」雙葉無奈地說出事實。

  「哎呀……在入科甄選時看到了他的表演,就變得希望他來我的隊伍裡了呢!(やぁ~入科オーディションで見たら、俺も欲しくなっちゃって。)」遙斗像是沒意識到周圍的同伴多麼努力想緩和現狀的心情般老實回答。

  「你這傢伙就是這樣的人啦!光只是這樣的話還能原諒,但你居然就這麼乾脆地把鳳編排到一般枠裡去——!」

  「嗯,那時候還真是夠嗆呢……倒不如說那真是傑作呢哈哈哈!」雙葉說到一半,像是想起當時的場景般發出了笑聲。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那麼有趣的修羅場呢。」早乙女也跟著想起當時的光景,嘴角不免揚起一些弧度,就連話語中都帶有一絲笑意。

 

  『要是在指導的途中就要下這種決定,何不在最初就把他讓給我的隊伍呢——』當時的魚住有多麼悲痛,現在回想起來依舊深刻。

  『抱歉抱歉,啊哈哈哈。』回覆的只有聽上去沒什麼誠意的話語以及近乎習慣的笑聲。

 

  「在人前哭,至今為止可是只有那次而已啊!遙!你就是這麼罪孽深重啊!就這麼一生跟我道歉直到生命走到盡頭為止吧!(一生俺に詫びながら生きろう!)」魚住憤怒地低吼著。

  「若這樣能讓你消氣的話,就這麼辦吧。」對於魚住激憤的話語,遙斗像是不介意話語中所帶著的憤怒般,就這麼承諾了下來。

  「我對你那該死的爽朗可說是相當厭煩了啊!」魚住對於王子殿下的笑容可說是早就免疫了,也只有他會對才貌雙全的遙斗露出厭惡的神色說這種話。
  「哈哈哈。」被嫌棄的王子殿下則是無所謂地露出爽朗的笑聲,簡直就把對方的惡言當作是對喜歡另類的表達方式來解讀,「我倒是很喜歡魚住的個性呢。」

  「真是的。」早乙女像是看膩了這幾年間上演了幾百次的鬧劇般嘆了口氣。

  「真是夠傻的吧。」雙葉像是已經習慣了般這麼說著,「真是,就像是只長了個子的大孩子呢。」

  「關係好也算是件美妙的事吧。」早乙女像是看開了般這麼說道。

  「嘛,這兩人從中學時期起就一直是這麼玩耍過來的,也難怪每聚在一起,就像是過去那段時期一樣拌嘴個不停,真是拿他們沒辦法啊。」雙葉作為守望著這兩人一路拌嘴過來的友人,邊這麼說著邊嘆了口氣,語氣中還帶著顯而易見對友人們的寵溺。

  望著在另一邊細數舊帳的魚住以及一如往常笑著賠罪的王子殿下,雙葉有預感,他能與這些同伴一起走過很長很長的一段路,直到生命的盡頭。

 

 

 

  

 

 

 

  THE END

 

 

 

 

  作者廢話:

  字數統計:2623(內文)+ 804(後記)= 3427

 

  這邊提出來說一下,在吵架的部分,卑劣的背叛那邊,其實我覺得魚住應該是在說遙斗背叛了他的信任,因此在這裡做了加譯,希望沒有猜錯原意(汗)

  [奪いやがる] 腦中大致知道魚住是在指控遙搶走他學生的事情,但我還是決定翻橫刀奪走XD 算是我個人的解讀啦因為超有畫面(閉嘴

  魚住說到遙很乾脆地把鳳推到一般枠,其實這裡用的動詞是轉隊的意思,但我覺得說轉隊感覺……太不能表現出魚住的憤慨了(不需要好嗎#)所以就用了編排 XD 王子殿下把魚住看上的(華櫻會成員看上=進入星枠)很有才能的孩子,乾脆地編排到一般枠,有讓魚住相中的學生才能蒙灰、才能被掩蓋的感覺。

 

  因為魚住就是覺得鳳有才能才會想讓他進入星枠,被放到一般組,不僅失去讓華櫻會指導的優勢,更是侷限了自身的才能,這是我個人的解讀(不過在一季劇情中已有表示,是鳳注意到自己與周圍的格格不入感,自己向遙斗提出的要求,遙斗雖覺可惜,仍尊重鳳的決定)

  雖然非本意,但後來劇情幾乎是照著Drama走,像是半翻譯式的進行了這個短篇,真是不好意思(汗)

  但查了不少單字,覺得寫的途中還挺開心的///// 附上原文的部分,是覺得看著原文或許比較好讓人理解Drama想表達出的語意才附上的。

 

  最開頭第一段是以魚住作為視角來寫,後來則轉換為第三人稱。

  雖然努力在抓感覺,但覺得自己的劇情中魚住罵王子殿下的台詞有著一絲絲的不自然……嗯,我可能不太習慣罵人,也不習慣透過角色用語言來攻擊別人吧(無奈

  想補全年長組的過去篇劇情,因此試著推敲了一下,希望不會有太多BUG(擔憂)另外後記地點是在鳳的公寓,是因為動畫中的背景與鳳的公寓皆有台三角鋼琴,是由此判斷的。希望沒猜錯。

  本著想寫遙斗x魚住的心情,但後來發現自己根本就是在寫他們這四個小夥伴愉快的生活日常,這是怎麼回事(無奈笑

  後記的時間推敲若是有BUG,求放過(誒

  為了避免把MEMO當作沒用的內容誤刪,而將標題訂成了心はともに。

  結果後來標題想不到,因此決定使用心は ともに(心與你同在),謝謝(取名超無力

 

 

 

 

  後記:

 

  「今天也真是喝多了啊——」與魚住一同走在離開早乙女家的路上,遙斗長呼了口氣,深刻覺得這樣喝多的感受真是久違了。

  「明明你也跟著留宿早乙女家不就好了不是嗎?現在最後一班電車可都走了哦。」魚住這麼說著,語氣中帶有一絲不易察覺的體貼。

  「嗯?」因酒精的緣故,遙斗的腦袋明顯不像平時那樣反應快速,而是停頓了下才回話,「啊,也是。魚住你呢?要怎麼回去?」

  「我開車回去。」

  「啊……因為這樣才滴酒不沾啊。」還真是什麼事情都打算好了才答應要來聚會的呢。真是可靠啊。遙斗不禁在腦中流轉著這樣的思緒。

  他們聊著稀疏平常的話題,即使魚住像平常一樣話中帶刺,遙斗卻覺得比起以往,此刻對他的說話態度還真是溫和得多了。

  「♪」

  「嗯?」魚住對突然響起的電子音發出疑惑的單音。

  「嗯?簡訊?」遙斗對於會在此刻給自己發簡訊的人一時沒有頭緒,因此看上去有些困惑,但仍馬上翻出手機查看。

  「這還真是……發生了不得了的事了呢。」看著內文,遙斗不禁這麼脫口而出。

  「欸?誰發來的?」魚住問。

  「你很在意~?」遙斗笑著反問。

  「呵,你在這給我等著,等我開車輾死你。」

  對於友人的威嚇話語,遙斗只是笑了笑。

  看來今年的畢業紀念公演,用普通的辦法是應付不了的呢。遙斗不禁這麼想道。

 

 

  翌日。

 

  『可能也要給魚住前輩添麻煩了。』

  望著後輩傳來的簡訊內容,遙斗勾起唇角,快速敲入回覆的文字。

  『現在還顧慮這些也沒用,接下來就交給前輩吧。』

  一如往常的自信與可靠感,望著回覆,手機另一頭的鳳不禁微笑起來。

  在他住的公寓裡,整個室內都充斥著夕陽的暖色調,他與另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沙發面向落地窗,由於是不高不低的七樓,窗戶所見的視野範圍還算是不錯。

  「你意外地愛操心呢。」停下翻閱劇本記憶台詞的動作,柊這麼說道。

  「你可真冷靜呢。」鳳回望對方微笑著如此回答。

  「那當然,我可是畢業紀念公演的主席呢。」

  「真是惶恐,我的殿下。(恐れ入るよ。王様。)」鳳不禁為對方的自信露出笑顏,心情似乎也因對方的自信而變得晴朗許多。

 

Fin.

 


   
评论(4)
热度(21)
想到什麼打什麼,愛爆發的話新番也會有突發文/短打出現。遺憾的是常常喜歡上冷CP,缺糧到極限就會自己產糧。
※千百腦洞總集 跟 5+1 都是不定期更新,請愛用手動刷新。

★備註:內文皆為繁體字體,要是造成閱讀上的不方便深感抱歉。